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外交政策:在亚洲重焕青春的五个美国品牌


从花花公子到香脆甜甜圈,从别克到肯德基,五个在美国日渐衰落的品牌在亚洲市场又重获生机。 为什么呢? 多年来,在国内渐失青睐的美国摇滚明星已经冲向了亚洲更旷阔的绿草地,在那儿,他们能够恢复事业的生机,为仍然迷醉不已的大群粉丝演出。 (到谷歌上查查“big in Japan”这个词儿,你就会知道)

(big in Japan:直译为“在日本当老大”,意指在西方已失宠、之后在日本大获成功的演艺名人——译注)

现在,许多在美国运气不济的商品品牌也来到了远东,在那里他们再次把自己塑造成为人们不可或缺的奢侈品,这是他们在全球经济低迷余波未尽之时采取的一个策略。 在美国伊利诺伊的皮奥里亚它们也许玩不转了,但更值得一问的问题是:它们会在上海大卖吗?

(皮奥里亚(Peoria)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县伊利诺伊河畔,是伊利诺伊河沿岸最大的城市,也是皮奥里亚县的县治所在。 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2000年统计,皮奥里亚共有人口112,936,其中白人占69.29、非裔美国人占24.79%、亚裔美国人占2.33%。 由于皮奥里亚的人口结构与全美相类似,同时,其文化特点又很能代表美国中西部文化的主流,因此,皮奥里亚经常被当作企业新产品的试销市场和公共政策的试行点。 ——采自维基百科)

别克

这是生存至今资格最老的汽车品牌,困顿中的通用汽车公司的一个分支,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为退休人士和小城镇医生打造功能性豪华轿车。 但是2005年,在经过几年的销售惨淡之后,通用副主席Bob Lutz曾有名的将别克称为“毁掉的品牌”,曾流行过一种猜测,认为这家底特律汽车巨头要关灯熄火了。

然而,别克却被中国救了,到通用汽车公司在1998年再次启动在中国的销售时,中国已经对这款尊贵的汽车保持了近一个世纪的钟情。 据通用汽车说,民族主义英雄孙中山曾拥有过这样一辆汽车,而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的两辆别克在1924年曾是第一次进入紫禁城的汽车。 周恩来的别克,当时有报道说,是在共产党当政后从这位皇帝那“得来”的,是这位已故总理的所有物中的翘楚。 今天,别克在中国是领先的豪华汽车品牌之一,对那些年轻、正在崛起的有车族商业精英来说,它是地位的象征。 2010年别克在大陆售出了超过55万辆汽车,这是它在美国销售量的至少三倍。

帕布斯特蓝带

这一总部位于伊利诺伊州的啤酒对品牌再造并不陌生。 几十年来它一直是美国中西部上层社会在体育馆和跳水运动吧里的主打饮料。 但是2000年代初,这款啤酒被东海岸爱赶时髦的人不合适地拿去了,他们擅作主张的为它贴上了劳动阶层的标签。 但是帕布斯特蓝带在中国最近的行动还要更出奇。

忘记一美元的听装吧:在中国,这种啤酒叫作“帕布斯特蓝带1844”,每瓶要价300元,或相当46美元。 广告里说,它是“世界名酒”,与苏格兰威士忌和法国白兰地齐名。 公平的说,这不是你在威廉斯堡*看到的那种低级啤酒:在木质的酒桶里存放出年头,用形状优雅的酒瓶出售,这种啤酒是用来盛在长形香槟杯里细细品尝的。 但是中国的蓝带啤酒粉丝肯定是没看过电影《老爷车》,在里面,脾气暴躁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吞下几罐蓝带之后对他的亚洲邻居咆哮出贬义词。

(美国威廉斯堡:是美国的一座著名历史名城和旅游胜地。 ——译注)

肯德基

这个快餐巨头的美国授权分店通常可以在乏味的停车场商业区找到,在那里,他们端出一桶桶油腻的安慰食品,富含着淀粉,引发着你的内疚。 然而在亚洲,肯德基代表的东西是非常不同的。 对于新兴经济体如越南这样的国家而言,肯德基餐馆是富足的预兆:在那里,它常常是第一个建起分店的国际连锁,它传递出的信号是,一个国家已经发展到了全球消费者阶段。

(安慰食品:富含糖,淀粉等等,容易让人联想起童年、家乡的温暖等等,对心理具有安慰作用,故称——译注)

曾遭战火破坏的柬埔寨是肯德基要夺取的最后阵地之一,这里肯德基餐馆中的丝绸灯罩、摩登派家具和等离子电视让人感到一种精品店般的优雅,而不是快餐店的实用风格。 一份15块的鸡肉价格16.50美元,差不多是这里人均日收入的10倍。 这种价格的意义在于它的高端:这个国家为数极少的新兴中产阶级光顾肯德基既是为见世面也是为让人见自己,在肯德基外的停车场地,多数日子都挤满了雷克萨斯和路虎揽胜。

花花公子

像大部分美国媒体一样,这家总部在芝加哥的男性杂志虽然过去很有名,但近年来一直看到读者群和广告销售在稳定的下滑。 5年前它进军亚洲的短暂尝试没给出什么前途——有所收敛的印尼版《花花公子》(现在已停刊)的主编2010年在监狱里呆了差不多一年,因为他违反了穆斯林为主国家的礼仪法。 (很明显,印尼人因为这些法规也不会去读它)

但这家公司从此也放低了在这块大陆做出版生意的重要性,重新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奢侈生活品牌,现在它更为人熟知的是高端服装而不是服装的缺席。 “花花公子”的中国粉丝大部分并不知晓休·海夫纳留给美国的东西,但他们却在遍布亚洲的购物中心里抢购带有兔子头标志的衬衫、手提包和腰带。 这些人中许多是年轻女性,她们说觉得这个标志很可爱。 (这无伤乎2011年是中国的兔年。 )在亚洲“我们更多是一个时装品牌,”CEO斯科特·弗兰德斯对记者说。 “我们更像路易·威登。 ”

(休·海夫纳,1926年生于美国芝加哥。 27岁时,他向亲友借了8000美元,花500买下梦露半裸照的版权,创办起了《花花公子》 ,这本创刊号一出版就创造了销售5万多册的奇迹。 整个美国都在为这本前所未见的以女性裸体为主、谈性、谈爱、谈生活品位、谈如何休闲的男性杂志而激动。 60年代,美国青少年的口号是:“长大后要像海夫纳一样享乐”——译注)

香脆甜甜圈

这家炸甜圈连锁在美国的分店经过连续七年亏本后,终于在去年挣扎着恢复了稍微盈利,即便如此,香脆甜甜圈从没停止把未来的赌注押到海外。 从2008到2011年,它的海外门店增开了一倍,从大约200家达到超过400家;而从它在泰国的首店所受的欢迎来看,这家公司为什么选择海外路线也就很清楚了。

当香脆甜甜圈2010年在曼谷开业的时候,场面接近疯狂。 第一天,几百名顾客排队等待了将近27个小时,队伍延伸了有四分之一英里长。 顾客被限制一次只能购买一盒甜甜圈,整个过程还有一队密集的安全警卫监督。 这家店的位置在金碧辉煌的“暹罗典范购物中心”里,这也是法拉利代理商和马克·雅可布时尚专卖店的大本营,这更增加了香脆甜甜圈在爱认名牌的泰国人心中的那种高端吸引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