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软银孙正义,诠释刺猬&狐狸混搭管理学


对于公司策略的制定应该选择聚焦还是分散,管理学界经常充满矛与盾的针锋相对,以及各式各样的理论与辩论,其中最受关注的是管理大师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的“刺猬原则”。故事里,狐狸整天东想西想制订各种策略想要吃掉刺猬,但是刺猬却总以不变应万变来应对,无论狐狸采用何种方式来进行挑衅,刺猬唯一的方法就是萎缩身体、伸出尖刺,使得狐狸知难而退。

3个提问A到 A+
柯林斯针对刺猬原则提出3个重要思考,希望公司管理高层能够摆脱不必要的业务项目,增进公司策略布局的单纯化,借此摆脱内外环境纷杂的干扰因素,纠正许多企业策略规划杂乱不成体系的弊端,这3个问题有助经理人想清楚公司的策略定位与范畴:
1. 你们在哪些方面能达到世界顶尖的水平?
2. 你们的经济引擎主要靠什么驱动?
3. 你们对什么事业充满热情?
刺猬型的领导者专注于最拿手的事业,带领公司在特定的市场领域独步全球,刺猬只知道一件大事,并且牢牢抓住不放;狐狸型的公司虽然知道很多事,却往往斗不过刺猬。
道理很简单,但是实务运用时要特别小心,企业所处的内外环境千变万化,充满着不同的生态区位,随着不同的时空产生微妙的变化,不可能一条刺猬原则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有的时候还得变成狐狸,多数时候扮演刺猬准没错。

领导者的矛盾论
优秀的领导者要两者兼备,既是刺猬,又是狐狸,随着不同时空扮演不同角色,由于现代企业的经营环境如此复杂,进行策略决策不能只考虑单一层面与营运,卓越的管理高层得是杂食动物,对于多元信息的掌握要展现超强好奇心,并具备不同关键领域的洞察能力,这时候感觉领导者就像只花俏的狐狸,他们不拘一格、东闯西进、保持弹性,与许多事物产生连结,吸收许多不同特质的讯息元素,就像跌进玩具堆的3岁小孩,每块积木都要拿起来把玩一下,闻闻、看看、一探究竟。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在企业经营的领域里,刺猬与狐狸经常是一体的,只是时空观察的角度不同而已。在进行完探索的侦查工作后,领导者会转换成另一张面孔,他们好像瞬间成长为大人,开始运用自己的理性思维与感性直觉,设法删除不必要的讯息元素,筛选出合适的积木进行融合,淬炼出扣紧市场趋势与品牌本质的策略大方针,这时领导者正是一只坚定不移的刺猬,他们选定最能挥洒热情、出类拔萃、获利丰厚的市场机会,并且在这个市场空间立稳脚跟、永不退缩、不轻易言败,坚持自己的理想永不厌倦。

孙正义1: 打造一流攻守群
   刺猬与狐狸合体,软件银行创始人孙正义是个中好手,软件银行并不开发自己的产品,刚开始专注于信息软硬件的销售,后来公司慢慢演变成日本投资界的大金刚,后期孙正义的经营模式更像巴菲特 (Warren Buffett),也就是说其实巴菲特是投资界采取刺猬与狐狸合体经营的第1高手。
软件银行在1981年成立,经过10年的苦心经营,到1992年日本有70%的软件销售渠道为软件银行所掌控,这是孙正义率先打造完成的第1个齿轮。此后,软件银行在信息产业的发展策略开始变得又像刺猬又像狐狸,一方面聚焦于信息产业的购并活动,一方面不断扩张自己投资的版图,孙正义的方式是买下一个又一个的齿轮,设法把他们组合成软件银行在信息产业的连动齿轮组。
孙正义的初始投资或许大家未必知道,有日本知名的计算机周刊《PC Week》,有专精于个人计算机营销研究的Computer Intelligence,不过后来的投资项目则有不少是赫赫有名的公司,包括雅虎、阿里巴巴、滴滴出行、Uber、ARM、NVIDIA等企业都是孙正义成功的投资标的,如果光看软件银行不断买买买的跳跃行为模式,我们会单纯以为这是一家狐狸公司,然而,孙正义下的每步棋都是深思熟虑,都能看10年后的未来,也都围绕着打造生态网络的核心刺猬原则,借以实现其个人对于长远产业发展的精准预估与创想。
我们可以用“一流攻守群”来总结孙正义流的刺猬原则:要做就要做到天下第一;要有看穿历史时流的洞察力;要有攻有守均衡发展;要有组织地将多元产品线链接成一个阵营。且容我们采用不同的方式说明,在每个领域培养出好几只第1名的产业刺猬,让他们群策群力完成孙正义设计的狐狸大未来。

孙正义2: 齿轮连动效益
共享汽车是孙正义相当关注的领域,软件银行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全球的汽车服务网络,为了实现这个伟大愿景,孙正义动用大笔资金进行世界各区域领先企业的投资,美国的Uber、中国的滴滴出行、印度的Ola、东南亚的Grab、巴西的99Taxis,其中光是Uber就投入100亿美元,取得17%的股权,这使得孙正义成为掌控全球最大车队的投资者,而且同步实现对共享经济与自动驾驶这2大领域的战略布局,完全符合要做就做第1的刺猬原则。
投资共享汽车可谓一箭双鵰,因为这是实现自动驾驶最好的实验平台,而自动驾驶又是AI与物联网最好的练兵场,除了收购一系列的共享服务公司,孙正义对于AI核心技术与应用也全面进行投资。2012年,收购法国机器人公司Aldebaran,最近又从谷歌手中买下著名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包括日本人形AI领先企业Schaft亦被软件银行纳入旗下。此外,孙正义还在AI与物联网等相关领域完成3笔大交易,芯片设计公司ARM 投资320亿美元、人工智能芯片公司NVIDIA花了40亿美元、新型农业技术公司Plenty投入20亿美元。
基本上,孙正义利用手头现有的齿轮来驱动另一个具有前景的齿轮,他挟资源以令诸侯,如果不让我投资,我就投资你的对手,因此,许多前景看好并不缺钱的公司有时也不得不让孙正义加入自己的阵营。展望未来,孙正义的一流攻守群将成为5000家公司组成的大集团,拥有共享服务、人工智能、物联网这3个大刺猬网络生态,软件银行这局棋下得够大,究竟还算刺猬原则,还是已经犯了傻狐狸的大头病,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最后提醒一句,不是人人都可采用刺猬与狐狸的基因合体,能力只能做单核心的就不要做双核心,何况是3核心、4核心或5核心,如果能耐不够、资源不足、毅力不强,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实行单核心的刺猬原则,如此才是明智之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