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程维高和他的秘书以及对手: 人事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今年8月9日,新华社播发消息: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程维高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审查,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撤销其正省级职级待遇。

程维高,1933年生人,原籍江苏苏州,从1990年起,他历任河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当政10余年,在河北政界一直是个相当重要的人物。 然而,实事求是地说,程维高在河北的“官声”并不好,这从他被开除党籍后河北省各界的反应就可得到印证。

按官方的说法,程维高“个人主义恶性膨胀,自恃位高权重,目无党纪,独断专行,最终走上了严重违纪的道路”。 而在民间,人们更多谈论的则是他的权势。 在此前一媒体开列的“河北贪官权力场”名单中,李真(河北省国税局原局长,曾任省委办公厅秘书、副主任)、吴庆五(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原副主任)、王福友(河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省驻京办事处原主任)、张二辰(河北省石家庄市原市长)、杨益铭(河北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兼督察室原主任),都或多或少地和程维高有着联系。

程维高和他的两任秘书

“前后两任秘书吴庆五、李真违法犯罪分别被判处死缓和一审判处死刑,程维高对他们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犯罪活动,负有重要责任。 ”
  ——据新华社8月9日电

应该说,程维高的落马是有征兆在先的。 早在2000年,当程的两任秘书吴庆五、李真被捕后,民间的传言就不绝于耳。 一位当地官员告诉记者,那时候,“只要程维高连续几天未在电视上露面或在报纸上露名,关于他被‘双规’的传言马上就会传开”。

“这不是简单地捕风捉影,它恰恰说明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一位长期在河北省工作的离休老干部说。

事实上,与今年其他几名被中纪委查处的省部级干部相比,程维高的受关注度似乎要高的多。

“李真和吴庆五早就‘出名’了,人们能不关心秘书身后的大人物吗?”一位在石家庄街头开出租车的司机告诉记者。 吴庆五和李真都“跟”过程维高,吴庆五的资格还要老些。 早在程维高任职南京时,吴庆五就成了程的秘书,后来又跟着程去了河南,又来到河北。 1993年,吴庆五辞职下海,推荐李真顶替他的位置,做了程维高的秘书。

根据司法机关公布的案情,李真与吴庆五都曾利用职务之便,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 而自吴庆五下海后,两人更是利用“一政一商”的关系狼狈为奸,数以千万计的国有资产在他们精心策划下,流入了个人私囊。

74岁的老干部,原河北省纪委书记刘善祥讲了这样一件事:1993年10月份,一家投资公司的负责人张某从银行里贷出5000万元,钱在他自己的公司稍作停留,相当部分马上流转到了吴庆五和李真的手上。 检察机关发现张某有逃逸的可能,于是对其立案批捕。 刘善祥说,他当时的要求一查到底,因为案子涉及到李真,他就找到程维高谈,想把李真先从程身边调开,方便调查。

“我知道李真的品德,从一开始就不主张程维高用李真做秘书。 我跟程维高说,河北稳定不稳定就在用人上,在你身边不应该用李真这样的人。 谈了几次,他听不进去,最后谈翻了,不欢而散。 ”

刘善祥说,为了说服程维高,他最后一次找程维高,还专门拉上当时的一位省委副书记作为见证人,但程维高仍然不听。 后来,张某远逃国外,李真则毫发无损,国家却蒙受了重大损失。 刘善祥说,他也因此成为了李真等人的眼中钉,后来还莫名其妙地被免去了职务。

程维高对李真、吴庆五等人一直袒护,很乐意做他们的后台。 ”一位曾长期在河北省担任领导职务的老干部说,“很多人反映李真的问题,但程维高有一次在小范围场合上说‘李真没什么问题,我查了。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李真有没有问题应该由组织上去查,你一个省委书记要亲自去查秘书的事?”

一位在河北省担任过副省长的老干部告诉记者,他知道的一件事是,某县一个县长花了40万元给当时的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杨益铭(因受贿罪被判入狱15年),买了个县委书记当。 “办公厅副主任能有权力决定谁当县委书记?程维高能不知道这事,能没有责任?”这名老干部眼下正在北戴河疗养,他在电话里说道:“李真就更不得了了,你知道李真当时的能量大到了什么程度?让谁当厅级干部,写个条子就能解决;让谁当处长,打个电话就行。 一个秘书能有这样的权力?!”

“程维高的秘书的能量太大了!”一位曾主管过经济工作的河北省老干部说,“吴庆五在做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时,要求给河北省驻深圳办事处拨600万元,我当时刚从深圳回来,觉得那里的工作很混乱,不放心,因此没批,吴庆五就跳开我,直接找程维高批,最后批到的数额比600万还多。 ”

“人事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一位河北省老领导说,“失去监督的权力与拒绝监督的权力,结局都是毁灭性的。 ”

而程维高弄权的结果也正是如此。 在他当政的近10年中,河北省连续有多名贪官被查处。 省检察院检察长侯磊说,仅李真一案,就查处了包括7名厅级干部、14名处级干部在内的46人。 而河北省国税局的一份报告这样写道:“李真等人案件牵扯到县局以上领导干部67名,其中40名是一把手。 ”

程维高、程慕阳与“南京二建”

“(程维高)插手行政事务,为他人和其子程慕阳谋利,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放任配偶子女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违纪甚至违法犯罪活动。 ”
  ——据新华社8月9日电

李真一案,遗毒无穷。 在北戴河疗养的那名老干部认为,李真与程维高的儿子程慕阳之间也有关系。 他说,当年省里准备在北京筹建河北大厦,程慕阳知情后,即找到省驻京办主任王福友(河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省驻京办事处原主任,后因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被判无期徒刑),以转让土地为名,巧取豪夺了400多万元。 这中间,李真多次给驻京办打电话,而程维高也曾打电话催办。

关于此事,记者试图联系有关部门采访未果,然而,在河北省,“南京二建”的“神话”却是个公开的秘密。

有关部门有过这样一个统计:近10年,“南京二建”在河北共承揽工程项目56个,工程造价15亿元,“南京二建”获利1.2亿元。 河北省最大的体育场——裕彤国际体育中心,以及较为著名的建筑:东方购物广场、万方大厦、南三条市场、太和电子城、石家庄市国税局办公大楼甚至石家庄市政府的主楼,都是由“南京二建”承建的。 “南京二建”一时在河北风光无限,业内人士甚至民间都知道,凡是河北的大型建筑工程,只要“南京二建”想要,基本上都是非它莫属。 而这十年,也恰是程维高主政河北的十年。

河北省建筑业协会1994年的一个文件反映:仅1993年到1994年间,“南京二建”在河北违规承包工程的人均建筑安装工作量是河北省二建的9.5倍,是石家庄一建的29.8倍。 文件说,它“直接造成河北国营大型(建筑)企业半停工状态”,并称“在河北建筑业乃至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映”。

石家庄市建委(现称市建设局)一位干部说,“南京二建”对石家庄中小型建筑企业的冲击更大,当时倒闭的建筑企业非常之多。

本来,“南京二建”来河北承揽工程,属于正常的市场竞争,无可厚非。 但是,情况并非这么简单。 据“南京二建”河北分公司原经理王建新、朱钧昌(因行贿罪已被判刑)交代,“南京二建”河北分公司在河北施工期间,用于回扣、行贿、送礼的资金达960多万元。 正是这笔巨款编织了一张庞大的“腐败网”,为其铺就了无人匹敌的商界坦途。

在这张“腐败网”中,李真、吴庆五赫然在册。 有关部门查实,1998年,吴庆五受王建新之托,找李真帮忙要求承揽石家庄市国税局办公大楼工程。 李真给有关负责人打电话,要求停止该单位原来与河北省四建的议标,改为招标,并授意让“南京二建”中标。 “南京二建”中标后,吴庆五从王建新处拿走了40万元,兑换成5万美元送给李真。

即便撇开李真和吴庆五,“南京二建”和程维高的渊源也颇值得推敲。 一般人的猜测是,程维高曾担任过南京市委书记,因而与“南京二建”关系颇好。 而1990年,程维高从河南调河北任省长,“南京二建”派人为程装修了住房,据说装修长达两个月。

李山林,石家庄市建委原主任(已因受贿罪被判处刑15年),他是给“南京二建”出力最多的人。 根据其本人的交代,为了讨“南京二建”的欢心,他有时甚至将重要工程主动送上门去。 而这样做的结果是,除了得到了“南京二建”53万元的“好处费”,他在仕途上也一路顺风。

1993年,李山林参选石家庄市副市长落选,令人意外的是,第二年,李竟被提拨为河北省建委副主任兼石家庄市建委主任。 这样的兼职在河北省人事历史上可说得上是“前所未有”的。 据一位河北省老干部说,这种提拔就是程维高“打招呼”的结果。 他说,当时程维高曾向省建委打招呼,说李山林选副市长落选了也要提他,先到省建委干个副主任,提提级别。 而据知情人介绍,程维高曾在公开场合“表扬”李山林,说能把市里的工程批给“南京二建”做,说明李思想开放,应该这么干。

此外,“南京二建”河北分公司原经理王建新和朱钧昌还交代,“南京二建”曾为在逃犯罪嫌疑人程慕阳在“保龙仓”等超市的建设工程中垫资3000多万元,程慕阳出逃后,仍有1000多万元没有归还。

如今,“南京二建”在河北市场已经风光不再。 有关人士透露,自2000年以来,也就是李真、吴庆五、李山林等人案发以后,河北建筑市场上已鲜见“南京二建”的影子,至于其是否退出了河北市场,则不得而知。
国家频道National Channel

程维高与郭光允

“(程维高)利用职权,对如实举报其问题的郭光允同志进行打击报复。 ”
 ——据新华社8月9日电

关于“南京二建”“称雄”河北建筑市场的事,郭光允(原石家庄市建委干部)自称是最了解内幕的人。 郭光允说,“南京二建”刚到河北打市场时,其负责人曾多次提出把他介绍给程维高,让两人拉上关系,但郭拒绝了。 于是,“南京二建”的人转而搭上了时任石家庄市建委主任的李山林,李山林此后的高升和入狱,都因此而起。

随着程维高被开除党籍的消息播发,郭光允可所是“一夜成名”。 但见到记者的郭光允并不显得激动,他说,这样的结果,他早就想到了。

61岁的郭光允看上去没有实际年龄那么大,但他说,“自己一身是病。 心脏病、高血压是以前就有的,糖尿病和怕凉的毛病,则是在看守所和劳教所里落下的。 ”事实上,记者就是在石家庄市中医院CCU病房对郭光允展开采访的。 8月12日那天,老郭又因心脏病突发,被送来医院抢救。

按郭光允的说法,他一开始并没有举报程维高的想法,相反,他在程刚到河北赴任时,还对其充满了幻想,认为程维高从南方来,思想肯定不守旧,可能会促进河北的发展。

“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 ”郭光允说,“一开始是程的妻子儿子插手工程捞取好处,后来,李山林和程维高走到了一起,河北的建筑市场就开始乱了。 ”

即便如此,时任石家庄市建委工程处处长的郭光允还是对程维高心存幻想,专门写信,劝程不要重用李山林。 但郭光允的“不识时务”很快遭到了报复,李山林成为建委一把手不久,郭光允工程处处长的职务就被免了,而他作为高级工程师应享受到的待遇也迟迟不能兑现。

随着李山林等人肆无忌惮地非法谋利,郭光允终于忍无可忍。 “我是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吃惯了苦,我知道老百姓的日子不容易,可人民的血汗钱就这样被贪官们糟蹋,我心痛啊,我觉着自己有责任向上级反映。 ”

1995年8月17日,在经过认真调查后,郭光允向中纪委等部门发出了署名“正义”的举报信,这举报信中,他提到了程维高的责任,称“程维高、李山林是破坏河北建筑工程市场的罪魁祸首”。

当时,郭光允还向省检察院寄出了一封相同内容的举报信。 但不知什么原因,这封信后来落到了程维高的手里。

郭光允后来成了“重点怀疑对象”,噩运也随之而来。

1995年9月,由河北省纪委出面,郭光允天天被叫到省军区招待所谈话,被要求交代匿名信的问题。 而两个月后的11月21日,他被有关部门收审,关进了看守所。

郭光允说,他是作为“政治犯”而被收审的。 在关押期间,他几乎每天都要被提审,提审的主要问题是:匿名信是不是他写的?反程维高集团有没有后台和同伙?

“当时外面有4个特警站岗,监号里有6个在押人员24小时陪着我,特别是提审时,看守拉着长音喊我的名字,就跟老戏里过堂那样。 我感到很可笑,文化大革命挨整都挺过来了,还怕这个,我当时想,自己从没进过看守所,这次就当体验一下生活吧。 ”

然而,看守所里的生活毕竟不是郭光允这样的文弱书生能“体验”的。 长时间的羁押和非正常的办案手段,郭光允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很大打击。

1996年春节前,郭光允被有关部门以“投寄匿名信,诽谤省主要领导”的罪名劳教两年,并被开除了党籍。 “后来我才听说,程维高当时授意要以诽谤罪判我几年刑,但是法院认为不构成犯罪,顶着没有办,程维高因此还把法院领导大骂了一顿。 ”

郭光允被收审及劳教期间,他的家人及社会正义人士一直为其奔走呼吁。 郭光允的老伴说,中央及中纪委的领导曾几次批示解决,但由于程维高等人的阻挠,一直没有取得进展。

74岁的原河北省老领导刘善祥回忆说,1999年,中央三讲巡视组到河北,“我在座谈会上提及了郭光允的事情,讲了10几分钟。
国家频道National Channel

当时中央三讲巡视组的负责人阴法唐回忆说,“当时反映程维高的问题很多,了解到郭光允的事情后,我们感觉这是个突破口,要求省里进行复查。 但复查的结果是否定了郭光允犯有‘诽谤罪’,却认为应定他‘诬陷罪’,我们不同意,认为省里没权力处理这个事情,应该由中纪委处理。 ”

在劳教所呆了9个月后,郭光允被批准保外就医,而他所反映的问题也得到了中纪委的重视。 2000年4月,中纪委人员用5个半天的时间,专门听取郭光允反映问题。

此后,在上级组织干预和老干部们的呼吁下,郭光允劳动教养的处理被取消,党籍也得以恢复。 但由于程维高的干预,郭光允仍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郭光允说,从保外就医的那一天起,他开始大张旗鼓地反映程维高的问题,并与妻子一起用实名反映。 “我们豁出去了,光寄22元一封的快递,我们就花了数千元,寄了多少封记不清了。 ”

郭光允还曾多次赴京上访,他说:“我锲而不舍地反映,起码可以遏制一下他们膨胀的犯罪欲望。 ”

今年2月13日,郭光允终于得到了彻底的平反。 石家庄市机关工委两个同志代表省委、市委,代表党组织正式向郭光允道歉。 说以前郭光允的问题是搞错了,予以纠正。

阴法唐对郭光允评价很高。 他认为郭光允是一位反腐勇士,是英雄。 但郭光允自己说,“我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尽到了自己的一份责任。 希望我的事能唤起千千万万人反腐的信心,在腐败面前要有骨气和脊梁。 ”

  河北省的反思

“中央纪委党委会强调,必须坚持从严治党的方针,严肃党的纪律。 不管是什么人,不论职务高低,只要违反了党的纪律,都必将受到党纪的严肃追究。 ”
  ——据新华社8月9日电

随着郭光允锲而不舍的斗争,随着李真等人违法乱纪事实的披露和处理,随着纪检人员的努力工作,程维高被查处了。 事实上,程维高被开除党籍的事,也是近段时间河北省从官方到民间最热门的话题。

“程维高已成为河北人民的罪人,其最大的罪行当属阻碍了河北经济的发展。 ”记者采访时,绝大多数人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一位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则认为,程维高所犯的错误,不仅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更重要的是对河北干部队伍的建设,对人们的精神状态造成了很大损害,导致部分干部抓经济、谋发展的精力不够集中,这也是河北发展迟缓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位曾长期担任河北省领导职务的老干部说,程维高把河北搞得“乌烟瘴气”,“经济工作搞虚了,干部工作搞歪了,党风民风搞坏了”。 最重要的,“就是他失去了监督,搞封建家长制,独断专行,为所欲为。 这样的教训是非常深刻的,必须在党员干部中加强党风建设,进行深刻反思。 ”

“程维高严重违纪案件再一次告诉我们,党员领导干部必须模范地坚持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自觉接受党组织和广大干部群众的监督。 ”河北省委党校任树江教授说。 他认为,民主集中制在工作中的具体体现,就是“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 这“十六字方针”既有原则和纪律,又有方法和程序,必须严格执行,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领导干部搞家长制,一言堂,自以为是,独断专行。

据了解,河北省各级党委部门目前正在组织党员干部,就中纪委对程维高严重违纪案件的通报,展开深入讨论。

河北省委书记白克明要求,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务必从程维高所犯错误中认真汲取教训,引以为戒,做到警钟长鸣。 同时他也明确提出:坚决不搞以人划线,不搞无事实根据的牵连,以此调动广大干部的积极性,进一步创造河北省政通人和的发展环境。

“程维高被处理了,人们的气也顺了。 ”一位原河北省老领导说,事实证明,党纪面前没有特殊党员,不管是任何人,也不论其职位有多高,资历有多深,党龄有多长,只要违反了党的纪律,都必将受到党纪的严肃惩处。  


国家频道National Channel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