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年入50万元的请私教成风,健身产业开始兴起


健身会上瘾?市场数据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

近两年来,中国的健身产业再次迎来增长提速。据招商证券最新研报,2016年全国健身俱乐部增长20.8%至4425家,会员数量增长21.3%至663.38万人。当40~50岁的时髦大叔都在饭桌上谈论脂肪含量与马甲线时,说明市场已经变得些微发烫。

除了传统健身房,也衍生出了各类新模式。

“办健身卡的人分三类。A类是会去健身并且会请私人教练的人,B类是办完年卡很少去健身的人,C类是办完卡不健身也要去洗澡的人。除了最后一类,前面两类都是能让健身房赚钱的‘金主’。”

“零健身”创始人狄龙生向记者这样描述他所了解的客户群。正是看准前面两类客户群的市场,曾在大型连锁健身房当私人教练的他,一头冲进了这个私教服务领域,于2015年5月在上海开出了健身工作室。

而时尚类微信公众号“私席Seaty”创始人王蓓在创办健身打卡群的时候,只是凭借对于健身的兴趣爱好,就走上了创业之路。

“私席”早期主要以健身打卡、互相监督为主,但随着粉丝数量不断累积,开始发展了好几条不同的产业链,包括护肤品牌、服装品牌以及即将上线的珍珠饰品等。

以健身作为生活方式的风潮正盛,越来越多人愿意为私教训练、专业器材甚至周边服务付出高昂费用。

5年开30家门店营收有望过亿

和一般的大型连锁健身房不同,狄龙生在上海的健身工作室采取的是完全预约制,只提供1对1的私教课程,没有年卡的门槛,但并不适合不打算请私教的健身人群。

1对1的私教服务是狄龙生看中的细分领域。据他了解,在年卡制的大型健身房里,私人教练的收入由销售、课时费和底薪组成,其中销售占比最高。因此,为了达到销售指标,教练往往把精力放在销售而非教课上,除了会影响教学质量,也会推高教练的流动性。另外,大型健身房需要先入会办年卡,那么再购买私教课程就属于二次消费,有时还会遇到“死缠烂打”的销售教练,让客户的体验变得很糟糕。

于是,不需要办卡,而是以只售私教课程的方式来运营,是狄龙生尝试的盈利模式。这种模式的好处是,让私教的收入更高也更稳定,也让客户的体验变得更好、黏性更强。

但显然,这种定位比一般的连锁健身房要更高端,总价自然也不会低。每节课时费350元,按照平均每人每周2节课的频率来算,每个月的费用则在3000元左右,而一年的总价即4万元上下。而一般健身房的年卡是在5000元上下,仅为前者的八分之一。

但高价似乎并不影响健身工作室的生意。据此前所做的客户调查,狄龙生告诉记者,他们所接触的客户群年龄主要在30岁~40岁之间,年收入都在50万以上。一份内部的统计调查显示,愿意每个月在健身上花费3000元左右的人占比最高,大约占45%;花费2000元以下和6000元以上的都占少数。

目前,“零健身”的运营模式已尝试了近两年。狄龙生说,自2015年开出第一家工作室以来,去年新增4家,计划今年新增超过5家,并在3年内累计开出30家门店。每家门店目前的客户数量在10~15人左右,大约以10%的速度在新增。据狄龙生称,大概有60%的客户会在一个课程结束后续课,黏性较高。

按照一家门店每月销售100~150小时的私教课时来估算,狄龙生告诉记者,每家门店的月营收大约30万元,年收差不多360万元。如果能按照计划开出30家门店,意味着总体营收能过亿。

私教课程之外的潜力

除了私教课程外,与健身相关的食品也是一个颇具潜力的领域。

“(要健身的话)运动和饮食密切相关,所以饮食是在课余教练给客户布置的作业。你吃了什么都要发给教练,如果蛋白质摄入不足,教练就会提醒。”狄龙生说。

他告诉记者,目前工作室主要是推荐供应商,并不进入健身房的账。原因是“给客户造成第二次营销的感觉并不好”;另外,工作室在食品领域也还没有设立自己的品牌。

狄龙生的想法是,如果后期遇到合适的供应商,也会考虑打造自己的品牌,进入相关领域的销售。

总体来说,狄龙生说自己的工作室主要靠私教课程服务盈利,净盈利率在20%左右,因为课时费工作室会与私教分享。目前,一家工作室大约有6~8名健身教练,对应15~20位客户,能较好确保教学的质量。

狄龙生还尝试做过有氧设备的共享生意。一般健身房里使用的跑步机等有氧设备价位在5~10万元一台,家庭一般会嫌太贵,而上述共享生意就可以将这类产品送货到客户家,允许他们在家使用一年,条件是购买一年的健身私教课时,并支付1万元的押金。如果一年后,客户愿意继续购买半年的课时,就可以拥有它了。而如果客户不打算续办课时,那么就相当于用1万元支付了使用1年设备的钱。

“1万元是押金,如果客户不续半年计划,押金不会退,毕竟设备会有折旧。”狄龙生解释说,这笔生意其实对公司来说并不赚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