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辉山乳业,杨凯昔日的梦想


辉山乳业(Huishan Dairy)在香港上市将其董事长杨凯推上他老家辽宁省首富的宝座之后,杨凯形容辉山乳业是一座“梦工厂”。

杨凯在2015年曾表示,“打造中国最值得信赖的乳品品牌”是辉山乳业的梦想。然而,辉山乳业在中国农村地区的多个废弃项目表明,早在上月辉山乳业股价——杨凯以辉山乳业的股票为质押借了数亿美元资金——毫无征兆地暴跌85%之前,其上述梦想已经承受着压力。

在辽宁省康平开发区,走进一道刻有“辉山乳业中国乳品城”字样的红色金属拱门,只能通往一些废弃的板房。2014年辉山乳业曾表示要在该开发区投资88亿元人民币(合12亿美元)。如今开发区内可以见到的奶牛,只有路边的一群雕像。

开车几小时后,到达一个村子的附近,有六座由外观呈波纹状的金属围起来、里面筑有混凝土畜栏的大棚空荡荡地伫立着,这是2014年启动的一个计划投资1亿元人民币畜养3000头牛的项目遗留下来的。负责照看的王平凯(音译)表示:“还没完工。他们没钱了。”

按照跟踪研究中国富豪的胡润(Rupert Hoogewerf)的说法,上个月辉山股价的崩盘,令杨凯37亿美元的个人财富被抹去了大约四分之三。他还表示,这是他见过的“最大幅度的”个人财富突然缩水。

杨凯的崛起没有跌落这么快。上世纪90年代,他在辽宁省一家国有食品企业历任多个职位,之后出任沈阳乳业的总经理。本世纪初沈阳乳业私有化时,他获得了该公司的控制权。其后公司更名为辉山乳业,并从前总理温家宝引发的乳业投资热潮中受益。温家宝在2006年曾表示,他有一个让所有中国孩子每天喝上牛奶的“梦”。中国的乳品消费量曾出现两位数的年增长率。

013年,辉山乳业在香港的首次公开招股(IPO)筹得13亿美元资金,令该集团估值达到49亿美元,也让杨凯成为亿万富翁——以及急于推销其人脉关系的商人。

驻北京的乳业投资者马大伟(David Mahon)表示:“他们大力宣扬(中国现任总理)李克强以前在辽宁任职,暗示他们与李克强有特殊的关系。”

国企在中国东北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因此与其他地区相比,与官方的关系在这里显得尤为重要。曾多次见过杨凯的乳业分析师宋亮表示杨凯非常强调“义气”——中国东北男性看重的一种“兄弟般的情谊”。

然而,2013年之后乳业集团的压力越来越大。随着中国经济放缓,乳制品消费量增速下滑。而在俄罗斯出台一项与制裁相关的禁令引发全球性供应过剩之后,牛奶价格也出现下跌。中国国内生产商很难在信誉、价格和品质方面与国际公司竞争。市场份额排在前面的一些民营乳品企业(比如第二大乳品企业蒙牛(Mengniu))开始出现亏损。
宋亮表示,杨凯“压力非常大,因为整个乳制品行业两年来情况欠佳”,“不过他并没有把压力和问题表露出来。”

事实上,辉山乳业在其2015年的年报中夸口其盈利能力“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并报告当年收入45亿元人民币,实现利润16亿元人民币。

“业绩太好了。实在太好了,”马大伟称,“其故事听起来总是令人难以置信。这是我们的看法,也是业内相当普遍的看法。”

杨凯登记的沈阳住址指向一个名为“香格里拉”的别墅群,其中很多建筑都被贴上了辉山乳业的名称。上周,一辆载有3名警察的警车停在该地址外。工作人员表示该地址是售楼大厅。

过去两年,杨凯持续增加持股,其持股从50%上升至将近75%。他的增持、以及辉山乳业的股票回购,使得该公司的股价保持稳定。

他还大举举债。杨凯把辉山乳业71%的股票作为质押品进行贷款。所得款项被用于股票交易和提供给他本人、其主要工具冠丰(Champ Harvest)以及他名下其他企业的贷款。

记者发现,登记在杨凯和其商业伙伴葛坤名下或由他二人控制的公司超过50家,所涉行业从可再生能源到房地产和银行业。

据网上公布的项目招标公告显示,辉山乳业曾从事肉制品生产——它在年度报告中并未公布该项业务。2015年,辉山乳业以8000万人民币收购了杨凯控制的一家能源公司。

去年5月,辉山乳业称,将以10亿元人民币(合1.5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四分之一的畜群,该交易以售后回租的形式进行,涉及一家位于南方广东省的金融公司。对于美国做空者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来说,该声明似乎很“有趣”,之后他的集团浑水公司(Muddy Waters)发表了一份报告,声称辉山乳业存在欺诈行为。布洛克称,“即使财务上不存在欺诈,它也面临压倒性的债务负担”。

辉山乳业指责浑水公司的报告是“恶意和虚假的”,几天后杨凯以5880万港元(合760万美元)增持股份。

上周,辉山乳业承认未能及时付息,并透露在股价暴跌前一天,辽宁省官员召开了与辉山乳业债权人的一次会议。该公司承诺本周向投资者发布最新消息。

与此同时,自从辉山乳业股价暴跌以来,杨凯便再也没有公开露面,而他的商业伙伴、负责辉山乳业财务工作的葛坤女士据报道已经失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