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你认为韩寒是假货吗?一个法学博士的三重分析


单选投票, 共有 106 人参与投票
 
82.08% (87)
 
12.26% (13)
 
5.66% (6)
 
韩寒是假货的三重分析:一个法学博士的理性论述

结论:韩寒是假货,他的问题不是代笔的问题,而是替身与欺诈的问题,韩氏父子涉嫌欺诈!

一重分析:我的自由心证

我承认,我不认同所谓韩三篇,我反对韩寒(实际上是韩仁均)对中国的democracy、liberty、revolution的判断。 但是,如果韩寒真的是一个作家,我不会昧着我的理性而硬去抹黑他,因为democratic社会本来就是多元的,你得允许人们的意见跟你不一样。 如果因为我反对韩三篇就去抹黑韩寒,我就不配我的价值观。

好了,不说废话了。 我之所以心证韩寒是假货,主要来自三点:

一,视频上的韩寒绝对是真人——菜得让人不敢相信。 我几乎看了韩寒网上的所有访谈视频,除非是脑子坏了或者极度偏执,是个人都能得出心证,这个韩寒绝对有问题;

二,质疑技术贴可信度高。 我看麦田、方舟子还有网上其他一些不知名的网友的技术性分析,我更加确证,韩寒是假货;

三,为什么不愿三小时的公开肉搏战?人们做事一般都是捡成本能低廉地来,如果能达到同样的目标,不会大费周折自己折腾自己。 韩寒不愿意与方舟子面对交互质询三小时,却反复接受各种媒体各种先行拟好的提纲的采访,上法院起诉,翻爬若干年前的一些书证,反复发文“自证清白”,这些都不合常理。 试问,不愿意迎战成本低廉的三小时的公开质询,且能够使得自己更加扬名立万的事不做,而去逶迤其他途径辩护,如果是你,你会这样吗?至于说公开质询是对自己的侮辱,你觉得你迟一点公开双方质询,网上的那些翻天覆地的质疑还不够侮辱吗?公开质询就一定是侮辱吗?奥巴马还要接受国会议员的质询呢?democratic社会的领导人物都有义务接受质询,如果是你,那还得了?摆明了就是心虚。

二重分析:公知为什么支持韩寒?

我要说明为什么一些公知与媒体继续支持韩寒。

一,有些公知信息不全,并没有去认真了解、整理与归纳方韩双方交战的关键点,同时,对韩寒在网上的信息并没有全面去了解,所以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二,有些公知是碍于之前吹韩寒太厉害,如果韩寒垮了,自己的面子上过不去;

三,有些公知认为韩寒跟自己是立场上的同路人,所以,即使韩寒是假的,那也是小节问题,立场是大事,所以,硬着头皮继续支持韩寒,这些人在尘埃落定后会慢慢疏远韩寒,因为他们不是傻瓜;

四,有些公知是跟方舟子的立场不同,因为方舟子跟五毛司马南是朋友,他们给方舟子贴上五毛的标签,所以,因为痛恨方舟子,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所以支持韩寒;

五,还有一些不肖的文人,因为自己的丑事曾被方舟子揭露,或者自己屁股上有屎,担心韩寒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所以跟着韩寒干,反对方舟子;

六,当然,还有一些大牌公知因各种原因在观望,不排除尘埃即将落定之际,有人来打扫战场;

七,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大部分公知会悄悄地疏远韩寒,他们目前是碍于面子,怕走得太难看,等风声缓和了,他们会疏远韩寒,悄无声息的;

八,不排除仍有极少数公知因陷入太深,可能仍然硬拗支持韩寒。

三重分析:水军的乌贼战与粉丝的偏执狂

一,网上的很多水军有一部分是韩寒的团队的人,还有一部分跟韩寒有商业利益,他们可能并不真心相信韩寒,但是,韩寒跟他们的饭碗相关,他们在网上发帖支持韩寒;

二,对于绝大部分无脑的偏执狂粉丝,虽然他们叫得欢,但是,他们其实是任何一个社会中都有的低端受众,歇斯底里地喊“支持”、“我爱你”是他们的存在方式,他们没有话语权,不过是豆芽菜的营养液,无碍大局。 不过,他们之中的一些人日后冷静下来,会明白真相进而唾弃韩寒并成熟起来,或许成为社会中的精英。 这一点谁也不敢否定。

方舟子扒皮大战的预期:

一,韩仁均吸收韩三篇的教训,被迫收起招安的论调,继续把自己打扮成时政的批评者,以political手段赢得支持,掩盖儿子是假货的真相。

二,方舟子也调整自己被立场诟病的问题,视情形决定是否继续扒皮。

三,案件判决的结果:方韩得分上平分秋色,法律上的真相被悬置:方舟子未超越文学批评与言论自由的界限,同时,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韩寒被代笔,双方各自声称自己赢了。

四,韩氏父子的人生声望开始抛物线的顶点下滑,最后可能在某一时刻硬着陆,不排除司法主动介入与韩氏父子陷入牢狱之灾的可能性。

最后总结:方韩大战是中国社会的一场有益的启蒙案,虽然在此中有上升的力量,也有堕落的力量,还有令人遗憾的力量,但是,我们可以乐观地期待,经过此次争论,中国社会未来一定会更成熟!
世界经理人:猎头/交友/聚会/icxo.com
韩寒的十二大罪状
  朋友们,巨骗韩寒在众多网友的分析中已接近原型毕露,但很多围观群众并不了解巨骗的危害性,现在我将此骗子的危害一一揭露,万望国人警惕。
1、公然反智无良知。 作为张铁生后的第二位白卷英雄,韩寒的那张空白化学试卷像闪电一样将我劈的魂不附体,这样的炒作低智偶像,这样的公然炒作反智,你们要干啥!!!
2、智商奇低跑火车。 从所有的媒体访谈和公开言论来看,此人智商之低,简直可以用一朵奇葩来形容,居然会说出“一个作家无法证明其作品”“文学的好坏没有标准”此类让人瞠目结舌的奇谈。
3、满嘴脏言无修养。 任何一个稍有修养的人都不可能在公开场合满嘴脏言,可从韩寒的谈话看来,时刻将“B”放在嘴边,“弄臭”“搞死”这类脏话随处可见。 他对质疑者的分析以脏言侮辱作为回应,激起了广大网友的愤怒
4、吹爆牛皮无节制。 高一彻夜苦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牛皮已爆,看巨骗如何收场。
5、粉墨包装无廉耻。 当代胡适,鲁迅传人原来不读书!公共知识分子的棋手居然木有知识!除了帅气的包装你还有啥!!!
6、弄虚作伪无常识。 韩寒用自己是“天才”解释了他所有弄虚作假之处,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其作品的形成过程用一切常识都无法解释,颠覆了文学创作的规律,颠覆了智慧凝结的规律。 其访谈说明,此公未曾写过1部长篇小说!
7、造假敛财无法度。 此君作品类似地沟油垃圾食品,此事已有网友证明。 借文化垃圾巧加包装,借助现代营销手段和网络粉丝管理,文化垃圾和思想垃圾已近毒害了无数青少年,反智倾向也在青少年中蔓延,比地沟油厉害百倍的灾难啊!
8、逻辑混乱无伦次。 此人面对质疑的应对言谈可以看出,高中7科挂红灯的危害就是思考逻辑混乱,说话语无伦次。 逻辑是通往智慧的钥匙,是现代文明的基石。 反智带来的后果啊就是颠三倒四,连抄个手稿作假都不大认真,还指望骗过别人。
9、网络暴力太嚣张。 那天我刚进微博,只是有点疑问,还没加入倒韩阵营,就被韩军一通辱骂啊。 因为质疑韩寒,水军对我的评价是自卑、仇富加智力太低,还问候了我母亲,询问了我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和意义。 这是我加入倒韩阵营的起始原因。
10、指鹿为马乱文坛。 在韩寒进入文学圈以后,劣币驱逐良币(都像路遥一样写作出版社饿死),文学再也没有好坏,只有赚钱的和不赚钱的,赚钱的就是好作家啊!
11、空言民主扯虎皮。 在南方系的炒作下韩寒俨然成为敢于谏言的民意代表,振臂高呼的民主领袖,这也是其众多粉丝追捧的原因。 但以目前的社会状况而言,公民意识尚未形成,法律尚无地位,一切民主没有基础都是空谈。 到了韩三篇终于原形毕露,披着民主的虎皮公然行骗,这就是韩寒的本质。
12、虚言监督扛大旗。 韩寒借助炒作出来的名气,赛车之余买了几篇不疼不痒的杂文放入博客。 没有调查没有发现没有证据,博客发点新闻评论之类杂文,这就是韩寒的监督政府!这就是意见领袖!
   朋友们,团结起来啊,公民社会,民主理想,就在你我,不在于神!
谁是“韩寒神话”的真正幕后推手?商人和政客

“80后”作家韩寒最近卷入“代笔门”质疑,据报道他已就方舟子质疑涉嫌造谣向上海法院提起诉讼。 事态发展至此已到极致,面对如此强烈的风暴漩涡,设身处地,谁都会感到不堪承受之重。 我认为,当“韩寒代笔门”已转化成公众对文化造假的理性质询时,不应把压力都推给韩寒,而应走进韩寒神话的幕后,向十几年来真正制造“韩寒神话”的推手们追本溯源。

第一阶段:谁打造了“韩寒牌”商业“彩票”?

韩寒的崛起,源于《萌芽》杂志主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以韩寒品牌赚到第一桶金的不是路金波,而是上海作协下属杂志《萌芽》和中国作协直属的作家出版社。 据韩寒《三重门》第一策划人、时任作家出版社社长张胜友介绍: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中,作家社和《萌芽》是“战略伙伴”关系。 七门不及格的“退学天才”韩寒,无疑是轰击教育体制的超级人弹。 2003年9月,赚到第一桶金的张胜友,在向全国出版社负责人介绍畅销书经验时,以“新概念”畅销书为例介绍说:“只要高考应试考试还存在一天,那么跟高考有关的教育,就有市场。 ”“这就像赌博”, “它有一个满足广大读者的好奇心”,“作家出版社的这个新概念,那么我先说它有一个彩票效益。 ” (中国网2003年9月)

看来,韩寒从一开始登上文坛,就被异化成了作家社的一张博弈彩票。 应该说,这张“彩票”很赚钱。 2000年《三重门》出版后,作家出版社一跃成为出版界大鳄:该书责编袁敏一年获得80多万元奖金,而张胜友本人则在《三重门》出版的第二年,2001年升任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 2003年6月2日,《经济观察报》以《作家出版社社长张胜友:“推手”在新旧之间》为题报道说:被媒体称为转型中的“官与商”的张胜友,“要保持自己的位置和权力,经济与政治这两张牌,他都不能出错”。 应该说,张胜友借韩寒为自己出了一张“官商双赢”的好牌,由作家社刻意打造的“韩寒牌”彩票巨大利益,使韩寒神话瞬间爆炸;而韩寒这个颇有天赋的文学少年,也从此蜕变成利益链条上使无数人升迁获利的商业彩票。

笔者认为,现在最该站出来回答质疑的,不只是韩寒,而应是“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组织者和评委们——那些应该为16岁负责的成年人,包括制造‘韩寒牌’商业彩票、赚到第一桶金的作家社原社长张胜友、新概念主办方《萌芽》杂志社以及《三重门》责编、现任《江南》主编袁敏,而不应把全部压力都推给当时年仅16岁的少年韩寒。

第二阶段,民意英雄和意见领袖:文学彩票的政治商机。

近年来,随着改革的深入和社会利益的再分配,民意诉求日趋强烈,社会呼唤民意英雄和公共知识分子,而新媒体也需要点击暴涨和人气拉升。 于是,赚得第二桶金并盆满钵满的路金波,成为“韩寒神话”的接力制造者。 他敏锐地看到了韩寒牌文化彩票的政治商机,把图书市场的彩票效益扩大到社会“公知”领域。

于是,我们看到了更吊诡的韩寒神话——一个文学青年刹那间被塑造成80后“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获得千万粉丝、亿万点击。 正如肖鹰教授所言:仅有一个“. ”的韩寒博文,不仅被推荐著名商业网站首页,而且点击数超过200万。 过分夸张的点击和无厘头狂欢状的粉丝团队,不仅侮辱了民众智商,仿佛中国网民集体脑残;更使中国网络点击的“含水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即便如此,“韩寒神话”仍未引起公众普遍质疑。 究其原因,也许因为市场时代的中国大众,早已对广告、商标、彩票、绯闻等“怪胎化”文化炒作司空见惯。 既然“百家讲坛”学者能一夜爆红、宣称1小时签售新书12000册,既然赵本山团队能独霸央视春晚20年,既然作协主席抄袭和文学奖违纪也屡见不鲜……那么,我们对“韩寒神话”为何不能一笑置之呢?

就这样,韩寒神话进入第二阶段,经历再度异化,作家韩寒从“文化彩票”被包装成“民意英雄”、80后意见领袖,而且顺风顺水,质疑者寥寥无几。

第三阶段,韩寒神话拐点:从商业彩票到政治符号化。

然而,虽然人们用善意的容忍,面对文化市场的“政治商机”会心微笑,但从商业包装到政治包装,韩寒商标毕竟已经涂上了政治色彩。 2010年,当韩寒以近90万票名列网络投票排名第二——超过美国总统奥巴马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后,在某些人眼中,“韩寒”作为“80后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影响力,似乎已经具有了国际意义。 于是,“韩寒神话”再度出现拐点,进入“政治符号化”阶段。 这个拐点就是2011年底出世的所谓“韩三篇”。

在这三篇博文中,韩寒宣称“杀戮官员也杀戮民众”,似乎成为不要革命、不要民主、只为自己要自由的80后象征人物和典型代表。 其实,韩寒如何选择如何表述,都是他的自由——这毕竟只是三篇博文;但随后密集出现的针对“韩三篇”的集束团队式热辣吹捧,以及《环球时报》等媒体的高调肯定,却将韩寒推向了风口浪尖,北大教授张颐武甚至称颂韩寒终于‘化蛹为蝶’。

也许,正如当年使作家社成为出版大鳄、使策划者升迁吸金的彩票效益一样,被赞为“化蛹为蝶”的韩寒,再度成了某些人的政绩,“被代表”成了“改造好的80后”标签。 麦田曾质疑“人造韩寒”。 其实,韩寒是否“人造”并不重要;而至关重要的是,网络民意不可“人造”。

我以为,韩寒事件恰恰在这个问题上,和孔庆东“三妈事件”一样,触动了中国社会的容忍底线。 人们可以容忍“文化彩票”,可以容忍商业网站的点击量含水,可以容忍图书团队的粉丝包装;但不能容忍政治符号化、不能容忍“人造公知”和“人造民意”。

这是一个比任何时代都更需要倾听民意、调和社会关系的时代。 网络成为底层民众表达利益诉求的平台。 最近成功举行的乌坎选举,正印证了底层民众对民主的渴求和敬畏。 网络治理不需要封堵,更不能拉队伍、抢眼球、制造热点引领潮流,而应敞开胸怀面对真实民意,真心实意地关注和倾听。

有人说“人造韩寒”是一场闹剧,也有人说这是天才少年的悲剧。 但无论闹剧、悲剧、丑剧还是黑色幽默剧,幕后总比前台更精彩。 现在,该是十几年来一批批制造“韩寒神话”的幕后导演和推手们,真正现身向公众谢幕的时候了。 不应把所有压力,都推给16岁或30岁的韩寒。 而三十而立的韩寒,则应自觉摘下十几年来强加给自己的重重光环,回归真实自我,哪怕这真实并不完美。
无智的批判,说好听点是犀利的批判,不全然是错误,不过也得考虑整体的社会影响。

尤其是对青少年的影响。
LZ,一坨屎。 。 。 。 。 。 。 。 。 。 。 。 。 。 。 。 。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我也认为是冒牌,但,是男人的说话要实事求是。
10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拭目以待>To wait for the result anxiously !
To remember one's origin !
韩寒是不是假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喜欢现在这样的韩寒。 希望他不要改变
顶一下。 。 。 。 。 。 。 。 。 。 。 。 。 。
冈比亚移民www.qsvisa.com/yimin/gambia/
英国移民www.qsvisa.com/yimin/english/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