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开通 接受网络信访举报


9月2日上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正式开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到网站调研。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简介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是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主办的综合性政务门户网站。网站于2013年9月上线发布,英文域名为di.gov.cn

网站作为中央纪委监察部信息公开、新闻发布、政策阐释、民意倾听、网络举报的主渠道、主阵地,紧紧围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中心任务,以中央纪委监察部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为支撑,倾力打造权威发布平台、宣传教育平台、工作展示平台、互动交流平台、网络监督平台和纪检监察业务数据库,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提供舆论支持和宣传服务。网站设有导航栏、头条要闻、专题专栏、廉政教育、法律法规、网上举报、工作动态、互动交流、廉政论坛、网址导航等10个版块36个栏目,以文字、图片、视频等多种形态呈现。

网站具有以下功能:一是及时发布重要新闻。网站第一时间权威发布中央纪委监察部重大部署、重要会议、重要通报及查办的重大案件等。二是权威解读决策部署。网站通过政策问答、法规释义、在线访谈等形式及时对反腐倡廉重大决策部署、工作安排等进行权威解读,传递中央声音,回应社会关切。三是展示工作成果。网站汇集展示各地区各部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创新实践、成果经验等,供学习借鉴,推进工作。四是开展互动交流。

网站开辟廉政留言板等专栏,主动接受网民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意见、建议、咨询等,搭建纪检监察机关与网民沟通交流的新平台,开通网上民意直通车。五是接受网络信访举报。网站在首页显著位置设置12388网络举报版块,方便群众顺畅、安全地举报监督。六是提供专业数据服务。网站建立与反腐倡廉工作相关的常用党内法规制度库和国家法律法规库、会议资料库、理论研究库、廉政视频库等数据库,内容丰富,系统权威,方便实用。
To remember one's origin !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有一个很象我的人买下了凤宁东街37号和41号,娶了大老婆,包养了二奶和小三。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就是有一个男人来到我家门口说要发奖金,有一个很象我的人询问来人的部门姓名,又使用家庭电话致电有关部门查询,结果来人走了。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两个女人自称公安厅来发奖金四十万元人民币,用纸袋装着,有一个很象我的人不会分辨真假钞票,和那两个女人一起去工商银行存款,结果银行职员发现是假钞,那两个女人逃跑了。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有人冲进我家,开枪杀人未遂,其实是2010年七年前(王黄)国(庆兴)的父亲和母亲或者伯父和伯母。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有一辆小轿车撞倒(王黄)国(庆兴)父亲或伯父。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男子来到我家门口,说是(王黄)国(庆兴)弟弟(王黄)(文汶)(庆兴)好象在中国大酒店问(王黄)(润闰)(久玖九)拿二十亿美金的冒牌廉署职员,后来被一辆平板车撞倒了,最后回到香港,冒充保安科CIA OR NSA与所谓的李嘉诚见面,说:“李先生,意件事好严重,姓阮既三伯父好似你,如果果边揾人冒充你既话,后果不堪设想。”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王黄)国(庆兴)的母亲或伯母在烧冥钱和旧衣服。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王黄)国(庆兴)和母亲去银行取其父亲的存款,发现账户的钱被银行冻结,银行要求有死亡证明书(王黄)国(庆兴)说无钱交给医院开死亡证明和殡葬费,后来报警求助无效。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王黄)国(庆兴)和母亲或伯母到处告状说广东省公安厅谋杀其父亲或伯父。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进入广州公安局和国安局参加追悼会,那个很象我的人将几份报告交给几个穿着黑色制服(两条横杠三颗星用白色刺绣制成)公安警察。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广东省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门口挂横幅,用白布制成,用红漆写着“打倒贪官污吏,血债血偿”后来那个很象我的人被带到派出所。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广东省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门口派发传单,写着当年在龙凤街所发生的事,逢人就派。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三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先在互联网上订购手榴弹,然后乘公交车到广州市公安局用手榴弹炸信访办公室,再搭的士到广东省公安厅用手榴弹炸信访办公室,原来是有人用追逃仪灌输思想教我写敲诈勒索信,没有写,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内容是有三个全副武装穿着黑色制服公安来到我家和邻居家门口,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屋顶扔手榴弹炸那三个全副武装警察,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三幅图象,内容是有两个全副武装黑色制服公安来到我家和邻居家门口,有一个很象我的人打昏了那两个警察,抢了他们的枪,又和巷口一个警察开枪对射,后来藏着两支枪搭着公交车到了省厅。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三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拿着手枪冲入广东省公安厅或国家安全厅信访办公室,用手枪和手榴弹挟持人质,要求拿四十万元奖金,后来其父亲来到,公安厅领导来到支付四十万奖金给其父亲,那个很象我的人放下手枪和手榴弹后被制服,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被送到拘留所或女子监狱,被穿着黑色制服女民警和女犯人强奸,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被关在房间里,双手被绑在架子上,陆续被几个穿着便服的老年女人强奸,陷害本人。

2011年7月,本人出院回家,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滴人无返去”又有另外一个女人说:“滴人未走”
我首先删除电脑内的催眠报告后继续使用该无线网卡上网下载。当时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女人说:“够一千蚊先捉”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说:“搞到我滴流量咁大,等我返去报告局里就知死”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把线连到神州数码那里啦”后来本人再连接入邻居家宽带网,已交网费,继续举报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偷税漏税,并发布一条消息,内容是2010年9月至2010年12月期间发生神秘事情,要点是收费时薪三千元的催眠师。当时有一个女人说:“没有”后又说“谢谢小阮啦”本人睡觉时,有人催眠我想知道2010年9月至2010年12月。当时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意个人以为自已好大”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不要杀他”还有一个男人本人家门口说:“咪啊”本人打开铁门,看见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挎着一个大包,相貌很象2010年9月8日凌晨花园酒店那边墙站着那个男人,其在2009年曾经挎着一个大包走过本人家门口对着我笑了一下。

2011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子说:“(熙希禧僖)姐,你来左啦”
当时有人催眠我和那个(熙希禧僖)姐有关系,那个(熙希禧僖)姐说:“你搅架”
那个男子说:“(熙希禧僖)姐,唔好意思”那个人现在经常冒充本人讲话录音。
2011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电脑上网
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杀唔杀怇”又有一个女人说:“唔杀”
有一个女人说:“点解,你系唔系仲意怇呀”又有一个女人说:“唔使你理”
2011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电脑上网
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广东省纪委监察厅,跟我返去”又有一个女人说:“阿辉唔系以为真系捉左我地返去”
2011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有几个年轻男子在说笑,有一个男人说:“广东省纪委监察厅”后播放一段录音“中纪委传来消息,胡锦焘死左”然后听到“砰、砰、砰”几声,那个男人说:“你地点解话胡锦焘死左,意个系政治罪行”又有几个女人经过我家门口说:“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夜晚搞暗杀”
还有一个男人说:“杀左果几个国安”当时我手机也有这段录音,再次出事那天把手机砸坏了。
2011年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一个女人经过我家门口说这伙人每人分了80多個。
2011年9月,本人使用家庭电话致电中纪委监察部17909 010 12388接听女士讲普通话操国语说:“奖金没发吧”
后来有人来电我家,我父亲不会听普通话就挂断了。
2011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
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外星人入侵地球”“阮先生被你害死啦”
有一个男人说:“意度”还有一个女人说:“意度”美国电影《魔戒》三部曲《指环王》其中一段视频
2011年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站在门口抽烟,刚巧有一架飞机从上空经过,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
当时有人催眠说郭为讲普通话操国语把李勤一脚踢下了飞机“那钱是我给的”后来李勤打开降落伞下降在宿舍楼顶
郭为还说拿五十亿捐给军队和国安,然后出现了一张怪脸
到了晚上,又有人催眠说耿慧倡和胡锦焘在飞机上产生争执,耿慧倡打死了胡锦焘。
还有人催眠说国安出动左飞机撒播纳米和国安往珠江河倒纳米来搞监控。请在百度wanwei输入纳米监控
2011年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及声音
有一个女人说:“香港政府唔俾返一个亿我地,我地就将香港警察同廉政公署滴人尸体扔落飞机”“点都值返一個亿”
有一些人睡倒在一个类似飞机舱里,当时有人催眠说将那些香港警察同廉政公署滴人尸体扔落飞机,落在启德机场。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省公安厅租了架飞机派人将香港警察同廉政公署既人送返香港,到达启德机场时那些人正在睡觉,捞了一個亿好处。那对母女是广东省公安厅请返来的特异功能人士,懂功夫例如会刺激穴道技术,将那些人弄醒。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电脑上网,在香港警务处和廉政公署网站上直接投放举报信,神州数码郭为涉嫌挪用或贪污公款十亿元。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递图象及声音,内容是有一个大缸用水浸着假人,当时有人催眠说国安在煲汤。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有几个男人自称国安说要试探军区安全情况,进入军区,打昏军人。
2011年9月催眠内容,郭为从神州数码拿出五十亿港元给本人,因为我和郭为是兄弟,由我出面将五十亿港元分给全中国贫困户,当时内地执法人员要与我一起去香港拿五十亿港元,但是本人不同意。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有一个男人说省厅派人去北京撞伤了胡锦焘的儿子
2011年9月,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有一个外省地女人讲普通话操国语说:“老胡,吃人参吧”“您的儿子在深圳,在广州是老三”胡锦焘在全国各地都有儿子,郭为是胡锦焘的儿子,有一个儿子排第二在深圳,在广州有一个儿子排第三,靠吃儿子送来的人参延年益寿保命,郭为被绑着要给钱买人参,我无钱买人参所以要杀我。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轰”一声
当时有人催眠说发哥用飞弹《石破天惊》击落胡锦焘飞机
这时巷子里面有一个女人说:“胡锦焘的飞机还在北京首都机场没有起飞”声音好象胡志华。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有一个男人说“出动空军”
有一架飞机在空中爆炸“911事件”飞机爆炸视频,当年“911事件”有一架飞机企图撞向白宫,被空军击落。
2011年9月,有一天凌晨,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及声音
广东省国家安全厅有一个处长杀死了公安或国安局长和检察院的人及广东省纪委监察厅的人,有两个女人图象。
有一个女人说:“甘样做,值唔值”他说:“为左五十亿,点做都值得”
“李(绣秀)(玲灵伶宁)成日净系用支电磁枪指住我”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
有一个女人说:“闯关”当时有人催眠说发哥带着省厅人员和廉政公署派来广州市的人(有一幅图象是几个男女在房间内使用笔记本电脑时被其他人员冲入来带走)去香港,捉左特首曾荫权,刚好胡锦焘乘飞机来到,捉左胡锦焘。
2011年9月催眠内容,国安在香港有五万个特工,缴左香港警察的枪,捉左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的人,问香港警务处和廉政公署拿五十亿港元和删除举报信。当时梁伟发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有权调动公安和国安。
现在有人催眠说国安拿到了二十亿港币用来低价购买中国大酒店,那笔钱是由香港富豪李嘉诚支付。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有一个男人自称国安说要捉各个政府机关部门内一些贪腐分子,又有一个男子说:“出动武警”“准备坦克大炮”还有一个外省地女人讲普通话说:“出动解放军”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及声音,陷害别人。
有一个男人说:“来左啦”有一个男仔说:“系意度”
当时有人催眠说:“有一个微型外星人乘坐一艘微型飞船来到地球进入我家电视机里”
本人下楼坐在木床上抽烟,突然感到身体震动,好象有一阵风透过我的身体
当时有人催眠说有人将一个微型外星人打入我的身体,又有一个掌印
还有一个男仔说:“小阮子快滴放我出来”原来是有人使用气功
我继续睡觉,有一个外省地女人讲普通话操国语说:“老三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他那部手机可以连接天地线,听到国内任何地方声音”有一伙外省地人讲普通话操国语冒充中央部门开会,另外一个女人说:“果然系间谍”
2011年9月,有一天凌晨,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及声音
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声音,有人使用读脑仪和脑电波特征码,催眠说胡锦焘派了梁伟发要杀我,女杀手就在我家门口。我拿起家庭电话说:“胡锦焘要杀我”又拿起那部间谍手机说:“胡锦焘要杀我”
有一个男子用读脑仪和脑电波特征码教我说:“曹烨锦要杀我”我坚持不肯开门
当时有人自称中纪委走了出去,又有人自称最高检走了出去,还有人自称国家安全部门,走了出去,还有几个女人自称联想和神州数码(其实是廉政公署)网管走了出去,听到“砰、砰、砰”响了几声,原来是使用电磁枪或电击枪。有人催眠说发哥带人打死了那些人,又有几个女人经过我家门说:“广东省公安厅来到都唔开门”后走了出去
还传来图象有几个男子被困在一间办公室,又有几个男子被困在一幢大楼天台上(居委会所在税务所大楼)有烟雾
还有一个男子说:“阿辉大叫胡锦焘要杀怇,害死左整条街既人”原来那些人借拍戏为名集体先诈死后分钱
还有一个男人说:“再唔开门就用机枪扫射和用手榴弹炸死怇地”我再次被送到医院精神科
那一天,有一个女人问我妈妈拿了我家锁的钥匙,有几个男人拿了钥匙后冲了进来,事后有人复制了钥匙。
当时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说:“将一个自称胡锦焘既仔执行针决”
又有一个男人说“关怇成世”还有一个男人说:“杀人灭口”
原来是公安或检察院或纪委监察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和灌输错误思想及国安使用脑电波特征码还有联想神州数码(其实是廉政公署)网管使用读脑仪,怂恿医生这样做。本人在医院睡觉,有一个男人讲普通话操国语先说:“阮汝辉,对不起啦”然后又问:“你家电视机里面有一艘外星人小飞船,有没有”我说“没有”有“砰”的一声。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有一个男人讲普通话操国语说:“胡锦(希熙禧僖)你把阮汝辉藏在哪里啦”有一个女人说:“唔知道”
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及声音,有房屋建筑物爆破,有一个女人说:“太离谱啦”我住的那条巷子被炸了。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有一个外省地男人马建讲普通话操国语说:“把它给我炸了吧”“还有那座天桥也炸了吧”
现在有人催眠说国安将宿舍大楼炸了,那些人和几百个国安都炸死了,原来是拍戏装死。
本人睡十天才醒来,现在有人催眠说那十天我是靠输入点滴才活下来(纳米微芯片)例如香港电影《窃听风云》系列,有人说我是外星人,才能十天不吃不渴,继续申请巨额经费进行研究,请在wanwei输入纳米芯片。
当时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说:“意个系特务机关”“卫星电话搭通天地线,边度都听得到”“地下层都听得到”
2011年9月,广东省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及纪委监察厅还有检察院根据本人报案信联合查处了公安和国安及纪委监察还有检察院等受贿卢志强一亿元港币和俞兵及吕岩一亿元人民币还有非法侵占本人私有财产两亿美金后先冒充中纪委杀人未遂后盗用中纪委名义迫害平民百姓案,至今尚未支付奖金(俞兵和吕岩及卢志强)恳请各部门归还奖金给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两亿美金)因为是其骗取所得。
现在省厅信访办赖帐不给奖金,而且广州市公安局信访办不肯承认该案件。
现在有人催眠说当年卢志强给了一亿美金那些执法人员,俞兵及吕岩给了一亿美金那些执法人员。
2016年9月20日,神州数码作出声明宣布阮汝辉先生为名誉股东,拥有二十亿港币股份,并发出假消息,声称向全国各地执法机关无偿赠送神州数码股份,实际上是2016年2月份有人冒充我盗用郭为的名义发出投案自首信,向全国各地执法机关自愿退还二十亿元赃款,请求免除刑事处分,导致本人被广东省高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和执行死刑,原因是其大叫胡锦焘要杀我,有人伪造法院判决书,判处死刑,将2012年一审判决书和2015年二审判决书上的签名和公章剪下来粘贴在伪造法院判决书上再复印。
最近几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袖衬衫和黑色长裤的男子坐在木折椅上,突然看到对面四层楼有一点白光,有一个女人说:“训系下面”那个男子就靠近窗口连人带头不见了,原来是香港电影《天地雄心》的影视电脑特技。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自称检察院的女人来到我家门口,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她去了酒店,签收了奖金后做男女之间的事,后来她和他去了几次酒店做男女之间的事,事后被人发觉,那个自称检察院的女人没有做下去,那个男人是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或原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或巷子里面(王黄)顺(庆兴)
2012年3月后,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市检举报中心做门卫,穿着绿色制服。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内容是有一个自称广东省纪委监察厅李(绣秀)(宁玲伶灵)和一个很象我的人去了酒店做男女之间的事,没有发放奖金,后来被人举报卖淫嫖娼,公安警察来到没有作出任何处理。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自称胡锦(熙希禧僖)女人来到我家门口说:“辉,我仲意你”那个很象我的人说:“你够唔够胆同我去酒店开房”那个胡锦(熙希禧僖)说:“去咪去”到达酒店,开房后那个胡锦(熙希禧僖)从包里倒出奖金放在床上,要那个很象我的人数钱,自已脱去衣服,剩下文胸和内裤,说:“辉,你睇(熙希禧僖)姐既身材正唔正,我既样靓唔靓”那个很象我的人说:“你这样做我会性冲动”那个胡锦(熙希禧僖)进入洗澡间冲凉,那个很象我的人继续在床上数钱,那个胡锦(熙希禧僖)在洗澡间说:“辉,帮我拿滴衫入来”那个很象我的人拿着毛巾和衣服给那个胡锦(熙希禧僖)结果被她拉进洗澡间发生性关系,后来一起睡在床上,那个很象我的人说:“我以后都听晒你既话”后来那个很象我的人搬进了胡锦(熙希禧僖)家里,住在省厅宿舍,原先日间在家,后来去了信访办做保安,和胡锦(熙希禧僖)(月薪一万多元)一齐上班,每月给三千元那个很象我的人,还和胡锦(熙希禧僖)父母去饮茶吃饭,进入省厅工作就不用给奖金,陷害本人。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女国安胡炯(熙希禧僖)。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拿到奖金后搬去中国大酒店总统套房,在酒店生活,将美金放进保险箱,将美金交前台帐务处兑换成人民币,陷害本人。

2012年1月,本人出院,回家时去到梅园西,见到有一座天桥,路不同左,和父母去吃饭后再出来,原来是高架桥。
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一分钱都唔俾”“整死你”梦见到自己浮了起来
有一个男人说:“天地无极,乾坤借法”2011年7月至9月,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摄取魂魄离身”。
2012年1月,有一天早上,本人在家睡觉
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有钱都唔要”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拿左一个亿”
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女人说:“拿左一个亿仲会系度”另外一个女人走到凤宁东街29号楼下说:“滴人无返去”
原来是被海珠区检察院和越秀区内的公安和国安及检察院还有纪委监察拿走左
天河区市检和省检也有份查案提成奖金,四层楼内原执法人员被检察院批捕法院判决坐监
2012年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听到有一个男人说:“中纪委传来消息,胡锦焘死左”
后来有人传来一幅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去到省检举报中心当着接待人员播放该段录音
2012年2月,有两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花了一千多个個整傻左
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花了二十亿(没有说给了谁哪个部门)
同年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坐监”“系意度”。
2016年1月,本人看了香港电视连续剧《铁马战车》后才知道原来一個是指十万元,那么80多個就是800多万元,1000多個就是一亿元。而本人却一直误解以为一個是指一万元,80多個是指80万元,1000個是指1000万元。
2012年2月,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使用电子邮件回复本人是根本没有证据查处郭为涉嫌挪用公款或者贪污13亿元
2012年2月,有一天夜晚,有一个女人讲普通话操国语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疯子”“老爸死了才发”
2012年2月,本人误会以为2010年8月坐在士多店那两个男人是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的人
所以将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的偷税漏税证据传送文件给MSN中文网
2012年2月,本人去涌边厕所,有两个年轻男子说:“唔抵打”
2012年2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感到全身发冷,有一个男人经过我家门口说:“弊,出事”
2012年2月,有两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无工资”“疯左”
2012年3月,本人将最新举报投诉信在网络上公开并发给有关部门
有一天晚上,有一个女人讲普通话操国语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奖金没发”又有一个男人说:“抵发”
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有一个男人说:“怇将单案既数报到甘细,梗系抵发”
有一天白天,有一对男女经过本人家门口,男人说:“单案仲未完”女人说:“误会税局啦”
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愚钝”有自行车响声。
2012年3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有一个女人经过我家门口说:“删左”。
2012年3月至2012年11月,本人继续发出求职信找工作,去面试后填表签名后没有回音。
现在有人催眠说执法人员跟踪本人,等我离开后出示证件,使用公权,拿走表格,使用我的签名提取奖金。
2012年3月,本人最新举报投诉信提及梁伟发查案和破案,其被调离公安厅长任职政协主席。有一个男人讲普通话操国语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政治罪行”“不愧是阮汝辉”
2012年12月19日,本人在家睡觉,见到一只白色怪兽趴在我的脚上,同时全身发冷,我说:“一定会同人讲,滴催眠师又再返来”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
现在有人催眠说当年梁伟发要捉本人,又有人催眠说梁伟发私人掏腰包叫经济支队给奖金本人但是一元钱也没有收到。
2012年3月,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给本人
男人说“既然阮汝辉在广州,就让他试验品”“郭为略施小计,就让省厅损兵折将”
女人说“郭为讲左一个大话,就令到我地公安厅同国家安全厅无左几十个人”
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有一个外省地人讲普通话操国语说:“香港廉政公署和警务处派了卧底进了神州数码”
有一个女人说:“果部系郭为既车,跟着怇”“怇来到香港,保安科都唔会放过怇”
北京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周一兵,盗窃并出卖国家重要军事机密,勾结黑社会团伙。与国外跨国集团非法交易,冒充国家主席进行诈骗,盗窃,制造谣言,煽动社会动乱等非法活动。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本人提供了充足的证据证实,周一兵偷盗了国家机密设备针对人大脑的监听器,这种设备美国苏联法国等国在20世纪70年代就开始试验,在试验中有多人伤亡。苏联更是在试验后将充当试验品的人员全部杀害,以防止机密泄露。中国近期将大脑的监听器研制成功。
北京神州数码内部人员复杂,有多人与国家安全局有关。有多人持博士等高学历,与国家科研机构的人员有关。更有老北京人士,与政府部门有关。周一兵是国企老总,在北京认识很多政府人员。周一兵的手下(刘经理和王秘书)更是与国家安全局,公安局,政府有联系。神州数码有一位员工的朋友在国家安全局工作。神州数码集团一位高级副总裁和几位高管,均毕业于清华大学。而现在的中国政坛又是清华帮占据主导地位。凭借这些关系,周一兵从政府盗取了这一国家重要核心机密设备。周一兵向国外出卖了这种人脑监听器。他还利用这种设备盗取过他人的银行账号,非法侵犯了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周一兵与手下(刘经理和王秘书)作案后,为掩盖盗取了国家机密设备的事实。还在社会上散布谣言,称这种设备是从国外进口的。后来又改口说这是托朋友从国家科研院所里借出来的。这纯粹是谎言。该设备是国家刚研发成功的重要核心机密设备,是比原子弹还重要的国家机密,它对人脑的监控距离有1000多公里。
周一兵与跨国公司勾结,出卖大量的军事情报。一旦该设备被国外利用,若发生战争,中国将有重大人员伤亡。本人从报纸等国家通讯机构获得了足够的证据证明周一兵偷盗这种设备,将对社会安全危害极大。本人因举报周一兵的犯罪行为,曾遭到周一兵的迫害。2009年3月本人在海淀区上地七街的中国建设银行取款,可当时本人的大脑被周一兵监听,周一兵盗走了本人的银行账号和密码。卡内原先有500元,本人取款时,取出了100元,剩下的400元被全部盗走。周一兵利用网络盗走了这400元,银行的取款信息里可以查出当时有两个人进入了我的账号,我和周一兵。我的银行账号是(4367 4222 9858 5383 077)密码是:(316986)公安部可以根据这条线索查找周一兵的犯罪事实。
看北京黑社会周一兵猖狂到何种地步,应该先从他们的身份,社会地位和社会影响力看。
有一件新式装备的诞生解决了武警这种困境,让中国的安全环境大为改观。这就是一种能监视人的大脑的监听设备,据接受实验的人员透露,这种监听设备可以监听的人的大脑中正在想的,听的,看的事情。监听人员也发现,这种设备在监听人时,可以清晰的看到被监听者的心理状态,思考的事情,耳朵里听到的声音,眼睛里看到的场景,事物。而且这种设备还可以和被监听者交流。在被监听者的大脑中,好象有人在和他说话一样。如果用这种设备,就可能避免出现贪污腐败分子携巨款外逃的事件。我国应该有限的使用这种监听设备,尤其是面对国内的具有中国国籍的合法公民时,国家更应该谨慎使用。否则,就是对人权的践踏,对法律的公然藐视和挑战。
但是令人痛心的事,这种监听设备首次投入使用竟是在我国境内,而且是用在了一位普通的中国合法公民身上。椐被监听人员说,这种设备首次使用是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软件圆附近。椐被监听者透露,他曾得罪过一位身价几十亿的有钱人。这个有钱人声称他是中央领导的红人。是中央领导让他使用这套设备的。但是据猜测,这个有钱人很可能是利用关系和科研院所的管理漏洞,搞到的这套监听设备,然后用这套设备来打击敌人的。据当地人称,这个有钱人只不过是北京神州数码分公司的经理,叫周一兵(北京神州数码有限公司集团总部的地址在“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九街九号数码科技广场”,周一兵是北京神州数码有限公司集团下属子公司、北京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刘经理、王秘书、周一兵怎么可能认识中央领导呢。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受害人向此人建议,公司应该到四川参加灾后重建。神州数码和周一兵因此大赚9个亿。周一兵此前因股票损失5个亿。后来俩人翻脸。监听受害者的人有4个,他们声称是周一兵派来的。又说也是国家主席胡锦涛派来的。其中两个人声称自己是刘经理(周一兵公司的部门经理)和王秘书(周一兵的男秘书)。周一兵就开始周密的计划费了这个人的一生的生活和前途。为了掩人耳目,周一兵还在北京海淀区制造谣言,第一步,在海淀区谣传胡主席要到神州数码访问,还要专门接见受害人,表彰他为四川重建做出的贡献。第二步,派一个叫刘经理的人提出,要学习浙江传化集团的经验,神州数码的股份应该分出一部分来给各部门经理,实行股权激励制。周一兵又派人传言说想招受害人当上门女婿,以后几十亿的家产就由受害人管理。还许诺要让受害人当上神州数码的分公司经理。后来周一兵又传言是受害人领头要分他的财产,要派杀手将此人灭口。还扬言他是胡主席的亲戚,自己的女儿要嫁给胡主席的儿子。还说胡主席也想要杀了受害人。刘经理、王秘书、周一兵还多次造谣煽动社会谣言,说胡主席要灭了受害人。刘经理、王秘书还威胁过受害人,如果受害人还想当周一兵的上门女婿,就灭了受害人。在受害人离开北京前几天,刘经理、王秘书、周一兵又造谣说自己和胡主席关系很密切。受害人已经被他们三个推荐为国家领导人候选人。受害者声称这是犯罪集团的阴谋,是一场骗局。紧接着这三个人又造谣说胡主席要灭了受害人,说还想抢国家主席的位置。刘经理、王秘书还声称周一兵曾涉嫌雇凶杀人,买杀手将一个欠他几个亿的人杀了,此外周一兵还养了一群打手。他们是名副其实的黑社会组织。受害者首次被监听是在2009年春节之后。而且受害人被监听后,在快离开北京时到海淀区的上地广岛的中国建行去取钱,结果取钱时账号密码被(刘经理、王秘书、周一兵)等黑社会组织监听获得,他们利用网络提走了受害人400元人民币。幸亏受害人手疾眼快,取出了账号里唯一剩下的100元。监听受害者的四个人还声称,他们是胡主席的亲戚,也是周一兵的亲戚。别人谁也不敢管,谁也不敢问。谁也不敢想有关部门反映告状。如果这种情况属实,那大家可以猜测的是,既然有钱人可以搞到这种设备。这种设备很可能已经流入民间。如果这种设备再被黑社会组织利用,窃取他人的银行帐户密码,并对他人绑架,敲诈勒索,对我国家人民和社会安全就会构成严重的威胁。不能不说,这是全中国人民的巨大损失。现在,很有可能,这种监听设备已经被泄密。我国的每一位公民都应该注意,一旦落入不法分子的手中。就会对社会造成很大的危害。而这种国家高度机密的监听器竟被私人黑社会偷窃并使用。可是现在连有钱人黑社会都能利用这种设备,以此达到不可告人的个人目的,这已经触犯了国家的刑法。犯罪分子嚣张跋扈,各位网友一起行动,搜集他们的犯罪证据,发到网上,启动人肉搜索,把刘经理、王秘书、周一兵这些犯罪分子的信息全部揭发出来。可是如果这套设备被黑社会组织利用呢?你的财产安全吗?你的人身自由吗?你的儿女人身安全吗?只要这些黑社会在利用这些大脑监听器,我们和妻子儿女的人身财产就没有自由安全可言。因为刘经理、王秘书、周一兵盗窃了国家重大机密,并有向国外泄密嫌疑。周一兵家住在马甸桥附近的沿街居民楼里。他经常开一辆路虎越野车和他女儿一起上下班。他和女儿都在海淀区上地九街上班。周一兵在数码科技广场左侧五层办公。周一兵的女儿在对面的东亚银行上班。在北京海淀区上地唐家岭北站(公交站点)附近的网吧里,受害者见过这起间谍案的主谋之一,周一兵或某高官的女儿。当时受害者正在看韩剧,正好剧中的女主人公与犯罪分子很相似。有七分相似之处,可惜受害者手机没有摄像头,没有拍下罪犯的照片,所以将韩剧中的照片公布。受害者在将来,国家会判处刘经理、王秘书、周一兵等罪犯死刑,甚至会没收其非法所得的财产。请在百度wanwei输入神州数码周一兵,其经营项目有广播电视和卫星,其客户有税局。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廉署职员去找周一兵,有一个外省地男人讲普通话操国语说:“我是周一兵”有一个光头男人和另外一个男人在办公室,有一个男人说:“你睇,滴钱唔见晒”后来有人催眠说周一兵使用读脑仪窃取了廉署职员银行账号和密码,拿走了存款。
2012年3月至2015年,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广东省公安厅,要求其支付奖金,后来胜诉和法院执行局及信访办一起与公安厅信访办领取奖金。经办人胡(锦炯)(希熙禧僖)
现在公安厅发现上当受骗,白白支付了一千万奖金,所以公安厅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丁招)(海玉)(恩庭)使用脑电波扫描仪扫描本人脑部,使我的头部和全身麻痹,杀人灭口(提起诉讼检察官和负责判决的法官),栽赃陷害我死于古代巫师的巫术。
最近几天晚上,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一个外星人图象,我头部和全身麻痹,有一个女人说:“DON'T KILL HIM”。
2012年11月13日,本人亲自分别到广东省纪委和政法委,市检和省检举报中心递交了申请奖金报告。
市检举报中心女性接待人员说:“你发无用既,要查到先得”我说:“有人行过我屋企门口,话果班人坐紧监”
她说:“那就等法院判决后才发奖金”她是外省地人,既会普通话国语,又会广东广州白话。
省检举报中心男性接待人员说:“我们从2008年开始没有收到过你的举报信,正在电脑内查找你的举报信”
讲普通话操国语后来又致电本人说:“省院反贪局没有查过这件案,你直接找市院办案人员吧”
我说:“有人经过我家门口,说那些人正在坐牢”又问:“法院没有判决,那些人为什么会坐牢呢?”
省检举报中心说:”那是一审已经判决,二审还没有确定”既然一审已经判决,那么市检就应该支付奖金。
从2012年至2015年本人在最高检网络举报中心直接投放举报投诉信,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封号”。
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我们监测到阮汝辉在你们网站上投放了举报信,但是没有传过来”
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灌输思想:我在3月份开始直接投放举报信,到了11月省检举报中心还没有收到。
法院判决书内容是要求检察院归还阮汝辉先生一千万美金奖金,要求公安归还阮汝辉先生父亲阮文标(阮文彪)福利彩票奖金五百万元人民币。但是本人一元钱也没有收到。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问法院取回那一千万奖金,本人一元钱也没有收到。
后来,本人曾致电中纪委监察部01012388和最高检举报中心01012309有两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正在打电话
对方有一个男人说:“点解仲唔杀怇”那两个女人说:“39号关住门”那个男人说:“唔可以打怇电话”
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使用电脑上网查社保,当时本人尚未知道法院判决书中赔偿内容,只知道那些人在坐监。
有一对男女经过本人家门口,男人说:“出来,俾返你”女人说:“年纪都唔细”
有人使用脑电波特征码或追逃仪说那两个人是来赔给本人社保金几千元人民币,不是执行法院判决书中赔偿金额。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看电视,看到香港无线电视台明珠930播出美国电影,内容是一个大韩民国代表团去到白宫与美国总统会谈,期间有一个休班国会警察带着女儿参观白宫,那些代表团保镖打死美国白宫特工处人员,捉住美国总统,打死大韩民国总理,原来那个保镖头目是个国际恐怖分子,后来那个国会警察以前当过特种部队,单枪匹马打死了那些恐怖分子,白宫外面布满美军和国民警卫队及警察,停着坦克和装甲车及警车。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上天涯网时看到一则新闻,内容是一个中国集团公司派了五千人去了美国洛杉矶游行,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旗,唱着国歌,有人拍摄。
2010年12月19日,联想控股向美国中央情报局报案称阮汝辉涉嫌谋杀前任美国总统克林顿,联邦调查局接手调查。
现在有人催眠说原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兴庆)或者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带着一个师占领左美国白宫,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将其中的视频剪接起来,将(王黄)(国文汶)(庆兴)图象替代成为那个国会警察走出白宫,将我的图象替代成为那个国际恐怖分子,将克林顿的图象替代成为那个被打死的大韩民国总理,将美国军警人头图象替代成为中国人头图象。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上天涯网时看到一则新闻,内容是俄罗斯开放边境,免费让中国人耕地,让中国人去耕田,有成千上万中国人去俄罗斯耕种。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许多中国人拖男带女,带着行李,去了边境过关。
当时有人催眠说2012年3月17日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签发命令将全中国65岁以上老人全部杀掉,吓到人们逃难去了俄罗斯,有一个男人说:“将苏联共产党赶出中国”后来俄罗斯关闭边境,不再让中国人免费耕囝种地,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及灌输错误思想,还有两个已经退休老局长有份发信举报习近平,有录音。
又有人催眠说最高检举报中心01012309将这道命令传给全国各地检察院,再传给公安和国安机关,由检察院监督执行。由于全国各地公安和国安机关拒绝执行这条命令,所以老人家才幸免于难,最高检举报中心有五个人被捕(双规)。
现在有人催眠说是最高检举报中心主任陈福或省检举报中心主任陈富到处散播该条假消息。
2012年12月28日广东省检察院派外省地人去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在表格上重写该命令,签上本人的姓名,陷害本人,杀人灭口,因为其侵占本人私有财产一亿美金。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凌晨,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早上六七点左右,一个很象我的人走在洪德路原百佳路段落,马路上空无一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早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整个广州市空无一人,原来是有人先做了一个广州城市模型,然后拍下视频,再在电脑上放大后用追逃仪传送图象,例如深圳特区世界大观,按照此做法就变成世界大观空无一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上网,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一个自称廉政公署的女人一起生活,那个女人日间上班,那个很象我的人去了廉政公署先做看更,后来做了调查主任,使别人以为我和ICAC的人在一起生活工作就不用给奖金,陷害本人。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内容是有一个女人穿着黑色西式套装短裙倒在马路车站旁边,有一个女人说:“(王黄)国(庆兴)你不得好死”又说:“(王黄)国(庆兴)你杀我全家,一定会报仇”有一个男人说:“有本事就来广州市国家安全局揾我”那个女人说:“我做鬼都唔放过你”。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从一间房间走出来下楼梯,经过其中一层楼时见到一间房间洗手间正对着门口打开,墙上有一块大玻璃,有一个女人赤裸裸地被反铐着,有两个男人正站着面对大玻璃,搞到我性冲动,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一个自称廉政公署的男人签订一份协议,那个很象我的人做线人,每月支付线人费二万港币,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去到廉政公署拿奖金后和三个廉署人员乘一辆小汽车回家,途中被廉署人员扔下山坡,后来那两个人爬了上来,到廉政公署投诉并向警务处报案,那三个廉署人员被捕,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去到廉政公署拿奖金后,请廉署人员帮忙买楼和置业,期间在酒店生活,又办理移民手续,办理香港居民永久身份证,买下一间洗衣店,前店铺后住宅,后来娶了一个夜总会小姐做老婆,还被那个舞小姐勾结黑社会谋财害命,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去到廉政公署拿奖金后,那个很象我的人说:“我知道拿到奖金后返到大陆后,一定会被内地既贪官污吏谋财害命,所以决定将奖金捐给各个慈善机构,请廉政公署列出各个慈善机构名单,再去律师楼办手续”然后由廉署人员陪同下去到律师楼签署一份文件,内容是扣除本人基本生活费后,在香港租屋生活,每月三万元港币,在我死后将遗产捐给各个慈善机构,后来提取了一千万美金,又聘请保镖。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去到廉政公署拿奖金后,买了一座老人院,与一班老人一起生活,费用从奖金中扣除。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很象我的人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兴庆)或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他和老人离开老人院后由另外一班年轻人火烧老人院骗取保险赔偿后回到广州市养老叹世界,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
2012年3月后催眠内容,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及灌输思想,内容是国家成立廉政总署,由中共中央政治局直接领导,由中纪委监察部和最高检组成,各省市成立廉政公署,如此类推,由中央政府直接领导,不受地方管辖节制。当时有人传播一道命令,就是将贪污受贿一千万以上的贪腐分子全部枪毙。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廉政公署派往广州市的职员使用读脑仪后的正确想法,因为这样做广州市就不敢扣留廉署职员。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和声音,那个很象我的人回到广州后,公安20%和国安20%及检察院20%还有税局20%问他收取个人所得税(王黄)国(兴庆)找那个廉政公署女人和他的哥哥(王黄)国平帮忙,他她们聘请律师与那些贪官污吏打官司,王黄家律师坚持政府发给奖金不用交纳个人所得税,那些腐败分子坚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合法收入证明在广东省内无效,强行收税。
现在有人催眠说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和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兴庆)及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王黄)(文汶)(庆兴)还有香港保安科相当于CIA OR NSA或者警察(王黄)(文汶)(兴庆)合谋骗取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一亿美金奖金,正在追查中。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香港警务处商业罪案调查科(王黄)国平签订一份协议,那个很象我的人做线人,每月支付线人费两万港币,陷害本人。
现在有人催眠说(王黄)国平代表警务处给了其弟弟(王黄)国(庆兴)港币130万元线人费,每月两万元,共五年五个月,合计港币2万元*65个月=130万元港币。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
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先收到香港警察商业罪案调查科邮件后和其父亲到香港警务处领取奖金,在其帮助下取得香港居民永久身份证,住在安全屋,与保护证人组一起生活,还娶了一个女警做老婆,每年逢年过节回家探亲,有两名便衣警察开车接送,又由其带领下在香港旅游,见识夜总会。(王黄)(国文汶)(庆兴)说:“系香港叫鸡是合法既”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女警将(王黄)(国文汶)(庆兴)扔下河(王黄)(国文汶)(庆兴)游了上岸,那两名便衣警察被(王黄)(国文汶)(庆兴)捉黄脚鸡。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先收到香港警察商业罪案调查科邮件后和其父亲到香港警务处领取奖金后将其捐给香港警察福利基金,在其帮助下取得香港居民永久身份证,住在警察学校,在附近做餐厅收银员。
2012年3月后催眠内容,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妈妈从小与邻居厨师黄王伯就去了香港,那个人读书后考入了警察学校PTS做了香港警察,转了几个不同的部门,做到总督察。
2012年3月后催眠内容,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灌输思想,内容是香港警务处全部更换点四五口径新式手枪,将原来的旧式点三八口径左轮手枪送给广东省公安厅。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贪官污吏和广州腐败分子说我是外星人,想用一亿美金和真正的香港保安科相当于CIA作等价交换,骗来保安科相当于NSA。
2012年3月后催眠内容,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灌输错误思想,广东省接管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由广东省共产党委派人进驻香港,改组成香港市人民政府,成立香港市委,由广州市公安局派人进驻香港,成立香港公安局,这是严重违反中央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签订《基本法》是严重政治罪行,负责操作追逃仪的人员尚未受到法律制裁。
2013年12月11日,联想控股作出声明阮汝辉先生是联想控股名誉董事,并拥有二十亿美金股份,在联想控股集团网站上登记在册,这是做假账的商业欺诈行为。
2012年12月至2015年,本人继续发出求职信找工作,去面试后填表签名后没有回音。
现在有人催眠说执法人员跟踪本人,等我离开后出示证件,使用公权,拿走表格,使用我的签名提取奖金。
2013年4月,本人到歌神卡拉OK面试财务文员,填表交表每月工资RMB3500元人民币,没有办理入职手续,后来为了方便找工作,在简历表上填写歌神,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模仿本人父亲声音说歌神是有人贪污受贿后开办。
现在有人催眠说歌神在面试表格工资处加了个万字,变成每月工资RMB3500万元,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有一个男人说:“你地点做也架,请个财务文员要三千几万元”另一个男人说:“怇认得我地,系要咁多钱呃”
后来有一个男人冒充本人到凤安桥头歌神从事财务工作,那个人是凤宁东街29号二楼(王黄)国(庆兴)或者巷子里面(王黄)顺(庆兴)或者公安或国安(黄王)(国文汶)(兴庆)又在卡拉OK房间内唱歌和要求特殊服务。
2015年,本人在最新举报投诉信上提及胡锦(希熙)和李(绣秀)(玲灵宁)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在这里”
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无傻到”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死了都不知道”
先后有三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一亿元”又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还没发”又说:“不知道”
还有一男一女经过本人家门口,男人说:“现在进步啦”女人说:“他也有不对的地方”
还有一男一女经过本人家门口,女人说:“气”男人说;“对”后走进了巷子里面
还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没上去”“不给”
那些人几次都是晚上来找本人,既不叫本人姓名,也不打本人手机,又不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只是在门口说几句话后就走了,晚上银行不开门,没有道理在晚上给奖金,当年省厅也是在晚上说有钱分引诱本人出来后再搞暗弑,是否重施故技呢?前车可鉴。为什么不敢当着本人父母的面发给我奖金,有人证明这是合法收入。
那些人几次也在白天来找本人,既不叫本人姓名,也不打本人手机,又不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只是在门口说几句话后就走了,找人叫姓名是最基本的礼貌。为什么不敢当着本人父母的面发给我奖金,有人证明这是合法收入。
那些人先后有两个讲普通话女人和一个讲英文until your father death男人说要等本人爸爸死后才发奖金
就是说二十年后才发奖金,已经过了法律诉讼有效期,这分明就是找籍口赖帐不给奖金。
如果本人现在有该案书面证据和钱打官司,早就通过行政诉讼法民告官啦
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告谁,告公安还是告检察院”和灌输思想:害怕我把判决书制成图象传上互联网。
当年税务局是光明正大打电话通知本人拿奖金,有书面证明,为什么现在公检法纪委监察反而不敢呢?是怕了国安吧。
后来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说:“发奖金”没有脚步声,每个人走路脚步声是不同的。
2015年7月24日,本人亲自到了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和公安厅信访办,但是其根本不肯收信接受办理奖金事项。
2015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使用电脑上网,刚提到陈武名字。
有一个男人来到本人家门口说街道办事处主任要见我,我来到居委会,有两个男人在里面,其中一个男人说:“拉怇啦”有一个女人问:“识唔识得林SIR”我说:“唔识得”
另一个男人穿着褐红色公安制服(肩章上有一条横杠和一粒星用黄色金属制成)说香港同志打电话过来,还派人过来,有一个女人打电话过来,那个林SIR说:“你来见到工商银行就得啦”
过了不久,有一个女人来到后先和林SIR在士多后来到居委会门口,我问:“你系边个部门架”她没有回答,问:“就系怇啊?”又同居委会的女人说:“都系老街坊”
那个林SIR问我是做什么,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或脑电波特征码说投诉公安厅破左案唔俾奖金
我说:“系举报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偷税漏税”“有奖金”林SIR说:“联想集团是私营企业,怇地偷税漏税关你咪事”
那个林SIR说;“人地查过无问题”“你睇人地有无俾奖金你”“意架贪污果滴拉晒啦,唔到你发贴”
还将一些文件(我的病历)给那个女人复印,那个女人走了,将我的病历交给联想控股,让其到处张扬。
后来我的父母来到居委会,那个林SIR要我的父母不让我上网,说:“海珠区公安分局要捉我”“睇住你对手”
我当时的想法是为什么在我的父母来到之前说那个女人是香港人,在我的父母来到之后又改口说那个女人是海珠区公安分局,究竟那个女人是什么人。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女人是香港警务处投诉科。
当年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曾经找过凤宁东街29号二楼兄(王黄)国(庆兴)和妹(王黄)美卿的麻烦
王黄家兄妹说:“唔识得街道办事处主任”我也会一样,同归于尽,临死前杀死一两个狗官,杀死一个有数为,杀死两个有赚头,上次上左当,今次唔会再上当。
(王黄)国(庆兴)拿起菜刀说:“吊你老母臭稀仆街含家铲贪官污吏狗官贪左二十亿仲够胆来揾麻烦”“同怇搏命”
后来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及声音
有一只大老虎在巷口经过我家门口,有一条大蟒蛇经过我家门口,有许多小蛇爬满房屋外面。
有一男一女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不是档案里面一个人住吧”
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网吧上网时被人砍断双手,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桥头被人伏击,那个人大喊:“打倒贪官污吏”
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巷口被人埋伏,他说:“你杀左我,国安肯定会派其他人来杀你灭口”
2015年9月22日,本人曾经去亚洲国际大酒店面试夜间核数员,填表交表签名(月工资RMB3500元人民币)后没有办理入职手续,负责接待男子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负责面试男女人员穿着黑色西式套装。以前是公安厅招待所。
现在有人催眠说亚洲国际大酒店在本人面试表格工资处加了个万字,将工资改为RMB3500万元人民币
有一个女人说:“连自已人都讹”
2015年9月22日,本人再次来到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其还是不肯收信接受办理奖金事项,称管不了此事。
现在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也不肯承认该案件,因为当年省厅为了两亿美金而说胡锦涛和习近平坏话。
2010年10月至11月,广东省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及纪委监察厅为了两亿美金而说胡锦涛和习近平坏话。
2015年9月22日,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揾胡锦(希熙禧僖)”“走左啦”
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该他啦”“杀了他”“打他”有一男一女走到凤宁东街27号门口后转掉头走了。
有一男一女经过本人家门口,男人说:“唔知”女人说:“知道滴”
2015年9月23日,本人亲自到市检和省检举报中心再次递交申请奖金报告,发现举报中心安检人员穿着白色制报。
市检举报中心女接待人员说办案人员一周内会打本人电话,最近一段时间本人曾经见过那个女接待人员走到凤宁东街27号门口后又掉转头走了。省检举报中心女接待人员说举报中心不会发奖金,要求本人找法院拿书面法律文件和奖金。
但是事后本人在最高检网站上看到过由公安部和财政部及最高检联合发文是有奖金,市区检奖金限额为20万元,省检奖金限额为50万元,最高检不受限制。法院判决书内容是要求检察院归还阮汝辉先生一千万美金奖金,要求公安归还阮汝辉先生父亲阮文标(阮文彪)福利彩票奖金五百万元人民币。但是本人一元钱也没有收到。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省国家安全厅问法院取回那一千万奖金,本人一元钱也没有收到。
有一个女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又来”“白告”
有一男一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女人说:“无打”“系咁呢”男人说:“得唔到”
还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咁就三十個呢”又说:“系”还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冷笑一声
现在有人催眠说公安或国安支付三百万元给检察院,让其发给本人奖金,但是本人一元钱奖金也没有收到。
又有人催眠说廉政公署派了两个男子分别到市检和省检举报中心,各自给了其一百万美金,被其捉住,由其转交给本人,但是我没有见到他她们,一元钱也没有收到,那些钱被举报中心的工作人员私分了。
还有人催眠说警务处保安科(香港电影《火龙》或《无间道III》)或商业罪案调查科从2012年2月至2016年2月期间分别派五个人带来了两百万港币奖金到广州给本人,每次四十万元港币,省厅信访办接待来人后,公安或国安(王黄)(国文汶)(庆兴)冒充我签收了那些奖金,被来人揭穿后,王黄家兄弟捉住了来人。
还有人催眠说廉政公署从2012年2月至2016年3月期间分别派五组人带来了两亿港币奖金到广州给本人,每组人每次四千万元港币支票,但是本人没有见到过他她们,一元钱奖金也没有收到。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有一个女人说:“派左十二个人去,一个都无返到来”还有人催眠说他她们住在中国大酒店,每天使用电视线路搞视监控。有人打印我在互联网上公开举报投诉信后,在十字上加了一丿撇变成千万,所以才会在2016年6月杀人灭口未遂后搞脑控,10月份破案。有一个女人说:“至少十四个”“一分钱都唔俾”
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有一个男人说:“辉,意单也已经破案,其他也唔使你理”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商业罪案调查科带了两亿港币支票给我作为奖金,被国安和检察院捉住后拿走了,我没有见到过他她们,一元钱也没有拿到,气得我大喊:“检察院搞诈骗”“检察院死晒仲好”“一文鸡都唔好俾海珠区人民币检察院”“检察院最大贪”有人催眠说海珠区检察院问香港执法机关拿五亿港币办案费。
2015年9月23日后,本人在互联网上更新举报投诉信
提及当年有人为了一亿美金而且催眠内容内有胡锦涛和习近平及联想控股柳传志。
有一天晚上,有一对男女经过本人家门口,女人说:“气”男人说:“对”听脚步声音是走进巷子里面
有一天晚上,有一对男女经过本人家门口,男人说:“时代进步啦”女人说:“他也有不对的地方”听脚步声音是走进巷子里面。有一天晚上,有一个男人经过我家门口说:“还没发”有一天白天,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知道”
有一天晚上,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傻瓜”有自行车声音
2015年10月,本人从香港联交所网站根据信息公众开放原则IPO合法下载联想控股有限公司上市文件,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奖金还没发,该发了吧”有自行车声音。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省内贪官污吏利用联想控股有限公司上市文件捞了四十亿元人民币好处,如同2010年那次一样。
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联想问银行借了一百亿元人民币”
2015年10月,本人在互联网搜集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偷税漏税证据,有神州数码(中国)有限公司2009年度财务报表附注,内容中应收账款余额Accounts Receivable计提坏账BAD DEBT准备金Allowance For Uncollectible A/C损失Loss比例严重违反国家财政制度财务会计准则,将其传上各个网盘,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意滴文件好重要”
本人在互联网上看到国家税务总局信息系统CTAIS公安部公民身份证信息管理系统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八达通工程都是由神州数码承建,按照这个坏账计提比例,那三个政府部门都不用给钱神州数码,其他机关也是同样道理,神州数码就要免费为政府和事业单位及公司企业无偿奉献,联想精神“无私奉献”神州数码“无偿赠送”因为本人已经与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断绝关系,毫无瓜葛,所以不受该点约束。
2015年11月,有一对男女经过本人家门口,女人说:“还没发”男人说:“误会”又有一个男人说:“until your father death”
2015年11月,有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女人说:“系意度”男人说:“周围唱”“争住抢”
2016年1月,本人在互联网上更新举报投诉信,有一天晚上,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再发”
又有一天晚上,有一对男女经过本人家门口,男人说:“出来”女人说:“吃饭”
还有一天晚上,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简要滴”“好大既网”
2016年1月,有一个男子经过我家门口说:“出来”“搅到国家安全部”“点过”有一个女人经过我家门口说:“过渡”
2016年2月,本人在互联网上再次更新举报投诉信,有一个女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泄密”
有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其中一个男人说:“才来发”另外一个男人说:“刺激、几十个”那个女人说:“跑掉了”走进巷子里面。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其中一个男人说:“又来”另一个男人说:“打你”
2016年3月,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
其中一个男人说:“影响性”另外一个男人说:“受贿吧”“隐瞒、关了几十个人”
还有四个男人两次晚上来找本人,去到凤宁东街27号门口说:“奖金难发”叫本人出去,没有理会。
综合分析判断就是可能有几十个人参与此案,这些人可能逃跑了,也有可能被关起来。如果真有几十个人参与此案,那么每人只能分得几百万元或者受贿金额就不止一亿元而是几亿元。如果那几十个人跑掉了,那几亿元赃款就不能收回来,可能被私吞吃掉了。如果那几十个人被关起来了,那几亿元赃款就收回来入库了。
2016年3月,有一天傍晚,本人在家门口抽烟
听到巷子里面有一个男人说:“点解怇会知道我既名”女人说:“唔系我讲既”
2016年3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自己就要死都不知道”“领导”
2016年3月,有一男一女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男人说:“辉”女人说:“日日都训十几个钟头”
有三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推怇”“广告”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有一个女人说:“意滴信系广告信”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对外开办广告公司,帮联想控股做广告,签定了合同,收取了二十亿元广告费
检察院认为是变相受贿。
2016年3月,有一男一女经过本人家门口,男人说:“敌唔过国安”女人说:“系”
2016年4月,晚上有两个女人拉着行李车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不要以为不知道”
2016年3月,有一男一女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喂”有自行车声音,女人说:“点呀”男人说:“杀怇”
2016年4月,有三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39号”后走进本人邻居家中说:“意栋墙”
2016年4月,有一个男人晚上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周强,顶楼,谢你。”
有两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放出来啦”“有滴”
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整坏左”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有滴也你话东,怇向西”
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他说的是省厅”“这样做不对”还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白白俾左凤宁街”
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凤宁街”“凤宁东”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哥哥”“梁伟发”“迟滴发”
有两个男人站在饮食店后门说:“捉果个七头”“无走”“告诉他啦”“唔系话你”
还有一男一女经过我家门口,女人说:“想要死”男人说:“入来”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男人说:“真系你来”
还有几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独食”还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追逃谁”“阮汝辉”“不出来”
还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来定点”还有两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以为来俾奖金怇”“意家未系时候”
还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其中一个说:“真要弄死他吗?”另一个男人说:“睡觉呢”
还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那些人是来杀他”还有三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钱没发”“唔系真系坩对讵”“欺压”
还有三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发达啦”还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检察院也有不对的地方”
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灌输思想:“检察院有份装偷听器,有份参与破案,也应该支付本人奖金”
有一个男子说:“脑电波特码”有一个女人说:“即刻叫怇地来”
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走近本人家门口,女人说:“都系无叫怇住”有一个男子使用追逃仪说:“滴兄弟都憎左我”
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名人都仆街”“迟滴分”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说:“唔使理怇,听日照捉怇”
有一个女人使用追逃仪说:“追逃仪显示,阮汝辉的博客更新了,是香港警察通风报信”
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说:“就按这点起诉他”有一个女人使用追逃仪说:“阿辉既博客好多都更新左”
有一个女人使用追逃仪说:“我地唔用追逃仪搞脑控”“知道晒全部也”“都几十岁”
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辆集装箱车,有一些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搬运仪器和钞票,有一个男人自称是国家安全部的前任副部长后降为处长马健其实是联想控股脑控部马建讲普通话操国语,来到省厅。
那个联想控股脑控部马建先冒充过香港国安,后拉过那个女人下的士,表演奸强那个女国安,冒充过最高检公诉处长。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有一个女人说:“(王黄)(文汶)(庆兴)你见过搬银纸要着防化服,你唔觉得滴银纸有问题既”又说:“你个个月工资单几千万,你估我唔知啊”可能有人在其工资单上做手脚,因为没有理由一个人每月拿几千万,总要分给同伙,独食难肥。有几个男人说:“你再唔下载联想控股文件,信唔信我地强奸你啦”有一个女人说:“我同(王黄)(文汶)(庆兴)搞也都搞左几十次,你够胆就除裤,睇吓你强奸我定系我强奸你”
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两个男人经过我家门口说:“仲记住果一個亿”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有几个男人自称以前是省厅的人,刚刚放出来,说只是拿了一千万美金,没有一亿那么多,要回去省厅问人拿钱。
有一天早上,本人在家睡觉,听到巷子里面有几个女人说:“我地返唔到省厅”
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国家安全部唔知意件事”
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怕你托七”“唔系意个人”“痴左线”“领导问题”
有一天早上,本人在家睡觉,有几个年轻人拉着行李车经过我家门口说:“系就出来分”
最近几天下午,本人出外散步,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两个男人走到我家门口,其中一个男人走到凤宁东街27号门口仆倒在地就不见了,原来是香港电影《天地雄心》拍摄技术。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来图象,有两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人站在巷口,有两辆黄色自行车,脸面部很可怕。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在飘浮,原来是香港电影《倩女幽魂》拍摄技术。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两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胸口挂着白色证件,走到凤宁东街37号门口就不见了,原来是香港电影《天地雄心》拍摄技术。
最近几天下午,本人站在家门口抽烟,见到有一男一女来到凤宁东街29号门口,突然消失了,原来是香港电影《天地雄心》拍摄技术。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图象,有几个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男人站在巷口桥边。
最近几天下午,本人出外散步,看到有一辆白色警车闪着红色和蓝色的警灯正在靠近,突然间消失了,原来是香港电影《天地雄心》拍摄技术。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出外吃饭,回家时在巷口看到几个年轻男女,后来有人使用追逃仪(有读脑功能)传来声音说他她们是香港警察情报科CIB公开身份是报社杂志电视台记者。在街口看到几个外国人,后来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说:“WE ARE AMERICAN BLACK WATER SECRITY COMPANY STAFF,DON’T KILL ME”被人捉住。
最近一段时间,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造假,硬说本人已经收取了奖金,在奖金证明纸上冒充我的签名。
最近一段时间,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强逼本人从事低收入工作,他们就在我的工资单上造假,加了个万字,每月捞几千万元好处,气得我大喊:“一世都唔同贪官污吏做也”“一世都唔同腐败分子做也”“一世都唔同滴狗官做也”
最近一段时间,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强逼本人将奖金给他们,实际上他们已经侵占我的私有财产,只是差一个我的签名或者所谓的捐赠纸或者说话录音,只要我更新文章就是改变捐赠意愿,我就算死也不将钱给那些贪腐分子。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有两个女人自已承认有份参与此事。
有一个女人说:“真系要杀怇啊”另外一个女人说:“系,边个叫怇知道甘多也”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一边制造图象,另外一边扫描我全身,令到我全身发冷,陷害我死于古代巫术。
阮汝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