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西班牙被捕华商高平,或因私藏现金600万欧元?


一周后,高平一案的事态有了微妙变化。

  上周末,西班牙官方人士在向当地媒体提及高平时,不再称其为“黑帮头目”,也不再称他的手下为“黑帮组织”,而代之以“有组织犯罪。

  此前,西班牙警方在10月16日突击查抄高平经营的马德里国贸城时,正是以涉嫌“黑帮组织”、“黑帮头目”等罪名逮捕了高平等近百名华商,并从国贸城的保险柜里抄走了600万欧元。 当地媒体据此爆炒“华人黑帮洗钱大案”,令西班牙华商处境艰难。

  “西班牙媒体当时用了MAFIA的字眼,这个词被翻译成‘黑帮’、‘黑社会’。 这会让人联想到意大利西西里的黑手党,这就把案情渲染得很严重,但并不准确。 ”华人律师季奕鸿解释说,“官方现在表述为‘有组织犯罪’比较恰当,是降低了调子,因为根据西班牙法律,3个人以上犯罪就可被定义成有组织犯罪。 ”

  与此同时,当地华商团体的口风也有变化。 “这不是一起排华事件。 ”数名受访的西班牙华商界人士均向本报表示。

  而在一周前,马德里国贸城的华商曾就高平一案游行示威,抗议“排华”。

  但事件对华人商界带来的震动显然不会很快平复。 西班牙欧华网总裁王绍基介绍说,目前此案半数以上被捕华商已被保释,但高平等24人不能保释,因为他们被指控洗钱,偷税,团伙犯罪等13项罪名。

  受此案牵连被捕的马德里南部城市Fuenlabrada的政府官员Jose Borras Hernandez本周一宣布辞职。 他已因涉嫌收受华商贿赂而在负责审理此案的大法官面前录取口供。 “这是西班牙华商近年遭遇的最重大打击。 ”与高平相识十多年、曾担任西班牙华商会会长的吴先生10月29日对本报感叹说,“这是高平本人的个性导致,也和华商的传统贸易模式有关。 ”

  前世今生:18岁闯欧洲的“愤青”

  在事件发生半个月后,有关高平个人的公开信息仍然不多。 只有从与他相识的华商嘴里,才能探知一二。 高平1972年出生于浙江省青田县东源镇一个教师家庭。 18岁那年到西班牙创业。 先是在阿姨的餐厅当厨师,随后自己创办快餐店,曾有过十几辆送餐车。

  后来,他转营法国品牌箱包代理。 1995年全家移居西班牙后,他开始从事商品贸易,从义乌小商品城采购货品在西班牙销售,并担任西班牙金城皮件有限公司及西班牙亚纺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 在西班牙,华商大致分为两大派系:温商与青商。 温商来自温州,青商来自青田。 但在许多场合,青商也自称为温州人。

  来自温州的吴先生比青商高平大十几岁,两人是相熟的好友。 吴比高来得早,全家定居西班牙已有30来年。 “刚过来时,他比较单纯,人很率性,血气方刚,有点‘愤青’。 ”在吴先生眼里,高平“外表温文尔雅,内里张扬激进”,办事高调,与老一辈旅西华侨相比显得无所顾忌,也不大懂得自我保护。

  高平喜欢在各种公众场合直言不讳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尤其是那些官员和大人物集中的场合。 关于这一点,高平的其他朋友也有着和吴先生类似的观感。 “小时候他不大爱说话,很腼腆,跟女生搭讪一句都会脸红的。 但出国几年回来后像完全换了个人,说话口若悬河,看上去自信而率真。 ”高平的一位早年的高中同学描述说。

  就这样,高平很快成为一位公认的社会活动家,活跃在西班牙的商界、政界、文艺界。

  不过,真正让高平打入西班牙主流社会的,是他在2004年6月25日当选西班牙华人企业联合会(简称西华联)第二届主席团执行主席。 西华联是以富恩拉夫拉达工业区的华商为主体成立的西班牙第一个华人企业社团,成立之初有180多家会员。 正是在积极的社会活动中,高平的人脉整合强项开始显山露水。 他的游说与行动能力令他脱颖而出。 2000年,以高平等7位新生代的旅西华侨为核心,一批志趣相投的华商被召集起来,并根据各人的经济实力入股,联合组建了马德里国贸城。

  在高平领导下,国贸城从单一的皮件和服装批发拓展到百货商品批发,从零售店、批发店发展到贸易集团和配货中心,突破了海外青田人传统的经营模式,并与众多华商团体之外的其他族群商业团体、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 马德里国贸城做成功后,以其为总部,在意大利罗马、中国的北京、广州、杭州、义乌等地开设了分部。 后来,国贸城总部升级为欧洲国贸城集团。 国贸城系统内包括有西班牙国贸城集团、意大利国贸城集团、中国杭州伊比利亚留学生创业园、中国义乌凯美特日用百货包装公司,原在广州、义乌的采购中心则升格为分公司。

  目前国贸城在富恩拉夫拉达就有3万多平方米的货物存储仓库,单在义乌就有多达200人的进货团队。 今年8月,高平还曾衣锦还乡,在青田创办青田国贸城有限公司。 高平的贸易架构铺向全球,涉及包装加工、大宗采购、商品批发、零售连锁等环节,经营商品超过10000多个品种,除常年为西班牙、意大利的9000余家固定客户供货外,批发销售范围还远及欧盟、非洲和南美的多个国家。 2011年年度销售额达到2亿欧元。

  国贸城集团又开始跨界投资,把吸金链条伸向文化产业和当代艺术品领域,旗下拥有伊比利亚(北京)当代艺术中心,《艺术与投资》中文杂志,《ARI IN CHINA》英文、西班牙文双语杂志,两家画廊与一家艺术品拍卖公司。

  高平的目标是,未来让国贸城在伦敦交易所上市。

  以高平等7人为核心的这个投资圈越玩越大。 在国贸城之外,又投资开设了10多家超大面积的百货超市,数年下来,在马德里的这些连锁超市发展到数百家。 在合伙人的眼里,高平为人讲义气,行事大气,国贸城成立后生意红火,获利丰厚,而身为董事长的高平本人的股份却仅占6%。 正因为此,聚集到他身边的资本和人才越来越多。

  成功后的高平头顶各种光环,被西班牙媒体誉为“股东大王”、“创造老板”。 2007年作为华商代表随同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访华,让他风光十足。 2008年,高平当选为浙江省政协委员。 他也频频以各种大手笔主动地出现在媒体的聚光灯下。 2007年和2008年,他成为西班牙马德里市FUENLABRADA足球俱乐部的首席赞助商,被当地主流媒体大加报道。

  高平还有多项引人注目的慈善举动,比如由他个人出资买了几套别墅,供当地一些低收入的社会底层人士免费居住。

  据多名受访的当地华商说,高平家人还有“炫富”举动。 这种种作为,都颠覆了西班牙人眼中华商的谨慎、勤俭、低调的传统形象。 在这老一辈华商眼里,这并不是好事。 “在一些团拜活动中碰到,我们有时会劝说他,要适当懂得自保。 ”西班牙华商领袖钟先生回忆说,“高平锋芒太露,在一些有西班牙高级官员参加的场合,他说话也直来直去,让人为他捏把汗。 ”“树大招风,你高调也没有关系,但必须让自己在西班牙法律面前滴水不漏,不被抓到任何把柄,但你做得到吗?”

  神秘抱团:能量巨大的“7子投资圈”

  现金招祸:家中的600万欧元

  目前还不清楚高平等人被指控涉嫌洗钱罪的具体缘由。 但马德里华商圈的人们普遍认为,这可能和私藏大量现金有关。 在10月16日的突袭行动中,警方从马德里国贸城就查抄了600万欧元现金。 在高平家中,搜索犬甚至搜出了埋在地下的保险箱。 “西班牙法律规定,在西班牙境内,每人身上最多可携带10万欧元现金,从西班牙出境最多可携带1万欧元现金,超过就要申报。 ”马德里华人律师季奕鸿介绍说。

  而高平在西班牙有500多家连锁超市,它们会在周日到国贸城进货,以这些超市每家每天1万欧元交易额计,500多家一天就是500万欧元。 高平为此在家中备有600万欧元现金,以华人传统来看,实属正常。 但这一额度的现金交易已触犯西班牙的货币管制条例。 “在西班牙,一般情况下,一家企业每天现金交易额不能超过3000欧元,否则得报批备案。 ”一名在西班牙经商30多年的许姓华商介绍说,很明显,以国贸城的贸易规模,这个额度远远不够用。

  据接近高平的华商透露,事实上,高平家属之前就因现金问题被查过两次,一次是在两年前,高平一位亲属携带60万欧元现金回国,在机场被查获。 “这诸多因素使得警方将高平纳入监控的视野。 ”

  “在人屋檐下,就得守人家的法律。 ”吴先生说,“华人都有爱随身携带大量现金做生意的传统习惯,这在我们自己人看来没什么,平时不出事时也没什么,但一旦别人盯上你,搬出法律来‘整’你时,你又能说什么?”至于案发之初高平等人被西班牙警方和媒体称为“黑帮组织”,在吴先生看来,这可能是中西文化差异造成的误读。

  华人社会尤其是浙江商人的人文特色就是爱“抱团”, 人抱团,资本也抱团。 比如高平他们7个人,还有一帮他们投资圈里的人,平常称兄道弟,一同出入各种场合。 这群人今天到这个酒店聚餐,明天又到那个特色餐馆聚头,一餐下来,往往花掉数千欧元。

  “一群人聚集,在吃喝休闲的轻松气氛中创设人脉,沟通合作的方式,是中国人特色的生活文化,这在人际关系相对疏远的西方人看来往往感觉异类,引起误会,尤其是当你已被警方注意时,就很容易把你这群人和‘黑帮团伙’联想起来了。 ”言及此,吴先生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在人屋檐下,就得守人家的法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