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山西“焦炭大王”病逝,两妻7子女争百亿家产


 山西三佳能源老板去世,“妻子”们和子女们的股权之争导致公司停产,政府介入未果

  8月上旬,资产价值超百亿元的山西省三佳新能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佳能源”)常有警察出没,而工厂已停工、员工纷纷上门讨薪……而这些怪相,均源于今年6月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阎吉英的突然去世。

  企业群龙无首之时,阎吉英的“妻子”们和子女们开始对其名下企业发动股权之争,使这个家族企业的前途充满变数。

  8月9日下午,阎吉英(注:阎吉英子女身份证件上均显示为“闫”姓)法定妻子一方的律师赶到介休市,希望和争夺股权的另一方展开谈判,但未达成任何协议。

  百亿身家生前却未立遗嘱

  今年6月25日,山西著名的“焦炭大王”阎吉英因为脏器衰竭,在北京医治无效死亡。但他生前并未立下遗嘱。随后,两位“妻子”和各自的儿女对股权展开争夺。三佳能源平静不再。

  自7月13日阎吉英出殡后,三佳能源内部矛盾陡然升级,出现了“有人组织”的员工拉条幅讨薪、警察抓人、电脑丢失等事件。

  8月1日,阎吉英的法定妻子曹玉莲和五个子女,聘请河南某审计师事务所对集团下属一子公司进行财务审计途中,遭到阎吉英另外的“妻子”郭秋梅和儿子郭利炜为首的一方的反对和阻挡,致使部分子公司停产。

  8月5日,当地警方介入调查,带走该审计师事务所19人,随后又立即释放。警察走后,该所带来的3台笔记本电脑丢失。

  截至前日下午,曹玉莲一方害怕郭秋梅一方转移资产,便派人修改了财务电脑密码。

  旗下一产业估值就超60亿元

  三佳能源位于山西省介休市义安镇义安村,该企业创立于20世纪80年代,创始人为阎吉英。起初以炼制土焦起家,后升级改造为机焦,并被有关部门确定为“三佳”焦炉,得到环保部门的肯定。

  1995年,阎吉英开始投资开发绵山旅游。绵山,又称介山,因晋国大夫介子推被焚的故事而成为名山,该山位于介休城东南20公里处,山势陡峭,多悬崖绝壁,苍松翠柏,最高海拔2571米。绵山早在北魏之时就有寺庙建筑,唐初时已具有相当规模的佛教禅林。阎吉英累计投入20亿多元,目前绵山资产等价值为60亿多元,已是5A级风景名胜区。

  此外,三佳能源还涉足煤化、硅化工等多种行业。旗下共有10家关联子公司和两家参股公司。其中母公司三佳能源注册资金2亿元,阎吉英出资1 .2亿元,占60%股份;自称是阎吉英另一“妻子”的郭秋梅出资4000万元,占20%股份;郭秋梅儿子郭利炜出资4000万元,占20%股份;子公司三佳煤化注册资金1.02995亿元,阎吉英出资2575万元,占2 5 %股份;介休绵山,注册资金1 .7 6 6 7亿元,其中三佳能源控股97.48%,阎吉英出资254 .98万元,占1.44%股份;郭秋梅持股1.08%;三佳化工新材料注册资金2 .1亿元,阎吉英出资7000万元,占33 .33%股股;内蒙佳辉注册资金3亿元,阎吉英出资1亿元,占33.33%股份;四子王旗注册资金2 .5亿元,阎吉英出资7500万元,占30%股份。

  这些年,阎吉英与义安村李安民控制的上市企业安泰集团齐名,均成为介休市乃至山西省的纳税大户。

  百亿富翁背后的两个“妻子”

  经南都记者梳理,阎吉英去世后,目前共有两方参与对其所持股权的争夺,一方是1952年出生的妻子曹玉莲和她的五个子女;另一方是50多岁、当地人俗称“老二”的郭秋梅及其一子一女。

  其中阎吉英和曹玉莲生有3女2男,大女儿闫香梅、三女儿闫冬梅已经移居加拿大,二女儿闫春梅嫁在本地。据了解,曹玉莲的二子闫慧辉已经跟随父亲打拼十余年,并任义安村硅化工负责人。

  “老二”郭秋梅现为集团公司财务总监、副董事长;其儿子郭利炜刚刚大学毕业,现任绵山景区总经理(董事长为阎吉英),郭秋梅之女郭春燕,据称为郭秋梅抱养。

  在一份印有义安镇派出所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复印件中显示,阎吉英,小学文化,其妻子曹玉莲。曹从1971年至1973年三年连续生了闫香梅、闫春梅、闫冬梅3个女儿;1975年又生了大儿子闫慧光,1982年生下二儿子闫慧辉。

  据知情人透露,阎吉英在农业合作社年代当过生产队长,同村的郭秋梅为其社员。阎吉英开办焦化厂后,郭秋梅做了企业会计,后两人发生男女关系,并生下郭利炜。

  “老二妻子”和儿子掌控公司

  这次股权争夺的原因,是阎吉英的法定妻子曹玉莲和闫家5兄妹认为,按照法律,他们应该全部继承阎吉英在集团公司60%的股份,而且还应进入董事会。

  不过,阎吉英去世后,郭秋梅方实际控制着三佳能源,曹玉莲一方则选出主要领头人闫慧辉参与股权之争。曹玉莲方称,如果郭利炜能拿出亲子鉴定等证明材料,他们可以认同郭利炜为阎吉英的婚外子女。

  这些年煤炭跌价,焦炭行业也跟着跳水,于是焦炉纷纷停产。60多岁的阎吉英没有停步,在介休和内蒙古开设有机硅厂,但基本没有多少盈利,有的还未投产。三佳能源旗下绵山旅游项目可谓一枝独秀,一天门票收入近70万元,成为现金奶牛。所以,曹、郭两方都看好这一黄金项目。

  据南都记者调查,三佳能源在民生、渤海等银行都有贷款,并以旗下公司股权作质押。曹玉莲一方有人称,光去年集团就增加了贷款四五十亿元,之所以让河南某审计师事务所来审计,是为了防止另一方转移财产,导致三佳能源成为空壳公司。

  官方介入协调暂无效果

  为了三佳能源这个“巨人”继续站着,8月3日,介休市某副市长曾组织三佳能源有关负责人在市政府开过协调会,主要协调三佳能源股权继承和变更等相关问题,但没有效果,5个主要参会人员都没有在该协调会议备忘录上签字。

  后来,双方聘请了山西的大牌律师,给出了关于股权分割的建议,但遗憾的是双方至今无法达成共识。曹玉莲的部分子女认为,对方已经拥有了集团40%的股权,“老爸对对方已经很偏心”,不应该、也没有资格再参与60%股权的继承。

  截至记者发稿,两方律师仍在摸底谈判,但仍无进展。
还是只生一个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