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博鳌成创客盛会,聚焦共享经济


博鳌论坛也是“创客”们云集的地方,这一次,他们将目光对准了共享经济。

创客和投资人共同关注的最大问题就是“共享经济”对中国商业和社会等方方面面的影响。去年从“网约车”到“共享单车”的讨论让“共享经济”再次成为人们激辩的话题。

文艺元素充满博鳌

在美国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一年一度的“西南偏南”(SXSW)科创盛会上周刚刚落幕。已经拥有30年历史的SXSW上造就过Twitter这样的互联网公司的成功,吸引过奥巴马参加,今年也邀请到马克·库班(Mark Cuban)这样的投资大腕。SXSW原本是由一批小众前卫的力量组成,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这批力量逐渐演变为主流,预示着真正意义上的文化潮流的诞生、汇聚和激发。

音乐、文化、创意和科技的融合,这些元素也都充满在此次博鳌论坛。人们有机会在某场关于“工匠精神”的论坛上听日本国宝级枯山水大师枡野俊明和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的对话,也能在某场关于文化传承和艺术创新的主题沙龙上听歌手汪峰的演唱会,更有机会在某场关于海洋、森林保护的倾听自然的主题分享中和演员汤唯面对面。在另一场关于“体育大时代”的峰会上,斯诺克冠军丁俊晖、奥运跳水冠军吴敏霞、女排名将魏秋月等也会现身。

如果说SXSW整个会议的感觉就好像是戛纳电影节,CES消费电子展和TED的集合,那么在博鳌论坛上,人们同样可以围坐在一起讨论一个好的设计想法,或者听一个关于人工智能的演讲。博鳌论坛成长为非常多元化、包容性极强的盛会。

以出行方式为主打的共享单车ofo今年首次作为独立参展商参加了SXSW。共享单车的定位也非常符合年轻人的市场。ofo美国公关负责人蔡牧园对记者表示:“到现在为止,我们在奥斯汀投放了几百辆共享单车,基本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大会期间我们的单车是免费试用的。”

如今活跃在各种大型会议上的一群人,就是“创客”。对创客的定义可以是硬件的创造者,也可以是创业家。博鳌自然也汇聚了一大批亚洲创客的加入(公司展开介绍),包括韩国的Ticket Monster、马来西亚的Grab、日本的Fuller、新加坡的Ninja Van、印度的Mydala等创始人会和58集团旗下转转、小红书、回家吃饭等中国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面对面交流。全球投资人也会分享新经济形势下的投资逻辑。这些投资人包括GGV(Golden Gate Venture)执行合伙人保罗·布拉吉尔(Paul Bragiel),布莱尔资本(Breyer Capital)创始人、CEO詹姆斯·布莱尔(James Breyer)。

拟赴博鳌参会的罗兰贝格合伙人戴璞对记者表示:“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的时代,过去几年,中国迅速成为创新的发源地,但是中国企业更加注重本土市场。建立在需求基础上的用户驱动和客户为中心的创新模式大规模发展起来,中国的市场规模以及用户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都对创新和新的商业模式起到助推作用。

外来和尚想“念好经”

3月21日下午,全球最大的短赁平台初创公司Airbnb CEO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复旦大学发表了关于共享经济相关的演讲,他表示,作为国际公司的Airbnb要和中国市场“谈恋爱”并不容易。

中国是个非常特殊的市场,国际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大获成功的并不多,Uber和Google都是先例。这也是为什么来自全球的创业者都想通过尽可能多地了解中国市场最终达到赚中国人钱的目的。

布莱恩·切斯基表示,之所以少有成功案例,原因在于没有完全创造出适合中国的商业模式,没有做出适合中国的产品,以及没有在中国市场作出特别的贡献。他认为,要赢得中国市场,一是要做更多中国市场本地化的东西,另一方面则要谦虚向中国学习和合作。

监管是另一个需要和本地政府“谈好恋爱”的关键。和中国共享经济代表滴滴以及摩拜、ofo类似,关于网约车和共享单车投放的一则规范,可能对整个商业模式形成巨大挑战。而作为一项和监管密切联系的领域,Airbnb的房屋租赁依然需要面对强监管。布莱恩·切斯基表达了和政府更多合作的意愿,他认为化解公司和城市冲突的最好办法就是与城市合作。

国内共享房屋分享平台途家和小猪,都相继和Airbnb传过“联姻”的消息。小猪CEO陈驰已否认这一传言,他近日说:“没和Airbnb谈收购,考虑盈利为时尚早。”陈驰也将出席博鳌论坛,讨论共享经济的话题。

大城市的信用体系逐步完善,尤其是民间征信体系。比如阿里旗下的芝麻信用上周和共享单车ofo携手推出“信用免押”合作,芝麻信用分在650以上的用户将无需交押金。此前芝麻信用已在滴滴出行、小猪短租、闲鱼、永安行等平台应用,成为市场培育的重要助推器。ofo创始人戴威和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王晓峰都将出席博鳌峰会的不同分论坛。

共享单车在中国已经习以为常,但对美国人而言还是非常新奇的事物。“大部分人听说共享单车模式都觉得很新鲜,感叹还有这么实用的工具。一些做单车的公司也纷纷前来取经或者寻求合作。还有很多其他国家的人问什么时候会进到他们的市场。”蔡牧园对记者表示。

据一位在奥斯汀工作的中国员工张力描述:“SXSW开幕以来,不少人都在会馆周边的科罗拉多河和国会大道骑小黄车兜风,金发碧眼大长腿与小黄车的搭配抢足风头。”在Facebook、Snapchat和推特等社交平台上,也有很多老外在完成初次骑行体验后拍照上传分享给朋友。

由于北美和欧洲地区的移动互联网普及度高,当地人对短途出行需求旺盛,有浓厚的骑行文化,一直是ofo战略布局的重点区域。ofo创始人张巳丁对记者表示,并不担心更多竞争对手加入网约车,希望为全世界的用户提供共享单车服务,解决全球最后三公里的出行需求。

共享经济正在重构着整个社会,以BAT为首的互联网企业成为资本新贵,再通过互联网手段渗透到人们衣食住行的各个环节。这个过程,可以说是颠覆,也可以说是革命,竞争与博弈将贯穿始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