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克鲁格曼:美国政府里的那些疯子和骗子


疯子们(我指的是自由党团******* Caucus)在众议院制造的混乱将如何收场?我不清楚。但在这篇专栏文章付印时,整个共和党组织实际上是在恳求众院筹款委员会主席保罗·瑞安(Paul Ryan)担任众议院议长。人人都说,他是转危为安的不二人选。

是什么东西让瑞安先生如此特殊?基本上可以这样回答,他是共和党人能够得到最好骗子。他在欺骗新闻媒体和所有自诩为中间派人士方面取得的成功,构成了党内地位的基础。不幸的是,至少从他自己的观点看,坐在议长位置却很难继续维持这种骗术。

要了解瑞安先生在我们的政治-媒体生态系统所扮演的角色,就需要了解两个东西。首先,现代共和党是一家后政策(post-policy)企业,对真正的问题提不出真正的解决方案。第二,专家和新闻媒体实际上不愿面对这种尴尬的现实。

有关第一点,只要看看共和党候选人提出的政策想法,甚至为共和党机构喜欢、最有可能获得提名的马科·卢比奥(由于杰布·布什缺乏魅力的致命缺陷)提出的方案即可。《纽约时报》的Josh Barro称卢比奥提出的方案为“小狗与彩虹”计划,它包括数万亿美元的减税,却一点没有说明如何予以补偿——仅仅是断言经济增长会让一切都好起来。

不仅是税收问题,而在在所有问题上都是这样。例如,自从2010年《平价医保法》通过后,共和党人一直承诺要提出取代奥巴马医改法的替代方案,但到现在也没有提出像一份真正的医保计划的东西。

然而,大多数新闻媒体以及大多数专家仍然有一种“平衡”崇拜。他们坚定地把两大政党描绘为同样理性的政党。这就造成了一种强大的需求,对严肃、诚实的共和党人的需求,这种人的存在能证明该党同样拥有能够做出有用提案的人。正如Slate杂志的William Saletan所写的那样:“当时我在寻找右翼先生——一位以事实为根据,明白事理的保守派人士。”Saletan最早热捧瑞安先生,后来幻想破灭。

保罗·瑞安扮演了,并且在许多方面依然搬扮演这种角色,但这种角色只能表现在电视上,实际生活中一点用处都没有。实际上,他提出的预算案一直是一堆由魔法星号构成的荒唐不堪的杂物:断言通过削减开支可以节省数万亿美元,具体怎么削减却要以后再明确;还有堵塞税务漏洞何以在获得数万亿美元,但却说不出来漏洞的名字。或者像跨党派的税务政策委员会所有的那样,那些提案充满着“看不见肉的菜肴”。

但瑞安学生是个玩制度的高手,他特别善于制造看上去十分深奥(如果你对事情不了解的话)的表面文章,善于制造其计划已经得到预算专家审查的虚假印象。这种做法足以让那些对政策问题不十分懂,只知道他们想看到的东西的政治问题作家相信,瑞安做的实实在在的事情。(他使用PowerPoint给许多记者留下深刻印象)。瑞安之于财政政策如同卡莉·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另一位共和党候选人,前惠普公司CEO——译者注)之于企业管理:自我推销方面才华横溢,实际做事方面却毫无希望。然而,对媒体工作而言,他的行为已经足够。

反过来说,他在党内的地位主要依赖于这种外部的看法。瑞安肯定是一位强硬派,一位热爱艾因·兰德(俄裔美国哲学家,以极右观点称著——译者注)的人,一位仇恨累进税的保守分子,但他在这些方面并没有超过许多他的同事。仔细观察那些把他当成救星的人所说的,他们并不是说他紧跟党内路线,他在这方面并不是特别热情。他们谈论的是人们所感到的外界信誉,他作为一个可以站起来面对自作聪明的自由派人士的地位——正如微软全国广播公司节目的Joe Scarborough所说的那样,他是一位不为“纽约时报专栏负面文章”恐吓的人。(谁知道我们还有这样的实力?)
这样,我们又回到这一尴尬事实上:瑞安先生实际上并非财政清廉的支柱,也不是他假装的那种预算专家。肯定他是的这种看法是脆弱的,假如他进入混乱的政治中心,这种看法就不会长久。实际上,2012年作为米特·罗姆尼竞选伙伴的几个月里,他的光环已经并线消退。当几个月的议长可以就会完成整个消退过程,最终葬送他的前程。

然而,撇开预测不谈,瑞安现象告诉我们许多美国政治实际发生的事情。总之,疯子们已经接管了共和党,但媒体却拒绝承认这一现实。两者结合在一起,对政治骗子创作了一种机会,实际上是创造了一种需qiu。瑞安先生前来应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