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克鲁格曼:奥巴马医改不完美,但确实可行


让右翼失望的是,恐吓战术——还记得所谓死亡专家小组吗?——加上虚伪的法律挑战,并没有让美国免除医疗保险保障的“祸害”。但奥巴马医改的反对者却坚持认为,低迷的注册率和成本上升会让这种医改崩溃于一种“死亡螺旋”中。

但是,该法律实施头两年的效果却十分惊人。与预测大体一致,美国无医保的人数大幅下降,而费用却远远低于预期。反对医改的人士理应反思自己的立场——但现代政治却从来不会有反思的事情。相反,他们在预测灾难方面倍加努力,任何坏消息的预示被他们大肆渲染。

我之所以说这些事情,就是要让读者对最近一些的事态发展具有客观的看法,最近所发生的事情只标志一连串惊奇出现中断而已。没错,奥巴马医改最近遇上了一些障碍,但并不是多大的问题,根本不是大量新闻报道,更不用说右翼的反应,要读者相信的那么严重。医疗改革依然是一项巨大的成功故事。

奥巴马医改寻求通过两个渠道,为无医保人群提供医保。通过扩大联邦资助的医疗补助,低收入美国人可以得到医保,而扩大医疗补助本来应该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却受到共和党人控制下的许多州政府的拒绝。其他所有人都可以获得私营保险公司出售的保险单,这些保险公司不能根据历史病例采取歧视性政策,通过实施医疗保险补助理应让这些保险单能够支付得起。医保补助的额度则取决于参保人的收入。

并没有人希望奥巴马医改覆盖所有没有保险的人士。事实上,国会预算办公室2013年所做的预测显示,非老年民众大约有10%的人士仍不会有医保:有些人是因为其身份为非法移民,有些是因为共和党控制州拒绝医疗补助而制造的差距,而还有一些人则是从复杂的体制存在的空子中遗漏下的。但是,预计该法律会让美国无医保的人数大幅下降,实际结果也是如此,在加利福尼亚这样努力落实这一法律的州里尤其如此。

与此同时,在2014年和2015年,保险费用以及让这些保险费可支付起的补助费用远远低于预期。

当然,迟早就会出现反弹,出现一些令人吃惊的负面新闻。现在,有关医疗保险,我们最终有了一点不好或者至少不那么好的消息。

首先,保险公司发现参保的客户整体健康水平出现下降,因而费用高于预期,所以明年的保险费会出现上涨。各州的情况会存在很大不同,但平均涨幅大约为11%。这有点让人失望,但考虑到过去两年的好消息以及保险费每年上涨5-10%的长期趋势,这种情况并不至于让人震惊。

其次,一些买了低价保单的美国人对免赔额较高而感到吃惊,也很不满。这个问题是真实存在的,但不应夸大。所有允许的保险计划都涵盖预防性服务,没有免赔规定;许多保险还涵盖其它医疗服务。此外,低收入家庭可以得到额外的财政资助,帮助他们弥补这些差额。有些人可能不知道这些缓解措施——一个相当复杂的体系可能存在这样的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意识会得到提高。

最后,联合健康(UnitedHealth )集团宣布,该公司在奥巴马医保交易中心出售的保险单方面出现了亏损,正考虑明年撤出市场,这个消息引起了轰动效应。消息对外公布,有点令人费解,难免让人想到别有用心,但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尽管这家公司提供了大量雇主型保险,但实际上在市场上所占的份额很小,而市场上的其他公司却发出了更为积极的信号。

现在的官方预测认为,在这些交易中心注册的人数将少于先前的预测。但是,主要原因是,放弃保险的雇主很少,令人感到意外;无医保美国人人数的总体预测看上去仍然不错。

那么,我们现在能做点什么?毫无疑问,奥巴马医改意外好消息的时光已经结束,所有这样的好时光都都应该有结束的时候。瞧瞧,我们现在所谈的,是一个全新的系统,每个人都在学习如何运作,过程中肯定存在一些磕磕绊绊。

不过,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死亡螺旋的开端吗?有些人的确这么说,但我可以告诉大家,他们就是那些在每一步都预测会出现灾难的人,从现在起10年后他们依然会预测灾难马上发生。

现实就是奥巴马医改是一个并不十分完美的体制,但却是可行的,而且正在发挥作用。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