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迟到了十年的书评,《长尾理论》作者谈《失控》


连线》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其个人博客中写道:《GQ》杂志英国版希望我提名一本出版后没有得到足够重视的书,不论其原因。 我选择了凯文·凯利的《失控》一书,这本书深深地影响了我《长尾理论》的写作,我认为这是过去十年间最重要的著作。

原文作者:克里斯·安德森

《GQ》杂志英国版希望我提名一本出版后没有得到足够重视的书,不论其原因。 我选择了凯文·凯利的《失控》一书,这本书深深地影响了我《长尾理论》的写作,我认为这是过去十年间最重要的著作。 下面是我写的书评:

为什么我们的世界三种最强大的力量——进化论、民主制与资本主义 ——引起了如此多的争议?从这些概念首次出现至今数百年(民主制则有上千年)以来,我们还是不太相信这三种信念能够改变什么。 欧洲的社会主义者抵制资本主义,美国宗教的右翼质疑进化论而中东地区嘲笑民主。 当你仔细思考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这三个理念在根本上是违反常理的。 “一人一票?”如果他们的那一票都投错了呢?

但是,这就是问题所在 ——也正是我们所思考的。 我们的大脑如果不“连线”就无法借助群体的智慧。 进化论,民主制和资本主义在个人的亲身经历层面上根本无法感触,而我们的论点正好是以个人层面为立足点的。 相反,这三种力量的统计、操作都是在集体层面才有可能性的。 他们不是“正”而是“证”。 这些东西无法预测和控制——它们本质上是“失控”的。 了解这些事实是可怕和令人不安的,而当务之急是明确——这个世界日益复杂,而现有机构对这些的控制能力在减弱(主流媒体遭遇博客;军事力量遭遇叛乱)。

幸运的是,有一本书指出了这一切——凯文·凯利的《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出版于1994年,在以上列举的事实发生之前就出版了,但它属于不多见的一年比一年卖得好的那种书。 这是因为凯利成功地将自然选择、自我启蒙和“看不见的手”所有这期塑造现今互联网的纷杂因素厘清,并高兴的看到互联网的风流人物实现了这些伟大的预言。 可能其中的一些预言要到十几年后才能实现,但这样的看法只会越辩越明—— “互连网络中没有信息的中心看门人,只有意见的发表者,”他写道,“在那时人们还无法想象博客和维基等大众智慧的突起,但凯利却分毫不差地预见到了。 这可能是过去十年来最聪明的一本书。 ”

曝料:凯利是《连线》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我的朋友。 但多年前我还没有接受现在这份工作前就被这本书深深吸引了。 事实上,我之所以选择现在的职业,这本书是原因之一。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