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伊周》明年正式停刊,时尚杂志也难逃纸媒寒冬


曾几何时,那些陈列在报刊亭里光鲜亮丽的时尚杂志,为万千少女打开了崭新的世界,陪伴了整个青春。如今报刊亭渐渐消失在街头,微博微信里涌现出大批时尚博主,而纸质杂志却越来越边缘化。

前天下午,国内知名女性时尚周刊《伊周femina》(以下简称《伊周》)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最新一期的卷首语,杂志出版人、编辑总监邓堪证实该杂志将于明年1月正式停刊:

是的,在2016年的冬天,我们将结束与千千万万潮流女生一起探索自我和世界的旅程。不可否认,在整体经济以及纸媒的寒冬,我们努力创造新模式的改革进程并不顺利,《伊周》在整个中国时尚传媒的历史进程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也留下了自己的故事。任何事物都有各自的周期,在此,我们没有遗憾,也不想宏篇大论来探讨过去和未来,最后我们难以割舍的是陪伴我们八年的读者。

这是继去年底《外滩画报》和《瑞丽时尚先锋》杂志相继停刊,今年8月《芭莎艺术》与《新视线》停刊后,又一知名的时尚杂志停刊。

《伊周》创刊于2008年5月,与《Elle世界时装之苑》同属赫斯特中国旗下。在它的官网上,称自己为“国内No.1国际潮流周刊”,有资料显示它曾是全国发行量最大的女性时尚周刊。

《伊周》杂志包括“名人风格”、“时装”、“美容”、“城市”几个板块,目前定价为5元,电子版全年定价50元。

在宣布停刊的微博下面,有不少《伊周》的忠实读者表示不舍,追忆这本杂志陪伴自己度过的青春岁月,家里书架上满满都是它,女生之间相互传阅,还会把好看的广告图剪下来收藏。

如邓堪所说,《伊周》在新媒体的冲击之下开创了平面杂志、iPad电子杂志、网络社区、移动终端等多种新的模式,然而进程并不顺利。

值得关注的是,《伊周》的停刊或许只是赫斯特中国重组的开始。据时尚头条网报道,赫斯特中国首席执行官杨玟因个人原因,已在8月提出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

另外,集团旗下最重要的杂志《ELLE世界时装之苑》将于2017年重新布局产品架构,进一步拓展社交及视频媒介,杂志从明年三月起由半月刊改为月刊,2月正式上市。据称,《ELLE》在女性时尚类杂志广告市场的占有率持续成长,2015年至今,《ELLE》在广告页数上领先第二名25%,一直是服装配饰珠宝以及美妆客户的首选。

《伊周》并不是赫斯特中国旗下第一本停刊的杂志,早前旗下的《Psychologies心理月刊》和《Woman’s Day健康之友》两本杂志已先后停刊。

纸质杂志的收入主要依靠广告,但是在纸媒停刊消息频传的“寒冬期”,广告主对杂志投放的预算也在缩减,另一方面,社交媒体、微信公号、以粉丝经济推送的KOL市场逐渐壮大,也让传统杂志压力剧增。

有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的中国杂志广告市场较去年同期大跌29.4%。赫斯特中国也对媒体坦言到,过去两年,时尚杂志市场面临下滑,这是不可逆转的全球趋势。

截止到今年6月底,在香港上市的《周末画报》、《优家画报》母公司现代传播2016年上半年亏损人民币6890万元。现代传播早前指出,传统平面媒体行业大幅衰退已严重影响集团业务,当中不排除关闭业绩不理想的传统杂志。

不仅在中国,纸媒的寒潮在全球范围蔓延。据传媒狐,创刊十载的日本时尚杂志《AneCan》发出12月的停刊号,正式宣布停刊。

日本全国出版协会2014年数据显示,杂志的销售额已经连续16年不断下滑,就连受众颇广的《周刊少年JUMP》等青少年杂志销售量比上一年同期下降10万余册。

不过《AneCan》也表明今后会继续利用品牌的力量和经验,探讨适合当代读者生活方式的新型商业模式,并且继续运营网站“AneCan.TV”。

欧美的时尚杂志也未能幸免。据2015年上半年的统计,英国所有女性周刊销量都在下降;美国最大的女性杂志、零售冠军《Cosmopolitan》2015年在独立报刊摊点的单本销量同比下滑24.8%;11月初,美国国际期刊出版集团康泰纳仕也对旗下两本时尚杂志 《GQ》和《Glamour》进行了裁员。

虽然凛冬已至,但纸媒时代的终结并不意味着时尚杂志的终点,而可以说是蜕变之路的起点。会有一批时尚杂志在过程中被淘汰,然而活下来的时尚媒体或许能探寻到更加灵活的商业模式,譬如向全媒体、向时尚类电商转型。

停刊之后《瑞丽时尚先锋》将发展电商业务,目前已初步搭建电商网络;《ELLE》旗下的 ELLESHOP 正式上线运营,读者可以在上面直接买到设计师品牌的服饰,或者跳转进入多位设计师的网上工作室完成购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