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大西洋月刊:中国政府能把上海变成新的香港吗?


香港—上个月,当超强台风天兔缓缓逼近香港时,气象学家警告说天兔将是三十年里袭击香港最具破坏力的暴风。当居民做好准备防范最坏的结果的最后时刻,天兔转而向北推进,使其逃过一劫。
一周后,作为天兔在香港的回应,中国商务部长高虎城主持了上海自贸区的启动仪式,在此之前此事被媒体大力宣传。接下来八月份的新闻是:由于李克强总理的全力支持,北京批准成立上海自贸区。此前不断有人猜测,作为前英国殖民地的香港,其作为中国离岸金融中心的特殊地位将受到威胁。

但正如天兔一样,由李总理促成的为"中国经济腾飞"的上海对香港的威胁在最后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如外界谣传的那般——市场决定利率、放松人民币兑换管制和开放中国资本账户——这些本来可以促成中国投资海外一波浪潮的措施毫无踪影—自贸区的开放是以新的谨慎管理制度为前提的,缺乏宽松的监管细节却限制多多。李总理自己都未出席启动仪式的事实不容忽视的。

既然这11平方英里的免关税自贸区(包含洋山港、外高桥保税区和浦东机场)是为商业开放的,但疑问却多于答案。两个大问题是:自贸区能满足其作为金融锐意改革实验区的潜能吗?另外,上海能成为与香港相抗衡的全球金融中心吗?

按目前的情况看,自贸区短期地位还不明显。《南华早报》在自贸区成立前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引用一位不知名的政府官员消息,不知名的管理者寻求维持其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金融方面掌控权的行为会阻碍自贸区的发展。另外,在其为确保批准成立自贸区的努力时,李总理早已从国家证券银行监管方变为反对过度监管的立场了。那些监管者和其他强势的操控方可能会为李的上海计划使绊子。

林和立,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兼中国政府内部谋略专家,表示在使上海自贸区获得批准时李早已跟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和中国“四大”国有银行(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就他们对此缺乏热情的问题周旋许久。

林说随着现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于今年十一月提上议程,李(作为总理负责经济问题)现在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而习近平主席将为会议带来具有凝聚力的愿景——按照传统进行经济改革。

“三中全会将会是习李领导集团有关经济改革的第一份重要声明。”林说,“他们需要做出一些事情向世界表明他们在通过改革使中国向前推进。”然而,那仍有待检验。

经过不列颠155年的殖民统治后,1997年的香港回归是近年来中国崛起为世界经济大国的转折点,把香港作为离岸金融中心对北京政府大有用处。而香港转型为亚洲一流金融中心是凭借其低税收、促进商业发展的监管环境和英国人建立的法律制度的优越性,而共产党取得1949年内战胜利也起了重要作用,虽然是间接的作用。在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外资企业和商人——包括赵氏、辜式、包式和董氏船运家族——大片地从上海逃往香港,许多人都是坐他们自己船离开的。

渣打银行七月报告评估中国商业地产市场去年12月市值达115万亿人民币,合18.8万亿美元,而股票市场价值评估只有23万亿人民币。如不进行真正的金融改革,地产泡沫将继续膨胀,李总理当然知道后果,这就是他为什么看起来愿意把大部分政治资本投到上海自贸区的原因。
目前,作为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香港该为与中国经济挂钩感到担忧吗,该为与世界经济接轨担忧吗?答案是否定的。但长期看来呢?也许吧。

"十年内,人民币很有可能自由兑换,我认为到时资本账户的大部分限制都已被取消,到时香港的优势将不再那么明显,"林说,“唯一特别的可能是法治和知识产权保护及一些香港可能具有优势的专业服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10或15年之后毫无疑问香港的优势会被削弱。”

上海跟香港相比如何呢?有许多方法可以评估一座城市的金融影响力。其中之一就是Z/Yen Group的2013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这份报告综合了世界银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和经济学人智库的资源及原始调查结果,显示香港在世界金融中心排行榜上位列世界第三,位居伦敦纽约之后。上海呢?全球排名第24位,远远落后于香港。

除了硬性数据,该指数包含一些来自全球金融专业人士对城市人才素质、商业环境、市场准入、基础设施和总体竞争力的意见。使浦东新区陆家嘴到处都是摩天大楼可能只需花20年,但是一个城市的金融发展就像或更甚软件设施之于硬件设施的发展那样需要时间,这也是上海发展的挑战所在。

乔·斯塔威尔说上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其新书《亚洲如何崛起》分析了东亚八国政府(包括中国政府)是如何发展他们的农业、制造业和金融业的。

“我认为上海没有任何可能于2020年之前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因为中国的服务业要发展起来要比其制造业发展的时间多得多,”斯塔威尔告诉我说,“服务业是非常取决于人的,而人要经过长时间才会改变。你不能像制造业那样强力推进服务业发展的步伐。”

Z/Yen Group的指数表明上海全部五项标准与香港都有很大的差距。

在人才方面,上海需要引进成千上万的银行家、会计师、律师及其他合格的具有国际背景的专业人才。商业环境方面,最近电视播出的警方拘留上海非法调查员Peter Humphrey 和虞英增夫妇这件事使全球金融业担心其商业环境,金融业须依靠像该夫妇开的中慧公司提供相似的服务来应对中国灰暗的商业环境以降低风险。

香港在市场准入和基础设施方面比上海更具优势,但这些正是李总理在位(2013至2023年)的10年(假设)期间会采取措施大力改变的地方。假如在上述几方面有改善的话,几乎可以确定上海最后一项标准—综合竞争力—排名将会上升。假如法治、知识产权和信息流通不随之提升的而只是为了达到北京政府的目的话,这些条件升级可能将会止步于此。

有报道说上海自贸区会有自己的不受限制的互联网,但不同的报道对此说法不一,此番举措对解决最近镇压“甚嚣尘上”的网络谣言毫无用处,假如一条被政府认定为触犯禁忌的信息被分享超过500次或点击超过5000次,镇压的措施是判处该信息发布者三年有期徒刑。据推测,这项试图严格压制网络言论的新措施有可能在自贸区内实施。

正如林(和立)注明的那样,中共现任领导集团“认为他们可以两全其美:经济金融自由化和更严格地互联网控制,我认为在这方面香港作为信息自由的中心拥有优势。反观大陆,不可能有政治改革或哪怕是互联网解禁—那看起来完全没有可能。”

最后,上海可能完全超越香港成为中国的第一大金融中心,但得到2047年后才有可能,那时香港将很可能失去其作为特别行政区的地位和其税制、司法制度和自由信息,正是这些优势成为香港吸引全世界的基础。
大陆不可能有政治改革或哪怕是《互联网》解禁—那看起来完全没有可能。上海可能完全超越香港成为中国的第一大金融中心,但得到2047年后才有可能。那时香港将很可能失去其作为特别行政区的地位和其税制。司法制度和自由信息被摧毁,正是这些优势成为香港吸引全世界的基础。
To remember one's origin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