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希拉里政治雄心终结


动情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称,赢得大选胜利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应该获得“领导的机会”,但是她向自己不知所措的支持者承认,看到她入主白宫的梦想从她指尖滑落是“痛苦的”。

在承认失败数小时后在纽约发表的演讲中,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坚称,现在需要尊重向新总统平稳移交权力的传统。

“我们欠他(特朗普)一个开放心态和领导的机会,”她称。

但是,令希拉里阵营震惊的特朗普的胜利,使得这位前国务卿难以接受她政治生涯中第二次毁灭性的打击;第一次是在2008年党内初选中输给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

然而,这一次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在共和党党内初选中扼杀布什家族重返白宫的可能性后,特朗普又对克林顿夫妇的雄心发出最终且致命的一击。

大选结果也损害了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并使民主党人反思他们怎么会在中西部工业腹地与被视为该党核心选民的人们脱节。

希拉里还将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她不仅输掉了白宫,还输给了一个被她、奥巴马及整个民主党认为特别不够格担任总统的政坛局外人。

“对于所有观看竞选的小女孩来说,永远不要怀疑你的价值和实力、并且你值得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机会和机遇,”她称。

希拉里没能代表历史性的突破,她的候选人身份从未摆脱这样一种印象:当了30多年公众人物的她是现状的代表,而今年众多选民渴望改变。

民主党将得到安慰的事实是:希拉里在7次选举中第6次赢得最多选票。她的副总统候选人蒂姆·凯恩(Tim Kaine)特意提到这一点。

但是,也会有人指责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在选举中扮演的角色。10月底,科米宣布重新调查与希拉里有关的邮件。

“对泄露邮件和维基解密(WikiLeaks)的愤怒成了故事的一部分和强大的动力,”曾为1992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竞选效力的民主党民调专家斯坦•格林伯格(Stan Greenberg)称,“(特朗普的胜利)是选民痛苦的呐喊,他们厌倦了那些不懂民间疾苦的精英,厌倦了金钱对政治产生的腐败影响。”

特朗普的胜利也打击了奥巴马,后者曾在一个竞选集会上表示,如果黑人选民没有大批投票支持希拉里,那将是对他本人的“侮辱”。

除了眼看着自己的相当大部分政治遗产受到威胁,奥巴马将面对侮辱——把权力移交给一个支持“birther”(质疑奥巴马是否真的出生在美国的人)运动的人物。

奥巴马昨天在白宫讲话时,承诺尝试尽可能平稳地向特朗普政府移交权力。他还称“国家需要团结和包容以及对制度的尊重”,并补充称,他希望特朗普努力实现这一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