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同性恋在美合法换,谈同性婚姻的真正弊端


不详的天空中暴风雨即将来到,一架巨型压路机渐渐逼近美国某条主干道上排成一排的比萨店,照相馆,教堂和蛋糕店,用彩虹色彩的滚轴重重的碾压它们。我们注定要去了解同性恋议程,它已是势在必行,任何阻拦都是徒劳。

最高法院决定随时对同性婚姻问题做出判决后,这张图片和图片背后的故事表达了右派人士对同性婚姻权利的担忧:婚姻平等几乎是大势所趋,它将产生预想不到的后果。其一,它将侵犯企业主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使他们在众多难以忍受而又不得不服务LGBTQ市民的情形下压抑自己。同时,它有可能会使一妻多夫制,及各种与同性婚姻相关的异常行为合法化,包括健康婚姻或许并非一夫一妻这一令人恐惧的现实,放开人们对体制的理解。婚姻平等也将迫使我们尽快适应这样的世界:正如跨种族婚姻一样,在文明社会质疑同性爱情的尊严将被视为无礼的。最后,同性婚姻对下一代来说是毁灭性的。

然而,上述的多数后果对我的影响并不大,这也不足为奇。事实上,部分后果似乎正是婚姻平等带来的福利。至于其它后果,如果严肃考虑起来,它们将会同样面临同性婚姻过去30年受到的法律约束和文化审查。而从下一代的角度来说,孩子们通常更能适应也更加公正,往往是父母把这些后果当作文化战争的武器。即便如此,我对法官做出的赞成决议的后果的确是担心的,不过我并非担心正义的美国走向退步。相反,我担心的是此番确定的婚姻权利对同性恋群体以及我们在过去一个世纪创造的独特的社会将会产生什么影响。可以确定的是,总得来说婚姻平等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令各方面受益匪浅,当然,它也有一些意料之外的消极后果。

首先,我暗自认为,婚姻自由将强迫人们结婚,这种强迫同时来自外界和社会内部。如果婚姻平等成为地方法律,许多州和企业将会取消之前所做的一切与同居伴侣关系相关的安排,迫使本不想结婚的伴侣结婚。其中一些伴侣会因为意识形态上的原因认为这种体制令人不安--许多人,尤其是同性恋群体中激进的一方,仍然会对这样的体制感到不满。但是正如人权运动在近期发表的对商界的恳求中指出的那样,人们希望保留选择权,其他人也希望保留同居伴侣关系,因为结婚将使他们脱离他们原属的团体,在缺乏LGBT歧视保护的地区,威胁到他们的就业和安全。引用福柯的话说,知名度往往是最棘手的陷阱。

此外,结婚还会成为定义同性恋是否成功,对感情是否真诚的标志—这种等级结构早就困扰着直人的世界。过去,在同性恋圈子里,因为没有婚姻这种确定的结局,保持单身,或有伴侣但是未婚,有众多情人或者只对一人用情一生都是合法的选择。另外,因为年轻的女同性恋和男同性恋在成长过程中并没有将婚姻看成是现实的目标(也不会因为家庭期望的压力结婚),他们能够憧憬和发现其他浪漫的相处形式。这些不同相处形式最终会消失,或者越来越少,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损失。

人们会质疑,在激进主义的前线阵营,随着同性婚姻的合法性即将由法院认可,某些阶层的同性恋—尤其是富有的白人同性恋—或许并不会立即脱离LGBTQ的队伍而加入主流人群,这种质疑是理所当然的。学者玛丽格雷认为同性恋群体“与普通市民有一个阶层的距离。”这个阶层就是社会对同性恋的尊重以及建立在婚姻之上的财富整合机制。一旦这些男同性恋(大多数是男性)面临的最后一道障碍也打破了,他们与仍在斗争的同性恋群体之间的归属感将极大下降,仍在斗争的同性恋群体通常是为了争取性别认同,以及比婚姻更威胁现状的种族正义。而他们的脱离不仅意味着木屋共和党人数增加,也会动摇主流LGBTQ激进主义团体的经济和组织体系,这种体系,不论好坏,从很早以前开始就是由他们提供金钱并努力运作。

我还担心维持直人对LGBTQ运动的支持会面临挑战。促成同性婚姻的动力大部分是因为同性婚姻从根本上来说是幸福的结合。对爱情的庆祝总是受到欢迎的,即使你害怕同性恋,也很难始终反感同性之间的爱情。爱情在人们的眼中总是合时宜的,甚至是有迷人魅力的:毫无疑问,社会媒体的壮大对同性婚姻创造了有利条件,分享一段甜蜜的求婚视频或者情侣在县书记官办公室桌前扭头的趣闻都能收获到很多“赞”,随着轻点鼠标,“赞”的数目还在扩大。但伴随LGBTQ运动而来的问题—跨性别保护,宗教自由法律,雇佣歧视—要比婚姻复杂的多,也没有婚姻美好。当同性恋的困境不再紧迫,直人们还会继续和我们共同分担么?这还有待解答。

在上面提到的诸多问题中,真正让我担忧的是婚姻平等对同性恋群体的影响。结婚的夫妻各自保持之前独立的直人生活不足为奇。也有一些同性恋享受出双入对的感觉。同性恋群体缺少形式约束,受关注度高,这种群体特征表明同性恋社会较为松散,更多时候是靠深厚的友谊和家庭选择来维系,而不是一个联系非常紧密的团体。我认为正是这种社会形式催生了一种独特的文化:成为男同或女同又或双性恋不仅代表爱情和性。当然,有可能婚姻平等的结果并不都是如此,同性恋有可能赋予婚姻共同的情感。或许,可以确定的是,尽管婚姻平等会对我们每个人带来变化。当我们庆祝这些改变产生的伟大成就时,我们也应该适应它的所有后果,不论是喜是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