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欧洲硅谷 “向东看”:为中国胃定制法国大餐


中国对外投资活跃程度一年高过一年,存在感强烈。

在欧洲,中国资本近年追逐的重心在德国。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仅在2016年前10个月内,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投资者,就购买了58家德国企业;为此共出资120亿欧元,是2015年的20倍还多,多于以往购买的总和。

除了“德国制造”抢镜,作为空客总部所在地和核能大国,法国也出现在了中资投资与收购的视野中。正如法国奥罗阿大区的新任主席洛朗·弗基耶(Laurent Wauquiez)所说,“法国不只有全世界最好的美酒”,也有不断涌现的科技新势力。

法国拥有强大的科研实力。图为“运载飞机的飞机”、最新型的空客“大白鲸”运输机

去年的英国脱欧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客观上推动了中国对欧洲的投资;今年时值法国大选,人工智能系统甚至已预测极右翼领导人勒庞(Marine Le Pen)将成为下一届法国总统。在这样一个全球化方向产生了不确定性的时代里,法国人相信,中国能给他们答案。

长期致力于中法跨境并购的投资人本赛德(Bruno Bensaid)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尤其是在英国宣布脱欧之后,法国和德国成为代表欧洲价值核心的重要力量,加上法国初创企业已经遍布全球,未来一定会得到更多中国投资人的认可。”

扩大创业生态圈

事实上,法国的互联网发展一直走在欧洲的前列。

根据法国商务投资署(Business France)的统计,去年法国政府对于科技领域的投资总规模达20亿欧元,比上一年增长62%,其中90%以上的投资都集中在移动和互联网领域的公司。

法国商务投资署的数据显示:“全法高速互联网计划将在2022年前覆盖全国所有地区,首先将满足法国工业园区的高速光纤连接。”据介绍,这项来自政府和民营的投资规模达到200亿欧元(约合1460亿元人民币)。

但是,相较于对美国硅谷等地区的热衷,中国企业投资法国科技行业的仍然寥寥无几。

以上海为例,在上海的法国初创公司数量已经超过700家。法国企业主协会主席、有“老板的老板”之称的皮埃尔·加塔兹(Pierre Gattaz)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的时候表示:“之所以想到要成立‘法国科技’联盟,是希望把全球的法国创业者联系起来,形成一股力量。”加塔兹还表示,法国在科学技术上的专业性非常强,符合中国对产品质量不断提升的需求。

加塔兹就是中国投资创业的典范。20多年前,他继承了父亲的公司法国雷迪埃集团(Radiall),并来到上海建立了上海雷迪埃电子有限公司,从事电子连接器的研发和生产。直到目前,雷迪埃仍然占据着全球电信、航空等领域重要的市场份额。

随着近年来法国初创企业生态圈的发展壮大,法国初创公司在全球的发展取得了明显的成效,这将吸引包括中国投资者在内的国际投资者。

本赛德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中国投资法国科技领域的案例还不多,这并不是资本或技术本身的问题,而是中国投资者缺乏对法国本土投资环境的了解。但这些都会随着时间慢慢改变。”

欧洲的“初创国家”

有“欧洲的硅谷”之称的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下称“奥罗阿大区”)以法国工业重镇里昂为中心,辐射法国东南部近5万平方公里的大片区域,是法国继巴黎之后的第二大经济大区,也是欧洲的第七大经济大区。弗基耶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奥罗阿大区是法国经济的火车头。在法国的经济地位相当于加州之于美国。”

2月14日下午,弗基耶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续签了与交大附属瑞金医院的合作协议,并推进“中法医学院”的交流项目。

在弗基耶的见证下,中法企业签署多项合作协议,包括医疗行业的法国公司Bioxis和致力于皮肤科医学的中国企业欧华美科(JUVAMED)的300万欧元的交易;半导体行业由上海国盛投资的基金国家半导体行业集团(NSIG)入股法国SOI晶圆技术公司(SOITEC)。

此外,中国企业赴法投资名单又添新成员。被法国罗地亚有机硅(Rhodia Silicones)收购的中国蓝星有机硅(Bluestars)正式投资落户奥罗阿大区;上海微技术工业研究院(SITRI)也宣布在位于该大区的格勒诺布尔市建立实验室。

要让“法国文艺复兴时代重现”是奥罗阿大区的目标。为此,奥罗阿大区在数字化方面的投入不遗余力。弗基耶介绍称,要建设“数字化大区”,首先在人才培养方面就要使用数字化手段。为此,该大区还每年推出奖学金项目,向中国招募动画和数字媒体等领域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此外,大区还投入大量资金支持大学生创业。弗基耶向记者表示,奥罗阿大区的创业大学生数量是巴黎大区的四倍。

法国政府正在全面推动经济由工业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这也掀起了一场法国高新技术的革命,并以此作为吸引国际投资以及促进对外出口的优势。去年法国重塑了“科技兴国”的标签,并将法国创业者汇集起来,以“La French Tech”(法国科技)的联盟形象出现在全球最重大的科技展会上。

思科(CISCO)董事局主席、前CEO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在去年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年会的创新论坛上也提到了法国。他说:“法国已经成为了欧洲的‘初创国家’。法国政府把国家变成‘数字共和国’的决心非常明确。”

钱伯斯预测,未来三年法国就业将会增加110万个,未来十年法国GDP将会增加7190亿美元。

他指出,法国政府“科技兴国”的策略非常明智,尤其是在“后英国退欧”时代,欧洲经济正在经受浮浮沉沉的考验,法国在科技方面的投资就能创造就业、促进增长、推动创新,从这个方面来讲,法国为欧洲树立了楷模。

国际投资大幕已拉开

目前活跃在中法投资并购领域的基金数量并不多。其中比较有名的是法国最大的私募基金欧瑞泽(Eurazeo)和中国的私募基金凯辉资本。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欧瑞泽基金大中华区总裁陈永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面临很多挑战,也有很多发展的机遇。比如现在全球经济的复苏并不理想;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中,欧洲、中国的经济发展,都碰到了一些节奏上或速度上的障碍,这个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受经济危机影响,贸易保护加剧、环境问题严重,这些问题对我们、对新兴产业发展都是大的挑战。”

不过陈永岚表示,在新兴产业领域,如环保、新一代的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高端制造和新材料,甚至包括新兴生活方式等,大家都是有共识的。这些领域为中国赴法国投资提供了方向。

国际投资者已经迈开了脚步。去年,谷歌投资了法国从事图像识别研究的初创公司Moodstocks。所谓图像识别,就是赋予机器人“眼的功能”,将摄像头变成能够感应周围环境并作出应对的智能传感器。这一技术的进步显然有望支撑谷歌未来推出的服务。

另一个成功的收购案例来自于诺基亚对从事智能健康硬件设备的法国初创公司Withings的收购。Withings助力诺基亚的数字健康和物联网业务发展,最近就新推出了智能手表。

此外,法国还有多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比如出行共享软件公司BlaBlaCar、物联网公司Sifox和音响设备制造商帝瓦雷(Devialet)。

2月21日,中国将迎来今年首位欧洲国家领导人——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邀请,法国总理贝尔纳·卡泽纳夫将访问中国。此行卡泽纳夫很可能访问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去年底,第一辆基于ZOE电动车的雷诺自动驾驶原型车在该生态城诞生,也由此诞生了中国第一个开放性的自动驾驶示范区。

法国总理选择在总统大选前夕访华,时机耐人寻味。“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经验智慧值得法国学习。尤其是在贸易保护主义和自由主义之间的平衡。”弗基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不是无选择地进口,而是要为自己的企业服务,对国际交流采取开放态度,这是非常务实的。”他还表示,正是因为中国采取了务实的态度,所以才能在互联网时代,对“GAFA”——谷歌、苹果、Facebook、亚马逊这几大科技巨头进行积极回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