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冯仑式哲学:坐台小姐、小三和国母


【冯仑式哲学】1.小姐坐台,当下给钱叫嫖,一个月给钱叫友谊,一年给钱叫爱情,一辈子给钱叫婚姻。 一切都是时间决定的。 2.近代历史上的国母都是二奶变的,像宋庆龄、宋美龄、江青,曾都是。 所以伟大妇女并不是不做小三,而是选择跟谁做小三。 很多事不在于做不做,而在于跟谁做。
Q:您说到早恋,您觉得什么是爱情呢?像您父母那样。

冯仑:目前分不清婚姻跟爱情这件事了,但是往好里说就是爱情,如果俩人老吵架,大家就说叫婚姻,爱情是一夫一妻制的道德表现。 书里特别写了,人类起初没有爱情,在半坡村的时候都没有爱情,就是母系社会后期出现了私有制,出现了一夫一妻制,为了财产的继承,要把一夫一妻制固定下来。

人类有两件事情来保护一夫一妻制,一个叫处女崇拜,就是结婚的时候你必须是处女,保证这个孩子是咱家的,不能说是别人家的。 感谢天赐,人是唯一有处女膜的哺乳类动物,老虎、狮子没处女膜,人就用这个自然差别来界定你是不是纯洁。 第二把一夫一妻制一对一的情感美化、神圣化,叫爱情。 一对多,叫滥情。 爱情是这么来的。 所以在现代社会,实际上更重要的是婚姻,当你婚姻比较和平相处、稳定和谐的时候,这个时候爱情会瞬间出现。

Q:一定出现在婚姻内吗?

冯仑:在婚姻外一对一,也被认为是爱情。 但是突破婚姻以后,就要靠时间。 比如你出轨一天,人家说骚情,出轨一辈子就是爱情。 做小三做三天,这算是作风问题,而一辈子,比如说赵四,扛了二十多年,愣把大姐扛下岗了,所以也变成爱情了。 很多事就是扛,你没扛住,那你就不行,不被大家赞同。 所以差别都在时间,根本不在事。

比如近代历史上的国母都是二奶变的,所以伟大妇女并不是不做小三,而是选择跟谁做小三。 像宋庆龄、宋美龄、江青,曾经都是。 很多事不在于做不做,不在于姿势,而在于跟谁做。 我以前在《野蛮生长》讲过,第一决定于时间,比如你插足一年是作风问题,三年是搅和,三十年肯定是爱情。 你如果说是小姐坐台,当下给钱叫嫖,一个月给钱叫友谊,一年给钱叫爱情,一辈子给钱叫婚姻。 一切都是时间决定的,马克思在《xx宣言》里头讲,所谓文明家庭就是文明的娼妓之主,现代的婚姻是性跟钱的另一种交易,因为你离婚时候才知道,原来你睡了二十年是得一半财产。 这是我们党作为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当中的一部分内容,所以不是我创造的。 因为马克思本身自己都不信这个,他跟保姆乱搞。

Q:对,生一孩子说是恩格斯的。

冯仑:嫁祸给了哥们,恩格斯也不结婚,也有作风问题,这都有事实根据的。 我到英国去看马克思墓,现在英国xx没钱了,把他保姆的墓跟他都混到一起了,说省钱,反正他们也都在一块。 后来我还捐点钱,你们要不行,还是分开吧。
一名嫖客担心被抓,听到消息后,只见这位仁兄他全身赤裸,身手敏捷,光着屁股竟玩起了飞檐走壁,这一幕被附近学生正好拍下。 于是网络中人们惊呼:这哥们是个人才,练过,能上墙,臂力好;跑得快,没被警察发
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