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在美国传销队伍里的那些日子里 (长篇连载)


(一)

八十年代后期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我背着个包儿拉着个箱子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从中国北京飞到了美国的洛杉矶然后从洛杉矶飞到芝加哥然后要从芝加哥飞到俄亥俄的一个小城市上学这一路的飞机可把我给颠簸惨了飞的时间长不说来回倒飞机换飞机不说还人地两生举目无亲那一路可真是苦不堪言呀。

终于到达目的地了,笑眯眯的教授把我从机场接到了学校,哇,美国真是天堂呀,蓝天白云绿草如茵苹果落一地都没有人哄抢家家有汽车彩电地毯电话微波炉什么的哪儿哪儿的都好。 每个人刚刚来到美国之后都感到新奇,我也一样感觉特新鲜。 这些咱先不说。

上学以后同学里有位家在克利夫兰的同学阿喸是个有德国血统的老美,阿喸有幻想有理想信上帝家庭背景挺好就是自己穷点儿每个周末要回到克利夫兰给自己当外科医生的老爹打工挣每小时6美元的薪水来养活自己。

阿喸人很好对谁都很奈斯对我这个来着远方的中国阿牛也很奈斯经常和我唠家常说故事访古什么的不久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有一天,他神神秘秘的对我说带我去听一个讲座:据他说是一次百年不遇的讲座。

专门穿了西装打了领带蹬了皮鞋去听讲座:是做矮母威做的挺成功的一对夫妇来讲他们的成功经验那两口子是相当地会忽悠把下面几十位听众忽悠得嗷嗷直叫:“We went to Hawaii, (掌声口哨声尖叫声)again, (掌声口哨声尖叫声)Yeah! (掌声口哨声尖叫声)Two weeks vacation, (掌声口哨声尖叫声)Oh yeah, that was wonderful, (掌声口哨声尖叫声)fantastic and 熬仨母!(掌声口哨声尖叫声)” 上面喊下面叫,人家那才叫互动呢。

Amway, 美国老牌的传销公司,那个年代已经有超过10万种产品了,从汽车轮胎到可口可乐,什么都可以卖!那成功的两口子把我们给忽悠得特别兴奋跟什么似的。 最后的一个环节就是要注册掏钱买产品,买了产品你就迈进了成功的大门,你就有机会去夏威夷度假了。

我这个人比较轴,没有想明白的事情一般不会去做,尤其是掏钱的事情。 所以,当时就没有填写入党申请书也没有交党费。 当然人家阿喸也没有勉强我。 在以后的日子里阿喸依然苦口婆心的给我讲矮母威的好处。 久而久之,我还真动心了,我就问阿喸在矮母威挣扎了多久、挣了多少钱、享受了多少夏威夷的假期?人家阿喸说了,我加入矮母威仅仅七年,每个季度都要到全国各地开这样的会议,有一年卖给我妈妈一个电视机,挣了20美元。 不过,我入门还早还没有到享受假期的等级,慢慢做,我一定会成功的!

我无语了,七年挣了二十美金,还是卖给老妈一电视。 这事儿能干吗?让咱老中挣老妈的钱,打死咱也干不出来的事儿呀?

从此以后,见了阿喸还是好哥们儿但是一听他讲矮母威就躲。
(二)

后来,又有朋友呀同学呀什么的带领我参加了不同的传销讲座,都是茅台Level marketing的讲座。 有什么新皮肤、矮母威、长寿堂、麻利凯、世界金融集团、中药命、阿王产品等等。 美国和中国在传销领域的不同就是一个合法一个违法。

传销也有人叫直销,好听点儿的叫金字塔式销售,台湾人称之为老鼠会。 虽然名声没有哈佛耶鲁好,但是,在美国也存在着好几千家传销公司。 产品不同,但是形式结构类似销售对象类似都是卖给自己亲戚朋友的。

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位远房亲戚(好像是我妈妈的表姐的二姨的舅舅的外孙子的堂哥的女儿的老公的妹夫)从纽约打来电话:“牛哥呀,我现在正在干一件大事儿,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儿。 干大事儿就不能丢下你,我想请你也加入我们挣钱的队伍。 但是,这事儿电话里说不明白,你要是最近不回中国,我下周飞到圣地亚哥和你详谈。 ”

哇!这眼看着天上就要噼里啪啦的掉韭菜虾仁馅饼还有葱花炒鸡蛋了。 我这远方亲戚平时八个月不打一次电话打个电话还要计算分秒,这下子怎么要从东海岸飞到西海岸来了呀?难道他买了一个航空公司?不是,肯定是找到了要和我分享的藏宝图!

我的远房亲戚真真切切的从纽约飞圣地亚哥了,我去机场接,啊?还有一位台湾同胞。 长得清秀文质彬彬的一看就是从小儿营养不良的那种 -- 林先生。 (奶奶的,最近和姓林的飙上了)让我惊讶的是人家不仅仅是人家的大包小包而是人家根本不住俺们的寒舍,人家住星级酒店毛太儿!看人家这气派,我感觉我自己也快发财了!

远房亲戚和林先生和我预热:“这是一个真正好的机会,这个公司刚刚成立了半年创始人是一个银行家。 人家的销售方法是用的最先进、最简洁的、像计算机一样精确的二进制系统,Binery System。 而且,产品不是普通的化妆品、洗洁精、K金项链、保健品什么的乱七八糟。 人家的产品全部都是奢侈品:意大利的Sorrento,西班牙的 Lladro, 法国的Lalique, 瑞士名表、还有加拿大没谱金币,美国的蚁狗金币和中国的熊猫金币,产品的知名度那个高呀,根本不用做广告不用做教育谁都认得。 知道劳力士吗?这个品牌还进不了我们这个公司呢。 公司的名字叫爱爱娶爱!就是International Heritage Inc. 的缩写。 ”

“别的公司需要你发展很多下线用的是Matrix System,这个爱爱娶爱用的是Binary System你只需要发展两条下线就够了。 两个人总好找吧,你找两个人,我们帮你去讲解,你的钱就挣上了。 。 。 。 。 。 ”然后,他们两个人还向我展示了他们的支票复印件:妈呀,每周五千,还是美金(不是意大利里拉)!

远房亲戚和林先生把我给整的晕晕乎乎的:这挣大钱也太容易了。

终于,我在金钱面前摩拳擦掌了。

我的远房亲戚说了,这样的好事儿要和朋友们分享。 在林先生和我远房亲戚的劝说下我开始联系:左邻右舍王叔李婶刘哥陈弟许姐师妹的打了一通电话招来几十个亲朋好友,远房亲戚和林先生的讲座就在寒舍的宽大客厅里开始了。
(三)

那位台湾来的林先生自然是主讲。

慢条斯理的台湾腔普通话节奏感极强一听就是当过小学老师的主儿:“世界局势在冷战之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我们蒋公和毛公还在远东勾心斗角的从1946年到1964年这几十年间,美国人民大规模地相应着那句口号:Make Love, Not War!  也就是说我们要去做爱或者是行房事而不是去打仗或者打架,这一伟大的口号导致了一个前所未有的Baby Boomer,美国凭空多出来几千万人。 到了今天这个时候,我们们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工作、金钱、前途、人类的竞争到了前所未有的残酷阶段。 。 。 。 。 ”

真有人类性爱的历史知识,学识真渊博呀!铁一般的事实让大家面面相觑。

“给别人打工经常面临被裁员的尴尬,美国让你平均每1.2年就要换一份工作,换工作的代价和心理压力是很大的,因此,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 。 。 。 。 ”

林先生侃侃宏论,娓娓细谈。

“你自己创业,比如开一个店铺,你需要前期投资:找地点、租场地、注册公司、买家具、买电脑、进产品、雇员工、装店铺、买保险、连水电、做招牌、打广告然后才是买东西挣小钱。 这些东西在爱爱去爱统统省略,你只需要付一点点的钱,买一个产品,你就等于开了一家奢侈品店。 你发展两个下线,一左一右,然后他们每个人再发展两个下线,这样一直发展下去,你挣钱,他们也挣钱,这样的二进制营销系统,就是这么简单!”

“产品在三十天内可以退货,挖瑞福瑞!每个人花区区两千两百块美金,你等于就开了一家奢侈品店,就给你日后的生活带来光明和希望。 。 。 。 。 ”

林先生随后给我们展示他们得到的产品:意大利的Sorrento 的音乐盒,万宝龙的笔 (人家叫 Writing Instrument ),Lalique 的水晶制品之类的东西,我的远房亲戚比较庸俗,展示的是钻石的手链儿、大家拿的没谱金币、中国的熊猫金币什么的。

我的邻居老张是UCSD的数学博士,当时就开始计算了。 还做了一个非常复杂的数学模式然后发表听后感言:“如果按照这个二进制系统来计算,我们在这个时候进入爱爱娶爱公司,是可以赚大钱的!”

哇!乌拉!上帝!穆罕默德释迦摩尼太上老君弥勒大佛芙蓉姐姐倪萍阿姨,我们赶上好时代了!大家几乎蜂拥而上了。

“大家冷静一下,阿牛是我的下线,你们都要排在阿牛的后面,为了公平起见,在阿牛后面大家抽签抓阄决定谁是谁的下线,不过,以后大家会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 ”我家的远房亲戚当然要肥水先不流外人田了。

听忽悠的人每人写了张$2200美元的支票,对美好的憧憬就要变成现实了。
(四)

实话实说,几十个人呼啦啦一下子就成了我的下线左右各一半儿,我自己两千两百块的投入一下子就收回来了,还有小赚。

我也庸俗,产品我就买了金币,一盎司的加拿大没谱金币、一盎司的美利坚衣钩金币,一盎司的熊猫金币,分析纯的!(当时不知道金币在十多年之后涨到$1500一个盎司,不然就不买那些钻石呀,拉利克呀,雅卓呀什么的了。 )

远房亲戚和台湾林先生事后煞是兴奋:“看来阿牛的号召力真是厉害,我们这一趟也没有白来,要不,我们再多呆两天,再举行几场讲座?”

随后,我的远房亲戚和林先生又在圣地亚哥做了几场讲座,效果都很好。 三天过去,我的下线都有上百人了。 按照预期,我应该有支票收到了。 我这些邻居的投资也全部都收回来了。

几天以后,我和我的远房亲戚以及林先生依依惜别,他们的那一套培训理论,我也学会了。 就从做爱不做战和 Baby Boomer 这些个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话题开始,让广大人民群众先感觉到一些危机感然后切入主题显示数学模式让大家加入挣钱的队伍。

这事儿,当然也少不了通知一下台湾籍球友豪叔。 我和豪叔一说,豪叔爽快答应:“下周六球场见,我给你招呼点小兄弟。 ”

这一周过的好慢,好不容易到了下一周的周六,我如约来到篮球场见豪叔。 没想到豪叔已经招呼了三、四十号人了。 人家豪叔表面是外科医生,背后是台湾帮的黑社会老大。 我刚刚开讲到make love, not war, 还没有讲到从1946年到1964年的Baby Boomer  豪叔就打断了我:“阿牛,没有那么多废话。 众位,这位是我的好兄弟阿牛,他今天拉我来进这个奢侈品的老鼠会,他骗我,我骗你们,你们骗谁我就不管了,来来来,每个人写两千二的支票,你们都是我的下线。 你们去填表交支票,阿牛,我们来打球。 ”

就这样,一个下午,豪叔忽悠命令了三、四十人。

妈的,这挣钱也太容易了吧。 啥时候我能遇到郑浩南呢?(让我遗憾的是,那个时候还没有文学城呢。 )

在纽约的远房亲戚也来了贺电,爱爱娶爱这个公司要酝酿上市了。
(五)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超级兴奋。 俩眼每天瞪得贼大而且是发财的眼睛亮晶晶和下面这位有一拼:

UPS也时常敲门来送金币呀,Writing Instrument 呀,钻石手链呀、这个收藏品那个名表之类的。 那个时候,真的是感觉共产主义触手可及了。

我也开始了帮助我的这些下线建立网络的日子。 在中国当了十年的大学老师,那口才肯定是不比姜昆郭德纲周立波和北美崔哥差了。 每到之处势如破竹,没有几个月,我的下线一千多人了。 这要是搁到古代,我已经是千夫长了,哈哈哈。 睡觉的时候经常被自己哈伊那一般爽朗的笑声给吓醒。

洛杉矶我是经常去的,也去过邻州最远的地方去过奥克拉荷马把人家一个老美的橄榄球队给忽悠的每人都买了一块瑞士表然后带着满足和兴奋回到了圣地亚哥。

我在圣地亚哥的每一条下线都收回了投资,大家开始赚钱了一起迈向了共产主义。 我颇有成就感。

但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爱爱娶爱公司内部开始混乱了。 由于公司发展太快很多产品供不应求,而且公司内部的产品丢失严重,经常有人收不到产品但是也有人收到两份三份金币反正问题开始多多。

我的上线也顾不上我了就是亲戚也不行,他们还有其他下线需要支持而且他们自顾不暇。 船要沉了,逃生吧。

最后,林先生打来电话用发讣告的语调说:“阿牛哥呀,非常不幸,这个爱爱娶爱之舰就要沉没了,但是,国军取得的胜利是有目共睹的。 我们虽然失去了这个战场但是我们一定要继承蒋公的遗志辗转反复励精图治有朝一日反攻大陆光复我中华。 ”电话那边林先生应该是声泪俱下了歇斯底里了。

奶奶的,共产主义还没实现这个公司就夭折了。 好在我的方圆百里没有人遭受损失。

到如今,你如果见到哪个女人脖子上挂一个十分之一盎司的纯金没谱金币或者衣钩金币或者是熊猫金币,那没准儿就是我的下线。 你如果见到那个男人拎一个Coach 的公文包那也没准儿是我的下线的下线。

还有,豪叔已经不打篮球了,现在统治球场的是他当年的小兄弟们。 豪叔的《老马篮球队》中的阿牛也早已退役了,取代他的是当年跃跃欲试的小羊羔。 一代一代的英豪就这样被后浪砸倒在沙滩上。 据说当年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学我们动作给我们递水的小马仔现在到NBA打球去了。 后生可喂呀!

公司没了,版权也就没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