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争鸣:为何不叫“首席执行官”,要称CEO?


“放着‘首席执行官’不叫,非要称‘CEO’”。 我想探讨一下,为什么语言的用户放着“首席执行官”不叫,非要称CEO呢?

    CEO是Chief Executive Office 的首字母的缩写,内地的媒体大多译作“首席执行官”。 《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5月增补本在“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中增收了CEO ,中文译名也是“首席执行官”。 同时被收的还有另外五位大官:CFO(首席财务官)、CGO(首席沟通官)、CIO(首席信息官)、COO(首席运营官)、CTO(首席技术官)(第1734页)。

    为什么《现代汉语词典》增补本用CEO出词条,而不是用“首席执行官”出词条呢?这个问题值得大家思考。

    再看语用实际。 诚然,在内地的媒体上使用“首席执行官”、“首席执行官”(CEO)、CEO(首席执行官)或CEO的情形都有,但是,就我所见,径用字母词(lettered-word)CEO的频率最高。 例如:

    在近两年,自从网络公司开始大片倒下时,美国公司CEO的离职率就一直居高不下。 但2002年却略有不同,因为一些名声甚隆的CEO也难逃下台厄运,如凯马特(Kmart)和Worldcom的CEO。 这些CEO执掌的并不是业绩不稳的新经济公司,而是在全球范围内有着响当当品牌的大公司。 (2002年7月3日《北京现代商报》)

    这段文字全用字母词——CEO,而且不括注中文。 上海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接连出版两本字母词词典。 一本是刘涌泉先生编著的《字母词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1年7月),一本是沈孟璎女士主编的《实用字母词词典》(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2年2月)。 前者收字母词2000余条,后者收字母词1300余条。

    《实用字母词词典》对CEO有比较详细的解释。 它说CEO“是国际上惯用的企业高层人员的称谓。 设立CEO,是目前世界500强企业大部分采用的一种企业管理方式。 CEO负责监督、落实董事会统管的各项经营决策,这样既防止了决策层和执行层脱节,便于明确职责,合理分工,提高效率,有利于公司在激烈的国际国内竞争中保持核心竞争力,又有利于股东、员工、用户三方面的利益得到充分保证。 ”(第41页)可见,内地引进CEO这个职称,也是为了跟国际接軌。 问题出在中文翻译上。

    CEO怎么翻译呢?内地似乎已经统一为“首席执行员”了,但是,著名的社会语言学家陈原先生曾说“执行官”官气太重,应该用陆谷孙先生主编的《英汉大词典》CEO条的释义“总经理”。 但是,陆谷孙先生主编的《英汉大词典补编》又把CFO、CIO、COO译作“首席财务官”、“首席信息官”、“首席运营官”。 陆先生是怎么考虑的呢?

    “总经理”在先,“××官”在后,不知道有什么不同。

    香港称CEO为“行政总裁”。 台湾称CEO为“执行长”,《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络版也把CEO叫做“首席执行长”。 例如:

    除了职位更有保障以外,亚洲首席执行长们往往年纪更大。 亚洲首席执行长上任时的平均年龄超过60岁,而欧洲及美国的首席执行长上任时的平均年龄却是49岁。 此外,与欧洲及北美的首席执行长相比,亚洲的首席执行长们更加关注的是净利润的增长,而不是股东回报。 (《亚洲CEO们宝座尚稳》,2002年7月8日)

    这个例子值得注意,标题中用CEO,因为新闻标题要简短。 文内就不厌其烦地用“首席执行长”。

    最后,让我们来看看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CEO叫什么。

    在新加坡,只有政府部门的Officer才称“官”,例如:训练官(Training Officer)、人力官(Manpower Officer)、律政官(Legal Officer)、新闻官(Information Officer)、高级新闻官(Senior Information Officer)、媒介联络官(Media *ations Officer)、公共联络官(Public *ations Officer)等 (参见《新加坡政府部门职衔标准华文译名》)。 私人机构的CEO都叫“首席执行员”。 官方和民间机构的职称用语是泾渭分明的。 马来西亚的情形跟新加坡一样。

    2002年7月20日,我写了一篇题为《CEO:首席执行官》的短文,发表在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副刊上,马上就听到不同的声音。 7月27日,该报发表了老新加坡、资深报人韩山元先生题为《“官”与“员”的质疑》。 韩先生说:

    中国现在是对CEO官民不分,也不分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CEO,一律称“首席执行官”, 新加坡怎么办?是要跟随中国官民不分,还是维持官民有别?

    新中两国私营企业的CEO会面,或到对方国家访问,华文报写新闻时该怎么称呼?“中国××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与新加坡××集团的首席执行员×××会谈,两位首席执行官与首席执行员对会谈成果表示满意……

    韩先生这段话也值得我们思考。

    《现代汉语词典》对“官”的解释是,指“政府机关或军队中经过任命的、一定等级以上的公职人员”,新加坡的语用实际是这个解释的最佳例证,可是中国的语用实际缩小了概念的内涵,从而扩大了它的外延,以致民间和军外也都有“官”。

    CEO中文到底应该怎么翻译,是“官”、“员”还是“长”?是“总经理”还是“总裁”?尚未定型,所以我认为用字母词CEO最好,直接、简洁,免得各说各话,何况还有点时髦。

    CBD、CEO、APEC、OPEC……长期以来,大众出版物上的英文字母缩写的新名词多得不胜枚举,一些读者对此现象颇有微词,纷纷呼吁纯洁祖国语言,在出版物中规范文字用法。 那么,这种现象是如何产生的,它的存在有哪些弊端呢?这是广大读者非常关注的问题。

    这段编者按值得商榷。 “它的存在有哪些弊端呢?”难道CBD、CEO、APEC、OPEC在语用中就只有“弊端”吗?就CEO而论,它的“弊端”在哪里呢?B超、卡拉OK有没有“弊端”?它们的“弊端”又在哪里呢?难道“首席执行官”是最可爱的人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