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模特生存调查:时尚圈的民工 潜规则威胁多


北京车展期间,模特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有网络调查显示,半数以上的男性观众去车展都会十分关注模特。 不仅仅是车展,模特几乎成为大型商业展览的标配,不过又有谁了解她们光鲜背后的辛苦与酸楚?中国时尚模特圈到底有多大?各类模特的出场费有多高?模特们在职场可能会遭遇哪些尴尬甚至心酸?撩开模特圈的神秘面纱,让我们去看一看中国模特的真实生存状态,光鲜背后的艰辛。

出场模特:安丽26岁,自己开着一家服装店,入行10年,她告诉记者自己好的时候也就是每月能挣一万出头,在PE展一天只有500元,在北京车展外场一天的费用1100元。

“那么漂亮的模特,一天出场费怎么也得万八千的吧!”北京车展彩排当天,记者在现场请15名保安猜测模特收入,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这句话。 的确,在外人看来,模特们不是参加车展就是走T台,或者参加品牌发布会,一定是挣大钱的主。 事实果真如此吗?

记者从中国国际时装周组委会2011-2012项目书上看到,职业时装模特的费用标准年度指导价如下:最佳模特(即年度首席名模)协议定价、超A类 8000-10000元每场、A类5000-6000元每场、B类2000-3000元每场。 中国国际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职业时装模特委员会总干事张延解释说,这个价格是中国国际时装周组委会给发布企业的模特使用指导价,这其中也包含了支付给经纪公司的代理费。

那么模特到手能有多少费用呢?据记者调查了解,多数经纪公司会收取模特20%至30%的佣金,并统一代缴个人所得税。 多数使用模特的企业会讨价还价,而卡宾杨紫明和利郎计文波是圈内公认对模特比较好,从不压价的两位本土品牌设计师。 但即便严格执行指导价,一般B类模特在时装周上走一场秀到手费用也只有 1000元出头。 张延说,组委会几乎每年都在微调提高指导价格,使模特获得更高工作报酬,同时也一直希望通过时装周的平台引导经纪公司的公平竞争,避免恶性压价,维护市场秩序,保护模特权益。  

和其他行业一样,只有拔尖的才能挣大钱。 只有最红的超级名模才能挣大钱,他们是模特群体中最顶尖的那极少部分人,获得历年中国时尚大奖最佳模特称号是进入这个超级名模圈子的最低门槛。 他们的年收入在500万至1000万之间。 据上海火石文化经纪创始人方华介绍,超级名模的收入主要由四部分组成:参加时装秀走台、作为嘉宾出席活动,杂志宣传和品牌广告代言。 作为模特的主业,走台收入只占到他们的30%。 千万收入的超模基本上每家经纪公司也就一个。 据了解,目前中国身价最高的女模是杜鹃、刘雯,每场费用在20万元左右,身价最高的男模则是赵磊。

星美概念负责人张舰告诉记者另外一个数字,10年前,像马艳丽那样的中国首席模特走台费就能收到一场3000多元,B类模特也能轻松拿到2000元。 “那时的3000和现在的3000 可不是一个概念呀,你想想其中的差距就能明白,现在模特的收入其实在逐渐降低,更何况一年365天他们还不是天天有工作,一分钱底薪没有,一个月没工作就是零收入。 所以说,大多数普通模特的收入还真比不了都市白领,不是外企的也能每月固定挣个六七千吧。 在国外,模特就是一个工作而已,多数不是专职的、职业的,人家还有其他的收入来源养活自己,还有很多老人、孩子出来当业余模特。 ”

这样的模特在中国也有,记者遇到一位模特二雪,她在北京某高校担任美术老师,业余时间就经常出来给网站、影友会担任模特,有时也会去车展当模特,每天收入500元左右,“没指着当模特挣钱,主要是自己喜欢那种感觉!”

和前面提到的模特等级分类标准一样,职业时装模特委员会给企业的指导价仅在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办的中国国际时装周这个特定舞台执行,对之外的商业演出没有约束。 但现实中,真正广义的市场中有自己的模特等级分类和收费标准。

那么其他商业演出上各类模特的出场费又是多少呢?拿车展来说,目前国内汽车模特大概分四个等级:A类车模日薪在10000至6000元,B类6000至 3000元,C类3000至2000元,D类2000元以下。 而对于A类与D类之间的个人条件的要求并不是很清晰,这主要是取决于展商的需要。

不同展览对模特的要求不同,价格也是五花八门。 记者在日前举行的PE摄影器材展览上采访了解到,参展企业支付给模特的报酬通常是500元-800元左右。 这些模特通常都是没有与经纪公司正式签约的非职业模特,与经纪公司只有代理关系。 他们多没有能力和机会走上时装T台,多以平面拍摄静态展示为主,经常参加摄影外拍活动和企业年会。 记者在现场遇到模特安丽,26岁的她开着一家服装店,入行10年,她告诉记者自己好的时候也就是每月能挣一万出头,在PE展一天只有500元,在北京车展外场一天的费用1100元。

而那些既没有签约也没有代理,甚至没有经纪人的社会模特就是人们俗称的野模,她们通常参加小型活动或者担任礼仪,一天收入也就200元。

趋势·江湖

超模时代终结

出场模特:王潇、刘旭、李宵雪、程怡嘉、张许超、马璟、游天翼、张抒扬、张丽娜、杨璐溪,登上2012秋冬纽约时装周。 可是大众对这些名字依然陌生,知名度甚至比不了三线演员。

中国对奢侈品的购买力,令全世界咋舌。 中国时尚界乘着中国经济的东风,国际T台上中国模特地位扶摇直上。 如今登入权威模特网站Models.com Top 50排行榜的中国模特已经有刘雯(6)、孙菲菲(14)、赵磊(14)、何穗(19)、秦舒培(29)、奚梦瑶(42)、王潇(47)、雎晓雯(50)占了整体十分之一的比例,并且几乎每周都有中国面孔登上New Face推荐板块。 这股中国模特热的确令人兴奋。 如今迅速崛起的中国奢侈品消费市场每年的业绩令人咋舌,中国模特就在自身素质提高和市场影响的双重推动力下,变成世界时尚舞台中最迅速成长的一股力量。 有人说,中国的超模时代已经到来,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截止到2011年,中国国际时装周产生了中国超级名模和中国名模共83位。 但遗憾的是,人们对超级模特的记忆依然停留在10年前甚至更早。 记者随机采访中发现,80后90后基本上说不出当红中国超级名模的名字,即便是从事这行的模特们也不能主动提及。 倒是年龄在30岁以上的中年男性还能提起胡兵、马艳丽、陈娟红、吕燕、瞿颖这些名模。  40岁开外的人则会说出年代更久远的彭莉、石凯等人。 彭莉是第一位获得国际奖项的中国模特,1988年她获得意大利米兰新面孔模特大赛十佳模特。 石凯是第一位被皮尔·卡丹带出国门,真正进入国际市场的中国名模。

和中国电影导演一样,中国模特的走红路线也是先去国际舞台赚奖杯后再回头在国内赚市场。 进入新世纪,中国模特走上四大时装周的T台早已经不再是遥远的梦想。 而今,更有一股中国模特风在四大时装周的T台上刮起:纽约时装周上296 次中国模特秀场出镜,Louis Vuitton 秀场上轰动一时的5位中国超模亮相、中国真正开始参与创造世界的时尚历史。 以2012秋冬纽约时装周为例,就有多达16位中国名模登台,可是大众对王潇、刘旭、李宵雪、程怡嘉、张许超、马璟、游天翼、张抒扬、张丽娜、杨璐溪这些名字依然陌生。 著名模特姜培琳曾经评价说:“一流模特知名度还不如二线歌手,甚至比不了三线演员。 ”

这就是残酷的现状,就像如今的中国电影市场早已经不是当年张艺谋《红高粱》“国外获个奖红透全中国”的时代了,即便是你走了四大国际时装周秀,走了阿玛尼的秀,成为所谓的中国超级名模也只是流星闪过,顶多获得的是圈内认可,20年前被定义的超模时代已经终结。

以往,超模大多是通过顶级模特大赛产生的,而今已然呈现多元化趋势,龙腾精英经纪公司负责人田晓龙以及业内人士均认为只有市场认可的超模才是真正的超模,“超模也好,名模也罢,现在市场认可最重要。 ”

上海火石文化经纪的创始人方华说,现在不能说出去一趟就是超级名模了,必须能够持续地拿到合约,能够在阿玛尼这些国际大牌秀中担任开场模特,能够拿到国际一线化妆品的代言合同。

作为见证中国模特业从无到有的张舰,在圈内被称为中国模特之父的他直言,不仅仅是中国,全球时尚圈的超级名模时代都已经结束,“你现在能提得起来的世界名模是谁?还是辛迪.克劳馥。 为什么?在那个时代,设计师们在庞大的时尚产业帝国中没有足够话语权和影响力,他们需要砸钱包装一两个超级模特来树立品牌形象,引导公众购买。 现在已经变了,是设计师和品牌自身占据主导了,超级模特决定一切只是曾经的错觉”。 事实上,国外的所谓超模时代早已结束,国内怎么可能逆潮流产生真正的超模呢?

揭秘·生态

时尚圈内民工

出场模特: 社会模特木木,迟到了1分钟,结果就被客户扣了300元,等于一天白干。

“干什么容易啊?外界只看到我们光鲜的一面了,我们吃盒饭、熬通宵、赶面试、遭白眼的时候谁见了?其实我们就是时尚圈的民工。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模特向记者大倒苦水。

社会模特木木告诉记者,有一次自己在珠宝展当了两天模特,第一天就迟到了1分钟,结果就被客户扣了300元,“等于一天白干,你说怎么办?迟到是我不对,可是他们面试的时候我们所有模特100多人足足等了品牌总监一个半小时呀!找谁说理去?”

一位曾经的大学生模特告诉记者,熬夜对模特而言根本不算个事,有时还要连轴转,“2010年时装周,有一次我在北京饭店参加完学校专场的彩排,已经凌晨 4点了,然后马上就得打车去798参加学校安排的另一场商业秀,要求我们早晨6点半到,其实那场秀晚上6点才开始,我们就带着妆熘熘儿地耗上一整天。 ”

相比时装走秀,做汽车模特是最辛苦的,每天从9点开始站半个小时,休息一个小时,节目表演安排各个厂家是不一样的,通常在上午演2到3场,下午演2场,每天的工作时间大约4个小时,别看站在汽车旁边好像很轻松的微笑,但实际保持微笑摆姿势是很难的,经常下台后脸部都僵硬了,因为怕妆花了,又不能用手揉,只能在后台做各种各样古怪的松弛动作,然后再保持微笑走到台前来,当结束一天的工作时,她们最想做的事就是迅速回家,好好地睡上一觉。

记者在北京车展采访期间,几次在模特休息室看到地上高跟鞋散落一地,模特们光着脚,趴在桌子上补觉。 此外,实际上模特背后付出的艰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就拿形体方面来说,男模特也要坚持力量训练来保持肌肉线条,女模特既要控制饮食又要不断锻炼,以此来减少脂肪,模特在舞台上的风光是背后无数的汗水所换来的,同龄人可以吃的巧克力、蛋糕和薯片这类零食对于模特来说是绝对的禁忌。

无休止的面试和连续不断被拒是对模特的另外一大折磨:就车展而言,半年前甚至10个月前,面试已经开始,经纪人姚兰说,有些厂商的面试要经过10轮之多,第一轮时有500人到最后只用15-20人,最惨的模特就是在倒数第二轮被刷下,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报酬。

男模李子豪说,自己一年365天最多有一半时间有活,这已经相当不错了。 多数模特不是去面试就是在去面试的路上。 模特木木说,自己最讨厌面试,“很多经纪人连客户的面都没见过,只是听说在哪有面试,就告诉我们来大活了,要求我们模特几点几点到,有几次我傻乎乎地去了,可是连门都没让进,这不是遛腿嘛,后来我连去都不去了。 宁可活少也不能被忽悠着乱跑。 ”

即使是有活,也不是“站一站,摆摆POSE”那么简单。 客户对模特还要进行培训,除了熟悉产品外还要“约法三章”。 富士中国消费产品事业本部市场运营部罗志刚介绍说,“PE影像器材展览上影友很多,有些人可能会近距离对着模特脸部或者其他敏感部位进行特写拍摄,我们要求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和观众发生冲突,我想这也是职业模特的基本素养吧。 ”

曝光·暗流

潜规则威胁多

出场模特: 孙小丽(化名),随着年龄增长,知道自己大红大紫的机会几乎没有,禁不住诱惑成为一名 “ 夜模 ” 。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当下的模特圈你会选择什么?“浮躁!”经纪人姚小姐这样对记者说。 在公众眼中的模特形象则是高傲,神秘,也有不少人一提起模特就会联想起娱乐圈盛行的潜规则。

说起潜规则,模特圈从业人员多数并不讳言,男模李子豪的女朋友也是模特,他说任何圈子都有阴暗的一面,模特圈更容易滋生潜规则而已。 他说自己不担心自己的女朋友遭遇潜规则威胁,因为有头脑的模特都会处理好。

与国外男模经常受骚扰不同,在国内女模特是潜规则最大的受害者。 前不久有模特曝光某电视台导演要求潜规则事件引起社会广泛谴责。 有些居心不良的人甚至连年仅18岁的小姑娘都不放过。 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表演与时尚传媒系主任肖彬说,即使我们的学生模特也经常遭遇这方面的困扰,曾经有大一女生哭着来找我诉苦, “老师,我太喜欢当模特,可我知道自己当不了名模,要想红就得有代价,我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当然也有个别模特不洁身自好,面对诱惑明知是谎言仍主动往火坑里跳。 张舰分析说,女孩子都岁数不大,可能昨天还是一个小城市的女孩子,一下子成了模特,用最好的化妆品,穿最漂亮的衣服,参加最奢华的聚会,很容易就迷失自己。 他痛惜地说,曾经有一个东北女模特,条件非常好,已经拿了全国大赛的冠军,原本有机会成为国际T台的大模,可就是没把握住自己,慢慢地就开始贪图享受,放弃追求,主动地跳下了火坑,最后跟着一老外瞎混把自己毁掉了。 “当时我特别痛心,真是拦都拦不住!”

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表演与时尚传媒系主任肖彬曾经对个别在校学生模特频繁去夜店参加派对很是担心,她曾经严肃地找过家长,电话里得到的回复却令她哭笑不得:“孩子已经过18岁了,都是成年人了,俺们家长都不管那么多,你们老师就别操那份心了!”

已经退出模特圈的陈丹丹曾经是一家小经纪公司的代理模特,她认为,演员想上戏也许直接和导演潜规则一次就可以,而模特想接广告,想红都不知道要和多少人潜规则才行,有的姐妹抱着幻想被忽悠,白白被人潜规则。 “当初经常有经纪人带话给我,说晚上走完秀一起去某某夜店参加个PARTY吧,"你要知道可是有谁谁谁在的,另外一个谁谁谁可是著名编导,可以直接捧红你的,去不去自己看着办吧!"”其实这只是一个借口或者说是谎言,更有甚者,有些经纪人会直接给模特报价,“说谁谁谁很欣赏你,想带你去海南旅游玩,就3天给一万块钱!”

现在有些条件一般的小野模经常半个月都接不到活,为了生存只好晚上去夜店、夜总会走夜场,这已不是业内的秘密了。 身高172厘米的孙小丽(化名)展过婚纱秀,有时私下接接小广告,月收入不过两三千。 随着年龄增长,知道自己大红大紫的机会几乎没有,禁不住诱惑成为一名“夜模 ”。 而走夜场就不得不面对潜规则。 面对金钱,许多模特难以抵御潜规则的诱惑在夜场走秀时,不经历潜规则很难赚更多的钱。
潜规则,太多的啦!有什么办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