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国概念股缘何被做空?剖析金融界乱像与腐败


中国概念股缘何被做空——剖析金融界乱像

一、做空中国概念股的浪潮——倾巢之下

从2010年中国概念股海外遭遇做空开始,经过初期试探、中期小规模袭击和后期大规模猎杀等一系列行动,大规模做空中国概念股的浪潮最终形成。 截至2011年11月12日,在美国三大主板市场上的中国概念股总数,从2010年6月保有量近270家滑落至223家。 但实际上,早在2006年2月,香橼公司就尝试对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科技发展集团做空。 后来,比较典型的为2010年6月28日,刚刚成立的浑水公司发布关于东方纸业的强力卖空建议的研究报告,东方纸业股价三天之内下跌38.9%。 此后绿诺科技承认存在造假,非反向收购上市的东南融通也遭到质疑并停牌。 在猛烈的做空浪潮中,从2010年6月底到2011年11月12日,遭遇停牌退市的中国概念股总数达到42家,其中28家被勒令退市,6家主动完成了私有化退市,1家退回OTCBB场外市场交易,1家因破产而退市,另有6家企业的股票被停牌至今。

 被做空的中国概念股基本上是高市盈率,曾经位居涨幅榜排名靠前的企业;且普遍市值较小,大多是处于5000万-5亿美元市值之间;同时,股价存在一定的套利空间。 自去年5月浑水、香橼相继围剿中国概念股后,纳斯达克中国指数一度深跌40%;目前约240只中国概念股中,将近七成公司的股价跌幅超过50%,但同期纳斯达克指数仅下跌了1.8%;股价2美元以下的中国概念股已达80余家。 直到目前,明显已没有多少做空的空间了,中国概念股超跌后有较大反弹。 因此1月12日浑水公司的创始人卡森·布洛克宣布,正考虑买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 这也说明了无论是做空也好,还是做多也罢,其实都是资本市场的逐利行为,换个角度说也就是“做庄”手段而已。

而卡森·布洛克也因为做空中国概念股,而被彭博市场杂志评选为全球金融界最有影响力的50个人,他做空嘉汉林业,直接导致对冲基金大佬约翰·鲍尔森两天内爆亏超过3亿美元;2011年11月21日做空分众传媒,当天分众跌幅接近39%。

再追溯做空中国概念股的脉络,搁架式增发(RDO)是其中的关键事件。 RDO增发方式自2008年兴起,就是拟增发上市公司先去SEC注册登记一批价值既定的可直接交易股票,然后自由选择时间以较低的折扣配售,并配以认购权证。 采用这种增发方式可以在市场低迷时募集到资金。 由于向SEC申请注册后,股票立即可以交易,会导致认购方常常在配售前,就选择做空该股票,然后在认购的当天就用认购来的新股平仓套利。 据报告显示,在遭遇质疑和做空的企业中,有23家企业在被公开猎杀之前实施了搁架式增发。 鉴于此种增发方式存在的巨大套利空间,这23家企业也无一例外地吸引了空方势力以匿名认购方的名义集中介入。 这些市值、流动性、套利空间及套利时机,成了二级市场空方势力选择猎杀目标时的重要考量。

实际上,中国概念股之所以被围剿做空,根源在于被质疑“做假、诚信”二点上。 财务的作假,不论是上市前的过度包装,还是上市后的“粉刷”报表。 以及信息披露的不规范,甚至对重大事件的隐瞒,都是被质疑的原因。 那么,我们下面以一家中国概念股为例,来试着剖析中国概念股被做空的缘由。 这家公司是2004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金融界JRJC,08年最高股价达47.68美元,在这波中国概念股做空潮中,最低股价跌到1.5美元,跌幅高达97%,跌幅惨不忍睹,是否只是跟跌还是存在跌的内因呢?
二、中概念股存在的管理混乱——人为有意

1、高管离职80%,员工更换150%,业绩下滑-360.01%

金融界在2011年度,8名高管中有6名离职,1名网上发出求职书。 一年中高管离职率高达80%,更恐怖的是其员工一年中更换率高达150%!CFO王军说截止(2011)第三季度金融界共有约1400名员工,也就是说员工换了2100人,人员的高流动自然也带来公司管理的混乱,进而影响到公司的经营与业绩,其第三季报显示净利润同比下降-360.01%,而且在早知亏损的情况下,信息披露上却未曾做过预亏预告。 至于这样的业绩亏损,看起来好象是必然,其实却未必然。

下面是高管情况简表:
名称 职业 在任情况
王军 (CFO) --在任
李操纲(COO) --2011年8月离职
董朋林(副总裁)--2011年9月离职自主创业
洪榕 (副总裁)--2011年12月去了大智慧
陈家富(副总裁)--2011年12公司已发离职通知
陈妩 (副总裁 --2012年初公司已发离职通知
奚海峰(副总裁)--2012年初公司已发离职通知
马令海(副总裁)--2011年11月11日“光棍节”在网上发出求职书

为何会出现这么多高管离职?这里试着从公开信息中加以解读他们离职的原因。

2、每一个高管都有一个故事

据报道说,当年美国风投IDG投资100万美元成立的金融界帐上只剩80万人民币时,宁君带领着金融界“起死回生”,成功上市纳斯达克。 第二年宁君功成身退,并亲自选好接班人。 当年“金融界”董事会给接班人的三个标准:第一,有业绩可查;第二,有管理经验和能力;第三,自身具有资源。 按此标准宁君的视野中“非赵志伟不可”。 因为赵志伟不仅为人稳健、干练、务实,而且具有良好的口碑和职业道德、职业素养,以及丰富的国际化企业管理经验,有能力把“金融界”带上新的巅峰。 同时,作为股东代表之一的熊晓鸽,以IDG全球副总裁、亚太区总裁的身份接任“金融界”董事长,其分量、能力、资源自不必说。

那时由钱中山任总裁兼CFO,其拥有互联网多年从业经验,并有充分协调能力、沟通能力,与赵志伟搭班子。 此外,宁君原有团队人员中的副总裁于淼、马令海以及几位总监,开始时基本没有变化,但不久后原宁君团队只剩下马令海一人。 此后,金融界又收购了上海证券之星,深圳巨灵信息,并同时把证券之星的总裁洪榕,巨灵信息的总裁陈家富也一并纳入金融界的管理团队中,各任命为公司副总裁。 随着更多生力军的加入,“熊赵”组合的新团队,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比创业的“宁君”团队更为强大,也带来金融界业绩的进一步提升,JRJC也创下47.68美元的历史最高股价。

期间还有2006年7月加盟金融界的副总裁、总编辑王炜,其在新浪网、IBM、搜狐、国泰君安证券、工商银行等公司从事金融业相关工作;2008年7月离开金融界后于2009年1月加盟凤凰网副总裁,现为和讯网总编。 金融界原CSO徐祚立,为康奈尔大学MBA、国际注册金融分析师,曾任职于瑞银集团、美银证券研究部门,曾任飞利凯睿高级副总裁,于2010年离开金融界,现任360的CFO。 这些人都可以说是IT业及金融业的风云人物,鼎鼎有名。 汇集了这么多高端人才的金融界创下优越的成绩,那也是理所当然了,至于为何近期又出现严重的人才流失潮呢?这里且不再多说过往人物了,只说2011年度的金融界的人物,从中大家会得出自己的结论。

李操纲:

金融界首席营运官,毕业于南京大学,获经济学硕士、管理学博士学位,并获美国密苏里大学MBA学位。 曾任南京民信投资常务副总经理、华夏证券北京东四营业部副总经理、华夏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 其在华厦营业部时,业绩曾经在一年中做到全国排名第一位;自2005年8月以来担任金融界副总裁,负责市场及销售,由于能力出众,业绩出色于2008年3月3日被任命为金融界首席营运官。 在此期间,带领着营销团队的副总裁董朋林等人,当年便把金融界从3000万的年营业额做到了5亿的年营业额,利润2.5亿,较2006年增长10倍,创造了业界奇迹与神话。 李操纲堪称业界“奇才与鬼才”,但如今李操纲一走半年后,金融界的业绩也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业绩“飞流直下三千尺”,出现大幅度亏损,金融界为要赶走这样的大才?

洪榕:

金融界副总裁,证券之星董事长、总经理,上海华东理工大学环境工程系毕业。 曾任石油交易所总裁助理、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证券公司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银行及高校理财讲师,负责过两家基金公司的筹建工作;上证财富董事长、总裁;中国证券业协会理事分析师及投资顾问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为上海首批科技创业导师;上海股份公司联合会副理事长;中国阳光私募基金俱乐部理事长。 洪榕于1993年开始外盘期货之旅,1999年离开期货市场投资互联网,2001年为天一证券建立网站,在担任研究所副所长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等要职后,洪榕出手拯救面临生存危机的证券之星。 2006年证券之星与巨灵信息仅相隔一个月,先后连人带公司并入金融界。 在洪榕主持的下的上海证券之星,从2007年到2010年每年基本上稳定收入在1亿元左右。 2011年12月洪榕赴任上海大智慧股执行总裁,兼大智慧中国私募基金研究所所长。 洪榕的原金融界工作由张彤接替工作后,2011年第三季报显示公司业绩大幅度下滑,而且报表业绩还是按月分摊历史绩效的,如果按实际当期业绩则应下降50%以上。

董朋林:

金融界副总裁,北大硕士毕业。 董朋林行事低调,搜百度相关信息也只有二条记录:其中一条是曾昭逸写了一本书《保卫你的财富》,董朋林为其点评了一句:“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我们有必要去看看本书中所写的格雷厄姆、利弗莫尔、凯思斯、巴菲特、索罗斯等大师如何应对各种危机,这有助于我们更好应对目前这次堪比1929年大萧条的金融危机。 ”做为金融界的副总裁董朋林,其领导的营销团队,配合李操纲在08年就创下了10倍的营销成绩。 但在来自百度的周峰接手董朋林的工作后,金融界营销业绩直线下滑。

陈家富:

金融界集团副总裁,总产品规划师。 中国首届由加拿大国际发展署(CIDA)与中国国家教委联合创办的MBA硕士研究生,曾任深圳金融结算中心电子影像中心总经理。 2003年被深圳巨灵信息聘为顾问,2005年深圳巨灵信息面临倒闭时,陈家富临危接手巨灵,立挽狂涛,几剂猛药,令起巨灵死回生并开始赢利。 2006年巨灵信息公司连人并入金融界,2008年陈家富受命开始着手整顿金融界的数据及产品平台,并调任集团总部任副总裁,并为金融界引入清华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商务部信用研究院等资源,打造了金融界的金融研究平台。 但最终,陈家富也离开了金融界,周峰接替陈家富部分工作。

陈妩:

金融界副总裁,分管互联网业务及金融界网站工作,人大新闻系的优材生与活跃份子。 2008年原副总裁总编王炜离职后,由原《中国证券报》周末版副主任陈妩接任。 在陈妩总管金融界互联网业务的几年中,网站业务团队稳定,人才济济,业绩丰硕;尤其是2010年正式接手互联网业务的当年,在其管理下的互联网业绩翻倍成长,稳定在4000万到5000万元间的收入;即使是在2011年,公司其他行业与部门的业绩下滑中,其部门依然保持业绩的平稳。 陈妩在职其间,表现出极佳的管理水平,以及极强的危机攻关能力。 但对这样一个出色的副总裁,金融界依然也要她走呢?

奚海峰:

金融界副总裁,淸华计算机专业硕士,美国马里兰大学计算机硕士。 奚海峰在IBM工作多年,后来在美国前五甲的对冲基金TUDoR任SOA架构师,于2009年做为总裁助理进入金融界,同时兼公司SOA资深架构师,向陈家富汇报工作,并总管集团技术管理,在架构优化方面做出了很大的成绩,并理顺公司技术上存在多年的技术顽疾,因此2011年初被任命为公司副总裁。 年初刚升副总裁,为何年尾金融界就赶走人呢?难以想象,有这么混乱的任命,会发生在一个上市公司中。

马令海:

金融界副总裁,北京理工大学毕业。 原宁君团队的老人,实际上当年宁君还在公司时,赵志伟已进入金融界,宁君的团队其实并不太认可赵志伟。 但是由于金融界的上市,公司的帐面握着大把的现金没有花出,导致了董事会的不满,才更换了原宁君的团队。 而宁君团队最后只剩下马令海没走,并成为金融界新CEO的赵志伟的红人,赵志伟有一句口头禅:“我在金融界马到成功,这马就是‘马令海’,只要有我赵志伟吃的饭,就少不了马令海的。 ”但令人玩味的是2011年11月11日“中国光棍节”的这一天,“马哥”在社交招聘网站若邻网上,发了这样一条求职信息:“求职意向:有好工作会考虑;工作经历:副总裁 中国金融在线有限公司 1998年01月-至今 (14年)”是阿,为了金融界工作了14年,身为一家上市公司的在职副总裁,却在“光棍节”这天在人才网发布求职信息,实在“光棍”!而且耐人寻问!

至于上面几次提到的周峰,是谁?即接任董朋林工作,又接任陈家富工作,还接了奚海峰与陈妩的部分工作,其他部分由张彤接手。 据资料显示,周峰原为百度呼叫中心的一个小负责人,并无多少高管工作经验。 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接手金融界原多名副总裁的工作,看似很能干。 可惜的是,金融界的营销收入就此剧降!据了解近期北京、深圳等营销中心出现只有5、6万元的收入现象,是以前绝无仅有的,而且一手制造公司管理上的混乱,周初刚出台的规章制度,周末就因为行不通而作废。 金融界为何要用这二人接替原多名副总裁的工作呢?据说,周峰是张彤妹妹的前恋人;而白领丽人张彤,据说多年前在香港便认识赵志伟。

3、事出何因,乱之何源?

至于一两个高管的离职,作为上市公司那是正常的,但一年中8个高管要离职7个,那勿庸置疑,肯定哪里出问题了。 如果说7个高管全部有问题,那没人会相信;反之若说问题出在公司上,那金融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谁都知道人才至上,特别IT与金融业的高端人才更是一将难求,而金融界此前能网罗到这么多人才,并且能创下业界神话,自然与这么多尖端脑袋发挥作用分不开。 但是短短一年中,80%的高管离职,150%的员工更换率,只能说明这家公司实在太乱了,乱到你可能还来不及认识身边的同事,已换了新面孔。 加上这些人才流失的方向,大多是同行或竞争对手阵营。 对公司来说,是极大的损失,同时也是帮对手培养人才,做了人家的嫁衣。 更离奇的是接任者,并不是高手,而只是一般人手,或者说可能只是亲信,或者是亲信的亲信。

那么,这只能说是金融界有意而为之,只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而牺牲了公司与其他股东的利益,使一个国际化的股份公司,进入“家族私有化”的倒退倾向。
三、中国概念股交易的不规范——CEO与董事长进行内部交易

如果说,以上只是公司管理层面上的混乱。 那么公司董事长与公司CEO之间的交易,更是让西方世界都匪夷所思了。

2011年11月,金融界股东IDG代表即金融界的董事长熊晓鸽,以高于市场价的3.5倍,高达7美元的价格转让220万份ADR,等同于1100万普通股给金融界CEO赵志伟 ,购买价格为1540万美金,赵志伟以其公司运营资金分三次支付,公开资料显示他是以三家注册海外的公司完成此次7%收购股权协议。

也就是说:董事长把股权转让给了CEO。 一旦股权完成交割完毕,CEO赵志伟作为第一大股东代替原第一大股东而升任新董事长将势在必行。 那么,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与创始股东IDG将退位给IDG自己请来的公司管家。 从契约关系来说,就等同于管家把主人赶出了家。 这在中国,有个类似的现象叫“管理层MBO”改制,问题是这是美国的上市公司,不是中国的上市公司,更不是中国的国企存在改制的土壤。 而且在美国看重的是“契约精神”,职业经理的职业操守,更忌讳这类内部交易。

那么,不管是契约精神也好,还是管理层持股也好。 显然,其他老高管的离职,能与赵志伟一块分享“胜利果实”的对象也就越少。 此外,当初董事会分配给管理层集体激励的800万股股权,也一直挂在赵志伟的名下,实际上各高管未分到一股,随着这些高管的离职,这800万股也就实归赵志伟一人。

再者,从收购的角度来看,如果金融界业绩还依然优秀,股价还在40多美元,那收购的成本肯定就不止3.5倍,而是20倍甚至更多了,那么“做低”股价正好有利于降低收购的成本。 当然也不能跌太多了,若跌破1美元就退市,大家都没得玩了,所以跌到1.5元便止住也可以解释的通。

如此说来:乱是有意,不乱才怪,只有乱中取胜。 那么,存在这样那样的内乱现象,业绩大幅度下滑也就存在“人为”的可能性,作为上市公司肯定是不合理的,先不管这家公司是由美国资本发起并在美国上市的,还是作为中国概念股,在这波被做空潮流中随波而下,也是有着必然的原因。

不过,2012年1月21日,金融界扩大董事会规模,ASSET股东增派Neo Chee Beng为独立董事,以及董事会下属审计委员会委员和薪酬委员会委员。 那么,现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赵志伟与原第一大股东IDG的股东交接尚未完全交接前,董事会现在的扩模,ASSET股东此举是否有其他意思呢?要是到时董事会投票出现3:3时,会不会让年报出现变故?
四、中国概念股的治理方法

1、要修正中国概念股的国际形象,首先要完善中国概念股自身的公司诚信建设,建立信用体制,提高违信的成本。

比如香港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本是政绩优秀,口碑极佳的官员。 但是不幸的是在2003年爆出买车丑闻,也仅不过是在加税前夕买了一部车而已,结果导致了七一游行,二周后黯然辞职。 放在大陆,一个高官还是用自己的钱去买车的,也不过是打了一个时间差少交了点税而已,有谁会认为这不正常呢?居然会引来港人游行与抗议,结果丢了官。 这就是诚信的成本,以及全民参与维护诚信的必要性。

看则小事,实是原则,唯此“小题大做”,才能建立可靠的诚信制度。 除了舆论的重要性外,相关法制法规也要配套。 比如说以上的案例,如果确有违反诚信记录,即使在公司所有权上拥有第一大股东的财产权,但在管理权上也应被限制或管控。 只要是公开上市的股份公司,就是公众性质的公司,也就要接受公众道德行为准则。

2、违法的成本,那更应在违信的成本数倍之上。

只要一次违法,或者是涉嫌侵犯其他股东利益,就可能被追述索赔一生,取消相关任职资质,并处违法所得数倍的严罚,那将让人不敢轻易萌生违法的念头。

这点上,如果我们的大陆法系,能借鉴案例法。 并且,采取集体讼诉方式,一人起诉,相同诉求自动合并引用,则更有利于相关法制体系的建设。 也进一步降低受害者的讼诉成本,同时提高了违法者的违法成本,起到警示作用。 而目前,我们国内相关证券讼诉案例,连立案的先决条件,都要先取得相关部门的对该公司的“违法认定”之后,才能“奏旨”索赔,实为不作为的懒法。

当然,以上中国概念股是在美国上市的,要遵循的是美国的相关法律。 多年前看到一个报道,说是福特汽车因为一个轮胎可能存在的缺陷,导致爆胎失火烧死人,结果被判4亿美元重罚。 因为一个轮胎,要赔4亿美元,也只有美国人能做到。 我们也要有这个魂力,才能练好内功,治理好我们的公司,接迎全世界的挑战!

附:金融界现董事长与CEO的资料

熊晓鸽:

中国湖南出生,美国国籍。 现为美国著名风投IDG投资人之一,金融界董事长。 1984年熊晓鸽从湖南大学外文系毕业,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英语采编专业。 1986年到新华社实习,同年到美国学习。 1987年获波士顿大学大众传播学硕士学位,后入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攻读亚洲经济与国际商业管理研究生课程。 1987年进入美国历史悠久的卡纳斯出版公司中国版《电子导报》任主任编辑。 1991年进入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工作,1993年负责IDG亚洲15个国家和地区的业务。 1996年11月,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高级管理班。 现任IDG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亚洲区总裁,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副董事长。 据称熊晓鸽想弃商从政,准备参加美国某州的州长竞选。

赵志伟:

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 1998年至2005年任香港华通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自2005年任阿比酷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5年7月就任金融界CEO。 在2005年的上半年,赵志伟跳了三家公司,从华通国际到阿比酷再到金融界,七个月时间完成“三连跳”。 然后在六年的时间,从一股没有到持有金融界21.2%的股份,变成金融界的第一大股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