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帝国沧桑-晚清金融风暴幕后的历史真相》


[font=楷体_GB2312][size=4]《帝国沧桑:晚清金融风暴幕后的历史真相》的新观点:
  1、 晚清资本市场的多元化
  2、 晚清股市内幕交易案
  3、 晚清金融危机的政府救市
  4、 光绪皇帝操纵舆论发行债权融资
  5、 慈禧太后的金融改革贡献
  6、 晚清重工业复兴计划遭遇商业间谍
  7、 戊戌变法首领、一代国学大师康有为涉嫌非法集资
  8、 美国孤儿总统在中国一手导演的旷世股权欺诈案
  9、 国学大师严复远赴伦敦打世纪股权大案官司
  10、 晚清虚假发行股票引发的金融危机案
  11、 股市黑嘴左右晚清资本市场
  12、 晚清改革开放过程之中,政府制定法律卖官
  13、 晋商错失晚清金融改革机遇,江浙资本的历史性崛起
  14、 商标案击垮晚清的烟草工业
  15、 晚清地产泡沫、股市泡沫、生丝泡沫环环相扣的国际阴谋
  16、 孙中山跳楼价发行债券的隐秘历史
帝国沧桑5555.jpg
《帝国沧桑》终于读完了严格意义上说是一段晚清的金融史,是用一个特殊的视觉来审视晚清的那一段历史。
  
  晚清的历史可以说浩若繁星,实在是太多了,但是一直在变法、守旧、造反、无能这几个老掉牙的话题周围转,事实上晚清不是这样说教式的批判历史,可以说五彩纷呈。
  
  清朝的问题在乾隆时代事实上已经很严重,到了鸦片战争,问题全部暴露出来,那个时候的清朝可以说并不是全球最落后的国家,相反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失败之后,大清帝国的GDP依然超越日不落大英帝国,成为全球GDP的NO.1,那么中国的问题暴露出来之后,是不是依然腐败无能呢?非也,晚清没有出现任何一个王朝灭亡前的那种贪污腐化大案,贪官基本上排不上号,可以说腐败贪污不是晚清灭亡的原因。 晚清甚至希望通过改革开放来发展壮大自己的实力,图谋崛起。
  
  《帝国沧桑》就是要告诉读者,晚清是怎样在奋发图强的改革开放过程之中衰败的,完全从资本的角度审视晚清的风云变幻,大清王朝最后时光的重工业复兴计划怎么一步步将这个王朝推向死亡深渊,这是资本的力量。
  
在网上找到作者李德林对本书自述:
  
  晚清的衰败原因非常复杂,一个国家的衰败主要是制度跟经济的衰败起决定性作用。   
  我们在学习政治经济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经济基础之所以崩溃,又与上层建筑的反作用有关。
  
  晚清的经济衰败是上千年的历史积弊,晚清的上层建筑已经与世界贸易制度、技术革新等等格格不入,那个时候变革派仓促的革新仅仅进行了经济层面,却没有深入上层建筑的革新,结果是制度成了经济改革寻租的保护伞,经济变革注定成为政治势力操持权柄的博弈通道,这种情况下外资在武力的帮助下进入中国也就不可避免。
  
   现在,大量外资进入中国,他们的确通过资本抢占了不少领域的话语权,但这跟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步伐以及制度的建设有很大关系。 当然,也存在外资在国家机器的协同下围剿中国的可能,中国的主权统一问题可能是他们围剿的筹码,这一次逼迫中国购买大量美国债券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转李德林博客:
  
  
  李德林:如果说1840年鸦片战争前有康乾盛世,那么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平定太平天国起义,大清处于内外战胶着之中。 晚清最为明显的金融危机发生在1872年,起因是汇丰银行等外资银行拒绝提供贷款,导致茶庄之间资金拆借,以致发生资金断裂,茶叶出口贸易上出现了问题。
  
    如果说1872年是晚清的第一次金融危机,那么我认为1883年是大清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系统性的金融危机。 当时的原因是,上海房地产泡沫破裂,大量囤积地皮,投入巨资搞地产的最大房地产开发商徐润资金链断裂。 由于徐润挪用了招商局公款,地产泡沫破裂立即引发了股市传动效应,以大盘蓝筹招商局股票和开平煤矿股票暴跌为标志,由每股250多两跌到每股七八十两。 股市泡沫破裂之后,那些投入巨资炒作股票的钱庄资金链断裂,当时最大的生丝交易商胡雪岩旗下的钱庄陷入资金链断裂的陷阱。 这样一来,股市泡沫、楼市泡沫、生丝泡沫三大领域套牢了大量资金。
  
    1883年晚清金融危机的背后,还有欧美及日本的因素,它们在经济上出现了问题,需要转移金融风险。
  
    1883年后,大清政府看到了金融危机的威力,决定进行重工业改革,甚至金融改革。 比如,大力发展钢铁、煤矿、航运。 1905年,帝国还成立了大清银行发展金融,当时还有很多民营银行成立,包括盛宣怀的通商银行以及交通银行等。
  
    晚清进行了一系列工业改革,改革总是机会与风险并存,尤其是给英国商人带来了很多机遇。 比如,到1910年大清最后一次金融危机,英国人利用当时的信息不透明,进行了一系列操纵,最后高位获利走人,大清股市雪崩。 当时,大清用来赔款的关税都流入了股市,摄政王载沣采取措施进行救市,调集资金注入大型钱庄,尤其是将资金注入包含大量国有资金的钱庄。 这是因为一旦这些钱庄破产,政府将损失巨大。
  
    股市、楼市泡沫、机构炒作、操纵舆论、资金链断裂、政府救市等等现象,可以说,晚清这两次金融危机的特征与现在正在发生的全球金融危机非常相似。
资本市场的黑幕太大了,所以笔者只敢用小说写,但绝对是纪实体
  书中第一页,李鸿章的奏书,这样的原献都能搞到,太NB
  
  
  《帝国沧桑》写的是一段历史,甚至只有40年的时间,在中国上千年的历史长河之中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短的一点时间。
  
  中国从封建社会向资本社会转换正好就是在这短短的40年时间里。 当然,这只是资本化的一个开始。 如果说资本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那么晚清多少有些大跃进的感觉。 从一开始,我们就可以从中看到现在的资本市场才会发生的故事原型。 可以这么说,现在资本市场发生的事情,在晚清都能找到原型。
  
    金融危机是制度与市场博弈的一个危险性结果,无论是晚清还是现在全球性的危机,都脱离不开这个规律,通过晚清的历史真相可以看出现在危机的根源:制度、机制、贪欲等等,都是我们今天应该借鉴的。
  
  
  好书,陆续连载,敬请关注!
李德林:如果从资本的角度分析大清王朝的灭亡,资本之手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 比如,大清在1872年成立了轮船招商局,想通过航运来改变贸易格局,因为当时欧洲的轮船运输已远远超过中国的帆船。 运用轮船发展航运业后,大清财政赤字与贸易逆差上有所改善。
  
    1872年,发展航运的重工业复兴计划是个很美好的改革措施,包括建立保险公司等都是非常积极的。 但由于决策层本身是掌权者,而不是企业管理者,他通过所掌权力操控企业的管理,使得资本不属于市场,而受制于权柄的操纵。 而权力操纵资本是为了政治博弈,在政治上取得更大筹码。 如果说开始的决策是正确的话,那么后来的监管没有跟上,以至于招商局多元化发展后,资金被挪用等情况出现,资本的力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成了毒药。
《帝国沧桑》尖锐的观点看上去是笑谈,但却运用了大量的文献资料,用全新的资本视觉告诉我们一段真实的历史。
  
  正文:
  
  
  《帝国沧桑》内容简介
  
  
  1872年,大清王朝拉开了一场华丽的改革开放大幕。 慈禧、李鸿章、盛宣怀、唐廷枢、伊藤博文、胡佛……各路风云人物逐一盛装亮相,合奏了爱新觉罗王朝的最后一曲挽歌。 百年前这一曲悲壮挽歌背后,是谁在推动大清改革开放?又是谁在操纵稚嫩的大清股市?
  风雨飘摇的大清复兴之路上,是谁在导演连环金融风暴?又是谁在操控资本将大清埋葬?诡异的间谍背后,是谁在扼住大清改革开放的咽喉?又是谁终结了最后的希望?
  是她?是他?是他?还是他?
  《帝国沧桑》重现了1872-1911年间的晚清王朝的资本市场,就像一面镜子,映照着今昔会否惊人的相像。 中国官僚和资本家、股份制改革、内幕交易、金融骗局、国家诚信缺失等,带领我们找到了当今中国资本市场的成长基因。 金融资本这只看不见的手在怎样地发挥着作用?读罢全书,你会发现,大清帝国所交的学费和金融沧桑正是今日之鉴。
第一章:绝命招商局
  章前语
  1840年6月28日,21岁的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咆哮着下令向大清帝国开战,48艘铁甲战舰黑压压地驶向珠江,540门大炮对准广州城门,浓浓的炮声响彻羊城,滚滚硝烟弥漫在帝国的天空,禁烟英雄林则徐指挥帝国八旗勇士扛着大刀长矛进行殊死抵抗。 大刀长矛在炮火中灰飞烟灭,闭关锁国上千年的中华帝国大门被野蛮地敲开了,遥远的西方商人挟资本后盾独霸中国港口贸易,高息漕运要挟帝国,庞大的帝国机器尽在洋人掌控之中。
  金融风暴席卷脆弱的帝国,大清帝国民生凋敝,饿殍千里,生存还是死亡?
  
  
  
  1872年一个飘雪的清晨,大清帝国的朝堂上一份奏章如惊雷炸响,一场你死我活的资本博弈华丽开场,资本精灵拍打着美丽的翅膀,穿越浓烈的硝烟,飞向了古老而又沧桑的天朝帝国。 帝国首抚重臣李鸿章向皇帝献策发行股票募集资本大兴帝国工业,拉开了帝国重工业化的大幕,为帝国崛起注入资本兴奋剂,一场旷世悲剧在激情中上演。
  
  在李鸿章的资本蓝图里,招商局成为第一只翩翩起舞的美丽精灵,上市申请、发行融资、并购重组、集团扩张奏响了帝国现代资本运作的完美进行曲。 招商局是帝国的拯救者还是覆灭的掘墓人?几度疯狂,几度悲伤,资本如同玄妙的魔盒,在激荡的进行曲中,成为工业的助推器,也成为了帝国政客操持权柄的工具,资本精灵舞动的翅膀将大清王朝推向了颤抖的巅峰,也一步步带入了鬼魅摇曳的墓场。
  
  A.1872资本封喉
  B.招股幕后博弈
  C.鲸吞洋船大鳄
  D.致命的多元化
  
  
  
  绝命招商局
  
  1872资本封喉
  
  1872年1月23日,紫禁城北风狂卷。
  寅时三刻,蒙蒙胧胧的夜色还笼罩着皇城,内阁大学士宋晋坐在朝房的茶几边,从怀里摸出怀表看了看,这个时候帝国皇帝同治还在梦中。 旁边的大臣们围在一起闲聊,这时候门上的棉布风帘掀起来了,直隶总督兼署北洋大臣李鸿章一步跨进来,身材魁梧的李鸿章将官帽摘下来,轻轻地抖了抖,接着又抖了抖身上的沙尘。 朝房顿时热闹起来。 “听说左总督在兰州的制造局办不下去了,要跟洋人借款。 ”宋晋瞟了一眼说话的一进京述职巡抚,嘴角咧了咧,不远处的李鸿章泰然自若,宋晋不禁打了一哆嗦,摸了摸放在左袖筒里的折子,还带着自己的体温。
  卯时的钟声响起来,一名太监掀开了风帘,李鸿章走在最前面,宋晋跟在李鸿章的身后。 群臣鱼贯而入养心殿,还没有亲政的小皇帝同治哈欠连天,帘子后面的西太后慈禧轻轻地哼了一声,同治皇帝顿时规规矩矩地坐端正了。 没等李鸿章说话,宋晋就走出群臣之中,上奏小皇帝,要求内阁否决福州船政局昨日的拨款请求,并宣布马尾船厂停止造船,由于连年造船,马尾船厂经费已拨用致四五百万两,“糜费太重”,两次鸦片战争已经结束,太平军匪患也已经剿灭,因此朝廷不必在传统水师木船外再造轮船,增加巨额费用,尤其是在财政如此紧张之时还“殚竭脂膏以争此未必果胜之事,殊为无益”。 宋晋说着说着瞟了一眼旁边的李鸿章,李鸿章脸上毫无表情,宋晋微微地抬了抬头,同治皇帝在龙椅上百无聊赖,这都是变态的皇权制度将这么小的娃娃给折腾的,按照康熙乾隆老祖宗的规矩,大清皇帝必须勤奋,只要没有病的起不来,每天都要坚持早朝。 宋晋说完了最后一句话:江南制造局跟马尾船厂一个模式,都应该关门。
  旁边的李鸿章眉宇一颤,整个朝堂炸开了锅,宋晋这简直就是打李鸿章的脸,天下人都知道,江南制造局是李鸿章跟大清帝国的再造者湘军领袖曾国藩创立的洋务样板企业,将江南制造局关门岂不是否定了李鸿章的洋务功绩,没有了轮船,也就否定了李鸿章提出的海防政略?宋晋这一棍子简直就是当头一棒,马尾船厂是左宗棠在1866年创办,当年左宗棠提出马尾船厂可以生产军民两用轮船,五年三百万造船十六艘,五年过去了,马尾船厂的费用已经达到三百四十万两,造船六艘,现任的船政大臣沈宝桢昨日上书内阁,要求朝廷拨银四百万两以上,现在朝廷的银子年年都要划拨给西方的列强用于赔款,哪里还有银子造船。 李鸿章很镇静地走出群臣班列:“启奏皇上,宋大学士所说在理,造船应该停止。 ”
  同治皇帝一听来了精神,这个李鸿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马尾船厂他可以不管,可是宋晋明明连江南制造局也给参了,有点血性的男人这个时候肯定跳出来将宋晋批的体无完肤,就这智商还能担当拱卫京畿重任的直隶总督兼署北洋大臣,简直是开玩笑,不知道自己的老娘慈禧太后老眼昏花还是脑子发热,居然选了这么个人进入中央领导阶层。 朝臣们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盯住李鸿章,纷纷摇头不解,宋晋也很惊讶地看着李鸿章。 同治皇帝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李鸿章能一步步进入国家领导人行列,不可能很愚蠢,之前听六叔恭亲王奕忻说曾国藩有个门生上过一个试办轮船招商的折子,军机大臣文祥的老娘死了,这个折子就一直放着,洋务派的人一直在筹划试办轮船招商,怎么现在李鸿章居然同意将造兵船的马尾船厂跟江南制造局都给关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同治皇帝琢磨不出李鸿章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宋晋反映的问题也是实实在在,这个老头连自己的老娘都要让她三分,问题看来有点严重。
在帘子后面的慈禧太后一看朝堂上炸开了锅,也是眉头紧锁。 想当年英法联军一百零五艘战舰两万五千将士围聚津门,炮击大沽,天津跟大沽陷落,英法联军直逼京城,胆怯的咸丰皇帝以西狩为名逃往承德,留下恭亲王奕忻在京城收拾烂摊子,英法联军突破八里桥帝国八旗大军的防线,蜂拥皇家林园圆明园大势抢掠奇珍异宝。 远在承德的咸丰不顾日夜咯血,依然夜夜搂着妃子玩命行欢。 咸丰皇帝的脑子还是清晰的,担心自己落荒出逃让自己的弟弟和硕恭亲王奕忻给钻了空子,在英法联军还未攻占紫禁城之前荣登大宝,然后以大清皇帝的名义将自己给出卖了,咸丰皇帝在一阵激烈的肉搏之后神清气爽,以妃子滑溜溜的后背当书案,趴在龙床上写下一份急诏,让恭亲王奕忻驻圆明园善绿庵办公抚局,不能进入紫禁城,周祖培、陈孚恩、藩祖荫、宋晋为团防大臣,守外城。 而在奕忻抚局的过程之中,宋晋身为科举文士死守外城,功莫大焉。 咸丰皇帝由于惊吓过渡,放纵声色,很快在承德一命呜呼,以肃顺为首大八大辅臣企图将奕忻排挤出中央权力集团,奕忻决定联手老情人慈禧在运送咸丰灵柩的途中将肃顺八大臣一举干掉,奕忻秘密委派宋晋从京城赶赴承德,将发动政变的绝密消息告诉慈禧,为了稳住肃顺八大臣,宋晋设法取得了肃顺八大臣的信任,与之一同护送咸丰灵柩,紧紧地叮嘱肃顺等人的一举一动,并秘密汇报给裹挟太子分路进京的慈禧。 慈禧跟奕忻成功发动辛酉政变,诛杀了肃顺八大臣,宋晋一举成为慈禧太后倚重的政变功臣。
  慈禧太后也拿这个宋晋头大,辛酉政变之后,宋晋擢升工部侍郎,穷苦出生的宋晋是十年寒窗的八股文人,对浪费是看不惯的,别说马尾船厂耗费了几百万两银子,就是先皇咸丰的陵寝,这穷文人都说太浪费了。 咸丰皇帝死的时候,定陵还没有修建好,两宫太后督促加快进度,没想到这个时候宋晋站出来说道光皇帝的慕陵裁撤了大碑楼、石像生、二柱门、方城、明楼,将隆恩殿、东西配殿规模缩小,朴实无华,节省了民力,现在文宗咸丰帝后停棺待葬,山陵工程宜抓紧进行,应仿效慕陵规制营建。 宋晋的话再明白不过了,现在人都死了等着下葬,咸丰皇帝的死人房子要跟他老子学习学习,一切从简。 宋晋的话还没有说完,礼亲王世铎就劈头盖脸一通臭骂,说你老小子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别的你说勤俭节约那是美德,这可是先帝的陵寝,将来东宫太后也要埋在里面的,还有现在皇帝的老妈西宫慈禧太后也要埋在里面的,慈禧太后又是好面子的人,陵寝太简陋了岂不是寒颤人吗?慈禧当时真想发着,朝宋晋脸上就是几个大耳刮子,可是自己有今天,宋晋功不可没,自己的儿子现在虽是皇帝,可是自己的老情人奕忻一直对皇帝宝座虎视眈眈,别看这个男人在床上翻江倒海甜言蜜语,背地里跟那些洋人热乎着呢,这个绰号鬼子六的老情人奕忻一旦联手洋人,自己跟皇帝孤儿寡母的到时候还会有谁给自己卖命呢?慈禧太后当时看了看旁边的东宫慈安太后,两人一合计,说宋晋呀,这是我们的家事,也是我们姐儿俩最后的归宿,你就不要争了,给老娘我一点面子,以祖陵的传统规制为主吧。 慈禧太后最后还是跟宋晋妥协了,定陵效仿慕陵裁撤职了大碑楼、二柱门,地宫内不再雕有经文、佛像等。
现在宋晋已经是内阁大学士了,大清王朝在平定太平军匪患之后,满洲八旗日渐衰落,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这样一帮社稷再造的大功臣成了帝国权力中枢,慈禧太后一方面要提防老情人奕忻,一方面又要钳制这些汉人的权力,最好的办法那就是以汉人遏制汉人,政变大功臣宋晋正好是钳制李鸿章的理想人选。 马尾船厂跟江南制造局确实耗费了朝廷不少银子,慈禧太后又通过安插在曾国藩与李鸿章府上的密探掌握了重要情况,李鸿章跟曾国藩通过书信商议民办商船货运的事情,李鸿章的机要秘书盛宣怀,就是那个久考不中的落魄秀才已经进入筹划阶段,一旦李鸿章跟曾国藩创办商运轮船,那又将是洋务派向朝廷索要银子的一个绝好机会,现在将马尾船厂跟江南制造局给关了,洋务派也就不会再要银子,他们也就不会整天在朝堂上或者背地里相互攻奸。 宋晋现在将地雷扔到朝堂上,总得有个说法,否则皇权威信何在?慈禧脑子里也有点没有转过来,以李鸿章的脾气秉性看,怎么可能在宋晋面前一败涂地呢?两人根本还没有交手,难道这个李合肥背后又有什么把戏?慈禧太后不想急于下结论,还有在西北的那个左宗棠现在虽然没管马尾船厂,当初看到李鸿章创办了江南制造局,那可是拍着胸脯,从商人胡雪岩那里拆借银子创办的,为了能将马尾船厂成功地办下去,左宗棠这个老狐狸三请丁忧的江西巡抚、饱受洋鬼子闷气的林则徐老英雄的女婿、李鸿章的同门师兄沈宝桢出任福州船政大臣,主抓马尾船厂的工作,左宗棠对马尾船厂也从来没有彻底放弃过,这家伙现在西北握有重兵,可恶的沙俄人扶植了傀儡阿古柏进军我西北门户、帝都咽喉新疆,得罪不得。 慈禧太后仔细在权衡,一旦两个船厂都关门了,老情人领衔的洋务派可就要翻天了,他们的中间力量都象陕甘总督左宗棠、两江总督曾国藩、直隶总督李鸿章、闽浙总督沈宝桢等是地方的总督、巡抚一类的高级官员,一旦奕忻煽动这些人起来对付孤儿寡母,自己就得不偿失。 慈禧太后将宋晋的折子收走了,让李鸿章、曾国藩、左宗棠等人都好好商量商量。
李鸿章的秘书盛宣怀听到了宋晋在朝堂上语惊四座的奏折,风风火火地闯进了李鸿章的书房。 “中堂大人,前段时间你让我清理江南制造局旗下的公司,现在问题基本都解决了,现在就因为宋晋那个顽固老头儿的几句话,你就真的同意将江南制造局给关了?”盛宣怀有点激动,两手一摊,痛心疾首,“中堂大人,江南制造局可是洋务派的样板企业,如果关闭了江南制造局,就意味着对洋务的否定,进一步也是对你提出的海防国防策略的否定呀。 ”李鸿章放下手上的书卷,一脸的轻松:“杏荪呀,我知道这段时间你辛苦了,你放心吧,江南制造局是关不了的。 ”盛宣怀突然搞不明白李鸿章这个人了,自己跟随李鸿章有些时间了,今天说话怎么有点颠三倒四的呢?“中堂大人,你不是在朝堂上跟宋晋站在一边,同意将江南制造局关了吗?”盛宣怀有点忍不住追问到。 李鸿章呵呵一笑:“我说杏荪啊,看来你还是年轻呀,江南制造局可以说是我跟恩师曾国藩的洋务实验田,也是我提出海防国策的后勤保障,但是你想过没有,这个江南制造局这些年给我带来多大的压力,筹钱都愁白了我的头发了,这么大的企业,我恼火呀。 ”盛宣怀听着听着眼前一亮,脸上慢慢地露出了微笑,李鸿章五十多岁成为中央领导人,智慧非常人所及。 江南制造局的规模小于马尾船厂,如果说资金压力大,那么李鸿章的压力绝对没有沈宝桢的压力大,如果说李鸿章割不下江南制造局这块心头肉,左宗棠更是割舍不下,宋晋的第一目标是马尾船厂,李鸿章太了解左宗棠的脾气了,当初平定太平军匪乱的时候,李鸿章进军上海,左宗棠就迅速拿下苏杭,李鸿章筹办了江南制造局,左宗棠就立即组建马尾船厂。 后来李鸿章利用回民叛乱的机会,将守着江南富庶之地的闽浙总督左宗棠给整到了陕甘总督的位子上,左宗棠却不甘在西北的漫漫黄沙中意志消沉,接着在兰州创办了兰州制造局,就是要跟江南制造局对着干。 这一次李鸿章同意关闭船厂,左宗棠肯定要跳出来反对,宋晋这一次明面上是财政不济,无力造船,一旦船厂关闭,左宗棠靠钱庄拆借银子维持运转的兰州制造局关门只是时间问题。 看来李鸿章今天在朝堂上就是要让左宗棠物极必反,盛宣怀向李鸿章深深地鞠了一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