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独家爆料:亿万富豪致广东省长的五封公开信


致黄华华省长的第1封公开信

黄华华省长: 日前,我不得不公开控诉跨境利益集团侵吞国有资产暨纪检司法腐败的重大窝案,恳请您和社会各界上呈胡总书记主持正义。 与此同时,本人已做了最坏的准备,即使为这场正义的抗争横遭不测,也一定要讨个公道,弘扬社会公德,对历史有所交代。 公开控诉”本月16日已送达省政府(EQ712783560CN),现再呈省长(EX969175139CN)、蒋秘书长(EX969175125CN),悲切期待高度重视!

此致

敬礼 广州市德裕发展有限公司创办人 郭伟 E_mail:guowei20030618@126.com

2008 年10月25

亿万富豪郭伟致广东省长黄华华的第二封公开信

——谁在操纵行长、法官、黑恶势力?



黄华华省长:
以下公开的是,2005年8月10日《经济日报》(内参)向您呈报的德裕公司的案情事实:

1.建行毁约断贷,不发放“逸品台”楼盘1000万贷款,扣压作押的“临江用地”(现名信达阳光海岸)达690天。 (附件一)


2.广州中院法官凭2720万“公证债权”,查封3亿多元的全部财产,连四辆小车也不放过,扼杀一切融资还债可能;(附件二)
随后,海珠法院法官不送达执行裁定,以20万执行标的设置司法陷阱——轮候“查封逸品台全部”,日后大派用场。 (附件三)


3.广州中院法官不拍卖抵押房产,串同律师、评估师、拍卖行,把案外的“临江用地”虚假评估成6876万(折合1791元/平方米),设定局外人无法涉足的条件非法拍卖;(附件四)
“紧急报告”杨贤才、黄松有和您之后,海珠法院甚至以事先预备的、捏造事实的裁定书,挑动黑恶势力追杀,逼我就范以12000多万出让利润8亿的“临江用地”95%给“信达出钱,‘洋人’操作”的利益集团,并办理变更德裕公司95%股份的手续。 (附件五)


4.2004年12月24日清偿了所有执行标的,广州中院只解封已易主的临江用地,不解封我在公司名下的逸品台和小车;建行只解押扣压了690天的临江用地,同样扣押着逸品台;海珠法院也继续轮候“查封逸品台全部”,仅人为烂尾直接损失5.084万/天。 (附件六)

接下来,《经济日报》好心办坏事,法官“受命”如何疯狂报复,本月30日前将进一步披露并呼吁社会各界关注援助。 希望省长您妥处并上呈已三次送达的“公开控告”,对党和人民负责。

谨此敬告。
                                                                    广州市德裕发展有限公司创办人
郭伟

                            E_mail:guowei20030618@126.com

                      2008年10月28日

亿万富豪郭伟致广东省长黄华华的第三封公开信

——是谁指令疯狂报复要我倾家荡产?

黄华华省长: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2005年8月10日《经济日报》(内参)向您呈报案情,问题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带来了灭顶之灾:
    海珠法院法官王志勇“受命”,以当初20万执行标的设置的司法陷阱——还了也“查封逸品台全部”1.5亿;广州中院法官李坚,作为并案清偿所有法院执行标的的经办人,2005年3月16日只解封已易主的“临江用地”,2005年8月23日才解封“逸品台”,2005年9月22日又以提早开庭的新执行标的 300多万,制造了“第一轮候查封”……,不择手段,轮番查封,人为限制1.5亿元资产变现、制造楼盘烂尾,并把恶果转嫁于我。 据不完全统计,损失达一亿三千多万,已导致3家关联企业倒闭,63名员工欠薪缺保下岗。
    至此,我们才明白李坚为什么以2720万“公证债权”查封3亿多元全部财产,连一辆小车都不放过;王志勇20万为什么舍近求远,不执行已明确申报的逸品台首层6号商铺,为什么敢捏造公司“无年检”,预备裁定书,关键时刻挑动黑恶势力追杀。 敢问日理万机的黄省长,共和国的阳光下,在前沿经济大省的广东,法官为什么能如此无法无天,谁将为如此司法腐败的严重后果负责?
    公开控诉之日,“本人已做了最坏的准备,即使为这场正义的抗争横遭不测,也一定要讨个公道,弘扬社会公德,对历史有所交代。 ”近日,风传我已永别了的“家”昼夜有穿制服的人大驾光临,我认为那只会给省长您添乱。 再次提请省长把三次送达的“公开控告”上呈党中央。
    谨此敬告。

广州市德裕发展有限公司创办人   郭伟
                       
E_mail:guowei20030618@126.com
                     
2008年10月30日

郭伟致广东省长黄华华的第四封公开信



——“领导有的是办法推卸责任


黄华华省长:


10月30日早上,两把菜刀对准了六个老少妇孺,系列司法腐败祸及“旁人”,悲胜杨佳。


紧急请求香港特区政府紧急司法援助,综合援助,保护我三个未成年的港籍子女,呼吁社会各界关注远甚于黄松有、杨贤才案的广州市德裕发展有限公司系列案件。


千钧一发之际,第四次提请省长把已三次送达的“公开控告”上呈党中央。





谨此敬告











广州市德裕发展有限公司
创办人
郭伟



E_mail:guowei20030618
@126.com




2008年11月1日

郭伟致广东省长黄华华的第五封公开信

——谁能活?(之一)

黄华华省长:
     
    “菜刀”事件是法官“受命”——“查封逸品台全部”的又一严重恶果,海珠区法院(2007)海民二初字第134号案经办法官李志勇隐瞒真相、捏造事实、非法查封、剥夺上诉权利:

    1、2007年5月28日,接力“查封逸品台全部”1.5亿,通过多次轮流查封资产,使资产完全冻结,使合同不能按时履行,而后等待到期债务,非法执行,然后再“创造”债务,再查封冻结、再非法执行。 几年间资产资本基本都处于查封状态,有的还是轮候查封,有这么“完美”的手段——谁能活?
请黄省长对省内非法查封冻结交权力机关严肃查处!

    2、2007年12月5日,律师收到该案判决书并寄回送达回执;我12月7日寄出上诉书,2007年12月15日法官隐瞒真相、捏造事实,以12月6日上诉日到期、9号寄出上诉书为由,制造“一日之差”剥夺我上诉权利;
    司法救济是一个公民能够寻求的最后手段、也是最应信赖的途径,但事实上每个公民都能享有的权利在我身上被剥夺了,没有诉权的保障——谁能活?
请黄省长让本人享有本应享有的最基本的上诉权利!

    3、2008年4月29日,关于德裕公司拍卖5%的举报材料再次转到广州纪检组组长杨勇手上,一系列的司法报复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仍于5月13日强制执行,配合拍掉5%股权;
    “想要你的股权我就能办到,不论什么手段,此外价格还要格外优惠”。 同一名“御用”评估师,4次提交虚假的评估报告书,一年左右的时间评估价居然能差近四倍,配合黑箱拍卖,最终将影响“利益输送”的股权拍卖给更懂得“配合”的人。 只要你的东西碍事,不管你想不想卖,某些人想得到就能得到,价格也由某些人来定——谁能活?。
    请黄省长将本属于我的股权执行回转!
    4、在我发出第四封公开信的同时,10月30日查封了亲属的房子和账号,使得朋友上法庭,亲人持刀找我“算账”。 某些人工作效率很高,每次公开信后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生命威胁已然无所畏惧了,但能使亲人都要找我算账,这工作做的太“到位”了。 敢问省长,再这样下去,——谁能活?
    请黄省长还我亲属公道,把他们的房子与帐号解封!
    广东——我被非法执行、低价拍卖、枉法裁判、追杀陷害、无家可归的地方。
    广东——黄松有、杨贤才等法官“工作”过的地方,目前还自由的,但本应在里面的人们,继续“工作”吧,终有一日正义的光芒会让黑暗成为过去。
    第五次提请省长把已三次送达的“公开控告”上呈党中央。
    谨此敬告

广州市德裕发展有限公司创办人

郭 伟

E_mail:guowei20030618@126.com

2008年11月4日





亿万富豪给广东省长的五封公开信发出后

当初,在广州市德裕发展有限公司创办人郭伟准备控诉跨境利益集团侵吞国有资产暨纪检司法腐败重大窝案的时候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即使其"为这场正义的抗争横遭不测,也一定要讨个公道,弘扬社会公德,对历史有所交代。 " 然而,五封给省长黄华华的公开信早就发出,事情却越来越糟......
郭伟详述德裕公司案情

建行毁约断贷,不发放"逸品台"楼盘1000万贷款,扣压作押的"临江用地"(现名信达阳光海岸)达690天。

广州中院法官凭2720万"公证债权",查封3亿多元的全部财产,连四辆小车也不放过,扼杀一切融资还债可能;随后,海珠法院法官不送达执行裁定,以20万执行标的设置司法陷阱--轮候"查封逸品台全部",日后大派用场。

广州中院法官不拍卖抵押房产,串同律师、评估师、拍卖行,把案外的"临江用地"虚假评估成6876万(折合1791元/平方米),设定局外人无法涉足的条件非法拍卖;"紧急报告"杨贤才、黄松有之后,海珠法院甚至以事先预备的、捏造事实的裁定书,挑动黑恶势力追杀,逼我就范以12000多万出让利润8亿的"临江用地"95%给"信达出钱,‘洋人'操作"的利益集团,并办理变更德裕公司95%股份的手续。 4.2004年12月24日清偿了所有执行标的,广州中院只解封已易主的临江用地,不解封我在公司名下的逸品台和小车;建行只解押扣压了690天的临江用地,同样扣押着逸品台;海珠法院也继续轮候"查封逸品台全部",仅人为烂尾直接损失5.084万/天。

两封公开信引来灭顶之灾

我给广东省省长的两封公开信发出后,招来了更恶劣的后果。 海珠法院法官王志勇"受命",以当初20万执行标的设置的司法陷阱--还了也"查封逸品台全部"1.5亿;广州中院法官李坚,作为并案清偿所有法院执行标的的经办人,2005年3月16日只解封已易主的"临江用地",2005年8月23日才解封"逸品台",2005年9月22日又以提早开庭的新执行标的300多万,制造了"第一轮候查封"......,不择手段,轮番查封,人为限制1.5亿元资产变现、制造楼盘烂尾,并把恶果转嫁于我。 据不完全统计,损失达一亿三千多万,已导致3家关联企业倒闭,63名员工欠薪缺保下岗。

至此,我们才明白李坚为什么以2720万"公证债权"查封3亿多元全部财产,连一辆小车都不放过;王志勇20万为什么舍近求远,不执行已明确申报的逸品台首层6号商铺,为什么敢捏造公司"无年检",预备裁定书,关键时刻挑动黑恶势力追杀。 敢问日理万机的黄省长,共和国的阳光下,在前沿经济大省的广东,法官为什么能如此无法无天,谁将为如此司法腐败的严重后果负责?

公开控诉之日,"本人已做了最坏的准备,即使为这场正义的抗争横遭不测,也一定要讨个公道,弘扬社会公德,对历史有所交代。 "近日,风传我已永别了的"家"昼夜有穿制服的人大驾光临。

"菜刀"事件悲胜杨佳

10月30日早上,两把菜刀对准了六个老少妇孺,系列司法腐败祸及"旁人",悲胜杨佳。 紧急请求香港特区政府紧急司法援助,综合援助,保护我三个未成年的港籍子女,呼吁社会各界关注远甚于黄松有、杨贤才案的广州市德裕发展有限公司系列案件。

"菜刀"事件是法官"受命"--"查封逸品台全部"的又一严重恶果,海珠区法院法官李志勇隐瞒真相、捏造事实、非法查封、剥夺上诉权利:

1、2007年5月28日,接力"查封逸品台全部"1.5亿,通过多次轮流查封资产,使资产完全冻结,使合同不能按时履行,而后等待到期债务,非法执行,然后再"创造"债务,再查封冻结、再非法执行。 几年间资产资本基本都处于查封状态,有的还是轮候查封,有这么"完美"的手段--谁能活?

2、2007年12月5日,律师收到该案判决书并寄回送达回执;我12月7日寄出上诉书,2007年12月15日法官隐瞒真相、捏造事实,以12月6日上诉日到期、9号寄出上诉书为由,制造"一日之差"剥夺我上诉权利;司法救济是一个公民能够寻求的最后手段、也是最应信赖的途径,但事实上每个公民都能享有的权利在我身上被剥夺了,没有诉权的保障--谁能活?

3、2008年4月29日,关于德裕公司拍卖5%的举报材料再次转到广州纪检组组长杨勇手上,一系列的司法报复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仍于5月13日强制执行,配合拍掉5%股权; "想要你的股权我就能办到,不论什么手段,此外价格还要格外优惠"。 同一名"御用"评估师,4次提交虚假的评估报告书,一年左右的时间评估价居然能差近四倍,配合黑箱拍卖,最终将影响"利益输送"的股权拍卖给更懂得"配合"的人。 只要你的东西碍事,不管你想不想卖,某些人想得到就能得到,价格也由某些人来定--谁能活?

4、在我发出第四封公开信的同时,10月30日查封了亲属的房子和账号,使得朋友上法庭,亲人持刀找我"算账"。 某些人工作效率很高,每次公开信后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生命威胁已然无所畏惧了,但能使亲人都要找我算账,这工作做的太"到位"了。 敢问,再这样下去,--谁能活?
......
……………………
现实
悲哉中国,看来朱镕基的肃贪还没做到份上,还是毛主席讲理,不管你有多大功劳如刘子善张青山之流,一样毙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