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金融风险呼吁评级公司权威出世


中国缺少独立的理财产品测评机构。在欧美,理财产品的测评和监管机构很多,有媒体、协会和政府等等,所以“泛亚”、“e租宝”这样的骗局在欧美不可能大规模发生。

作为新兴互联网金融业态之一的现金贷,自2015年下半年以黑马之势迅速进入市场,短短两年间出现上千家现金贷公司。“现金贷”多以小额贷款为主,与消费贷相比,“现金贷”具有无抵押担保、无场景、无指定用途等特点。也正是基于这些特点,在我国征信体系尚不完善的大背景下,“现金贷”在风控环节存在着各种问题,尤其是风控成本过高。而国家法定的借款利率却难以覆盖该成本,导致实际操作中存在以收取手续费的形式变相“高利贷”,甚至暴力催收的现象。作为新兴互联网金融业态之一的现金贷,自2015年下半年以黑马之势迅速进入市场,短短两年间出现上千家现金贷公司。根据数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3月份网贷平台短期现金贷业务成交量达47.78亿元,同比增长1198%。

正如所有野蛮生长的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其缺乏监管所产生的无序性也逐渐暴露——砍头息、暴力催收等负面关键词不断进入人们的视野。近年来“现金贷”平台遍地开花,良莠不齐,部分平台存在三个突出问题:―是利率畸高;二是风控基本为零,坏账率极高,依靠暴利覆盖风险;三是利滚利让借款人陷入负债危机。除借款利息远超国家法定利率、存在暴力催收等现象外,违规“现金贷”业务的特征还包括:实际放款金额与借款合同金额不符。

现金贷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快速变得炙手可热,背后除了市场需求爆发使然,监管政策的推动亦不容忽视。去年8月网贷办法出台以来,限制大额标的、鼓励小额分散的行业发展方式让大批平台杀入消费金融领域,直接促使消金领域的现金贷业务市场急速扩容。根据第三方机构测算,目前行业规模大约在6000亿~1万亿元之间,其中电商系现金贷规模在5000亿元左右,垂直系和网贷系现金贷规模在1000亿元左右,而持牌系的规模在4000亿元以下。但仅仅看到这样的绝对值显然并不科学。导致现金贷乱象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信贷产品的投放过度。从业者在考虑市场容量时常常以发达国家的经验作为参照,从中国的人口基数来推断市场总量。但金融市场是缓慢配置的过程,不是有人口总量就一定能实现对应的市场规模,特别是国内对该领域法规、配套管理并不健全,一哄而上必然导致风险爆发。

乱象根源在于行业缺乏准入门槛,放贷人资质不清。对应其监管与资本属性,中国的小额贷款公司属于国际惯例中的非吸收存款类放贷机构(NDTL ,Non- Deposit-Taking- Lenders),但目前国家层面尚未制定出清晰的 NDTL 监管规则。特别是对大量民间理财公司、投资公司等注册法人的放贷行为并未进行限制。

深陷“高利贷”、暴力催收等诸多舆论风暴的“现金贷”业务,被监管层纳入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日前,监管的“及时雨”已经到来。4月10日,银监会下发《指导意见》,首次提及现金贷,明确要求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意见要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开展业务,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

但不可否认是,现金贷确实解决了部分人的资金需求。那么,在穿透式监管的夜晚来临后,行业将何去何从,哪一类的现金贷平台又能守来黎明?

在这场强力的监管整顿中,现金贷平台如何能存活下去?业内人士认为,“第一,要具有放贷资质,要么是持牌机构,要么是网贷平台,要么是对接持牌机构资金的信息中介平台;第二,利率要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具体的水平还要等待监管机构最终明确;第三,要建立具有竞争力的大数据风控体系,低息模式下竞争更加激烈,风控做不好、利率又上不去,便没了发展的空间。”

在国内,目前在两方面均缺乏系统合理的监管规则制定,阶段性的打击可能并不具有可持续性。因而,未来,结合国际经验,第三方的独立的财经媒体和理财产品测评机构变得尤为重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