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特朗普是下半年国际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中国不得不防


美国总统大选已经进入了如火如荼的阶段,但随着美国共和党其他总统参选人退出初选,特朗普(Donald Trump)将要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似乎没有多少悬念了。当然,这只是预测,具体结果还得进一步观察。

因为,未来美国总统选情將会发生什么,同样还是存在很大变数。因为,尽管美国共和党没有如国民党那样的换人机制,但是共和党是否在这件事情出现大分裂也不一定。因为,1912年美国总统大选,就因为对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的不满,就有人脱党参选(1912年那次是已卸任的老罗斯福不滿其继任人塔虎脱(William Howard Taft)的表现,从而另组进步党参选,结果民主党的威尔逊在那一年总统选举中胜出)。如果这样情况没有发生,特朗普可能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参选人。这一定会让整个世界惊讶不已,也会给整个国际市场增加更多的不确定性。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他将成为国际市场不确定性最为重要的根源。

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佛格森(Niall Ferguson)近日在香港演讲时指出,整个美国社会不可低估了特朗普,如果他与民主党的希拉莉(Hilary Clinton)竞选总统,特朗普可能有一半的机会当选。这不仅在于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共和党内的观念正在转变,激进的茶党对共和党的冲击越来越大,从而导致共和党的不少理念转变。同时,美国社会结构也出现较大变化,中低层的民众对既有政治人物及经济分配结构越来越不满。

佛格森指出,特朗普本来是美国地产界的“过街老鼠”,但他却比任何竞选对手更有力地回答了为何低学历白种男人比60年前困苦得多。特朗普那过激的言论,比如要筑起美国与墨西哥之间围墙、禁止穆斯林入境、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等言论就是要煽动社会最底层的民众对当前的政治不满,却又极力掩盖自己属于世界最富有的1%。也就是说,特朗普正在利用民粹主义的方式来赢得中低阶层人民的支持。这也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以来,不少国家的政治领袖都在打左灯,以此来获得选票。如法国、匈牙利、波兰、菲律宾等国都是如此,这些国家的竞选多以是极端的民粹主义的政客当选,有可能这次在美国也不例外。

尽管当前不少分析认为特朗普当前美国总统的概率至多是50%,但是我们不得不提防,如果特朗普真的当选美国总统,那么美国的国内外政策将发生重大的转向。比如,他说上任后要立即撤换美联储主席耶伦,要让美元全面贬值,以此来增加美国产品的出口;他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之间建立起围墙,不少南美洲人不能进入美国,移民政策将发生重大调整等。这样的政策对美国社会及国际市场都会造成巨大冲击。

首先,如果特朗普竞争胜利上台,那么美国经济及国际市场将出现一片混乱,市场的风险大增。比如,美国的货币政策将出现重大的调整不可。至于美国的货币政策是如何调整当然是不确定,因为特朗普颠三倒四的讲话不知道他会做什么。但如果美元要贬值,那么美国的货币政策会更为宽松,大量的流动性又会从美国金融体系流出,又可能让新兴市场国家的股市汇市等资产价格飚升。

其次,如果特朗普上台,将给美国国债市场带来一场灾难,或世界购买美国国债的人带来一场噩梦。因为,按照特朗普的说法,他将像对待旗下一家即将倒闭的赌场那样去处理美国政府的融资问题,并找到就公共债务问题进行重新协商的办法。也就是说,如果美国经济差,那么在偿还公共债务时,美国就可能会低于国债面值来支付。即购买美国国债一美元投资者,在到期时就可能会低于其面值,可能是90美分,甚至更低。

在美国的历史上,可还没有一个美国总统说过这样不负责任的话。但特朗普却说,在借出钱时,就不排除折价偿还,可以耍赖,只还部分钱。美国国债到期偿还多少完全取决于当时的经济条件。如果美国经济崩溃,持有美国国债的债主就得和美国政府达成一项折价偿还协议。如果这种情况出现,那么这不仅会激发美国国债市场一场巨大的危机,也可以由此冲击全球金融市场。

因为,这必然会导致美国国债市场现有的信用体系崩溃。目前美国国债市场之所以稳定安全,利率低,就在于投资者把美国国债看成是国际市场风险最低的资产,就在于知道美国政府在什么情况下都遵守其承诺。如果特朗普上台之后不遵守这种承诺,这不仅会让美国国债的评级全面下降,其价格大跌,也会让美国国债的利率上升,从而使得美国金融市场的各种融资成本全面上升,对美国经济造成巨大打击。同时,由于美国国债的风险增加,它也不可能成为全球市场好的避险工具。如果国际市场资金寻求其他货币或黄金成为新的避险工具时,这肯定会推高这些货币及黄金的价格,对国际市场造成巨大的冲击。

再次,如果特朗普上台,他将坚决禁止穆斯林入境,这不仅会重新挑起美国与穆斯林国家之间的矛盾,也会让穆斯林国家的资金撤出美国,从而全面制造紧张关系及增加双方的贸易摩擦。还有,特朗普的政纲也明确表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美国已经有5万工厂倒闭、丟失千万计职位,因为表示,誓言上任之后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不再因贸易赤字被北京勒索,并向中国实施全面关税,同时也要加强驻军对东海及南海事宜等。如果这种情况出现,中国与美国的贸易关系将出现全面退步。这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一点都不可低估。

总之,特朗普以极端的民粹主义的观点来煽动美国中低层民众,并希望以此方式来获得支持,但是这种反智和煽动仇恨为卖点的政治,是极为危险的玩火行为。如果特朗普这种方式在美国总统竞选中得以取胜,那么对整个美国社会及国际市场来说将造成巨大的祸害。对此,中国政府及民众不得不防。因为,尽管我们现在谁也没有水晶球能够预测特朗普能否在总统大选是否胜出,但是在美国共和党的理念及美国社会结构发生巨大的变化情况下,特特普的胜选概率同样存在。这也意味着,特朗普将全面增加下半年国际市场的不确定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