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文化中的暴力基因,暴力基因的不断被激活


处理国内问题,只需要4分的政治智商。处理国际纠纷就需要6分的政治智商。凡是涉及民族问题的,必须8分才及格,如果是涉及带有民族宗教背景的恐怖分裂主义,那就需要10分的智商。所以奉劝各位,遇到此类问题的发言要特别特别的慎重,特别特别的小心。

与历史上的民族文化冲突比较,目前的恐怖活动是烈度极低的。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果。但是,不时出现的恐怖活动,说明人类在某些历史阶段历史环境中产生的暴力基因,在一定条件下,仍然会象癌症一样发作。

这样的暴力基因不是某个文化专有的。从比较愚昧的义和团,到“高大上”的德意志第三帝国,都有体现。希腊罗马神话都极其残酷。北欧童话的原版据说十分暴力。。。现代文明极力去除这些恶性基因。即便如此,仍然不时地有小范围小规模的发作。中国的315反日中的暴行,欧洲“光头党”对移民的暴行,都是现实的问题。

文化中的暴力基因也许是形成于历史上的文化冲突,如天主教与穆斯林的千年冲突。但是,暴力基因的不断被激活,虽然直接体现为愚民残忍的愚行,根源常常是更现实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原因。

中外的穆斯林都说极端分子违背了可兰经的非暴力教义,但是极端分子,教派冲突,显然是依据了埋藏着暴力基因的某个版本的教义。与其竭力撇清关系,不如尽力消除文化中的暴力基因。就如同,一些现代穆斯林女性可能不认同许多对妇女的歧视性教义。但她们也许认为这些教条不可能真实地加诸于自己,因此对那些不合理的教条坦然地视而不见,而不是推动改革,以去除这些过时的教条。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张欣知道小潘不可能娶四个老婆,因此可以漠视相关教条。但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类似歧视甚至侵害女性的教条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损害女性权益的现实效力的。

穆斯林世界的权力者,如果不能去除文化中的暴力基因,或者想从中获利,难免最终严重损害全世界穆斯林的利益。基督教经历了无数次的改革,才有了现代的不同于中世纪的气象。同样的,伊斯兰教也需要与时俱进的改革。

当美国将军获得前所未有的军力支持,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拼力一搏,取得对暴乱的暂时压制,并匆忙政治性宣布反恐战争的胜利的时候,随着军力撤出而重新蔓延的极端势力,宣布了武力的极限和失败。

武力压制是必要的。但是武力只能救急,武力不能最终解决问题。

美军感受到了在人文环境陌生复杂,语言文化不通的土地上做战的盲目,招募了人类学家充实到战斗部队里,建立了HTS(Human Terrain System),在作战指导里强调了人类学家提供的战区人文地图标识的人文环境习惯特征。但是,这样的战术运用,只是以帮助军队分辨当地人哪些是射击对象,哪些是带路的,哪些是不该招惹的,哪些是移动的背景为目的,仍然是以武力消灭肉体为目标,最终难以避免战略目标的失败。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随军人类学家帮助美军消灭印地安人的经历,令美国的人类学界对于介入反恐战争的态度出现对立的分歧。

二战处于胶着之时,记者向丘吉尔提问:“我们到底能否战胜法西斯?”丘吉尔的回答意味深长:“我们一定能够战胜法西斯,我担心的只是在我们战胜法西斯的时候已然变成了法西斯。”
  
当我读着美军前橄榄球明星,普通女兵,精英SEAL的或激昂或哀惋的反恐故事,感受着无边的茫然时,突然想起上世纪六七八十年代肆虐欧洲的恐怖活动。有一天,它们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世界经理人:猎头/交友/聚会/icxo.co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