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惊心动魄!全球证交所兼并大战开演


过去10年,国际证券交易市场掀起了合并热潮,许多国家为让股票市场能更加全球化,允许证券运营商跨国合作运营,比如法国、荷兰和比利时的主要股市,与纽约证交所结盟,成为纽约-—泛欧交易所的一部分;而美国的纳斯达克,目前已拥有许多北欧国家的证券交易所。

今年春节刚过,2月8日晚,就传来多伦多证券交易所集团宣布:将和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寻求合并可能。 如果合并成功,新的证交所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证券交易运营商之一。 因为我手头参与的那个项目,和多伦多证交所有直接的关系,不禁莫名地感到很兴奋。

然而,兴奋劲还刚开始,9日一大早,德国法兰克福证交所(FWB)的母公司——德意志证交所”(Deutsche Boerse AG)也宣告,将与经营纽约证交所(NYSE)的“纽约泛欧证交所集团”(NYSE Euronext)洽商购并,也将打造全球最大的金融交易所。

这两则兼并的消息,前后不到10小时,一旦被获准,那么全球证券交易市场的版图,就将大大的改写。 很显然,各大交易所为了吸引新公司在他们的版图挂牌上市,争夺第一的大战已然空前白热化。

无独有偶。 不仅仅欧美地区,亚洲证交所也吹起了兼并风。 2月10日,经营香港证交所的香港交易及清算公司公开表示,欢迎有意与其合并的伙伴;马来西亚交易所的营运业者表示,对探寻合作抱开放态度;而新加坡证交所准备提送收购澳洲证交所的申请,尽管澳洲当地反对声浪迭起,但经营澳洲证交所的ASX公司正努力克服国内的反对力量,有意缔造全球第5大金融交易所。 这一兼并的意向一经公布,令澳洲证交所股价大涨近5%。

对于证交所来说,通过兼并,能够为投资人创造买卖更多产品的机会,以增加营收。 因为近年来,在全球各大证交所之内,股票交易式微,渐渐变成了配菜,期权、期货及其它衍生性金融商品的交易比重,则愈来愈高。 同时,最大的获利来源是向追求速度的交易员提供行情资料。 最明显的是,这些年来,由于电脑科技的日新月异,高速另类交易系统,打破了由证交所主导的,在较高准入门槛及及客户与供应商之间亲密关系保护下的垄断,使得现货股票这一交易所最令人瞩目的业务,正由此变成一项近乎无足轻重的业务。 科技把证交所赶下了自然垄断者的神坛,动了他们的奶酪,使得他们不得不扩大规模,一方面放下身段,吸引更多公司上市,并专注于进入成本仍然很高的衍生品业务,尤其是期货业务。

然而,对于北美的两笔兼并交易,无论他们从商业角度来说似乎相当合理。 但兼并交易最终能否完成,还在于主管机关能否核准。 加拿大工业部长克莱蒙(Tony Clement)表示,他将仔细审核之后才做决定,因为一旦合并,伦敦证交所将占据55%的股份,这对加拿大来说,“将是重要的经济失控项目”,同时也引发兼并所带来的“垄断”的忧虑。 因为多伦多和伦敦证交所,原本就是世界两大矿业能源交易所,兼并之后理所当然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交易所;而德交所和纽交所的兼并,恐将意味着欧洲期货市场(Liffe与Eurex)的垄断独行。

由于证交所不再只专注于股票的交易,包括高速高频交易愈演愈烈,使得现在股市的营运商基本上都归类于高科技信息公司。 简单来说,证交所长久以来就是透过掌控关键的商情信息,借以吸引交易员快速下单而完成交易。

常言道“三句话不离本行”。 我目前从事证券交易监控,如此巨无霸的超大证交所诞生,能否规范化以及公开透明化,都有待梳理。 特别因为这次金融危机,对证券交易监管严格多了。 我这两年就参与开发一个国际金融财团花费巨资的大型证券交易监控系统,以符合加拿大证监会的要求。 但华尔街上真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我感觉,这几个大型交易所的跨国兼并,可能还有一个试图逃避监管,或提高本国监管难度的目的。 华尔街人都是高智商的,他们的话往往只能听一半,特别不能听台面上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比如,“技术进步”,听上去不错,其实就是吃散户的;而“金融创新”表面上是为了控制风险,但事实上往往就是提高杠杆,逃避监管,比如这次金融的罪魁祸首的MBS/CDS/CDO模型。 所有华尔街的东西,表面的东西和后面的东西往往是不一样的。 证券所合并的真正猫腻儿现在还很难看出来。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能在海外上市非常具有诱惑力,特别是能到世界最大的证交所上市,听上去就很爽。 况且,许多企业误以为外面人傻、钱多。 可事实上,近几年好些中国的中小企业海外上市,真能圈到钱的并不多,特别是那些受借壳上市的诱惑——上市成本低,时间快,100%成功上市,但紧跟其后的,往往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由于欧美对证券的监管极严,单单2005年,中国在纽约上市的公司中,有17.5%的企业受到集体诉讼。 根据1月11日的《华尔街日报》称,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股票业绩很糟糕,在被调查的350家公司中,绝大多数股票都已跌至1美元以下,随时可能被停牌。 因此欧美交易所的兼并整合,对于想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来说,可谓一面双刃剑,应该谨慎行之。

那么有人会问: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中国证交所和国外证交所合并有可能吗?近期似乎不太可能,因为中国的证券监管不同于欧美;而且人民币还不能自由兑换;再说金融产品也还没有和国际接轨,交易水平还比较低。 所以,一旦中国证券交易所和海外证券交所兼并的话,就可能丧失控制权。

而上海和深圳的证交所是否能兼并呢?我认为上海和深圳的交易所重叠的部分有很多,倒应该兼并整合在一起,或者像美国的几家证交所那样,各有侧重点。 如上海证交所以专做大型企业为主,深圳可以以中小型企业为主;又或者上海可以专做企业股票,深圳专做期货和大宗商品等。 俗话说“术业有专攻”,为的是提高效率,降低交易成本和降低内耗成本。

全球证交所兼并大战开演,目前,还难以预测证交所整合之后带来金融市场的变化。 但可以预见的是,全球证交所的抢夺大战,将变得更加惊心动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