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国人赴美生子数量激增 非法移民整顿成隐忧


  2015年12月27日,明星章子怡在微博上PO出了一张一家三口在美国的合照后,猴年赴美生子大幕便正式拉开:正如2013年那部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所拍摄的那样,数以万计的中国妈妈远赴重洋,不惜以金钱和风险为代价,希望给的自己下一代送上一纸美国身份,作为最重要的出生礼物。

  而远在大洋彼岸的洛杉矶更是借由此隐藏了一条每年高达几十亿美金庞大并且完整的华人“赴美生子产业链”,月子中心、华人医院、华人超市、购物中心、旅行社、移民公司、海外房产公司都成为产业链中的一环:有媒体曾经做出不完全统计,在这十年之间赴美生日的人数翻了百倍有余:2007年,中国大陆每年赴美生子的人数仅为几百人,但到了2010年,这个数字蹿升至了5000人,2014年达到了5万,而刚刚过去的2016“猴年”更是将这一统计数据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年轻城市里的新主人

  临近洛杉矶位于美国加州南部的尔湾成了这些赴美准妈妈的最终目的地之一,这个至今仅有30年历史的年轻城市拥有超过30%的亚裔居民,而这也是让协助赴美生子的月子中心们愿意选择这里的重要原因:在过去的几年,他们眼见着传统美式超市和商场经历倒闭和更迭,但中国超市却无一例外越开越红火,规模与日俱增,这些都要感谢来自中国的准妈妈们强大的购买力。

  “爆炸式的增长。”美国星贝月子中心的老板Phil如此形容自己这几年的生意,从两三个到十几个、几十个再到最后超出自己团队的运营负荷不得不挑选客人以控制人数,这位三十岁的年轻小伙赶上了赴美生子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机。

  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Phil的公开昵称是“洛杉矶小奶爸”,事实上,维护好微博和微信的运营就是他们团队平时最为重要的市场宣传活动之一,他们需要通过高频率的案例、图片分享来告诉自己的潜在客户他们月子中心的真实和可靠,而事实上,这也是赴美生子的准妈妈们所最在意的。

  百度广告也是另一种市场推广方式,但每单次点击30元的提成收费让多数的月子中心难以承受,“半灰色”的产业定位让这个行业至今还未在美国形成巨头垄断,这是一条由数百家零散的月子中心撑起的产业。据全美母婴协会2013年的一项调查统计,2013年美国月子中心的经营模式大致有七种,价格低廉的民宿经营模式,占比为13.8%;公寓式月子中心为20.5%,合住HOUSE月子中心为19.8%,酒店经营模式为14.6%;高端独栋别墅包栋模式为16.4%,高端会所经营模式为10.7%。这些月子会所每次服务的价格大多在两万到四万美元之间,但消费上不封顶。

  “最早的时候来回美国的航班最多两三个孕妇,但现在动辄就是十几、二十个;因为业务的扩增,这里的医生很多都会把隔壁房间买下来打通用来做办公室,候诊的时间也比以前大大增加。”Phil说,就在两三年前他的客人无一例外都是来自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但如今包括新疆、甘肃、宁夏,甚至很多此前他从未听说过城市的年轻夫妇也开始选择赴美生子,可以说遍地开花。

  月子会所的吃住加上医院、机票的开销,30-40万人民币的总开销对于国内的中产阶级家庭来说并非不可承受,而这,也几乎成为了移民美国最廉价和方便的途径。

  1868年,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正式通过,这条原本意在保障黑人公民权利的法律条文成为了越来越多中国夫妇选择将自己的孩子诞生在大洋彼岸的原因,该修正案第一款规定:“凡在美国出生或归化美国的人,均为合众国和他们所居住州的公民。”这意味着,任何在美国出生的儿童生来就是美国公民,不需考虑其父母的国籍,从他们来到世间那一刻起,便有机会享有美国的教育、福利与居住环境。

  “绝大多数人不是被迫选择来这里生孩子,很多是从教育各方面考虑,想给自己的孩子多一个选择。也有一些是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单生未婚的落户需求来这里。”Phil表示。

  “我觉得美国现在仍然拥有全球最顶尖的教育,而美国的大学在录取时美国公民和外籍学生的录取比例是大不相同的,他们给于美国公民更多的名额,学费也相差好几倍,所以我选择了去美国生小孩,哪怕最后他不去美国读书,国际生的身份去读取国内的大学也比高考挤破头要容易的多。”阿娟(匿名)对记者表示。两年前,她完成了自己计划多年的赴美生子计划,并且在上海给孩子落了中国户口,在她的规划中,等到高中时她会再将孩子送出国门。

  新政下产业链或受动摇

  川普的上台给这一蓬勃发展的产业带来了稍许阴影,早在竞选时期,这位大嘴总统就毫不避讳的表示,倘若当选自己将下重力气对非法移民进行整顿,而在这其中就包括“将废除外国人在美国出生即自动取得公民身份的法律,以及对合法移民进行更严格的限制。”

  在此之前,除了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美国驻华大使馆也曾公开表示,没有任何法律反对外国孕妇通过B1/B2(商务、旅游签证)或其他形式的签证赴美。海关人员真正不能接受的,是隐瞒入境意图,不诚实,赴美生子并不在限制入境的理由之中。

  “美国的落地生政策是写在宪法之上的,作为一个国家的基本大法,川普想要修改几乎不可能。即便政策在将来的某天有改动,这一天也相当遥远,在美国修改宪法是相当慎重、耗时漫长的。”Phil透露,“不过他可以通过命令海外领事馆不予签发、撤回注销签证以及边境不予放行等形式来变相实施。”

  相比较川普的新政,Phil更担心的是数月之前中国政府的购汇新政,用他的话说,“管住钱了,很多事情就不好做了。”

  对于这些大大小小的月子中心而言,协助赴美生子往往只是产业链的一部分,除此之外,美国买房、移民、购物等等,各个环节都将这一产业链的价值推得更高。

  在新的购汇政策下,除了购汇的用途、额度、携带现金金额变得更严格之外,在海外投资购房也被明令禁止于购汇用途之中。

  在星贝月子中心,大约有5%左右的客人会最终选择在美国购买房产以及移民,而这两者显然会比单纯的月子中心利润更高,而现在这些客人因为购汇新政不少产生了动摇。

  “单纯在月子中心的开销也就三四万美元,但是在美国购物就是丰俭由人的事情。以前很多客人可以随身携带几万美金过来,但现在不行了,需要你不停地去还信用卡,有一些大额的购物也会因此受到限制。”Phil说。而对于有意于未来移民美国,为了更好的教育、空气、环境而选择赴美移民的中国夫妇而言,一旦购汇受限,便意味着这样一种新的移民方式于他们而言,又多了一道隐形的风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