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2016年度基金“排名战”背后的猫腻


截至2016年末数据与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截至9月末的资管数据后发现,最后一个季度,在债券市场发生巨震、货币基金赎回压力不断显现的背景下,基金公司行业排名发生了较大变化。

放眼到整个过去一年,这个行业内“江湖地位”,几乎被一股委外力量所颠覆与重塑。银行系为代表的基金公司借此实现了规模与排名的双增长,工银瑞信等四家银行系基金跻身行业前十,也有非银行系基金公司发力委外业务,得到逆势增长。传统的业绩主导型公司呈现出一定的式微。

在接受采访时,上海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论及2016行业排名之道仅用了两个词概括——“扩委外,保货币。”他称,行业内尤其是大公司最终排名取决于委外业务扩张程度以及最后两个月货币基金赎得少两个关键因素。

公募前三的争夺

据天相数据统计,2016年度公募前三分别为天弘基金、工银瑞信基金、易方达基金,公募资产管理规模分别为8449.67亿元、4601.42亿元和4135.83亿元。第一大基金公司天弘过去一年资管规模增长了1656.37亿元,而它的核心竞争力依然是天弘余额宝这只“巨无霸”货币基金。截至2016年末,天弘余额宝的份额为8082.94亿份。

第二大基金公司工银瑞信,较2015年末第四的排位进步了两个名次,规模由4428.39亿元增长至4601.42亿元。有别于天弘基金依靠的上亿户余额宝小额持有人,工银瑞信的成功缘于手中的机构王牌。众多周知,工银瑞信的控股股东为素有“宇宙行”之称的工商银行,其持有工银瑞信的股权比例高达80%,远高于外资股东瑞信信贷20%的股权比例。倚仗强大的股东背景,工银瑞信在同行争抢委外业务的竞争中具备了明显的“先天优势”。

2016年5月31日,工银瑞信发行成立了一只名为工银恒享纯债的债券型基金,当时的规模为整数2亿元外加零头7.6万元,勉强超过了2亿元的基金成立门槛。与此同时,219户投资者中还存在“凑户数”可能性,2亿份份额中还包括了该公司员工参与认购的3750.59份。显然,从这只基金的发行数据来看,完全符合了委外定制基金的特征。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自出世不久,工银恒享纯债发生了巨变。短短4个月时间,到三季度末该基金资产净值增长到了479.96亿元,规模增长幅度接近240倍。

有别于工银恒享纯债先保底成立、后引委外资金大肆进场的模式,工银瑞信旗下另一只名为工银泰享三年的基金起步就是300亿。但认购户数依然是“勉强”超过保底200户,如此体量对应的认购的投资者户数仅235户。

在债券基金发力委外的同时,工银瑞信货币基金面临较大赎回压力。据天相统计,截至年末,工银瑞信货币基金规模共计1926.54亿份,相较去年年中2351.63亿份的份额,缩水18%。然而,区区数百亿货币的赎回量,在下半年委外业务增量的推动下,工银瑞信的行业规模排名仍然随之升至第二位。

而守住“榜眼”位置的易方达基金,尽管2016年资管规模出现了逾千亿元缩水,但在年末的货币基金赎回潮中,公司顶住了赎回压力。天相统计显示,截至去年末,易方达货币基金总份额1743.6亿份,较去年年中1648.56亿份,逆势增加了近百亿份。另外,易方达发力委外业务也带来了自身业绩的提振,上半年公司净利润行业排名第一。

大公司之间的竞争

相比前三,公募前十的争夺同样异常激烈。最后一个季度,基金公司的排位也发生了较大变化。“基金公司不得不硬着头皮扩张。”华南一家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称,排名战的争夺是行业惯例,也成为了一种循环。一家基金公司要取得养老金、社保、委外青睐,它必须要有一定的行业地位;拿下这些机构业务后,它的实力得到提升,它会进一步去开发机构客户。要是懈怠了,那它就要被超越。

与工银瑞信一样,另三家银行系基金在委外业务的推动下跻身行业前十。建信基金以3768.51亿元的资管规模,远远超出了去年三季度末的2837亿元,排名也由第11位上升到了第六位。去年三季度末,公募资管规模2727亿元的招商基金排名12位,去年末公募规模增长到了3452.85亿元,排名则上升到了行业第8。中银基金在去年三季度末,公募资管规模2926亿元,到去年末规模增长至3416.21亿元,行业排名仍为第9位。

另有一些排名相对靠前的非银行系基金公司也实现了规模、排位双增长,但它们同时也是委外业务的大户。比较典型的是博时与广发两家基金公司,无论是委外基金成立数量还是定制基金的规模在过去一年出现了较大的增长。

在委外重塑行业生态的背景下,传统的一些业绩出众的公司,排名则出现了下滑。汇添富基金在2016年三季度末以3050亿元的公募管理规模排名第八位,到了年末在货币赎回潮的影响下最终以2730.31亿元的资管规模排名行业第12位。嘉实基金在三季度末以3202的资管规模排名行业第七,虽然到年末规模微增至3280.75亿元,但排名下滑到了第10位。

除此之外,排名前十的基金公司还有华夏基金、南方基金,分别以3991.33亿元、3811.31亿元的基金资管规模排名第四、第五。

与大公司发力委外实现排名有限增长不同的是,一些中小公司在机构业务的推动下,实现了规模与行业排名的大跨越。比如转身保险系不久的太平基金,规模在三季度末行业仅有千万元,到2016年末骤升至151.65亿元,体量接近中等基金公司标准。背靠南京银行的鑫元基金一年内资产管理规模接近翻倍,截至2016年末以250.67 的公募规模问鼎中型基金公司。

进入2017年,在资管配置荒与人民币贬值等因素带动下,尽管受制于监管指导、新基金发行节奏减缓,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基金行业的委外业务潮仍旧川流不息,它还将继续左右着基金公司规模增长与行业排名的变化。

然而,资产管理行业的本质绝非是依靠外部力量实现规模的扩张。上海一家银行系高管此前称,相比规模,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所追求的更应该是业绩,这才是资产管理机构服务的本源。基金行业也要追本溯源,回归行业本质,这可能也是接下来的监管的指导方向之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