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重庆低调返还部分涉黑资产,当事方签保密协议


 重庆高院裁定部分 返还“涉黑资产”
  作者: 周远征
  10月25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无期徒刑判决的原判。
  而在千里之外的重庆,庆隆南山高尔夫国际社区打出了“再塑别墅影响力”的广告。作为涉黑资产被处置两年之后,庆隆南山高尔夫国际社区终于返回了楼市江湖。10月25日,销售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将会推出20栋别墅,起价在280万元。
  本报继10月14日刊发“涉黑资产”僵局专题报道之后,继续追踪事态进展。
  高院裁决资产划分
  对于涉黑资产的处置,重庆市采取了极为低调的做法。当事各方甚至签订了保密协议,对于相关涉黑资产的归还,庆隆屋业和代理律师都不愿谈及此事。
  公开的资料显示,2011年5月4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宣判,重庆庆隆屋业和重庆众诚物业等八家公司的实际持有人彭治民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不过,记者从重庆市外经委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早在2013年5月13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下达执行裁定书(〔2011〕渝高法刑财执字第1-4-1号),载明彭治民持有重庆庆隆屋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庆隆屋业”)28.6%的股权。重庆高院还裁定没收彭治民名下14.3%的股权上缴国库;将彭治民名下另14.3%的股权变更登记至陆纾(彭治民妻子)名下。
  该文件还显示,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另下达协助执行通知书(〔2011〕渝高法刑财执字第1-4-1号),规定将没收的彭治民名下14.3%的股权变更登记至重庆市财政局。而在重庆市高院做出裁决之后,重庆市外经委也发文同意重庆市财政局持有重庆庆隆屋业14.3%的股权,陆纾持有重庆庆隆屋业14.3%的股权,公司其余股东及持股比例保持不变。
  根据重庆市政府文件,2013年6月8日又依法解除了重庆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托管重庆庆隆屋业、重庆众诚物业等8家公司经营权及股权,从而这些公司的原有管理团队重新掌握了公司的运营权。基于这样的变化,才有了停工三年之久的庆隆高尔夫国际社区重新开盘。
  负债陡增
  记者辗转从各种渠道获得了彭治民旗下资产的情况。其中,相关公司内部人士的说法是彭治民旗下主要资产高达70亿元,在彭治民被抓之前负债为10多亿元,资产返还之时负债增加了20多亿元,总负债达到了近40亿元。
  彭治民旗下八家公司中,最主要的重庆庆隆屋业和众诚物业两家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显示,1993年6月18日,递交工商局的申请中,载明该公司香港赖福允先生投资500万美元,注册资金250万美元。重庆庆隆屋业成立之初,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均由彭治民担任。随后,该公司股权结构又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但是,截止到2008年,赖福允依然是第一大股东。2008年8月,赖福允签署协议,将持有的重庆庆隆屋业46.49%股权(原出资额9329.422万元)转让给注册地为香港的华辉投资有限公司(记者未能在香港公司注册处查询到该公司的信息)。由此,股权结构变更为华辉投资有限公司占46.49%,彭治民占28.60%。四川广安阳光发展有限公司为24.91%。公开的信息显示,四川广安阳光发展有限公司系彭治民夫妇掌控的公司。因此,此时彭治民成为了重庆庆隆屋业的实际持有人。
  而彭治民旗下的众诚物业则成立于1998年,该公司初始股东由彭治民、彭国荣、陆纾三人构成,其中彭治民持有76%的股份。
  重庆庆隆屋业递交的年检报告书中显示,彭治民被控制之前的2009年重庆庆隆屋业资产总额为201255.66万元,负债总额为206128.67万元,其长期负债更高达133765.61万元,该公司净利润为负5722.48万元。而该公司2010年的年检报告书中则显示,该公司的资产总额为230096.68万元,负债则陡增到271908.53万元。
  如果按照相关公司递交给工商局的经营情况表和资产负债表,计算2010年年底为止的重庆庆隆屋业和众诚物业的总资产约为77亿元,总负债约为83亿元。
  对于工商登记资料中显示的众诚物业的负债和资产总额情况,接近彭治民家人的关键人士并不认同。该人士表示,包括专案组和审计所,反反复复对相关公司的资产和负债进行过测算,由于众诚物业主要是进行庆隆南山高尔夫项目的开发,负债并不高。截止到记者发稿时止,相关各方对于众诚物业的负债情况尚未予以公开回应。
  托管之谜
  年检报告上的总资产大致与相关人士的估计相符,然而总负债却远远高于任何一方私下透露或者公开的数据,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呢?
  这不能够不提到重庆打黑期间创造的托管模式。彭治民尚未被法院审判之前,重庆市就迫不及待介入接手彭治民控股和参股企业。重庆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受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及重庆渝中区、南岸区政府委托,于2010年9月4日正式对重庆庆隆屋业进行托管。
  而在托管期间,彭治民家人和公司的其他股东被排斥在外。重庆庆隆屋业的股东结构中,华辉投资有限公司系第一大股东。而众诚物业在成立之后,经过多次变更。2010年5月10日,变更登记之后众诚物业的第一大股东为向勇,其持股比例为41.69%,而第二大股东为华辉投资有限公司派出的代表傅世琼,持有35.86%,而彭治民控制的重庆海客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持有的股份仅为13.79%。显然,彭治民被抓之后,其参股企业的其他股东可以在法律赋予的范围内进行管理层调整,并合法管理企业。但是,彭治民尚未被法院宣判之前,重庆庆隆屋业、众诚物业等八家公司就悉数被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托管。
  正是在这个特殊的公司操盘下,彭治民控股和参股企业债务陡增。其中重庆庆隆屋业,从2009年的债务总额20亿元出头,陡增到了27亿元。公开资料还显示,重庆国际信托对庆隆屋业托管之后,双方还发生了诸多的借贷关系。2011年8月19日,重庆仲裁委员会就做出裁决,重庆庆隆屋业偿还了重庆国际信托4.5亿元借款。
  2011年12月5日,重庆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又成为了新的托管者。根据记者掌握的一份“罚没资产托管协议“,重庆市财政局委托重庆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重庆庆隆屋业、重庆众诚物业等8家公司全权行使股东权利和公司经营管理权。而在另一份说明中,还进一步明确了由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全权负责相关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而且,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还向重庆国际信托募集了约14.8亿元信托资金向重庆国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发放贷款,用于该公司对“庆隆系”公司在金融机构的债务进行重整。一般而言,信托贷款的利息远远高于银行贷款。
To remember one's origin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