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西门子行贿门反思 是环境还是文化出问题?


  柯菲德的离任与内部股东对管理层的监管质疑无法脱离干系。 去年年底,当案件刚刚浮出水面,西门子股东义正词严地列举了管理层的数个罪状,其中就包括“公司未能执行本可以防止行贿发生的内部规定” 49岁的柯菲德,于今年4月底平静地宣布了一项决定:卸任西门子股份公司全球总裁兼CEO。 尽管新帅即将上任,但“铁腕”总裁柯菲德的离去,使本来就麻烦缠身的西门子公司再次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这样一个百余年历史的著名企业,半年来经历的创伤是剧烈的。 从起初的包括警察、税务稽查员和检察官在内的200多人突袭德国总部办公室,到之后各类国际监管机构的介入,以及多位高层的辞职或者被拘,皆因被剥离出的一桩桩巨额国际行贿案所致。  

  西门子案牵出的,不仅仅是更多的职员、利益相关者,同样让人看到了大部分跨国公司的桎梏:企业监管的不力、市场开拓的困难、公司及个人业绩成长的需要。  

  公司监控出了问题?

  据媒体报道,去年11月15日,包括警察、税务稽查员和检察官在内的200多人突然对西门子总部等30多个办公室和高管私人住宅实施搜查,并逮捕了6名西门子前任和现任职员。 他们怀疑,西门子部分分部的经理通过空壳公司和伪造咨询合同从总部套取资金,然后用于商业贿赂,从而获得订单。  

  很多迹象表明,柯菲德与已经爆发的西门子各部门行贿案没有直接联系,他也在早前表示,自己连“一秒钟”都没有考虑过要辞职。 但是时隔数月,在监事会的巨大压力之下,柯菲德最终还是与自己服务了20年的这家欧洲“航母”挥别。  

  柯菲德的离任与内部股东对管理层的监管质疑无法脱离干系。 去年年底,当案件刚刚浮出水面,西门子股东义正词严地列举了管理层的数个罪状,其中就包括“公司未能执行本可以防止行贿发生的内部规定”。  

  西门子出事并不是一家跨国公司的问题,而是折射了所有跨国公司对于销售人员监管的漏洞。  

  跨国公司的层级管理多数分为纵横两类。 纵向是多个业务集团之外,同时各地业务集团又受当地分公司的管理。  

  如自动化与驱动集团主要由德国总部管理,各地的销售人员直接向德国总部汇报,但也与各国的西门子分公司发生关系。  

  在这种管理体系下,西门子的销售管理之严格在业内“有口皆碑”。  但是,一个地区的销售经理,掌握的权力依然很大。  

  据《第一财经日报》了解,西门子每个子集团都有一份产品的销售目录价。 如果买方要求享受折扣价,销售人员必须向总部汇报,由总部决定是否可以批准这个价格。 当然,若是买方购买的价格高于西门子的目录价格,那么销售就成功了。  

  西门子内部,有一个管理销售经理的人,俗称“BA”(Business administration,直译为“商务行政”),他与销售平级,甚至高半级,作用是监督销售部门的总经理。 一些重要的销售单据,都需要“BA”和销售经理同时签字。  

  而作为销售经理的顶头上司——总部管理者,每个季度或者隔段时间听取下属在业绩上的汇报,更不会细心到你与客户之间“到底是怎么交易的”。  

  大部分的跨国公司管理模式,与西门子如出一辙。 因此,销售与客户之间不管是以咨询费用、发票报销还是其他形式进行的“地下活动”,几乎很难控制。  

  从另一方面来说,即便公司监控到了员工有所谓的“行贿”行为,也未必会自揭。 在公司利益得到保证的情况下,对客户实行“回扣”政策,在一些企业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是环境还是文化出了问题?

  在这次初步查获的情况中,西门子主要涉嫌行贿的地区包括尼日利亚、叙利亚和希腊等非洲以及并不发达的欧洲地区。  

  在此前的一些案例中,西门子也对意大利等地的官员、政客等实行了贿赂。  

  西门子一位前员工向记者分析,行贿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从这些案件中可以看出一点:主要的行贿地区其实并不是发达的西欧,而是本身腐败就比较严重的国家。  

  另一位跨国公司员工则表示,尽管欧洲跨国公司看上去是一个如此强大、分布如此之广的跨国型集团,但是并不是世界每一个角落它都有立足之地,换句话说,它都能够像已经开拓良久的西欧和亚洲市场那么牢固。  

  无论是暗示还是明示,在一些欠发达的国家,跨国公司行贿并不罕见。  “你当地人敢收,我难道就不给了?”政府腐败、官员受贿早就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某西门子员工在法庭审理的时候这样说,本来即将谈成的合同,对方突然要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行贿。  

  而同时,诸如GE、西门子、ABB这种拥有多个业务部门的500强企业,因为行业渗透以及其订单额度的需要,也频繁地与各国要害部门领导者打交道。 奥运会、工业建设、国家电信设备采购等上亿美元的采购,往往是个别几家跨国公司彼此之间的战争,何时采取何种方式的行贿,或许在某种时刻就可以一锤定音。  

  这几年,西门子业务突飞猛进,它不仅反映了全球经济的明显复苏,同时也与柯菲德残酷的7000人裁员及大规模重组密不可分。  

  西门子2007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由于工厂和医疗设备的市场需求稳步提升,西门子第二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36%。  

  而西门子前监事会主席冯必乐在离职时也这样表达了自己对于西门子的浓厚情意:“尽管西门子有着出色的商业表现,但部分管理人员和雇员的一些明显或未经证实的行为却令其陷入两难的境地。 ”

  “西门子虽身处欧洲,但它更有美国企业的激进式发展。 ”一位西门子员工形容道,除了地区性的官僚体制,西门子内增式的发展,也促进了行贿的滋生。  

  西门子的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部门没有美资公司那么苛求员工的绩效。 职员不会担心因“末尾淘汰制”而饭碗不保,他们更注重团队配合,且只要有比上一年度更好的进步即可。  

  但是,越是公司高层,越有压力却是不能忽视的事实。 一个重要的奥运会订单,可能是从上到下都“极其看重”,它关乎公司最高级别的团队领导人在本年度的表现,同时又会影响到该订单直接跟踪者的个人荣誉感,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拿下它”不单单是经济利益的获取,更成了一种“政治”任务。 这就是为什么销售人员要“行贿到位”的原因。  

  上述一位西门子前员工告诉记者,目前来看对于西门子中国区的业务不会有所影响。 “但可能会对客户的心理产生作用,但是西门子比很多公司都要好多了。 ”

  目前,柯菲德和最高董事会建立起了一个有效的项目机构,由优秀专家小组在清晰的策略指导下推动着事件的调查。 记者了解到,西门子已经从各国抽调了重要力量,集合在德国当地尽快将审视公司的财务结构,并且加以改善。
世界经理人:猎头/交友/聚会/icxo.co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