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职场故事:那些残酷的办公室政治


  于 2012-4-29 06:17 编辑

  《杜拉拉升职记》被评为是职场教科书,真正的职场里到底还有什么,苏菲的答案会让你更明了。

  从远处看苏菲比近处看年轻很多,腰身的曲线是长期不懈练习瑜伽的结果(一周3次,连失恋期间都不间断)。 最近,她的健身日程表上又增加了高尔夫,但那更多的是一种交际,毕竟,上海并非一座方便打高尔夫的城市。 在这个城市里生活,有时候,像住在一只光影璀璨的玻璃盒子里,美丽通透又坚硬冰冷。

  打扮自己,是她工作的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部分,其功效有时甚至比一张漂亮的业绩单更大。 但是眼角、嘴角和眼神出卖了她的年龄,这一点上,再精致的妆容也无能为力——苏菲今年38岁,单身,是一家外资时尚品牌的营销总监。

  办公室政治

  我用了近10年时间才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可以说是爬得比较慢的那种,也是爬得比较笨的那种。 年轻的时候傻呀,想得很简单,工作的头几年,基本上心思都花在谈恋爱上,女人自己工作无非是挣钱买花戴,后来慢慢发现男人靠不住,才知道自己的事业也要争取。

  苏菲是在26岁那年突然开窍,那一年在记忆中特别漫长,争吵,离家出走,哭,和好,再争吵,分手,辞职,生病,似乎发生了许多事情。 在此之前,她在一家世界500强的医药公司当着一个没心没肺的快活小文员,以为生活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辞职以后,我在家赋闲了一段时间,主要也是想换个环境,储蓄快见底的时候,这家公司录用了我。 赋闲的时候我有一搭没一搭地递过一些简历,选中这家公司是因为他们名气大,我用的化妆品都是他们的。 面试很顺利就通过了,可能我看上去还是给人比较干练的感觉吧,只不过我没有太多经验,唯一靠谱的是在医药公司练出了一口很棒的英语:当时我服务的直接领导是美国人。

  到了这家公司以后,我才算见识了什么叫办公室政治。 这种公司女人太多了!女人是天生的政治家,又是天生的戏剧家,所以叫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公司起码300个女人,你说天天要有多少台戏同时上演?惹是非,传八卦,咬耳朵,斗心眼,比漂亮,show男人,抢客户……你能想到的招数全都有,不要讲我说女人的坏话,我自己也是女人,以前我以为自己不懂这些,到了这家公司以后我发现,只要有需要,我自己也会的。

  那时候还没有《杜拉拉升职记》,我记得几年前有一部香港电视剧叫《金枝欲孽》,我们就当职场教科书来看的,基本可以对号入座,那叫一个贴切啊!那部电视剧是讲后宫斗争的,一群女人为了得到荣华或宠爱,彼此较劲,表面娇嗲嗲笑吟吟的,以姐妹相称,背地里都揣着一把阴谋。 更好玩的是,因为她们都是女人,很多害人的圈套自己不便动手,所以她们的争夺往往要通过男人来实现。 皇宫里面男人不多,她们能接触到的无非皇上、太医和太监。 在这一点上也跟我们的环境特别贴切,我常常开玩笑说,皇上就是我们的大老板,每个女下属都想取悦他;太医就是公司那些男性高管,我们有时得通过太医才能向皇上传递信息,有时候笼络到一个偏爱你的太医,他甚至可能向皇上谎报你已经怀了龙胎(取得特别好的销售业绩)的消息,替你争功邀宠;太监就是我们周围的gay,我们这一行里gay特别多,很多设计师、色彩造型师、化妆师都是gay,他们往往也会跟我们成为姐妹般的朋友和工作伙伴,时而亲密,时而嫉妒,以某种独特的形式参与到办公室政治中来。

  我给你随便举个例子,我们部门有个姑娘,比我小两岁,一直把我当假想敌。 也许她是对的,当时我已经在公司工作了6年,我们部门一共20多人,论资历和能力,我们两个是公认的比较有升职潜力的人。 换句话说,如果当时的部门总监高升或者离任,不出意外的话,接替他的人选应该就在她和我两个人之间产生。 为了称呼方便,我就叫她安妮吧,这是她的英文名。

  安妮跟我表面上还算和平,在一间办公室也有说有笑,但总有一些小小的暗刺在我和她的合作中似有似无地存在。 比如,我们部门的销售推广活动,如果是由我牵头负责的话,在部门征集方案的会议上她往往一言不发,但等我把草拟的方案上呈领导并抄送同事以后,她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会给领导补发一封邮件,表示方案里有些环节可能操作起来有难度,然后提出一些合理化建议。 又或者,由我负责的一些大客户,她会找到合适的时机,在领导面前无意地提起某个客户跟她其实很熟,关系很好,等等。 这些小动作里似乎都有那么点恶意,但也没有明显的证据。

  安妮是江西人,家里条件不好,也帮不到她什么,所以她身上有一种铆足力气争上游的架势。 在客户面前,她常常比我更放得下身段,也更懂得利用自己的女性优势。 有一次她约一个客户工作之余去酒吧,喝醉了,然后给我打电话,“苏菲姐,我在新天地喝高了,你快来救场哦……”

  那天是我把她送回家,她酡红着脸跟客户娇笑不止,一副关系非同寻常的样子,客户孙先生看看她,又看看我,显然很尴尬。 当然地,孙先生是我的客户,而且是优质客户之一!

  送她回家的路上,她趁醉跟我说起,孙先生为人如何地道,新近又跟老婆离了婚,实在是个不错的金龟婿人选,语气很掏心窝子,仿佛真当我是老姐,又仿佛她约孙先生不是出于要抢客户,而是出于男女之情。 我面无表情地坐在出租后座,她的脸就冲着我,酒气混合着香水味道阵阵袭来,我怀疑她今天晚上的一切,不过是演戏,是一种示威。 可就在这时候,她吐了,先是摇下车窗,然后又叫司机停车,冲到路边狂吐不止,眼泪把睫毛膏都弄花了。

  不用说,几个月后,孙先生成了她的客户。 但他始终没成为她的男朋友,或者他们之间有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依然稳定出单,成为了她的优质客户之一。

  所以你看,办公室政治有时候不是传说中那么明显,它刀不血刃,有时候是杀人不见血,或者杀人于无形的。 我只能举身边看得到的小例子,而高层的动荡,我们底下人往往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表面一团平静下,一个星期之间,高层内部的交接换血就完成了,然后底下人做出各种各样的解读:辨别派系,猜测利益,说到底都是根据答案去找原因。 电视剧和书本里那些咬牙切齿的职场斗争,都是充分夸张和戏剧化以后的,真正的职场生存文化都是润物无声,不知不觉中就改变了你。

  安妮现在怎样?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部门的总监,她出局了。 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你也别问我对她做了什么,我只能告诉你,她后来嫁了个有钱人,回家当全职太太了。 她的酒量现在没有用武之地了,不过她的演技也许还用得上。

  她结婚时我送了份大礼,她走了我挺高兴。 敬完酒,她跟我轻轻拥抱了一下,说:苏菲姐,我会想你们的。 那一秒钟我还真觉得我们曾经是姐妹,我甚至特别真诚地心酸了一下。

  办公室文化

  在工作层面上,也许人人都是自私的,因为有利益的纠葛,有职场排序的纠葛,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总结过,职场政治里的人分4种:一种是利己但不损人的,这种人可以交;一种是损人利己的,这种人在工作层面上也可以交,只要彼此清楚游戏规则和界限;最可怕的是第三种损人不利己的,完全不合逻辑,也不按牌理出牌,在工作中常有这样的妖蛾子,最好是有多远离多远;第四种是又利人又利己的,但这种人在工作关系中的比例少得可怜,你最好不要指望他们存在。

  公司文化里充满着等级、秩序和一整套内容大于形式的流程。 我们部门的姑娘常常开玩笑说,发明excel的人可以上天堂,发明power point的人应该下地狱!我们每月都要做各种各样的数据报表,excel电子表格软件确实是比传统制表快捷省事,如果你懂得熟练操作的话。 而power point则是一场噩梦,不是说它难,它使用起来并不难,该死的是,自从有了这玩意,所有的发言都必须配上ppt才算是一场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有档次的发言,仿佛没有这玩意,发言者就没办法在会议上把事情汇报清楚似的,你光数一数我们部门每年写的各色各样的ppt就会大吃一惊,这完全是无中生有出来的工作量。

  办公室友谊也是一种奇异的东西,它界定了你的生活层次和交往层次,尤其是在我们这种女人成堆的公司。 没错,我们结伴去健身,结伴去购物,也分享瘦身、美容和养生的心得,再亲密一点的还分享彼此男朋友的故事,但在背后,有比友谊更微妙复杂的东西。 比如说,张三的老公给她买了一个香奈儿的包,李四第二天就会穿一条纪梵希的新款裙子来上班。

  我们在一切生活规格和生活选择上彼此影响:去希腊度假,假装品红酒,打高尔夫,抽脂,去高档餐厅吃饭,然后吃得很少,看话剧和听音乐会,报名学法语,并一致认为将来要送孩子出国念书……这些很美好,但是说句实话,这一切都叫人疲惫。 看着家里那几十个名牌手包和数不过来的鞋子,这些早就超出必需的东西现在是我的必需,它们以必需的面目出现,吃光了我大部分储蓄。

  办公室恋情

  至于说办公室恋情,我本人并不认可。 当然,我们公司也有几对,正光明正大地谈着,那几乎都是刚毕业的小孩,年轻就是胆大,完全不顾忌办公室恋情的种种不便之处。 也是没办法,我们的职业看着光鲜,但其实交际圈也并不宽,现在剩女也多,大家都顾不得是不是窝边草了。

  敢于公开办公室恋情的大多是那些一谈恋爱就以为要结婚的小屁孩。 他们不知道跟同事恋爱,就等于跟全公司恋爱,感情平稳也就罢了,万一有个吵架、冷战、分手什么的,统统得被迫向围观群众交待,万一闹了离婚还得跟前夫天天在办公楼里碰面!想跟同事结婚?你最好先乞求上天保证你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到白头。

  我抽支烟你介意吗?谢谢。 办公室恋情我觉得分两种,一种就是上面那种,另一种我定义为办公室偷情,这种多半不那么正当,要么一方已婚,要么双双已婚。 这种八卦在办公室里最受欢迎,比如老板与小秘,上司与下属,销售与客户,喔,人人都爱听桃色丑闻,但对于当事人来说,这简直是职场死穴之一。

  有一次我也差点被点住这个穴道,他是我的上司,40出头,太太是他的大学同学,结婚十多年了,有个很可爱的女儿。 可能因为保养得好,他看起来很年轻,用上海人的话来讲叫“卖相老好”,又风趣,属于比较有女人缘的那种。 我知道他对我有意思,因为他在工作上对我有帮助,我可能也在某种程度上鼓励了这种暧昧,我想我也有点爱上他,但在最后关头,我还是闪了。 左思右想实在赌不起,如果他不是我的上司,就算失恋了也不过是输掉一个男人,但他是我直接领导,公司里众目睽睽,又有老婆孩子,一旦哪里出了点纰漏,闹将起来,我可能要爱情事业一起输掉。

  他现在调去了北京总公司,我们偶尔还通通电话,但是,也就这样了。

  我现在还单身,男朋友我从来不缺,但Mr. Right似乎还没出现,我怀疑他还会不会出现。 我越来越谨慎了,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女人38岁没结婚也还OK,但最恰当的职业形象是让单位认为你虽然单身,但有固定男友,情感生活稳定,这是成熟、节制和靠谱的表现。 你得保持魅力,避免别人为你贴上老姑娘的标签,或是私生活混乱的标签。 所以,不管怎么换男朋友,这几年,我带着出席party的男伴永远是同一个,他是法国人,艺术家,斯文、干净、谈吐很风雅,选择他一是因为带得出手,二是因为他是外国人,可以很容易搪塞掉那些关于婚期的提问。

  我的事业到今天算是成功了吗?我也不知道,我买得起大多数的奢侈品,但似乎钱依然不够花,常有危机感。 我很爱惜我正在经营着的这个品牌,可跟你说句实话,女人最好的美容是睡眠、美食和谈一场幸福的恋爱,如果你像我一样一天12个小时花在工作上,飞来飞去地出差,再贵的化妆品都是扯淡,包括我们公司最顶级的抗衰老除皱纹产品也一样是扯淡。 ——当然,如果换个场合,你再问我,我不会承认我刚才说过的任何一句话。

  苏菲掐灭香烟,喝完杯子里冷掉的咖啡,很轻地用纸巾在嘴唇上点了两下,她笑眯眯地跟我告别,踩着高跟鞋袅娜地走了。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