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广东省检察院:老总涉嫌一般犯罪可不拘留、逮捕


广东省检察院昨天下午对外公布帮助企业解困促进企业发展的“十条意见”。 “意见”明确规定,查办企业经营管理者和关键岗位工作人员的职务犯罪案件,检察机关要及时与主管部门或企业领导沟通,慎重选择办案时机,犯罪情节轻微的,酌情暂缓办理。

对涉嫌犯罪的企业特别是目前仍在营运的困难企业,要慎用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对企业法定代表人、生产经营负责人和技术业务骨干,涉嫌一般犯罪的,在确保刑事诉讼顺利进行的前提下,可不采用拘留、逮捕等措施。  

广东省检察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旨在全力维护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从根本上保护和促进就业。 据悉,“意见”已下发广东省各级检察机关开始执行。  

正确区分探索中失误与渎职

“意见”说, 受国际金融危机持续蔓延影响,当前,广东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困难或关闭破产,引发劳资纠纷甚至群体性事件,影响正常社会秩序。 检察机关要高度重视和依法妥善处理涉及企业特别是广大中小企业的案件。  

查办职务犯罪特别是涉及企业的贪污贿赂犯罪,要严格把握法律政策界限,慎重对待企业发展过程中的新情况新问题,做到“五个正确区分”,即正确区分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的界限,正确区分改革探索中的失误与渎职犯罪的界限,正确区分合法收入与贪污、受贿的界限,正确区分资金合理流动与徇私舞弊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界限,正确区分企业依法融资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界限,最大限度地维护企业合法权益,努力促进企业健康发展。  

重点监督纠正“涉企”案件

“意见”强调,检察机关要依法打击损害企业合法权益、危害企业生产经营的各类刑事犯罪。 依法妥善处理由经济纠纷引发的暴力讨债、绑架、哄抢等“民转刑”案件,维护良好的社会治安秩序。  检察机关依法行使侦查活动监督职能,重点监督纠正侦查机关对“涉企”案件违法冻结、查封、扣押款物、违法取证、刑讯逼供、滥用和随意变更强制措施等问题。  

对受理涉及企业举报线索的“六不准”
1.不准随意冻结企业账号;
2.不准随意查封企业账册;
3.不准堵塞企业流通渠道;
4.不准随意发表影响企业声誉的报道;
5.不准随意抓走企业技术业务骨干;
6.不准因执法办案直接影响企业洽谈重大项目和完成生产任务,给企业生产经营活动造成负面影响。
世界经理人社区: 高端阅读ˇ高级享受ˇ高层对话台 bbs.icxo.com
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三幅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住进胡志华家,胡志华白天返工,那个很象我的人在房间找东西,胡志华每月给那个很象我的人一万元人民币,条件是不再举报联想集团走私偷税漏税,e 那个人是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或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
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二楼木床上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胡志华先在木门顶着做男女之间的事,然后在厨房做男女之间的事,再在木床上做男女之间的事,最后胡志华还给钱那个很象我的人,公安警察来到,那个人是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或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原来是另外有人拿左我家锁的钥匙放他她们入来陷害我。原来有一天白天,本人去涌边厕所掉了钥匙被人捡到左,我回去再找钥匙,有一个街坊问:“唔见左锁匙呀”事后那对街坊夫妇先后病死了。
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抽烟,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及灌输思想,一张黑色木床上摆满钞票,然后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将钞票还给父母作为伙食费,又将钞票给了父亲建房子,还将钞票交社保,还有人教我将钞票存入各家银行,还有人教我将钞票放在睡觉床上,过年都要留在家中没有去拜年。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家或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
后来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给本人,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经常出入环市东路广东国际金融大酒店。
当时有人催眠说联想控股收购了广东国际金融大酒店,那个很象我的人在那里工作任职财务主管。
那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参加旅游团坐火车去了北京税务局领取奖金,并将几张内有文件的光碟交给有关部门,使用那笔奖金先坐飞机到北京王府井购买黄金后返回广州再和其父亲去广东国际金融大酒店黄金交易所中心卖掉黄金赚取差价,如此来回。那个人是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或(王黄)(得德惠)发父子。
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给我,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海珠桥挂用白布制成竖幅,上面用红漆写着“打倒贪官污吏,还我工资奖金”那个人是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或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
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给我,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检察院宣传周交了一份表格给检察人员内容是阮汝辉是外星人,陷害本人,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人是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
期间2006年全国更换第二代身份证,本人共照了两次相片。
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人制作了另外两个身份证,号码相同一样,姓名是阮汶辉(阮文辉)而本人的身份证是阮汝辉。
还有人催眠说当年海珠区龙凤街派出所长谭木利后任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办理多张我的身份证。
曾经有一个男人来到凤宁东街,说:“识得省厅,巴巴闭”“小心处理”“有内鬼”“少了一页”
还有两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只交得十几页纸。”“阮汝辉我地来俾返杨波事件奖金你”“我地来俾返份文件你”“咪也都原谅”“养怇一世”“唔做也唔得”“揾人出气”“练气功,唔系练法轮功”
当年本人曾经在国家检察官学院论坛公开发表举报投诉信,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去广州分院读书。
现在有人催眠说曾经有一份英文版股权转让书,就是本人以一元价钱无偿转让那一亿美金股份给中国大酒店没有签名。
后来本人在不知情况下去中国大酒店面试应收帐会计,填表签名交表后没有办理入职手续。
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人冒充本人在那份英文版股权转让书上贴上我的签名后再复印,并回到中国大酒店复职,那个人是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招丁)(海玉)(恩庭)。
有一个女人打电话到我家说:“找庆仔,找肥仔”“搞错左,唔好意思”
有一个男人打电话到本人家找阿宝、找阿娟、谭书记、卢经理、阿仪
还有几个男人打电话到本人家找胡锦(熙希禧僖)和胡炯(熙希禧僖)及胡炳(熙希禧僖)
有一个女人去到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家说:“叫你滴靓仔唔好搞怇”
还有两个男人经过我家门口说:“你们不要打他”“你地唔好吓人”“网络转载唔犯法”“多管闲事”“换张卡”“咪系度”“走到马路中间”“唔好去果边”“唔知道唔举报唔犯法”“拉去打靶”“不捉怇仲要俾奖金”“阿辉又感冒”“无去到”还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害得我们跟老张翻脸”走到巷子里面。
当时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和声音,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去了公安分局****中心办理港澳通行证旅游或工作,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人冒充我去左香港,那个人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
有一次,本人的电脑坏了,修好后,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那刁毛搞好了”
又有一次,本人的电脑被雷打坏了,修好后,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俾个雷打坏怇”
本人曾经致电检察院举报中心查询案件查处结果
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打电话问拿钱”“刁毛”“发到里面去了”
又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拉了一个网管。”
本人曾公开说无论到哪个部门信访,该部门都会电话铃响,后来有一个男人打电话到我家“听唔到就算啦”现在有人催眠说国安打电话俾个滴部门话我是外星人唔使俾奖金。
当年陈绍基和许宗衡及郑少东案发,本人曾经在博客转载此消息,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双开”
后来有一本财经杂志刊登《连氏无间道》。
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穿着隐形衣服跟着一个女人由涌边入屋入房入室上床,那个人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一个白色的图象遮住(王黄)国(庆兴)身躯,到了早上,(王黄)国(庆兴)回家时候,经过涌边被人看到下体有黑毛(王黄)国(庆兴)冒充本人,陷害本人是全身透明的外星人,公安和国安可以继续申请巨额研究经费。
由于本人无钱再去网吧,所以整天带着邻居的大黄狗逛街。
2008年初,本人将“神州数码”郭为涉嫌挪用公款三亿元的事发给廉政公署
事后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连幼儿园都发”又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郭帅没有录口供”“没事”
还有两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一亿美元”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大锅也”
现在有人催眠说当年公安厅网警或者纪委监察厅李(绣秀)(玲灵宁伶)国家安全厅(黄王)(国文汶)(庆兴)去香港,进入廉政公署,打伤廉署职员,删除电脑内举报信,火烧幼儿园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有一个女人说“再发举报信就烧怇一锅,发一次烧一次”声音好象女国安胡炯(熙希禧僖)
另一种说法是廉政公署幼儿园教师拿着本人的举报信给了报案中心,后来那个教师失踪了。
2009年,本人邻居搬来(周邹)家姐妹,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那对(周邹)家姐妹在二龙街兴安超市附近买了一间房屋后同居,一起过夫妻生活,那个人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或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
2009年5月本人对面饮食店改建为四层楼,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租房子”又说:“国安”8月以后的事。
有一天晚上,本人又发了一个梦,就是有一个黒影从我身上起来,下床穿鞋想走出去,当时本人感到不对路,所以模仿香港电影《倩女幽魂》那个道士燕赤霞做法叫:“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后该黒影消失。第二天上午,有一个男人挎着一个大包经过本人家门口对着我笑后走进巷子里面2011年7月至9月,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摄取魂魄离身”
有一天白天,本人正在上网,有一个女人走到本人家门口叫了一声:“阿辉”后又走到凤宁东街29号二楼说:“我系广州市纪委李(绣秀)(宁玲灵伶)揾(王黄)国(庆兴)”声音就象那天晚上暗杀本人的女网警。
有一天白天,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系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和一个女人在酒店房间内上网,找了一晚上都找不到文件。
有一天白天,本人去完网吧后,晚上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有啦,唔使你”“无睇到”“英文既”
过了几个月,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有时间锁”
有一天,本人带着大黄狗经过涌边,有一个年轻女人可能是(王黄)美(卿磬)说:“你同学呢架”(王黄)国(庆兴)说:“唔识”那个年轻女人可能是(王黄)美(卿磬)叫了一声:“阮汶辉”本人没有理会继续散步。
有一天白天,有两个女人来到本人家门口,其中一个女人大声叫:“阮汶辉”本人正在睡觉,没有理会,另外一个女人说:“你知道怇电话号码,你打怇电话”电话响了几下,本人正在睡觉,没有接,当时有人使用脑电波特征码或追逃仪传递声音说:“我叫阮汝辉,唔系阮汶辉”第二天白天,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对着我笑了一下。后来我在巷口桥头抽烟,听到(王黄)国(庆兴)自言自语地说:“我妹叫怇都唔睬,费事理怇”身材相貌很象我。
有一天白天,本人见到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和邻居因为狗粪问题而吵架,说:“味五百蚊”
王黄家有一个女人说:“无嘈啦”
当时有人使用脑电波特征码或者追逃仪灌输思想怂恿我上去参与说:“边度有人咁讲也,阿叔当年出来行既时候你都未出世,够胆就只揪”。
有一天白天,本人经过凤宁东街29号二楼与(王黄)国(庆兴)见过一次面
他的大黑狼狗想跟着我,(王黄)国(庆兴)说:“返来,无去”
2010年上半年,本人再次安装宽带网,邻居家中国电信,当时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多左一条线”
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小阮不要连”“小阮,不要找,不要被网警找到”
还有一个男子经过本人家门口说:“阿辉一系唔爆,一爆就系大锅也”还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大过我”
还有一天,有几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对面四层楼有个女人说:“检察院,边度架”“OK无问题”
那几个男人说:“经侦,果个结果你地睇到”
有一天晚上,本人站在家门抽烟,见到一个男人从凤宁南街后门雷家父女处出来,走过身边后看见其手里拿着一把用报纸包着的东西。
当时本人因为知道有网警在监视,所以购买了无线网卡,寻找免费接入点,结果找到第一个点连入后下载联想集团在香港联交所文件(信息公众开放条例IPO)
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把线连到老郭那里”有一个女人使用追逃仪说:“有交网费又要连无线网”
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小阮不要做黑客”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过气差佬”
后来本人继续寻找免费接入点,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一个男子说:“接入来啦”“揾第个点”
找到第二个点后继续下载神州数码文件香港联交所文件,当时有一个男子走到我家门口说:“都系度”
2010年9月至12月,我见那个男子,他跛了脚,说:“唔识死”走进巷子里面
在本人第一次出事后2011年7月回家,继续使用该无线网卡上网下载
听到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女人说:“够一千蚊先捉”后来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把线连到神州数码那里啦”
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说:“搞到我滴流量咁大,等我返去报告局里就知死”
后来本人再次连接入邻居家宽带网,已交网费,又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滴人未走”

2010年9月至12月在广州市龙凤街所发生的一连串神秘事情和2011年7月至9月所发生怪事原来是国安和香港人的杰作,当时那些人能够知道本人在家里一切举动和听到我的说话声,而本人也能够听到他她们说话声。实情敬请观看美国电影《全民公敌》中技术和香港电影《窃听风云》系列科技及《天地雄心》情节中电脑特技,现在情况也一样。
还有一天晚上,对面四层楼有个女人说:“把电闸拉了吧”第二天早上,有另外一个女人说:“你睇,成部机黑晒”
还有一天晚上,对面四层楼有个女人说:“边个”有一个男人说:“我”
还有一天晚上,对面四层楼有个男人说:“试一下,锁了IP”还有一天晚上,对面四层楼有个女人说:“小阮真的睡了”
有一次,本人将计算机名改为SDU山东大学,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特别任务连”
对面四层楼有个男人说:“果边决定唔落案CHARGE怇”
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想拿钱就唔好再SDU”“我俾你”
又有一次,本人将计算机名改为OK,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人说:“香港重案组”一个男人说:“使唔使打电话通知果边”
还有一次,本人将计算机名改为柳传志和郭为,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拍了一下键盘说:“一味找人出气”
2010年7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升级免费飞塔杀毒软件后睡觉,听到四层楼里有一个女人说:“咁次仲唔升官发财”
然后听到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兴庆)说“傻B”
第二天,本人听到四层楼里有一个男人说:“阿(芬棼)琴晚入左去”
2010年8月,本人听到四层楼里另外一个女人说要破解我的电脑防火墙
有一个男人说等攻破防火墙后就打电话俾怇,再由怇通知发哥
出事那晚有人说这个女人叫过惠(芬棼)但此过惠(芬棼)说话声不同于那个升官发财(芬棼)
现在有人催眠说过惠(芬棼)和李(绣秀)(宁玲灵伶)是中纪委(讲普通话操国语)派来网管
2010年四层楼的人都自称网安(广东省公安厅网络安全治理小组)网警和网监(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网络监控中心)及网管(香港警察(周邹)(志永)强和廉政公署(游尤)佩(芬棼)及最高检)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游尤)佩(芬棼)炒左啦”
2010年9月至12月,本人在家听到对面四层楼里有一班年轻人说要帮本人发求职信
那个阿KING说:“边个发就杀边个”结果那个阿KING使用电磁枪打昏了几个网管
有几个网管说:“国安杀人,我地同怇搏过”后来没有声音
2010年8月有一天白天,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阮汝辉,香港警察办案”
因为本人只是发邮件给廉政公署,没有发给香港警察,所以没有理会,后来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扮晒野”
本人在香港联交所网站上找到郭为KIL购入神州数码股份文件和泛海收购报告书下载(里面有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
然后听到四层楼里有一个女人说“落得到”另外一个男人说:“郭为得0.15%”又有一个男人说:“KIL有18%”
2009年本人曾经在广东省地税局和国家税务总局、公安厅和公安部经侦局信箱、省检察院和最高检、广东省纪委监察厅和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上直接投放举报信,内容是俞兵和吕岩的个人所得税问题。
吕岩等高管在联想移动出售中获利2400万美元2009-11-27-19:44:09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网易科技讯11月27日傍晚消息,在联想集团2亿美元回购手机业务(联想移动)的交易中,联想移动总裁兼CEO吕岩等管理层通过购买公司股份在一年多时间内获利2400万美元。
2008年1月31日,联想集团宣布以1亿美元的价格出售联想移动。22个月后的今天,联想集团又宣布以2亿美元的价格回购联想移动。一买一卖之间,联想移动的估值从1亿美元变为了2亿美元,它的投资人也因此获利,联想移动总裁兼CEO吕岩便是其中一位。
联想集团今日发布的上市公司公告披露,由CEO吕岩控制、与其他联想移动管理层共同持股的新迈公司,在2008年以1600万美元的价格,从弘毅投资手中购买了联想移动20%的股份。弘毅投资是联想集团母公司联想控股持股45%的私募基金公司,它在联想集团出售联想移动时接手了60%的股份。
据财报披露,这20%的股权交易方式为:新迈公司以1200万美元从Ample Growth鸿长企业手中购买15%的股份,以400万美元从Jade Ahead手中购买5%股份。Ample Growth鸿长企业及Jade Ahead均是弘毅投资的全资子公司。
吕岩等管理层购买这20%股权时,联想移动的估值为8000万美元,低于联想集团出售时的1亿美元估值。其中的原因,联想在财报中解释说,这是考虑到管理层的贡献而做出的安排。
22个月后,联想集团以2亿美元回购联想移动,新迈公司所拥有的20%股权的价值也变为4000万美元。由此计算,吕岩等管理团队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获利2400万美元。
财报披露,新迈公司这20%股权,联想集团支付2400万美元现金,剩下的1600万美元以发行28,137,055股份支付。
在本次交易中,曾担任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的联想“老将”俞兵也套现6000万美元。俞兵控制的“深圳投资”持有联想移动30%的股份,联想集团支付给了深圳投资全部现金,不含股票。与新迈公司不同,联想未披露深圳投资是在何时、以什么样的价格购买的联想移动股权。
2008年1月31日,联想集团将联想移动出售给了Jade Ahead、小象创投、Ample Growth(鸿长企业)及Super Pioneer四家企业。其中,Jade Ahead出资4500万美元,占股45%,小象创投出资3000万美元占股30%,Ample Growth鸿长企业出资1500万美元占股15%及Super Pioneer出资1000万美元占股10%。Jade Ahead、鸿长企业是弘毅投资的全资子公司。小象投资及Super Pioneer为一位名为杨向阳的人士全资拥有,与联想系并无关联。据此推算,弘毅投资当时收购了联想移动60%的股权,杨向阳持有40%。
联想回购手机业务:老将俞兵套现6000万美元2009-11-27-20:10:04来源:网易科技
网易科技讯11月27日晚间消息,在联想集团2亿美元回购手机业务的交易中,曾担任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的俞兵,通过其控制的“深圳投资”套现6000万美元,其获利情况不详。
联想移动在被出售22个月后,又被联想集团回购,其估值从1亿美元上涨为2亿美元,它的投资人也由此获利。曾担任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的联想老将俞兵,其控制的“深圳投资”持有联想移动30%股权,本次套现6000万美元,全部为现金。联想未披露深圳投资是在何时、以什么样的价格购买的联想移动30%股权。
2008年1月31日,联想集团将联想移动60%的股权出售给了弘毅投资,40%出售给了一个名为杨向阳的人士控制的两家公司。一年多来,弘毅投资出让了20%股权给CEO吕岩等管理层控制的公司,杨向阳出让了30%股权给深圳投资,剩下的10%在Super Pioneer公司手中,其控制人也更改为胡道鑫,他是QDI科迪亚董事长、内存厂商记忆集团的总裁
在2010年8月,本人去公厕后经过士多店见到两个男人正坐在那里,其中一个男人说:“就是这兜友,唔好俾佢爆晒我地公司滴也出来。”另外一个男人看了本人一眼后没有出声。本人回家后就将俞兵“深圳投资”和吕岩“新迈公司”证据传上MSN中文网,当时是公开可以浏览。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两个男人都是国安。
1、俞兵究竟是从哪里得到2400万美金来成立“深圳投资”购买联想移动30%股份(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应该让其缴纳个人所得税73423725元人民币(2400万美金*汇率6.8=16320万元人民币,使用个人所得税软件计算,扣除RMB2000元和“四金”后)*五倍=罚金367118625元人民币
2、吕岩究竟是从哪里得到1600万美金成立“新迈公司”购买联想移动20%股份(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应该让其缴纳个人所得税48943725元人民币(1600万美金*汇率6.8=10880万元人民币,使用个人所得税软件计算,扣除RMB2000元和“四金”后)*五倍=罚金244718625元人民币
3、俞兵套现6000万美元,获利3600万美元,应该让其缴纳个人所得税3600万美金*20%=720万美金*五倍=罚金3600万美金。
4、吕岩获利2400万美金,应该让其缴纳个人所得税2400万美金*20%=480万美金*五倍=罚金2400万美金。
5、按照公安或检察院标准,应该全部没收入库一亿美金,由国安或纪委监察查处。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件案子已经结案了,检察院收取了一亿元人民币后入部门小金库后私分。公安厅或国家安全厅收取了一千万美金后入部门小金库后私分,经办人是胡(锦炯)(希熙禧僖)但是本人一元钱奖金也没有收到。
又有人催眠说有人将喻铁当成俞兵捉住作替罪羊,2012年3月11日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捉错人了”
俞兵现任联想科技城投资建设委员会主席、联科智慧城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还有人催眠说那个说话男人是泛海卢志强的人,当年执法人员凭着泛海收购报告书问卢志强拿了一亿元人民币后私分,给了一千万元人民币给电影特技人才和电脑高手制作和传送图象及声音。
还有人催眠说当年执法人员收了卢志强一亿美金,给了一亿港币给电影特技人才和电脑高手制作和传送图象及声音。耿慧倡收了卢志强或柳传志或周一兵二十亿钞票例如津巴布韦面值一亿旧版钞票。
还有人催眠说俞兵和吕岩那一亿美金是柳传志借给他们,就算是柳传志借给他们,其卖掉公司获利后也要交纳个人所得税和罚金。
还有人催眠说俞兵和吕岩那一亿美金是本人从香港新世界借给他们,因为我是董事,但是我根本不认识俞兵和吕岩,他们没有在广州联想工作过,如果是我借给他们,就不会一直举报他们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和税务问题,而且我在(2010年至2016年)被暗杀未遂前一直不知道香港新世界会有奖金和股份,是2016年那些人搞脑控后才知道有新世界奖金。
根据香港联交所网站的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及新世界上市公司文件里面没有本人的姓名,敬请自行浏览后合法下载IPO
还有人催眠说俞兵和吕岩将公司一亿美金卖给香港新世界后,又将公司送给龙凤街道办事处,引起两边纠纷,本人认为有人在误导,转移视线,因为香港新世界是做酒店和房地产,联想移动是做通讯和生产手机,当年我将“深圳投资”和“新迈公司”文件传上MSN中文网,那些人看到过文件,龙凤街道办事处没有开办通讯公司生产手机。
还有人催眠说俞兵和吕岩那件案子最高检举报中心拿了一亿美金,广东省检察院举报中心拿了一亿美金。
还有人催眠说俞兵和吕岩那件案子最高检举报中心拿了五千万美金,广东省检察院举报中心拿了三千万美金,深圳检察院举报中心拿了二千万美金。
2010年10月,本人使用家庭电话84342959致电省检举报中心12309一个男人接听电话后说没有收到举报信,声称网络问题。过了不久,对面四层楼里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说:“小阮打电话给我们了”现在84342959已经取消。
2012年11月13日,本人去省检举报中心申请省厅网警和国安受贿案件的奖金,接待男士说自从2008年以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本人的举报信。当时房间内有一个男人说:“甘大声,嘈住训觉”声音好象2010年七年前说过:“放左广东省地税稽查局既人”
有人催眠说2010年12月18日张耕带着检察院的人去工商银行提取一千万元奖金,被办理业务女职员记下工作证姓名,要求工商银行删除存取款记录,但是本人在2010年10月看到《广州日报》张耕已经免职,其工作证应该上交。
又有人催眠说那个男人是最高检举报中心主任陈福或省检举报中心主任陈富,曾经去香港问廉政公署拿奖金。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下午,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外边马路传来警笛声。
对面房屋传来一个男人声音说:“我是陈福检察长,听说小阮子是外星人,我们要带他走”
又传来另一个男人声音说:“我系阿KING”那个自称是陈福检察长说:“你是阿KING”然后“啊”一声昏低左。
2012年3月后本人在省检网站上看到原反渎职侵权局长被广东省纪委双规,浏览最高检网站时发现只有原反贪总局长陈连福,并没有陈福检察长,检察长郑红组织检察院集体开会总结经验教训,郑红坐在主席台上讲话,有图片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及声音,广东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有六个人去深圳提取一百万美金奖金后私分。
又有人催眠说深圳检察院派了两个人带着一百万人民币奖金开车来到广州送给本人,被当地公安和国安及检察院捉住。
还有人催眠说廉政公署和警务处向有本人姓名既中国银行帐号汇款(线人费)共港币26万元,每月港币2万元,共13个月,被检察院利用公权力提取左,检察院说只要香港人给我奖金就没收,告我受贿,香港政府合法收入证明在广东省内无效,这就是为人民币服务的检察院的所作所为,气得本人大喊:“打倒人民币检察院”“检察院仆街含家铲”。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陈武说:“郑红,你有本事就开除成个检察院滴人,因为成个检察院滴人都有份分钱”
本人在互联网上查询时发现神州数码是最高检的供应商,即最高检是神州数码的客户。
2010年8月至9月,本人家门口墙边经常有一些被狗咬过骨头
本人怀疑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兴庆)所为,其有一只黑色大狼狗
于是询问邻居,然后(王黄)国(兴庆)去邻居家大声说:“果条七头查我咪也”
有一天晚上,本人站在门口抽烟,看到王黄家兄妹回到家中,其中一个女人说:“仲味喂怇。”
有一天白天,本人走在街上,听到一个穿着学生服装的人说:“怇眯系阿KING使四十万杀既人”
有一天白天,本人去厕所,听到几个穿着学生服装的人说:“有网警跟住怇”
有一天白天,本人去厕所,听到几个穿着学生服装的人说“阿KING有好多条女,其中一个系差婆”
有一天晚上,本人去厕所,看到前联想集团现神州数码的搬运工对着我吐口水。
2010年9月初有一天晚上,本人去涌边厕所听到身后有一个男人说:“有钱都唔要”我返回厕所后发现什么也没有
有几个男人坐在士多说:“惊我地有牙”四层楼有一个男子说:“阿辉敞开件衫,唔惊果几个人”
后来经过我家门口,其中一个男人说:“打死意个人有四十万”
另外一个男人说:“如果按香港税法就唔止四十万”后走进了巷子里面
对面四层楼亮了灯,其中一个男人说:“(希熙禧僖)姐,呢班人话打死怇有四十万”有一个女人说:“打死边个,辉。”
2010年9月初一天晚上,有一个男中学生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唔系吸毒,一支烟唔到就出返来”
又说:“阿卿磬话阿KING拿了阿辉滴文件去香港拿钱,返来后没有俾阿辉,所以阿KING要杀怇”
还说“黑嘛嘛,咪都睇唔到,无开机”
四层楼里有一个男人说:“叫阿卿磬返去讲俾阿KING听,龙凤街内唔可以出人命案”
有一天下午,本人去厕所回来后看到四层楼一个男人打开铁门,楼里传来一把声音说:“阿辉做也不拘小节”
有一天下午,本人邻居在二楼阳台打扫时看到对面四层楼内有一个大锅,说:“拿那么个大锅干吗”
有一个男人下楼走到邻居门口,大声叫:“37号”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无线网卡、路由器,要和电力MODEM配合
阮汝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