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联想卖楼求生、持续裁员,末路已来临!


还是熟悉的配方。诺基亚在陷入困境后,曾经将总部大楼出售然后再租回来,以此为自己续命,但最终还是没有挽回衰落的命运。

类似卖楼再回租的戏码正发生在联想集团身上,同时发生的事情还包括裁员、手机与个人电脑销量持续下滑。联想还有前途吗?

联想频繁卖楼 缺钱还是凑业绩?

联想集团此前公告称:以17.8亿元的价格出售一家子公司给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其主要资产为北京联想研究院大厦。卖掉研究院大厦后,联想集团将再把研究院大厦租回来。

这不是联想第一次卖楼,在今年5月30日,联想集团还与海淀区国资委签署协议,以10.2亿出售旗下联创嘉业100%股权,联创嘉业的主要资产是位于北京海淀区联想大厦一至六层的物业。

卖掉研究院大厦然后再租回来,联想很缺钱吗?如果不是缺钱那何必如此折腾?从财报上来看,联想手持的现金的确在大幅减少。截止2016年6月底,联想集团手持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19.06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了8亿多美元。

但这似乎不是唯一的原因,估计卖楼将给联想集团带来13.81亿元的利润,总额远超上个季度联想集团的整体净利润。频繁卖楼就是为了让业绩更漂亮吗?

手头紧张变卖家当,利润不够卖楼来凑——诺基亚倒可以堪称是联想的好榜样。

手机销售不畅 联想持续大裁员

除了变卖家当之外,联想还在大幅裁员。

在公布卖楼信息之前,联想宣布裁员,主要来自此前收购的摩托罗拉部门。目前摩托罗拉员工数约为1200人,联想计划裁员约700人。据统计,近一年来,联想集团裁撤的摩托罗拉员工数已超过七成。

联想2014年以29亿美元从谷歌手中接手摩托罗拉手机业务时曾备受争议,不少分析称联想只买到了一个“空壳”。摩托罗拉的大部分核心专利,并不在出售清单上。数据表明,在收购摩托罗拉两年多之后,联想的手机业务并不理想。

据其财报,今年第二季度,联想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跌31%,售出1120万台,市场份额也同比下跌1.5%。

今年上半年和去年联想已经在大手笔裁员,通过削减员工福利成本来增加利润。财报显示,2016年第二季度联想的员工福利成本减少了7600万美元,约占当期净利润的四成。

PC市场日薄西山 老大地位恐不保?

尽管“转型”的口号喊了很多年,联想的主要收入依然来自处于老业务个人电脑业务。

个人电脑当前仍然占联想总营收的接近七成,但全球个人电脑市场都处于衰退之中,2016年第二季度,联想的全球个人电脑销量同比下降2%至1320万台。

据市场调研公司Gartner的报告,2016年第三季度全球个人电脑(PC)销量约为6895万台,同比下跌5.7%,这已是全球PC销量连续八个季度下降。联想第三季度连续PC发货量为1443万台,同比下滑2.4%。

联想似乎还沉浸在个人电脑的成绩单上,在最近的季报中强调其自身销量下降的速度比整体行业缓慢。但竞争对手的逆势上涨打了联想的脸,另一家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惠普PC发货量却上升3.3%。惠普的市场份额与联想相比,仅落后0.1个百分点。如果无法扭转销量持续下跌的趋势,联想电脑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失去其全球PC市场老大的地位。

个人电脑和手机业务的双双失利,让联想营收陷入下滑。2016年第二季度,联想收入为100.56亿美元,同比减少6%。

由于收购带来的巨额重组成本,上个财年,联想出现了1.28亿美元的巨额亏损,其中移动业务(手机)亏损高达4.69亿美元。联想CEO杨元庆在持续多年以过亿年薪饱受非议之后,终于在今年宣布放弃备受指责的高额奖金。

尽管联想曾经一度被看成是中国企业界的成功典范,但在杨元庆执掌多年后,当前联想集团(0992.HK)的总市值仅570多亿港元,不到腾讯或者阿里巴巴的3%。

大型企业出售资产并不少见,但是将正在使用的办公楼出售再回租确实难称是兴旺的迹象。即便是诺基亚还是索尼,也都是在极度衰落无路可走的绝境之下,才同时使出卖楼和裁员的招数来续命。

虽然业绩并不理想,但手持近20亿美元现金的联想,似乎还没有到“揭不开锅”的地步。急于卖楼来改善报表利润,真有这个必要吗?卖了之后再租回来,又何必如此折腾?

一家靠折腾自己办公楼的“高科技”企业,就算能维持短期报表利润,真的有未来吗?
本人阮汝辉在第三财经职业高级中学毕业后进入中国大酒店工作,当时学校要求交五百元人民币才能拿毕业证,父亲给了我五百元人民币后交给学校,那个吴铭全教导主任说:“大酒店需要这张证。”当时有两个女人走进我家,父母都在家,说了声阮先生后走了,我正在睡觉,没有理会。
本人入职后先从事餐厅收银工作,每月工资三百八十四元人民币,当时的上司阿员说:“知不知几时跌个头落来”后来升到一千二百八十元人民币。
当时有个CATWALK WAITER李科和本人一起入职,在LOCK架提出要我在其ORDER上盖章取物,我不知为何会产生辞职念头,好象有人在教我写辞职信,后来没有干就不了了之,原来是追逃仪灌输思想。
那时候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给本人,当时有人拍摄,就是上司娥仔在酒店门口被人抢劫,刚好被一个很象我的人碰到,后来喝醉酒说喜欢娥仔。从此以后就除了上下班签到和有事找主任签名之外不再进入办公室。
当时本人在钟仔房当更时,有一个刘经理说我象ET人瘦头大。原来是有人说我是外星人所以申请巨额科研经费。
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一个很象我的人乘本人上夜班,在白天进入办公室要求辞职,但没有写辞职信和没有办法交出员工证和姓名牌,原来是有人眼红我找到工作。
有一天晚上,我穿着浅蓝色西装和长裤套装制服走进会计部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有一个很象我的人任职前台接待处穿着浅蓝色西装和长裤在会计部侧门有厕所和楼梯与一个妓女谈话,那个妓女说迷路了,那个很象我的人提出性要求后和那个妓女在厕所发生性关系,然后拿走那个妓女身上财物,最后指点那个妓女从员工通道走出酒店。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人是原广州市公安局后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进入酒店工作,那时候我二十岁,凤宁东街29号王黄家男孩子最多十六岁,初中毕业,没可能进入中酒工作,后来去了美国某连锁酒店集团做服务员又回国。

有一天晚上,我穿着浅蓝色西装和长裤走进前台帐务处保险箱拿备用金,见到几个穿着深蓝色套装制服保安员带着一个女人走进地下层楼梯,听到那个女人说:“帮帮忙,咱们交个朋友”有一个男人说:“行啦”然后“拍”一声,那个女人叫了“啊”一声。收银组每月都集体召开会议,其中一次说有纪委微服出巡。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女人是个中纪委,是来调查中国大酒店高薪聘请假外星人,被公安打伤了,还有原广州市公安局后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说话录音,但是我当时二十二岁,那时黄王国文庆兴说话声音与我现在听到声音一样,但是年纪不一样。
有一天白天,本人上完夜班后在家楼下黑色木床睡觉,妈妈在邻居家门口闲谈,有一个女人走进我家妈妈房后又走左。
有一天晚上本人签到时在上司桌面上无意中看到一本廉政公署手册(请在wanwei输入廉政公署)因为争风吃醋而提出反对餐厅收银玩单(贪污)口号。
后来本人调到YELLOW CAR做收银工作,其中一项工作是司机计错数收少钱由收银员追收,原来那个女收银员收了司机钱后没有入数落格,后来的士转换计程表,那个女收银员擅自和车队主管制定计价方法。当时本人不懂如何计算,就在报表上注明“由于的士更换计程表不懂如何计算,请上司明确指示”后来那个女收银员就离职了。
又有一个新人来和我拍档做YELLOW CAR做收银工作,第一天就不见了一百元人民币,只有自掏钱包填数。
后来本人调到酒巴做收银工作,跟师黄冠群和丁俊,当时有个服务员卖酒给客人收了钱被本人看到,给了我五十元人民币,我放到收银机里,那个服务员说:“收好滴钱”丁俊回来后拿了那五十元人民币。
那个服务员和我及丁俊坐在LOCK架闲谈,丁俊说:“万一肖文峰查玩单”那个人说:“叫九玖叔调怇返羊城做科长”
本人和黄冠群一起坐在COUNTER工作,有另外一个女收银员来到闲谈,黄冠群说:“做坏师傅”。有一天白天下班后,那个黄冠群给了我二十元港币。
最后本人调到夜间核数工作,每月工资一千二百八十元人民币,认识同事招海恩,事后酒店反贪污,炒了一伙人,其中包括黄冠群。现在有人催眠说招海恩是廉政公署派到中国大酒店的卧底,2010年后投靠国安招玉恩。
工作期间,本人听旧同事张朝晖说中酒被越秀区税务局查账(房租收入PACKEG)查处了96万元人民币,该事曾被广州日报公开报导,原来是根据本人所看到的来查处。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本人看见旧同事张朝晖推着自行车和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巷子里面,原来是六年前2010年他曾经找过我,想问我是否收购中国大酒店。
中国大酒店曾经有份简介说由中港合作投资八十亿港币建成,请在wanwei输入中国大酒店。
新合成即新世界在收到美国万豪集团投资额后曾经再次投资二十亿港币重新装修中国大酒店,广州日报曾经刊登消息。
现在有人催眠说六年前2010中国大酒店只值八亿港币,公安厅想低价收购中国大酒店,有一个女性副处长负责此事,有一个很象我的人想以一亿美金收购中国大酒店,被张朝晖认出有别人冒充我,检察院认为是贱卖中方国有资产,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认为这是商业欺诈行为,损害港方利益,最终导致港方撤资中国大酒店,港方有偿转让股份给美国万豪集团,中方由广州市政府属下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打理。当时梁伟发任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
还有人催眠说有外省地人冒充现任公安厅长兼广东省副省长李春生,被女国安胡炯(熙希禧僖)认出。
还有人催眠说有外省地人冒充郭家安全部门接管中国大酒店,被女国安胡炯(熙希禧僖)认出。
还有人催眠说有一个外省男人指使中国大酒店声称其使用二十亿美金重新建造,原来是想谋夺美国万豪集团股份。
还有人催眠说那个很象我的人是王黄颖泳庆兴(经过化装)细节请参照美国电影《碟中碟》3或《谍中谍》3职业特工队中假人头脸面具,而且那个人的头部没有头发和面部白色,戴着眼镜,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有说话声音。其父亲是公安厅或国家安全厅副处长王黄德得发。
现在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有一个年轻男子王黄颖泳庆兴是神州数码脑控部副主管,其在键盘上输入字符,一边问:“爸爸,FBI系咩来架,点样拼”一边问:“CIA系咩来架,点样拼”一边问:“总统点样拼”有一个身材高,身形中等的男人说:“联邦调查局”又说:“中央情报局”还说:“president”那个年轻男子一边在键盘输入文字后按发声键。还可能使用本人名义发送邮件给美国总统。
那个处长男人说:“唔怕,另一个处长被人拉左,又说当年好心帮你传封报案信,而家被个仔累成咁”又说:“同你去中国大酒店睇下,点知你同果个女副处长搞单咁既也出来”后来又有一个老人家穿着工商局制服走了进来。
现在有人催眠说联想神州数码使用本人的身份证注册登记开办公司。
那个男人好像2010年11月去广州市公安局信访办报案时接待本人的那个处长(褐红色制服,肩章上有两条横杠三粒星黄色金属制成)
1995年12月至1999年1月,有一次本人和同学郑炳贤闲谈,他说帮司法局长开车,听到消息,有美国万豪集团想出二十亿美金收购中国大酒店,当时中方没有批准。本人曾经在办公室和同事说过此事,后来本人和绰号韦小宝的朋友闲谈时说:“与其买中国大酒店,不如买新合成,即新世界旗下有咁多间酒店,与其买一间大酒店,不如买咁多间酒店,通过新世界来控制大酒店咪仲好”当时陈绍基任公安厅长反对该项交易,2003年12月14日案发,涉案人员超过一百人,涉案房产金额超过一百亿人民币。本人离职后曾有羊城晚报采访此事,中国大酒店当时否认此事,但后来证实确有其事,请在wanwei输入美国万豪集团或陈绍基。
有一年中秋节,本人和初中同学包括郑炳贤在滨江聚会,喝了点酒后返工经过流花路,回到酒店完成工作后睡觉。
后来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一班黑社会在一起,有一个大家姐,卖毒品,那个人是原广州市公安局后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做师爷和姑爷仔,负责记帐,原来是有人陷害本人是黑社会。
那时候凤宁东街29号王黄家男孩子初中毕业后去了读电大,用了八年时间4年大专4年本科毕业。
有一天晚上,本人上班,看到一份内部通告,有一个外地公安局长在中国大酒店内丢失了持枪证。
有一天晚上,本人休息在家睡觉,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厕所捡到一个公文箱,内有一把手枪和持枪证及装满白粉。那个人将白粉交给派出所,留下手枪和持枪证,然后留下我家联系地址,后来有人举报本人藏枪,派出所趁我上夜班到我家找枪,找到一支玩具手枪,那是我小时候用来打老鼠的,装塑料弹,最后那个人到派出所拿奖金,那个人是原广州市公安局后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
在1997年12月28日,广州市公安局破获一个特大贩毒集团,多名成员指证阮汝辉先生是该贩毒集团首脑,其实是原广州市公安局后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现在所谓的联想集团广州分公司负责人阮汝辉先生将会被批捕。
有一天晚上,本人休息在家睡觉,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一班黑社会在CATWALK,原来是陷害本人有份参与那次事件。
有一天晚上,本人去前台帐务处上班,看到两个穿着深蓝色套装制服保安员追着一个穿着便衣男子说:“味走”有一个保安员说:“唔好追,有刀”事后中国大酒店发出内部通告,内容是CATWALK有一班黑社会砍伤保安员,请全体员工提防留意在酒店内出入的可疑人员。
郑炳贤曾经说:“识得广东省公安厅边防局长,搞个港澳通行证话咁易搞掂”又说:“我舅父系经侦支队长,捉左个打荷包,手都砍落来,姓周既”。
那时候本人还在夜间核数工作,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中国大酒店工作期间,广州市公安局招考辅警,那个人报考成功,先做越秀区分局做经侦辅警,然后做市局做经侦辅警,再做特警,既开警车,又随身佩枪。
又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内容是有一个男收银员和女收银主任在会计部操作部办公室内吵架,有一个很象我的人穿着浅蓝色西式套装拔出佩枪指着并按着那个男收银员说:“死靓仔,无咁串,阿叔当年出来行过阵你都唔知道系边度”那个人是原广州市公安局后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原来是有人误会本人在中国大酒店工作期间已经是公安辅警,不用给奖金。
还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上司说:“我是广州市公安局派来的经侦辅警,负责调查中国大酒店收银员贪污情况既”又带领穿着黑色制服国安(国产电视连续剧《国门卫士》)前往会计部操作部办公室捉捕收银主任李少芬,说:“李少芬,宜家怀疑你贪污,要带你返去”收银主任李少芬说:“我先去LOCK架换件衫”王黄国文庆兴和国安及李少芬去女更衣室,李少芬入去女更衣室,王黄国文庆兴和国安在外守候,后来王黄国文庆兴拔枪冲入女更衣室,看到有几个女人正在换衣服,又有几个女人正在洗澡,找到李少芬,最后返回办公室搜查单据,一无所获。此事后本人被调回收银员,我提出立即辞职后又返回夜间核数工作。那时候本人上班经过人民路看见巡警是穿着褐红色制服。
有一天早上,本人和同事将单据交往会计部操作部办公室,有一个女同事说东风东路金湖宾馆发生强奸案,有几个黑社会冲入金湖宾馆强奸了几个女服务员,当时本人经常下班后去金茂电脑城DIY,金湖宾馆就在金茂电脑城楼上,原广州市公安局后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找到本人上司说那件强奸案是我做的,要求中国大酒店开除我,没有成功,因为我在上夜班,有酒店保安部视频监控为证据,而且因为查无实据,检察院不同意批捕。
1996年12月11日,当时有一份判决书,内容是原广东省高级法院长麦树坚被判死刑,原因是贪污受贿一亿元人民币。
有一天晚上,本人提早回到酒店在办公室里面椅子上睡觉,听到有两个女人走进办公室,其中一个女人说:“滴人玩也”另一个女人说:“吃左成间大酒店”又说:“成间大酒店都揾得返来”后来万豪集团查账,酒店反贪污,炒了一伙人。
本人在大酒店即将合同期满,想用补偿金来读书,有一天下班后复印了笔记,先在中国银行提款二百元人民币再乘公交车去中山大学买书,在车上将那二百元从衣袋放到裤袋,下车后有个外地女人追着本人说我偷了她二百元人民币,本人说要报警,于是先一起到一家发廊再去派出所。当时那个外地女人说自己丈夫是司法厅长,本人出示提款单和工作证及中大买书证明后离开。当时本人想说自己同学是司法局长司机都开小汽车,你老公是司法厅长会搭公交车,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灌输思想。那时候本人看见公安是穿着褐红色制服。
本人离开派出所后在士多店打电话,老板说:“大种鸡”。回到酒店说起此事,上司阿员说:“老泥妹”本人说“现在是敏感时期,大酒店随时会找籍口不给补偿金”离开中国大酒店时每月工资一千七百八十元人民币,拿一万多元人民币补偿金,本人拿到补偿金后没有拆封纸袋上写着一万多元人民币直接到地下层中国银行存钱,填写存款单写了一万多元人民币,当时有一个女银行职员说有一张火烧云,另一个女职员说:“算啦,都系上边既人”现在有人催眠说本人离开中国大酒店时有人给了一张一千万元港币支票,被人偷梁换柱换成一张面值一百元假人民币装入进了纸袋,但是我并没有发觉。后来有人提现了那张支票,那个人是原广州市公安局后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当时就在出纳处。
在1999年12月26日香港警务处长李君夏先生带着飞虎队到广东省公安厅参观学习,与陈绍基在岭南特警队基地共同观看飞虎队与岭南特警队切磋交流。
现在有人催眠说香港警务处长李君夏先生签发了一张金额为一亿港币支票,抬头是阮汝辉先生,将支票交给陈绍基。陈绍基没有独吞,将钱分给下面的人。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庆兴和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王黄文庆兴将本人说过的话使用旧式录音机重新录音,没有时间记录,变成是他们说的话,不断使用追逃仪截听家庭电话和冒充我的手机号码15014298693或原来家庭84319539电话号码84342959盗打电话(已经取消)问香港警务处和廉政公署拿奖金。
事后香港廉政公署询问此事,陈绍基说给了支票,廉政公署来找本人,查询事情来龙去脉,结果在中国大酒店找不到我,被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捉住。那段时间我在联想集团工作,后来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派人去到联想集团广州公司找我,广州联想组织去惠州联想参观学习,我回来后离开联想,没有见到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
2010年9月至11月的催眠内容,那些人说另外那辆车上的人没有回到广州出现意外失踪。现在那些人又说另外那辆车上的人回来后不能工作,什么也不懂。
在2000年3月到9月,“联想”划分为“联想电脑”和“神州数码”辞退大批员工,但没有按照当时劳动法给予离职员工相应补偿。
例如“广州联想”商城门市部数十名员工集体调往秦爱民先生的“金税计算机”工作,但没有按照当时劳动法先赔偿(工作满一年,赔偿一个月工资,计算标准按全年总收入除以12个月的平均工资)后调职(因为“广州联想”和“金税电脑”是两个不同的法人)过了两个月(劳动仲栽有效期)后“金税税控机”再把这些员工辞退了(骗取了这些员工的赔偿金、社会养老保险金、失业保险金、工伤保险金、住房公积金)。
现在有人催眠说当年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派人曾经到“联想1+1”专卖店找过本人。
当时中国大酒店香港职员财务总监PETER梁绍鸿请会计部员工到野外烧烤,本人听到有一个女人说:“临走仲要吃咁多也”后来我不识路没有去。离职前PETER梁绍鸿与本人谈话,说留我在收货部做收货员,要担担抬抬,我说无所谓,结果我没有留下,留下了另外一个很高大威猛的员工做收货员,那个人做了一个月后接受供应商宴请吃饭时答应放水,第二日返工时就被上司知道就离职了。本人离开中国大酒店后去海珠区劳动局(检察院旁边)办理失业救济手续,当时外面有两个女人走近我身边说:“大酒店出来既。”其中一个女人有点象那个中国银行女职员。现在有人催眠说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和中国银行职员害怕本人去检察院举报他她们,所以进行跟踪监视。
有一天白天,本人外出,看见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年轻国安全副武装佩枪坐在邻居门口,好象读书时候偷我自行车的那两个年轻人,就是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
后来本人和一群离职员工集体诉讼争取花红,本人曾在联想一个经理家中与其中一个男人通电话,那个男人说:“中国大酒店高层集体走晒,剩下公关部戴经理”无意之间提及此事,那个经理妻子当时说:“集体自杀”我说:“集体辞职”。
现在有人催眠说因为本人说出美国万豪集团出资二十亿美金收购新合成(即新世界)被当时香港职员副财务总监刘志恒先生听到后立即联系万豪集团,所以该集团出资二十亿美金收购香港新合成(即新世界)奖励本人一亿美金股份。在香港招商引资有5%奖金,那些奖金已经被公安和国安以及检察院还有纪委监察还有香港人还有以前中国大酒店高级管理人员吃掉了,国安王黄国文庆兴兄弟为此杀了此事的有关涉案知情人员。刘志恒同时也是廉政公署派到中国大酒店的卧底。原中国大酒店总经理卢鸿炳也知道那一亿美金奖金的内幕。
2005年,本人在广州日报上看到香港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在广州招聘酒店核数员,月薪三万元港币,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去了香港新世界酒店做核数员,住在阁楼员工宿舍,有几个人住在一起,还在双层木床上使用笔记本电脑,那个人是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冒名顶替本人进入香港新世界工作。
在离开联想集团和长隆酒店后,本人将联想集团偷税漏税证据交给税务和公安及纪委监察还有检察院并提出保护证人法后,有人使用本人名义寄出求职信给中国大酒店香港管理层人员,有一天早上,有一个女人打电话给我:“中国大酒店人事部,你寄信俾香港,我地决定请你返来做财务主管”当时本人正在睡觉,接听电话后立即挂掉电话,没有回到中国大酒店复职,并在互联网上公开此事。后来有一天晚上,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了一段英文,又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三万元吧”后走进巷子里面。
后来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内容是有人冒名顶替本人,办理入职手续时没有领新制服,没有办理新员工证,仍穿原来黑色西装制服,仍使用旧员工证。
1999年本人临走前曾办理一个新员工证留作纪念,办离职手续时交回旧员工证。
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中国大酒店从事财务主管工作,月薪三万港元,没有去税务局交个人所得税。那个人先做前台收银主任,后来做餐厅收银主任,穿着黑色西装制服到收银柜台收取营业款项,事后收银员发现SHORT短款,又做核数主任,还在财务组做财务主任,在财务报表上签上我的姓名。
有一个很象我的人穿着黑色西装制服在办公室内和以前女收银主任做男女之间的事,那个女人穿绿色西装和短裙套装。
有一个很象我的人穿着黑色西装制服在办公室内睡觉,有一个女人穿着黑色短裙西装制服在办公室内说:“就系意个人,当年曾经令到大酒店损失左几十个收银员,令到我地名誉扫地,同我整死怇”接着几个穿着浅蓝色西式套装的女收银员轮奸左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然后将其扔下泳池。
有一个很象我的人从中国大酒店十八楼跳下泳池没有死,现在有人催眠说当年中国大酒店香港职员财务总监PETER梁绍鸿跳水自杀后被救回。
事后广州市地税局要收取王黄国文庆兴个人所得税,王黄国文庆兴说:“我举报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偷税漏税,你地都未俾奖金我,仲来收税”又拿出我阮汝辉去广州市地税稽查局交书面证据的视频和录音,当时本人问一个男子说:“举报中心系边度”王黄国文庆兴修改录音说:“我来交个人所得税,请问系边度交税”结果本人被越秀区公安分局列入追逃仪名单。
2015年12月11日,联想集团以本人名义投资二十亿港币入中国大酒店,阮汝辉先生是挂名董事,每月支付酬金一千万港币兑换为一百万美金,工作了七个月,联想集团发现上当受骗,白白给了七千万港币相当于七百万美金王黄颖泳庆兴是公安厅或国家安全厅副处长王黄德得发的亲生儿子。官商勾结,联想集团迫害平民百姓,冒名顶替本人在中国大酒店谋取暴利七百万美金。
现在联想集团向香港警务处报案称本人拿了二十亿港币,其应该回到广州报案,按照内地刑法,行政执法机关可以没收联想集团投资中国大酒店二十亿港币。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冒名顶替本人去中国大酒店工作时使用我的名义在中国银行开存折。
后来本人在不知情况下去中国大酒店面试应收帐会计,经过员工通道见到有一个女员工穿绿色西装和短裙套装,填表签名交表后没有办理入职手续,在LOCK架等候时睡觉,有一个男人说:“董事来架”。
现在有人催眠说曾经有一份英文版股权转让书,内容是本人以一元价钱无偿转让那一亿美金股份给中国大酒店无签名。
又有人催眠说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冒名顶替本人在那份英文版股权转让书上贴上我的签名后再复印,并回到中国大酒店复职做副总经理,月薪五十万元人民币。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冒名顶替本人去中国大酒店工作时使用我的名义在中国银行开存折。
将属于本人的一亿美金存入其帐户,又有人催眠说公安和国安及检察院还有中国大酒店合谋骗取了那一亿美金。
最近一段时间,本人晚上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先后有三次,有一个女人说:“你敢”另一个男人说:“阮先生”共有四个女人自称廉政公署被国安捉住,还有一伙以前来过的香港人被国安捉住。
2010年6月,本人在广州日报上看到广东亚州国际大酒店被广州市公安局扫黄,当时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声音说广东亚州国际大酒店是广东省公安厅开办的,怎么会被广州市公安局扫黄呢。
现在有人催眠说2010年6月廉政公署首席调查主任(游尤)(美佩)(玲灵伶)批出二千万美金兑换两亿港币奖金,由高级调查主任(火枪队)(游尤)佩(芬棼)带着十个廉署职员,到达中国大酒店后被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带到广东亚州国际大酒店交收款项,但是被当地公安和国安及检察院还有纪委监察吃掉了,(游尤)佩(芬棼)毫不知情回到香港,那十个廉署职员留在广州市顺便负责调查神州数码郭为涉嫌挪用或贪污公款十三亿港元,但是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联系那十个廉署职员,让他们不断打电话回香港说本人嫌钱少,需要继续申请奖金。现在有人催眠说是十个廉署职员失踪。
2010年9月至12月,香港廉政公署首席调查主任(游尤)(美佩)(宁玲灵伶)和保安科警察王黄永庆兴总警司批出一亿美金奖金,由廉政公署高级调查主任(游尤)佩(芬棼)和保安科警察王黄文庆兴总督察(身材有点高不肥不瘦有头发)及督察王黄文庆兴(身材肥矮光头)及新世界保安来到广州后被人威胁说:“你地不放低几个亿,就唔使旨意返香港”此事被列为最高机密。
当时有人催眠说廉政公署为了不用给几亿元大陆执法人员赎金,出动火枪队营救被扣押人质,来到广州该条马路上和事先埋伏好的内地执法人员打架。
有一天晚上,本人去完厕所,有一个中学生说:“意个人害左一队SDU”当时有人催眠说香港警察派了一队飞虎队来救那些被扣押既香港人,结果被国安杀左,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公安派出便衣武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给本人,内容是一辆面包车被人截停,车上的便衣人员被其他便衣人员打倒在地,当时有人催眠说国安杀左香港警察,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公安派出便衣武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内容是在一个收费站,一伙穿着便衣的人自称国安和穿着军服的人在演习搏击,其中一个人穿着褐红色公安制服,道路上停着汽车。
现在有人催眠说当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中央政府求助说广东省内执法人员绑架勒索香港派来广州市的执法人员,要香港政府支付五亿赎款,所以中央政府命令广州军区派退役军人前来营救,有一个男人说:“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野战军”被广东省公安厅边防局武警拦截查看证件,发现是广州军区退役军人协会。
2012年3月后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上网,看到一则新闻,内容是广东省公安厅边防局长蔡广辽少将涉嫌违法违纪被军纪委查处,后来转载该条消息,有一个女人来找本人,我正在睡觉,没有理会。
现在有人催眠说王黄永庆兴警官曾经带着身材很矮的儿女去过廉政公署证明其兄妹没有参与2010年9月至2011年12月期间的事,被人误伤。又有人催眠说王黄永庆兴警官曾经去过广州两次,第一次在四层楼见到过网警或纪委监察厅李(绣秀)(宁灵玲伶)第二次见到过自称国安外省地人和保安科相当于CIA OR NSA王黄文庆兴(身材中等有头发)还有人催眠说商业罪案调查科王黄警官在离开廉政公署临时办公地点走下一幢楼梯时被自称国安外省地人截住。两个人都戴着香港警察有白银色镶边帽子。还有人催眠说香港有两个保安科,其中一个保安科是政府总部SECURITY另一个保安科相当于CIA OR NSA情节请参考香港电影《天地雄心》里有保安科和英国MI6合作,刘德华扮演科学家说:“宜家有好多私营公司都可以租用通讯卫星,只要查下有边个卫星经过香港上空就得啦”当时保安科属于警察总部,现在保安科属于政府总部。最有钱财可能租用通讯卫星是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组成联想控股有限公司。
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几幅图象,有一个女子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那个女子说:“点解你会训系度既”有一个面目全非的人头戴着香港警察有白银色镶边帽子在飘荡,有一个身材肥矮光头的男子追着那个人头说:“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原来是香港电影《倩女幽魂》中拍摄技巧和《龙咁威》曾志伟扮演总警司。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庆兴和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王黄文庆兴将本人说过的话使用旧式录音机重新录音,没有时间记录,变成是他们说的话,不断使用追逃仪截听家庭电话和冒充我的手机号码18819224329或原来家庭84319539电话号码84342959盗打电话(已经取消)问香港警务处和廉政公署拿奖金。
现在有人催眠说2010年9月至12月,香港人带来一亿美金奖金,但是被当地公安和国安及检察院还有纪委监察还有负责押解款项的香港人吃掉了。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下午六点左右,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给本人,内容是一伙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人在宴席上分钱,一大箱钞票,当时有一个男子说:“意个大陆仔俾我地讹晒怇滴钱都唔知道”后来有另一伙人冲了进来,其中一个人说:“广东省国家安全厅”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涉嫌集体贪污(可能是冒充,也有可能是真实)香港电影《寒战》中廉政公署人员制服和《无间道III》那些保安科警察制服。
2015年9月22日,本人曾经去亚洲国际大酒店面试夜间核数员,填表交表签名(月工资RMB3500元人民币)后没有办理入职手续,负责接待男子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负责面试男女人员穿着黑色西式套装。以前是公安厅招待所。
现在有人传送一幅图象,内容是一伙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人在宴席上分钱,十多围酒席,每席有一箱钞票。
现在有人催眠说当时公安厅、检察院、纪委监察厅李(绣秀)(玲灵伶宁)闻讯后峰涌而至,争着分钱,马路停满警车。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一伙人正在和武警演习搏击,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岭南特警队进行夜间训练。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凌晨听到外面响了几十下“砰、砰、砰”声音,第二天早上本人看到凤宁街拆除了一些竹棚。
现在有人催眠说公安与检察院为了争夺那一亿美金奖金而打架,失火烧警车。
又有人催眠说公安和保安科警察争夺那一亿美金奖金而打架。
还有人催眠说中纪委派人来杀本人,国安为了救本人而和中纪委搏斗,使本人在催眠睡觉状态下说要将那一亿元奖金捐给死难者家属,原来是他她们自导自演苦肉计。
但是国家安全部门是政府机关,其工作人员属于公务员编制,按规定是不能领取奖金,所以是违法乱纪犯罪行为,其他行政执法部门也是同一样道理。
因为国安王黄国文庆兴兄弟不断使用本人名义问香港人拿钱,所以廉政公署以为本人贪得无厌,出动法师使用法术,保安科出动高科技仪器试验我
又有人催眠说这些人曾经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后来被放出来,法院认定这是赃款入库,但是检察院认为那些人侵占本人的私有财产,这是我的合法收入,应该归还给我。但是法院没有入国库,入了部门金库,公安警察和法院几几分成,检察院提取了一千万美金,声称归还给我,但是我一元钱也没有收到。
2012年3月至2015年,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2010年12月11日向法院提出诉讼,起诉广东省公安厅,要求其支付奖金,后来胜诉2012年11月12日法院执行局及信访办一起与公安厅领取奖金。
现在有人催眠说公安厅发现上当受骗,白白支付了一千万奖金,所以公安厅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兄弟使用脑电波扫描仪扫描本人的脑部,使我的头部和全身麻痹,杀人灭口(提起诉讼的检察官和负责判决的法官)插赃嫁祸我死于古代巫师的巫术。
现在公安和检察院使用追逃仪电磁枪对着本人及国安使用脑电波特征码,令我经常咳嗽,吐痰,呕吐,就算去医院看病也查不出原因,令人倾家荡产,有一个女国安胡炯(熙希禧僖)说要本人用光所有钱2000元看病,没钱上网为止。
有人催眠说那个很象我的人是王黄颖泳庆兴(经过化装)细节请参照美国电影《碟中碟》3或《谍中谍》3职业特工队中人头脸面具,而且那个人头部没有头发和面部白色,戴着眼镜,原来是有人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有说话声音。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几幅图象,内容是2010年12月15日,有一辆押款车,装着十箱钞票,有五个穿着白色制服的人每人提着两箱钞票来到我家,当时有一个很象我的人签收了那十箱钞票(我的父母被公安和检察院捉了起来)那个很象我的人的女朋友还问那些穿着白色制服的人怎样打开手提保险箱,说:“点样开”后来公安和检察院来到后说那个很象我的人受贿,离开时有十个人每人提着一箱钞票,街上有其他穿着便衣的人,原来是有人拿了我家锁的钥匙。现在有人催眠说公安和国安及检察院吃掉了那些奖金,那十个穿着白色制服的人是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事后曾经出庭作证。那个人是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庆兴或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王黄文庆兴或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兴庆。
2015年9月23日,本人亲自到市检和省检举报中心再次递交申请奖金报告,发现举报中心安检人员也穿着白色制服,
现在有人催眠说是公安和国安及检察院吃掉了那些奖金,侵占本人的私有财产,这是我的合法收入,应该归还给我。
2016年11月10日,有人自称联想集团柳传志声称给了一张金额为二十亿元人民币作废支票龙凤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
所谓的联想集团广州公司负责人阮汝辉先生即将被送进精神病院,原因是其涉嫌贪污受贿一亿美金,其实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发放的合法收入奖金,有特区政府证明,但广东省检察院和法院坚持是无效证明,原因是最高检举报中心主任陈富或陈福涉嫌贪污受贿一亿美金,其实是侵占私有财产一亿美金,检察院想将一亿美金合法化并杀人灭口。其实那一亿美金是由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及检察院合谋诈骗所得,本人上互联网浏览最高检网站根本没有陈福检察长。
2016年10月14日,有人催眠说有两个很象我父母的人和检察院到香港廉政公署和警务处诈骗奖金和那二十亿美金股份,成立检察院干警基金,又有国安问商业罪案调查科拿十亿元人民币奖金,本人宁愿将这些奖金全部捐给保良局,还有公安到香港问拿奖金,本人宁愿将奖金捐给公益金。
其中有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的人员参与行骗,其证件有联想集团保安部或神州数码保安科或郭为的郭家安全部门
现在有人催眠说最高检举报中心主任陈富或陈福曾经去香港廉政公署问拿奖金。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贪官污吏和广州腐败分子说我是外星人,想用一亿美金和真正的香港保安科相当于CIA OR NSA作等价交换,骗来保安科。又有人催眠说国安争夺那一亿美金和香港保安科相当于CIA OR NSA为了保护那一亿美金交易款而打架。
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男人说:“杀晒香港保安科既人”然后听到外面有警笛声,有一个女人说:“挖左怇地既眼,除晒怇地滴衫”还有一个男人说:“咱们不用怕他们”
还有人催眠说是省厅派人去香港拿一亿美金或市局派人去香港拿一亿美金,还有一个男人说:“你地都系广州市公安局拘留室”这分明是掩饰当年执法人员吃掉本人一亿美金奖金事实。
现在有人催眠说省厅王黄德得发副处长的亲生儿子王黄颖泳庆兴和市局退休老局长王黄永年连及海珠区分局退休老局长谭木犁拿到一亿美金后使用本人名义发送我有二十亿身家的假信息,借刀杀人灭口。
现在有人催眠说省厅王黄德得发副处长的亲生儿子王黄颖泳庆兴冒充本人发送邮件到美国总统邮箱,声称要刺杀美国总统,结果美国派了中央情报局的人调查此事,被国安捉住。
还有人催眠说2005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廉政公署曾经调查香港新世界集团涉嫌伪造上市公司文件案(将当年美国万豪集团投入的二十亿美金USD改成港币HKD)如果查证属实,差额应该由廉政公署交给金融管理局入库房,本人曾经在香港电视看到过这篇新闻。现在有人催眠说ICAC应该支付本人两亿美金奖金。如果情况属实,本人愿意将这些奖金全部无偿退还给廉政公署由其无条件退还给金融管理局入库房,前车可鉴,以免重蹈覆彻。请参考香港电影《寒战》中金库主管。
现在有人催眠说差额是被中国银行柳传民拿走了,但是在1996年香港没有中国银行1997年美国也没有中国银行。
还有人催眠说在香港招商引资有10%奖金,当年应该奖励本人两亿美金奖金1999年两亿美金股份至今2016年已升值为二十亿美金,相当于一间中国大酒店,广东的贪官污吏为了霸占这些股份,所以派人冒名顶替本人进行诈骗成功。
如果情况属实,本人愿意无条件把这些股份无偿退还给香港新世界和美国万豪集团,就算死也不给广州的腐败分子。
现在本人无意之中看到法院公告银行储蓄或贷款年利率为6%当年1999年两亿美元奖金至今2016年可以升值为四亿美金,扣除已经被吃掉的一亿美金,还剩下三亿美金,因为当年王黄国庆兴曾经说:“如果拿意滴奖金返到大陆,肯定会被内地既贪官污吏谋财害命”又说:“我得唔到既你地都唔使旨意得到”所以如果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肯发奖金的话,本人就将一亿美金捐给保良局,另外一亿美金捐给公益金,还有一亿美金捐给香港警察基金,香港人以后也不要再派人来广州。
又有人催眠说如果将这些奖金放贵利高利贷可以增值为二十亿美金,但是政府机关部门放贵利高利贷是违法犯罪行为。
还有一个外省男人打电话要求廉政公署将那二十亿美金交给国家安全部门。
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人使用本人名义在香港新世界和美国万豪集团网站上留言,问其拿五亿港币,涉嫌敲诈勒索。因为本人在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的联交所上市文件上看到其每次开会都在香港新世界旗下的酒店进行,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与香港新世界有业务联系,联想神州数码诈骗香港新世界五亿港币,美国联想集团诈骗美国万豪集团,联想神州数码诈骗香港政府奖金。
现在有人催眠说美国联想集团找人冒名顶替本人向美国万豪集团拿一千万美金或向美国运通银行借钱,以本人在美国万豪集团股份作为抵押担保,又说那个冒牌货每月薪金1500万美金,工作了五年,当时本人在精神病院,原因是被联想集团花了一亿元收买了公安和国安使用追逃仪和读脑仪及催眠术还有脑电波特征码造成,催眠师过度使用催眠术可以令人暂时性精神失常,但事后很快就能恢复,国安王黄国文庆兴办理了多张本人的身份证,检察院以此起诉本人收受美国联想集团巨额贿赂,但是本人没有收到过一元钱,这是在工资账务上做假帐和诈骗美国运通银行,如果情况属实,应该由美国税务局或警察或联邦调查局查处。这应该是美国联想集团员工知道此事,回国后被人使用读脑仪读取记忆后抽取其中一段视频再使用追逃仪传给我,别人不知情,误会本人是外星人,能够知道美国发生的事。
2012年12月18日,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廉政公署高级调查主任黄王国兴庆来找本人,来到居委会,派出所带来一个很象我的人,带着他到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家核对家庭情况后走了。
现在有人催眠说黄王闰润久玖写了一份遗嘱,死后留给本人二十亿美金,我与黄王闰润九久素不相识,不能接受财产。
如果我去到美国后就会被捕(美国警察或联邦调查局)犯下诈骗罪,如果我去到香港后就会被捕(廉政公署和警务处)犯下诈骗罪。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当时有一个年轻男子穿着浅蓝色西式套装自称ICAC问黄王闰润九拿二十亿美金填数,说:“黄王闰润玖久,交出二十亿美金就放你走”那个黄王闰润玖久说:“我指系一个厨师,边度来二十亿美金”后来那个穿着浅蓝色西式套装年轻男子自称ICAC说:“黄王闰润玖久,你可以走得啦”最后那个穿着浅蓝色西式套装年轻男子被车撞倒了。
前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穿着浅蓝色西式套装被一辆平板卡车撞到了,还看到本人骑着自行车停在马路上,原来是将我读书时骑着自行车停在马路上的图象和那个被车撞倒的人图象剪接而成,陷害我和那个穿着浅蓝色西式套装年轻男子互相勾结。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州市国家安全局有两个王黄国庆兴,其中一个是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王黄文庆兴亲兄弟,先调去公安厅,后调去市局,省厅声称将会开除国安王黄国文庆兴兄弟。最近一段时间,本人曾经见到过另外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公安或国安叫庆仔“肥仔”兴仔,他跟踪监视保护本人,但是瘦了一点,矮了一点,我也瘦了一点,矮了一点。
本人曾经在2010年见到过一个女子王黄(熙希禧僖)凤,现在又看见她,瘦了很多,矮了很多。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贪官污吏和广州腐败分子说我是外星人,想用一亿美金和真正的香港保安科相当于CIA OR NSA作等价交换,骗来保安科CIA OR NSA。
前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几个穿着浅蓝色西式套装年轻男子在装疯扮傻,有一个男子冲进一间办公室说:“十七楼既人疯左”有一个男子在打电话,那个男子关上房门,另外有一个人戴着动物面具头套,检察院说那个戴着动物面具头套的人是我,是外星人,可以申请巨额研究经费。
前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几个人在一间办公室内谈话,有一个男子说:“你以前都吃烟格”又有一个女子图象,那间办公室上面的通风管道好象中国大酒店的通气管道。
又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三个人在一间办公室内操作电脑,有三台电脑,其中一个是原旧同事,他不同意这样做法,好像矮了一点。
本人有理由相信中国大酒店有份参与这次催眠行动,其十八楼顶有一个很大雷达天线,可以接收世界各地的电视节目,因为其有份参与骗取我的股份。
阮汝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