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有“骗保”记录的老公,圆谎时的杨澜口才一般


今天看到南方周末的杨澜访谈录,令我惊讶的是,这位我曾经的偶像在沉默多日后并没能找出有力的证据或说法来圆谎。

最令人不满的几点如下:

首先,杨澜打了个比方,把提出质疑者比喻为泼脏水的人,表示她本不愿意作出任何回应。 让人感觉是:你们就是该相信我,不信的就是和那些有不良商业企图的人一伙的,就是不配听我们的解释的。 另外,杨澜似乎认为如果对方是出于商业目的,就是卑鄙无耻到底了,所说的就是不可信的了,那她未免把当今大众想得过于幼稚了(六十年代会有人信:凡是敌人赞成的,我们都要不问是非的反对)。

现在我们最关心的是:到底什么是事实?到底被青年一代当作偶像的公众人物是光明磊落呢,还是连基本的诚信都不顾,没有道德底线的骗术高手?至于她说的“奔着一个目标往前走”,我想说的是:我很欣赏和佩服杨澜立足文化想带来改变的想法和做法,憧憬她这类人能兴起一场中国文化和道德的复兴运动。 可是,她有个曾有“骗保”记录的老公,而且她现在不遗余力的出来帮他说话,让人不得不怀疑那伟大的目标后面是否隐藏着过份的私欲。

而这篇访谈中没有提到美国那起诉讼案。

第二点:“我可以说,吴征已经知道,巴灵顿大学没有得到美国教育部的认可,但他是本着学习的精神来看的”。 这实在是太没有说服力了,杨澜女士,你知道吗,现在最关心这次事件的人很多是国内外的学子,大家很清楚博士是怎么回事。 Doctor,这个可以放在姓氏前面做为Title的字眼,不应该是花钱就可买到,花半年时间(恐怕还是part time吧)写博士论文就能算数的。 从一个不被承认的机构中获得所谓“博士学位”,那不是博士。 这句话是否对?我们可以去请教世界各国的教育学家。 把不是真正的“博士学位”写入简历,算不算“鱼目混珠”,算不算欺骗???

嘿嘿,如果不算,我们也不用在实验室辛苦工作了,明天去街上找个卖假文凭的小贩--当然,要有一定规模的小贩,最好是在超级大国注册了的公司,而且“正规”得要求你花半年时间写一篇博士论文的公司。 然后靠这纸“文凭”,去找家不够认真的大学,天花乱坠吹一通,再混来张真正的文凭。 呵呵,我可是双料博士了!我要办公司,同胞们,我可是有真材实学的,投资吧!!!--不过,干这事得瞒着我父母,免得他们觉得羞愧难当要和我脱离关系。

所以呀,杨女士,接受访问时说话就得当心,不要误导青年们走歪路。 BTW,我们应该注意到,吴征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并没有提到这个他早已知道的事实:巴灵顿大学没有得到美国教育部的认可。 在大家已经对他的博士学位提出质疑的时候,他不提,是隐瞒呢还是误导?幸亏当时记者没有自己发挥一句话“巴灵顿大学是得到美国教育部的认可的”,呵呵,否则吴征又可以推个干净:我没说过,记者想象的。 :)

第三:“法国语言与文学进修学院有点类似中国大学的留学生院,它也教授法国的语言和文学,所以说“法语系”是没错的”

天!!!我刚刚才发现,我在我的简历上可以写:“就读于德语系”,虽然我的德语很烂。 因为我可以向大家出示:上海交大昂立学院德语班课时证明,德国歌德学院(这可是千真万确的名牌)学习证明。 当然,杨澜说,那所学校“程度决不是一般语言学校的那种日常会话式的学习,它已经进入了读法国文学与法国文明史的阶段”。 ok,我不算读德语系,我那些读歌德学院高级班的同学铁定算是了。 我真想去通知他们呢!

杨女士知道新东方吧,按您的说法,新东方的学生们都是英语系毕业了,不信吗?人家GRE平均成绩恐怕都到2100了!

第四:杨:“我无法具体地说出他们是什么人。 但可以分析出来,这些人可以联络到海外的一些反动人士,后者已经以真实姓名参与了;其次他们也有相当的网络,因为他们对我们国内的运作特别熟悉。 ”

我年龄不够大,不知道那些写出姓名的人原来早已被定性了的--反动人士(呵呵,应该不包括方舟子吧),不过看了这句话,我不由得考虑写这篇文章是否该匿名。 谁让我现在不巧正在国外呢?万一下个月回去发现自己成了“反动人士”或者“不安分人士”,可是大大的不妙!我一没权二没钱,不得不防呀!可是一匿名,是否又落了口实:看吧,不敢署名了吧!嘿嘿,这是否是杨女士希望的效果呢?

(就算我小人之心吧)。 前面我已说过,关注这事儿的人包括国内的人,当然对国内熟悉。 即使现在身在国外的,也不是一出来就忘了中国。 所谓网络,互联网算不算?;)不管最初是什么人提出的证据,现在大家开始根据各种材料自己判断是非了,这个“网络”看来会越来越大呢。

还有那个结尾:“公众也应该有所警惕:这种匿名的、通过互联网广泛散发的造谣形式,这种通过造谣来达到其商业狙击目的的行为,如果被允许,而且被证明是有效的,那么以后它就可以被不断地复制。 今天能够针对我们,明天就可能针对别人,今天我们受到攻击了,明天又会是谁呢?”

我觉得应该用南方周末的编者按来对答:任何群体都不能因任何原因而置于质疑、监督之外。 而仔细深究起来,国内和海外由于距离,制度等诸多因素导致的天然的信息不对称,的确使人们不由不对“海归派”中一少部分人的诚信产生了质疑。 人类已进入信息时代,信息在很多时候已经意味着财富。 而因信息不对称导致的遮蔽真实信息,甚至编造虚假信息,在国门开放程度还不够,国人盲目“崇洋”意识还颇盛行的背景下,极容易被人利用而带来意想不到的财富、地位和荣誉。 这是不争的事实。

正因为如此,对于“吴杨”事件,我们的态度是,我们赞赏针对公众人物一切合法的质疑与监督。 在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上市公司、公众人物等所有这些“公共物品”都应被置于全方位的监督或质疑之下。 惟有如此,阳光才能照见每一个角落,阴暗才能远离和被驱逐。

与此同时,我们亦希望建立一种公众人物面对批评和质疑时的良性回应机制,因为一个最简单的道理:真理总是愈辩愈明。

写得烦死了,几个月前,我还跟人说:杨澜是我的偶像(虽然当时觉得不好意思,二十几岁还说这话),现在看到杨澜这些回答,真是失望!
二十年前俺也欣赏
现在俺是看台下的
台上的不过是做戏也就是秀(SHOW)吧
请原谅我的英文不好
a will is a way
thank you very much!
看贴不回贴 都什么习惯呀?






















以后真的注意了。 。 。  楼主真好












    点击查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