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领导者冲破灰色地带,看懂人性、做对决策


美国海军陆战队训练年轻的军官时,会告诉他们“无线电就是你的武器”。换句话说,他们不会亲自提着步枪、手枪和刺刀前去作战。对军官而言,无线电就是武器的原因是,他们是借着指挥士兵在进行战斗。而你身为管理者也是如此,你的组织,无论是一个团队、一个部门,还是整个公司,都会放大你的决策所造成的影响。
要了解这一点,让我们看看1996年开始的一连串重大事件。1996年的年底,发生了非常不寻常的事件:一位美国企业负责人被认为是国家英雄。
这位企业负责人名叫亚伦•傅尔斯汀(Aaron Feuerstein),他的公司是制造与销售纺织品的摩登纺织(Malden Mills),最有名的产品就是polartec功能性材质。1996年12月,傅尔斯汀和家人正在庆祝他的70岁生日时,接到了一通紧急电话:摩登纺织的主要厂房着火了。傅尔斯汀急忙坐上车,赶往公司的所在地波士顿北方。他从距离工厂好几公里外,就看见了火焰。
因为这场大火,傅尔斯汀面临了重大的灰色难题。他不知道自己能拿到多少保险赔偿;不知道在重建期间,会被竞争者抢走多少生意;也不知道如果他选择在新英格兰重建纺织工厂,摩登纺织是否还能生存下去,因为大部分同业都已经把工厂移到劳工比较便宜的亚洲国家。傅尔斯汀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带领公司走向下一个阶段的正确人选。
尽管有这么多的不确定,傅尔斯汀却几乎是立刻做出了决定,承诺要重建整个工厂。新的工厂将会使用最先进的科技,而且雇用同样的人力。估计花费会超过4亿美元,保险会负担3亿,其余的就要靠银行贷款。傅尔斯汀同时宣布,在工厂重建期间,就算员工根本不用工作,他仍会继续支付薪水。这些决定,让傅尔斯汀顿时成为享誉全国的大人物。
在那个许多美国工作都委外的时期,傅尔斯汀的这个决定不论是对美国劳工,还是他们当中许多人居住的贫困小区,算是做出了相当重大的承诺。他因此得到了媒体的高度关注、10个荣誉学位,还成为1997年克林顿总统国情咨文的座上宾。
不过,几年之后,摩登纺织就破产了,新的老板和管理者接手这家企业,但再也没有恢复元气。
这是一个悲伤、几乎是悲惨、讽刺的例子。如果你能见到傅尔斯汀本人,你一定会和大部分人想的一样:他是个慷慨、温暖、诚实的人。虽然他有钱且年事已高,不过他生活俭朴、工作勤奋。有个记者问他是否还想赚更多钱,他回答:“我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吃更多东西吗?”
在工厂大火之后,傅尔斯汀是真心想做对员工、他们的小区,以及整个公司最好的事。换句话说,他认为,重建工厂这个决定会带来所有正确的后果。但结果却是摩登纺织破产,傅尔斯汀的善心、奉献、利他主义的行为,一点作用也没有。现在看起来,背后的原因是,他没有用上伟大的人文主义问题来思考。
“这个决定会有哪些后果?”要求你广泛且深入地去设想,你的决定可能造成的所有结果。所以这个问题要求傅尔斯汀去想什么呢?为什么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当你面对灰色难题时,又能如何运用这问题,当作决策时的工具呢?

我们常常思考广泛却不深入
我们要暂时转而谈谈两位重要的哲学家与社会改革者,尤其是其中一人破碎的人生经验,是如何建构了这些想法。第一位哲学家是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m),1748到1832年间都住在英国。就算你没听过他的名字,应该也听过他的中心思想。
边沁认为,处理非常困难且重要问题的正确方式,就是要尽可能看得越广泛越好,并要问什么才能“为最多数人提供最大的幸福”。换言之,在你做重要的决定前,就要从幸福的角度,评估会对所有可能受影响的人造成什么后果。
但什么是幸福(happiness)呢?对边沁而言,答案很简单:幸福就是愉悦(pleasure)。换句话说,想要当个有责任感且能做正确决定的人,你唯一要做的就是透彻且客观地思考,什么能带来最多愉悦、最少痛苦。这件事并没有公式,所以你必须自己判断。
但你的基本目的很清楚,就是要广泛地思考。意思是说,除了考虑法律和经济的后果,还要看到在它们之上的事物。也就是说,除了替组织里的人设想后果,还要再看得更长远一些。会被你的决定影响到的每个人可能面临的所有后果,都非常重要,而且注意,是每个人都很重要。
现在,我们全都是边沁的信徒。我们经常会以成本与利益或成本与风险的角度,去思考各种问题,包括日常的问题和重大的政府政策问题。意思就是审视所有的选择,评估可能的后果,并且试着找出对所有人最好的选择。总归起来,在做决策时,这是个实用又负责的方法,但是边沁的想法有个根本的缺失,就是它鼓励我们广泛思考,却没有深入思考。

如何做到深入思考?
约翰•斯图亚特•穆勒(John Stuart Mill)可谓是19世纪的英语世界中,最重要的哲学家。他发现了这个缺失的严重性,而且不是坐在椅子上空想出来的,而是因为他的生活严重脱轨。
穆勒是个杰出的孩子,他有个专横威严、非常聪明的父亲,替他安排了严格的教育课程。年幼的穆勒被迫和其他孩子隔离,3岁就开始学习希腊文,8岁学拉丁文,12岁学亚里士多德的逻辑。穆勒这种激进的学习训练,一直持续到他20岁,接着他就陷入严重的情绪崩溃。
若在现代,穆勒的崩溃可能会被诊断为急性忧郁症,任何曾受忧郁症之苦的人都能理解,穆勒为什么会从一首名为“沮丧”(Dejection)的诗中,选择这些诗句,来描述自身的悲惨:

    悲伤,却没有痛苦、空虚、黑暗和沉闷,
    昏昏欲睡、难以喘息、平静无波的悲伤,
    找不到自然的出口或解脱,
    无论文字、或叹息、或眼泪。


穆勒晚年时,将他的崩溃归咎于密集、狭隘、过度重视智识发展的成长环境。
穆勒对这种经验的反应非常特殊。那种严苛的教育和毁灭般地崩溃,是会彻底击垮许多人的,但是穆勒熬了过来,并且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他拒绝父亲为他定下的计划,就是进入牛津或剑桥。他大幅拓展自己阅读和思考的范围,全心投入浪漫派诗集,最后在不列颠东印度公司(British East India Company)当了数十年的事务员,作为他的“正值”。穆勒也写了许多主题广泛的书籍和文章,成为英国19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与知识分子。
穆勒的生命旅程对我们有什么重要性呢?本质上,穆勒的思想接受了边沁的主要意旨,就是面对困难问题时要广泛思考,但他又否定边沁着重于幸福的想法。
穆勒痛苦的经验教导他的是,我们如果要做出好的决定、过上好生活,就必须广泛且深入地思考。穆勒同意边沁的部分是,为了做出好决定,必须考虑所有会受到影响的人,应该要尽可能保持客观,把自身利益放到一旁。而且也应该谨慎且分析性地思考,要尽可能详细地设想你的选择可能造成的后果。
但是穆勒加入了关键性的人文主义见解:要小心不可以过度简化,也不要成为简化论者。人生是一张丰富的画布,而不是卡通漫画,在人类的体验中,可不是只有愉悦和痛苦这么单纯的情绪。思考一个决定的完整后果,就是要深入思考,要试着从我们人类所重视的各种层面,去了解各种后果:包括希望、喜乐、安全感、免于危险的自由、健康、友谊,还有爱、风险、折磨和梦想。
深入思考并不容易,需要花时间与想象力、同情心和同理心,但它是非常实际与重要的。对穆勒而言,这其实是生活最好的方式,也是做决定的正确方法。以穆勒的话来说,“宁可当个心有不满的人,好过当心满意足的猪;宁可当心有不满的苏格拉底,好过当心满意足的傻瓜。”
用一般的话来说,穆勒要告诉我们的是:如果你必须做困难的决定,不要犯边沁的错误,不要过度简化问题,不要只着重在可以计量或标价的事物上。
你绝对应该谨慎且分析性地思考。如果你是一位管理者,你应该要取得最佳的数据、运用最相关的技巧和框架、咨询合适的专家,并且不论在会议桌上或休息室里,都要尽心探讨这项议题。
但是,当你最终必须做出决策时,要确定你对这个决定可能造成的所有后果,都已经发挥想象力地具体、生动而且同理地设想过了。同时,在你设想的时候,要考虑到你的人类同伴的所有需要、想要、恐惧,和真正在意的事。在本质上,这就是第一个伟大的人文主义问题要求我们做到的事。
基本上,穆勒做了许多伟大哲学家都做过的事,他精炼,并以清楚简单的语言传达出一套强大的观念。这些观念就像色彩鲜明的细线,穿透许多重要哲学家、宗教领袖,以及政治领导的思维、反应与见解。换个方式说就是,几个世纪以来,穆勒的想法与见解已经启发与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影响遍及不同的社会。
简短地说,在思考复杂、不确定、高风险的决策时,第一个伟大的人文主义问题是非常强大的,甚至可能是直觉的方式。这个问题简要表达出许多世纪以来,那些带来持续且深刻影响的智慧与指导原则。它告诉正在因灰色难题伤透脑筋的人,应该广泛而深入思考该决策会对人们带来的整体后果。意思就是,根据你选择的方案,要问自己你将为其他人做什么,以及你将对其他人做什么。然后就选择有最好结果的行动计划。用这种方式思考与行动,就能做出好的决定、带来好的生活。
路过学习一下
钱是赚不完的,人是做不圆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