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亚马逊中国借牌照运营Kindle书店合法吗?


12月13日上午,亚马逊中国网站悄然上线了中国版Kindle书店,页面显示,该商店由具有在线出版牌照的中文在线公司运营。 这很可能是Kindle阅读器硬件即将入华的信号。 正当中国用户期盼之际,12月14日即有媒体报道称,Kindle书店可能因违规被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叫停:“新闻出版总署科技与数字出版司数字出版处处长王强今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亚马逊kindle商店借牌运营违反规定。 ” 报道还称:新闻出版总署已经向亚马逊中国、中文在线进行询问调查,但还未有具体调查结果。

显然,该公司企图通过与中文在线公司合作解决牌照问题。
今天笔者想和大家探讨和电子书经营许可涉及的法律问题。

一、经营电子书需要什么牌照?

涉及电子书资质问题的主要是新闻出版总署的部门规章。 可能因为技术发展快,法规跟不上,与电子书最直接相关的是一个连部门规章都算不上的法律文件,名称为:《新闻出版总署关于发展电子书产业的意见》根据第14条,亚马逊经营的电子书业务涉及电子书的编辑和发行和销售,应当取得电子出版物出版、发行和互联网出版三项许可。

在电子书之前,网络游戏产业也曾面临网上发行游戏客户端的牌照问题。 当时,网络游戏企业有两种方式获得网络游戏的经营许可,有互联网出版资质的网游企业可以直接以企业的名义直接把游戏交版署审批;没有出版资质的企业可以通过电子音像出版社提交游戏到版署审批并获得游戏的电子出版物版号。 但电子书出版和网络游戏出版不同的是,一个网络游戏企业最多运营几十款游戏,还可以通过出版社拿版号,费用不会太高。 但电子书的发行涉及成千上万本书,如果没有互联网出版资质都通过出版社拿版号进行经营,赚来的钱都给出版社也不一定够。

二、亚马逊中国为什么不直接申请牌照?

亚马逊中国能不能直接申请互联网出版的牌照?答案是否定的,亚马逊中国的股东是美国亚马逊公司,因此其属于外资企业,根据商务部《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的规定,音像制品和电子出版物的出版制作业务属于禁止外商进入的领域,因此亚马逊中国单独申请牌照的路是走不通的。

三、亚马逊和中文在线合作有什么问题?

根据亚马逊网站电子书页面下方信息显示:“Kindle电子书店由中文在线提供运营支持,新出网证(京)字045号。 ”中文在线是有牌照的企业,显然,亚马逊中国拟通过与有照企业合作的方式解决牌照问题。 但笔者个人认为,按其目前的操作方式,存在瑕疵。 就笔者使用的情况看,Kindle电子书店的从域名、服务器空间、阅读软件到购买电子书的支付,使用的都是亚马逊中国的服务,基本与中文在线无关,运营体现在哪里?因此,版署官员说此次亚马逊中国借牌运营违反规定的说法显然并非全无依据。

最后,半个月前,中国的民营企业小米公司退出了一款机顶盒产品——小米盒子,被广电总局叫停,笔者为此写过两篇批评广电总局监管的文章。 此次,外资巨头亚马逊公司又在在线出版领域遇到了麻烦。 而小米盒子和Kindle电子书店代表的是科技和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 它们相继遭遇行政监管困扰,反映的不是它们的超前,而是我国行政管制的落伍,而且,根据现行的体制,企业没法对这些不合理的监管措施进行司法救济,提起行政诉讼。 这种情况存在的风险是,政府通过监管扼杀高科技新产品的同时,也会让我们的科技和文化发展大大落伍于世界先进国家。
最近这段时间,关于kindle入华的新闻就像过山车一样扣人心弦。 先是亚马逊中国官方推出入华放风稿,后来又传来云服务难以进入的消息,话音未落,Kindle Store借中文在线之道陡然落地,再联系到kindle硬件已获信息产业部许可的情况,看来,kindle的入华之日确实可期了。 但,问题在于,Amazon中国这个时机真的选对了吗?这个策略真的做对了吗?恐怕——没那么简单。

通过合作运营拿牌照

首先我们先来看看和中文在线合作运营的策略吧。 相信大多数业内人士都会看到,“合作运营”不过是一个障眼法,本质上还是在于牌照许可。 在这件事上,Amazon可以说和国家主管部门玩了个小聪明,但真的够聪明吗?我们如果在百度一下“amazon+战略合作”的关键词就会发现,Amazon的战略合作从来都在产品、内容等业务环节或支付、土地等刚性需求环节,关键环节与他人合作太不符合amazon这家公司的个性了。 固然中文在线也是数字出版行业一家优秀而稳定的企业,但运营这一核心要素不能独立管理,无疑增加了长远策略推进的未定因素。 同时,此举等于向所有人宣告,Kindle入华的主要阻力来自于牌照。 这——就有失公允了。

国家主管部门真的铁定不许Kindle入华吗?其实,从目前国家这两年对数字阅读的扶植与推动力度来看,主管部门在下很大的工夫致力于产业链的健康发展,相关的配套法规、设施也在逐步完善当中。 Kindle——作为国际领先企业,如果在行业发展不明的时候贸然引入,很有可能对本来非常脆弱的中国数字阅读产业链造成混乱与失衡。 在美国,六大出版商联合与amazon对抗尚落下风,更不消说分散弱小的中国出版商了,主管部门的持重是负责任的态度。 但是,未来在相关配套与制约措施完善的情况下,主管部门也一定会乐见Kindle为中国数字阅读带来国际化的规范、标准与经验。

既然如此,Kindle又何必耍这个小聪明呢?那下一个问题就出来了,急的必要性有多大?

数字阅读爆发点未到

就在今天上午,我作为嘉宾参加了关于iPad mini的访谈,主持人问道 :iPad Mini既然如此适合于阅读,能否改变中国数字阅读的现状呢?我的回答是,一定会改善,但谈不到改变,因为中国数字阅读的主要矛盾与阅读无关。 一方面,数字阅读是移动互联的分支,目前虽然移动互联终端销量已经远远超过了PC,但移动商务只占互联网商务规模3%不到,用户不会或者不习惯利用移动互联终端买东西;另一方面,国内用户内容付费习惯更需要很长时间的适应期,盗版的冲击也不容小视,那么你做为内容平台商,至少你提供的内容产品要超过盗版的品质才会有人买吧。 “移动互联支付习惯”与“内容付费习惯”这两座大山,要想移开非一朝一夕可为,也不是一家公司就能做到的,无论它多大。 中国数字阅读的爆发点远远没有到来,今天这个时间节点实在没有太多抢的必要。

Kindle中文版产品太粗糙!

Kindle的急躁还明显体现在中文版的产品上,电子书制作粗糙、客户端Bug多多,操作也非常繁琐,对用户体验考虑得很少。 更要命的是,它将图书的比价机制引入电子书,与中国市场各电子书平台比较制定最低价格,全然不顾出版商感受。 它似乎忘记了,电子书根本上,是一种服务,用户买的是一种感受。 做为Kindle的铁杆用户,我曾经无数次设想过Kindle入华时的情景,想象中该是如何的光芒万丈、精彩纷呈。 而在Kindle Store上线的第一天,我看到了价格战,看到了对图书的敷衍塞责,对用户体验的漠视。 爱之也深,痛之也切,不禁还要问一句——Kindle,你到底在急什么?
Kindle离成功入华或许还有一光年

Kindle商店已在亚马逊中国上架,以下是我作为数字出版从业者的几点看法:

1. 被期望是一种负担。 作为电子书领域全球最知名的成功者,Kindle的入华聚焦了太多从业者的关注与期望,以至于它一种符合大众期望的亮相方式:刘强东式,一出场就豪言壮语要占领市场,干掉中移动……其实,亚马逊能保持自己一贯风格与节奏低调登场的背后是对实力的自信与良好的心态。 当然这样的“自我”,自然难以获得其他从业者的理解,是以多看的胡总忍不住发问:Kindle,你到底在急什么?

其实急不是kindle,而的是我们。 Kindle入华一事,在现阶段无论是高兴或是失望都为时过早。

2.这是一个开始,但离成功入华或许还有一光年。 Kindle与移动阅读基地争市场,海外图书内容与版权审查制度犯忌讳,云存储技术涉及联通业务,Kindle入华的阻力从来都是政府,而不是市场。 Kindle入华的上一个利好消息是kindle硬件已获信息产业部许可,但如今的借中文在线牌照上线及版权署随即发布的“借牌照运营属违反规定行为”声明都在说明:其要成功入华的阻力远比想象的大。

3.业界很震惊,体验无亮点。 Kindle被众多从业者期待的原因,归根到底是其Kindle硬件优良的用户体验可平滑的将纸书用户转化过来。 而今次kindle商店的上线却基本打破了这种期望,虽然一出手就是全产品线,手机/平板/TOUCH都有,但客户端质量不高,且连体验较好的IPAD客户端也是无甚亮点。 而最致命的是,一个残酷的真相被揭露了出来:面对出版社提供的海量质量参差不齐的源文件,kindle的体验也不能化腐朽为神奇。

断章,缺页,符号错乱,缺少图表……这些一一都无可避免。

4. 算盘打得好,但未必打得响。 在Kindle上线前半年的筹备期中,Kindle给予每一个版权合作方的感受都是与众不同,处处体现出国际大公司的办事风范:复杂而严谨的收益计算公式;通过不同的分成比例(出版商自生产可多享受5%的分成)把书籍生产的工作交回给出版社;商家自行管理商品上下架,可实时查询销售的数据后台;重点书籍不给予保底,只能置换重要的推广资源……这一切都是其在美国获得巨大成功的实战经验,但这一切也都建立Kindle在中国能给予出版商充足收益的前提之下。

如上所说,如何处理海量的低质量源文件,是Kindle面临的一大体验难题,内容体验如此,收益又能走的有多远呢?而一本Mobi电子书的加工成本是EPUB文件的数倍,一本稍微复杂的图书的制作费用就可高达千元以上。 Mobi单本如此昂贵的制作成本仅对应5%的分成,没有巨大的收益支撑,如意算盘立即落空。

难以解决的体验问题,巨大的生产包袱,供应商逐渐失去的信心,这三者的恶性循环就足以把这个国际巨头拖入泥潭。

5.依然没有学会如何在中国生存。 让Kindle暴露出该问题的事件有二:一是明知道自己树大招风,业务多涉及官府利益,依然在与出版方签订的合同中的商品定价条款中不依不饶,强调要享有与中移动一样的同等权益。 二是其在电子书定价逻辑上,全球统一定价政策与实际的中国市场行情发生短路,以致于落实到执行上:不同地区的不同接口人给到出版社的价格建议都无法一致,有的嫌5折太贱,有的又嫌2折太贵了……造成了其线上同期同档位的书籍定价差异2-3倍的情况非常普遍。

6.刘翔再快,也是跑步的。 在电子书的售卖上,电商只做两件事:一事做基础运营,做类目结构,做数据推荐……无外乎是帮助永远购买他想买的东西;要么做营销,做活动,以气氛刺激用户购买他们不需要的东西。 Kindle擅长做前者,而不屑于做后者,这是正确的,但却未必是目前国内的版权供应商希望看到的事情。 一旦有中国区域日常销售冷淡的状况发生,以其国际大公司严谨的财务作风,远望全球而不正视中国特色的决策层视野,都决定了其在此方面的忍耐力远胜于一众合作出版方们。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