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商业周刊:为什么有些CEO不配做领导者?


 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CEO史蒂夫·斯瓦茨曼(StephenSchwarzman)只不过是最近一位旗帜鲜明地对经理人工资表示不满的家伙;他提醒我们,和其他美国人相比,现今的一些办公室占据者们有着截然不同的动机与价值观。 他那句“我值得起每一分钱”的揶揄以及其它公共言论,清楚地凸显出他狭隘的自我中心意识;似乎可将他归入那些海盗般的商业经理人,悲哀的是,这种人近年来一直占领着媒体头条。

  由于这类人,以及安然公司(Enron)、世界电信(WorldCom)和其它那些公司丑闻,使得企业CEO形象大跌。 虽然美国人普遍都很努力工作,且赞美成功与业绩,但他们日益沉沦于自我陶醉、贪婪,以及另外的这些CEO们“自我第一”的哗众取宠中。 不管这是专横(看看Robert Nardelli或Hank Greenberg)或自我交易行径(看看DennisKozlowski或Jeffrey Skilling),如今许多公众都相信CEO们不过是只顾着自己的游戏者。 对他们来说,其雇员、顾客、团体甚至投资者的利益仅仅是附属品。

  与其觉得震颤、惊讶乃至被耍,我们应当深感忧虑。 这些累积的负面性可能会增加商业团体对公众舆论和政府施加影响的难度。 不可避免的是,所有的美国企业经理层都感受到了这种影响,至少在个人效力上备受打击。 别忘了,对这些CEO或聘用他们的公司来说,修复一件失去光泽的图像显得异常艰难。

  实际上,问题的根结在于,“CEO”和“领导者”(leader)这两个用语已被错误地当作了同义词。 事实远非如此。 CEO一般是以定量的成效来评价的。 领导者则是由人格来塑造与定义的。 CEO希增加销售、提升净利润以及为股东赚钱。 领导者则要激励和促成其他人发奋工作,并使之认识到自己的潜能。 结果,他们取得了成功,并创造了不朽的组织。

  不管是公关自旋(PR spin)运动或更为强大的政府规制以及会计准则,都无法酿成今日的CEO形象危机。 相反,商业团体自身必须认识到,寻找能做出商业成绩的CEO是必要的,但还不够。 那些我们提拔和聘请来做CEO的人,必须具备伟大领导者所拥有的与众不同的特质:建立威信、激励下属献身于工作以及竭诚为他人提供服务的能力。 换句话说,CEO的核心价值不应该单以其运作表现、智识深度、投资眼光或经营记录来评判。

  既然如此,为何不开始实施以下三个虽小但却有力的变革呢。 首先,公司董事会成员以及其他考核成员必须严格审查候选人的人格。 例如,可将评判候选人的面试程序分为两部分,既有传统考核的管理才干,也包括他们的——不止是嘴上说说的——价值观。 那些接下来进行考察的人,除了问候选人一些难题外,还应从他们现在和以前的雇员、顾客以及厂商那里获取洞见。 这种调查应当严格践行,并使之成为决策前的必要精细程序

  接下来,那些渴望成为CEO的人需要懂得,过度的利己主义、命令和控制(command-and-control)以及“胜利就是一切”的方式已不再可行。 相反,若能以他们所服务的人群来度量成功,他们将达到委托人与自身双赢的最优绩效。

  最后,媒体和企业需要更敏锐地聚焦于大型美国企业里真正的伟大领导者,如施乐(Xerox)的安妮-马尔卡希(AnneMulcahy)或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的加里·凯利Gary Kelly,从而展现出今日优秀经理人的更精确形象。

  试想,如果全社会能公认,绝大多数的CEO都是值得尊敬的领导者,他们不只是为了个人所得而进行经营;那么,我们的商业和经济引擎又将增添多少润滑剂呢。 这也是为何我们务必确信CEO的价值观和他们的经营业绩同等重要。 此外,还有一条路就是任凭商场上的那些恶棍小人主宰我们的世界和我们自己,最后将我们损害得体无完肤。

  译注:

  Robert Nardelli,曾任通用高管和家得宝CEO,最近成为克莱斯勒CEO。
  Hank Greenberg,曾任AIG(美国国际集团亚洲投资有限公司)CEO,后黯然离职。
  Dennis Kozlowski,泰科(Tyco)前任CEO,因商业犯罪和其它罪行被判监禁。
  Jeffrey Skilling,前安然CEO,因商业犯罪现已入狱。
国家频道National Channel
看得有点晕
Thanks for your sharing.
No pain, no gain.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我只是路过,不发表意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