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韩寒、郭敬明都是“男色经济”的独特产物


  有人说,作家韩寒、郭敬明的成功,系运用“男色经济”之道的产物。 或许有一定的道理,韩寒是俊哥,基本上没有什么争议,虽然方舟子一度质疑了他的身高,但韩寒的一米七零上下的身高本身并不重要,艺人大都爱“拔高”自己,尽量去塑造完美形象,情有可原,无非是为了取悦观众(受众)。 而郭敬明,他瘦,他矮,他的面相有点丑,他竟然亦被“男色”的相当成功,可见其运作团队确非等闲之流。

  韩寒、郭敬明已不是纯粹的、传统意义上的作家,但他们又确确实实是有重大影响力的当代青年作家。 他们二位的成功,具有标杆意义。

  传统作家,其创作,是个体的、相对独立,韩郭的创作,除了自身的天分,还有团队化、公司化运作,显然,公司经济与个体经济竟争,其优势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可能存在一些争议,例如,一部作品,若是团队创作、个人署名,其权利与责任该如何界定?是否属欺诈行为?这可能需要《著作权法》作出明确的、细化的规定)。

  这里有一个共识,像学院中文系,是培养研究型的学人,而作家这种创作型的人才,靠大学是培养不出来的。 由此可见,作家是具有某种天才性的,文学创作,天然属于比较个体的、独立的行为。 不过,由几个(一群)天才来共同完成一部作品,或几个天才各创作一部(多部),署一个笔名(实名),有意的去打造某个“署名”,而形成某作家品牌,这种现象将会更频繁的出现。

  不管是纯个人署名,还是团队创作、个人署名,其运作的团队化、公司化,或是未来文学的发展方向。

  亦是说,未来的文学发展,作家既要重创作,更需要重经营,其核心在于“著名品牌”的打造。 我们知道,自古以来就有“文无达诂”之说,就文本本身,很难分出高下,或者说,随着评价标准的变化,作家的地位亦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被调整。 虽然作家会因时代而被重视或被有所忽视,但再怎么变,第一流的作家不可能被调到三流,三流的作家亦不会被提升到一流。

  那么,同一时代,同是一流的作家,可能数量比较可观,因文无达诂故而难分高下,如果有公司去运作、去打造、去包装,形成著名品牌,而产生的品牌效应,比如读者群(粉丝)的惊人数量,号召力、影响力将会远超一个纯粹作家本应拥有的社会能量,其创造的经济效益亦是同时代、同级别作家难以望其项背的。

  我们知道,品牌的形成必经“三度境界”。 哪三度?知名度、认知度、美誉度。 这品牌三度之论,与王国维的“三种境界”之说,亦相当合符。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上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此第一境也。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此第二境也。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此第三境也。

  韩寒因参加“新概念作文”获奖,被央视这一超级传媒及相关媒体的推介,从而一夜成名,韩寒的名字迅速传播,广为人知,很快就确立其“知名度”。 韩寒的“反教育体制形象”并不重要,重要是成为推广其知名度的一个说辞。

  接下来就是“认知度”问题,就是深入了解韩寒这一“知名品牌”所不可或缺的必要过程,对于品牌树立者来说,其成败、能否形成“美誉度”,就看这一环节了。

  韩寒凭借“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证明了他的才力在同龄少年作家中是最优秀的,肯定了他的“天分”,这十分重要。 当然,一篇新概念作文还远远不够,毕竟有其“应试”的成分,有一定的偶然性。 于是,长篇小说《三重门》出版了,以其超乎同龄人的成熟度,引起文界的侧目,从而肯定了他“作家”的身分。 随着韩寒的自然成长,从“少年作家”长大为“青年作家”,接连出版的几本散文类书籍,诸如《毒》、《零下一度》、《通稿2003》、《就这么漂来漂去》,并没有过人之处,写得其他几本小说,亦再无甚反响,这显然会影响到他的美誉度,有可能出现品牌危机,问题是比较严重的。 居然小说创作难以突破,就必须“创新产品”,进行“生产转型”,于是杂文写作,亦即时评政论杂谈文章逐渐引起了读者的关注。 相对于纯文学创作,时评杂论是比较好做的,只要抓住社会关注的热点,迎合社会心理,并略有创见,便很容易得到读者的共鸣而为之叫好。 更重要的是,杂论创作更适合团队来施展拳脚。

  严格而言,杂文如“狗肉”,上不了宴席,杂文作者,是不那么容易被人承认为“作家”的。 令人惊讶的是,这不但不影响韩寒品牌的打造,反而为之加分不少,我们能够发现,韩寒真正的口碑居然是由杂论树立的!

  当深圳的高级官员公开称赞韩寒、视韩寒为青年楷模的时候;当韩寒于2010年4月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的时候,我们知道,韩寒品牌的美誉度初步形成了。
  知名品牌的打造需要反复的锤炼,不是那么简单的,亦没那么容易就能够成功的。 2011年12月23日至26日,韩寒连发《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博文,简称“韩三篇”,引发网络论战。 我上面说了,杂论上不了大雅之堂,而“韩三篇”的问世,显然显示韩寒试图有所突破,若突破成功,受读者广泛好评,则无疑是对其品牌品质的巨大提升。 因为韩三篇涉及的题材内容非同小可,它将体现的是一个作者的理论水平、体制建设水平以及精神境界水平。 如果能够成功,韩寒将由小说家、杂文家向理论家、青年精神领袖转型与提升。

  可是,韩三篇诱发的网络论战,其间主要表现为方韩论战,对韩寒这一品牌的破坏力是重大的,是不是致命的,尚有待观察。 方韩论战期间,我曾在网上某讨论帖后跟帖说:韩寒扮“民意代表”,装“精神领袖”,没多少人会去理睬,但为什么要去代言产品呢?代言费不是那么好挣的!亦是说,他们背后有资本力量在角斗,这是我当时的猜度。

  韩寒品牌的打造过程,依靠团队来运作,显然有一个必须解决的现实问题,亦即首先要养活团队。 韩寒是以文学作品作为其主打产品,并涉足其他领域,目前来看,作品是打造“韩寒品牌”的主要手段。 而在网络时代,纯粹靠稿酬版税恐怕很难养活团队,至于打造品牌所必须投入的成本、经费,亦是相当可观甚至巨大的,所以,背后若无实力雄厚的资本力量来支撑,其成功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当下的代言市场,基本由娱乐明星垄断,其他各界的专家名人,几无涉足代言市场,这种现象相当有意思,值得研究。



  韩寒以文学创作者身分而树立起口碑品牌,而又像娱乐明星那样涉足广告代言市场,堪称个例。 而广告代言市场竟争是十分激烈的,甚至相当残酷。 众所周知,国嘴赵忠祥之所以身陷绯闻案,搞得差点身败名裂,其深层原因是什么呢?有心人其实都看得十分清楚,赵国嘴曾经长期是电视广告的红人,不知令多少人为之眼馋啊!可是大家都很难扳倒赵忠祥,直至他被绯闻案搞下台。 ——不知是哪个高人在背后出的这个鬼主意呢?同样,侯二哥亦非被假药撂倒,只因拍了太多的广告。

  目前,韩寒几乎陷入危境,韩寒品牌不无倒下的危险。 韩寒以“标新立异”成名,如果欲寻求突破,还应往“标新立异”方面努力,但走“反体制”的道路,那是切不可行的,目前来看,他与他的团队不具有那么坚实的功底。 至于韩寒究竟能走多远,要看他和团队的力量能否获得突破性的提升。


  二十几年前,作家的风光是在娱乐明星之上的。 而今,诗人作家的大众影响力根本无法与娱乐明星相提并论。 究其原因,是多媒体的出现与繁荣,而纯文学作家,内中不少,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却固执地坚守平面媒体,我认为他们严重的与时代脱节、而被时势淘汰是必然的。

  网络论坛的普及,人人都有可能成为诗人作家,在平面媒体时代,一个人要想当作家,若无圈内人提携推荐,那是相当困难的,有限的纸质媒介根本与庞大的创作队伍不相适应,从而纸媒常常成为稀缺资源而为小群体、小圈子所垄断,此种情况依然存在,只是网络多媒体的出现,为更多的人提供了更多成功的机会,尤其是那些缺乏人脉资源而有才华的人。

  娱乐明星,尤其是影视歌三者,大体上是“三分卖艺、七分卖色”,或许是受娱乐界的启发,曾经一度,纸质媒介的“美男作家”、“美女作家”纷纷露脸,但几乎没有成功者,直至韩寒郭敬明的出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