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职场性别歧视何时休?


希拉里败选,职场性别仍是不解的难题……
3 l/ t# \/ x9 G( P
$ T' H' F/ I8 H" w5 Z职场中有哪些因素阻碍着女性发展?如果你问盛世长城(Saatchi & Saatchi)即将离任的董事长凯文•罗伯茨(Kevin Roberts),他会回答问题在于女性本身。“她们的抱负不是纵向抱负,而是贪图快乐的那种内在、绕圈的追求,”几天后,被母公司法国阳狮集团(Publicis)停职的他承认自己“失败得太快”,并宣布将辞职。
  m/ r( N$ Q) g7 t( b7 I  ~, l# I" ?9 ]* F$ ~6 v2 I$ A3 m
从表面来看,人们很容易把罗伯茨当作女权主义政治迫害的受害者。难道他不是一位敢于说实话的烈士吗:对很多女性来说,难道不是她们对工作/生活平衡的渴望(而不是性别歧视)阻碍着她们攀登事业巅峰?" ]% }  ^4 K4 Z/ K1 t% X7 J3 o" J

# E0 G8 W1 X% k; q但是他的言论远远超出了这个范畴。他从根本上否认性别不平等是一个问题——“这场该死的辩论已经结束”——并指责英国广告业咨询顾问辛迪•盖洛普(Cindy Gallop)在该行业性骚扰问题上撒谎。“我觉得她的问题都是她自己搞出来的,”他声称,“我觉得她编造了很多内容来建立一个形象,并得到掌声。”
( Y4 r! ~- i4 b4 v0 b; N, f7 W9 \: C7 R+ F3 J, k
在这种环境下,阳狮倒戈罗伯茨也是意料之中的:广告公司应该一眼看出对自身业务不利的广告。伦敦市长萨迪克•汗(Sadiq Khan)禁止在首都的交通系统内张贴“体形歧视”海报;联合利华(Unilever)承诺将该公司63亿英镑的年度营销预算用于打破女性刻板印象的广告。性可能还有市场,但是性别歧视已经过时了。" `5 f% L5 }) g4 s0 t

, A+ _% V" O9 @' A* {( P/ s' e然而,在外人看来,坦诚对话总是比条件反射般的谴责来得更实在。罗伯茨的言论提醒了人们,在通往职场性别平等的道路上有3个障碍:过时的态度、无益的结构、以及缺乏数据——随意忽视女性经历的结果。
4 [9 i$ T5 x! q, r5 Y6 A
+ D. w& W, [$ W- Z5 J' C  _  V7 U首先,是时候彻底反思我们对完美员工的想法了。几乎没有证据支持男性工作狂是公司最具价值员工的假设。其次,我们必须打破女性选择退出职场竞争与“真正的”歧视之间的人为划分。我们的决定是由工作环境中的不平等结构造成的。
; ?; U% W, V0 I. U5 G+ D) Y9 t4 v
6 K  L' B' M8 }( z, b一旦女性为生育和哺乳请假,便会出现一种模式——人们会认为她的“首要职责”是母亲。很多人曾希望引入共享产假政策会改变这一点,但是迄今为止英国的接受度仍然非常低。(与北欧模式不同,英国没有只允许父亲申请的产假)。
6 E1 B1 c8 J/ N9 K: Q$ c" C0 b' K) b8 I/ R
“生育差距”是阻碍职场性别平等最根本的结构性问题。年龄在22-29岁的英国全职员工中,女性的收入超过男性。在女性可以弹性工作、和男性一样投入长时间工作的年龄段,她们并不落后。男女之间的收入差距是在子女出生时拉开,之后再也无法缩小。8 G- Z: i9 O' K3 Y9 f
$ X# d$ n0 V3 |  \
很少会有公司“补充”休陪产假的男性的法定收入,因此男性自然不愿接受在家当奶爸所伴随的地位下降和收入下滑。对女性来说,她们有很好的理由在生完孩子后恢复工作:属于自己的收入及其带来的独立性。对男性来说,离开工作场所、承担更多无偿护理的任务有什么对应的激励吗?鼓励男性申请共享产假、做兼职、甚至6点下班回家给孩子讲睡前故事,会有所帮助。3 q: J" B) ^1 [4 v! s: b% o

& o5 Q* o* G5 O# O最后,我们必须倾听女性谈论她们受到阻碍的经历。“愚蠢的金发美女开不了飞机”之类的公然歧视正在减少,但是职场性骚扰普遍存在。这并不是女性为“树立形象”而编造的。只要看看董事会和办公室就会发现,没有多少女性是因为指控同事而进入高层的。像其他告发者一样,指控老板性骚扰的女员工往往会被排挤或逼走,而被控的一方则会受到保护。当美国电视主持人格蕾琴•卡尔森(Gretchen Carlson)发起针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老板罗杰•艾尔斯(Roger Ailes)的性骚扰诉讼时,她最初被描述为拜金女。之后真相有如决堤一般:另外20位女性站出来做出了类似指控。否认这些指控艾尔斯很快离开了公司,带着4000万美元的补偿。6 D+ K( R  K6 P: [) N

( {2 x" N" w# \) U1 c7 J+ l这些都不是绝望的理由,特别是因为商界和学术界的聪明人正在关注这个问题。有时解决建议是细枝末节的:安妮-玛丽•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在其著作《未竟之业》(Unfinished Business)中对“带光环的老爹”综合症——父亲会因为照顾孩子的简单工作而受到表扬,这强化了男性不会照顾他人的假设——提出警告。/ B4 y. W8 F4 {6 ]6 _# u( c# y
' l7 w+ L$ D( t. Q4 J+ L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教授艾里斯•博内特(Iris Bohnet)所著的《What Works》提供了在招聘中减少偏见的实用建议。例如,盲选可以增加管弦乐队中女性音乐家的数量。
% `  _; z% @. |/ \! Z' D1 X4 f6 D& S& V) J- n7 V3 E  D: L
职场的性别不平等问题是一项巨大挑战,但并非不能解决。随着越来越多的研究员得出确切的数据、越来越多的女性认为可以说出自己的经历,这场辩论还远非“结束”。实际上,它正变得有点意思。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