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麦考林三宗集体诉讼缠身,沈南鹏等资本是魔鬼


继上周股价48小时大跌近六成,以及接连遭受两起集体诉讼后,麦考林陷入更深的诉讼泥潭。 美国时间12月6日,美国律师事务所Sarraf Gentile向美国纽约南部地区地方法院向麦考林提起集体诉讼。 这是短短五天内发生的第三宗集体诉讼麦考林案件。

同日,麦考林股价延续下滑趋势,以6.9美元收盘,暴跌11.54%,逼近上市首日收盘17.26美元的1/3。 发起集体诉讼案件之一的美国律师事务所KSF管理合伙人刘易斯·卡恩(Lewis Kahn)在回复给记者的邮件中透露,“麦考林已经使得股东损失了数百万美元的股票价值。 ”

受此影响,对麦考林的质疑声不绝于耳。 有观点认为,“麦考林透支了中国人的信誉”,也有观点认为“这对近期排队上市的企业和投资人起到现实的警示作用”,不一而足。 从天堂掉进地狱,麦考林仅仅用了一周时间。 针对投资者和关注者的大量谴责,麦考林发表声明称:“公司认为已获知的诉讼请求没有依据,公司及其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准备针对该诉讼请求进行有力的辩护。 ”

目前,美国三大律师事务所亦正在鼓励更多麦考林股东提供相关有效信息,增大胜诉几率。 美国律师事务所KSF方面表示,只要在2011年2月1日前向法庭提交申请的任一成员均可申请成为原告。

“这个案件刚刚开始,将需要更多时间。 ” 刘易斯·卡恩在邮件中说道。

三大诉讼逼身

突如其来的多宗诉讼案,开启了麦考林的噩梦。

美国当地时间12月3日,美国律师事务所KSF以及KSF合伙人Charles C. Foti, Jr(路易斯安那的前首席检察官)对麦考林就公司股票问题提起集体诉讼。 仅隔一天,美国罗森律师事务所也以投资者的名义对麦考林发起集体诉讼。 若加上美国律师事务所Sarraf Gentile的诉讼,麦考林目前已接连遭遇三宗集体诉讼。

目前,包括麦考林公司、麦考林董事会、首席财务官以及其承销商(瑞士信贷、UBS)等均被起诉。

这三宗集体诉讼案核心焦点都在于,其认为麦考林在IPO相关的文件中对投资者存在误导和虚假信息披露的问题。 其中特别指出,麦考林成本和开支增加都已经对毛利润造成不良影响,这与招股说明书不符。

投资者认为,麦考林直到2010年11月29日收盘后,才对外公布在IPO时已经存在的真相,如:毛利率同比下降400个基点;销售、管理及一般性费用同比增加20.4%,运营费用增加19.8%等数据。 这导致麦考林无法达到首次公开招股时预期的目标。

“这是一场民事诉讼,已经有数百名投资者与此相关联。 我们正在寻求为这些眼看着股票价值下跌的股民们获得有效利益补偿的措施。 ”刘易斯·卡恩在回复记者的邮件中说道。

资深互联网分析人士洪波认为:“麦考林遭遇的频繁诉讼和公司业绩有直接关联。 企业业绩若没能达到实现上市要求,靠过度包装上市是不可行的。 ”

对此,麦考林高层保持了缄默,仅通过官方统一申明形式对外表示:“诉讼请求没有依据,公司将进行有力辩护”。 同时,该公司表示,“相信任何该等诉讼并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产生任何重大影响。 ”

至此,一场漫长的诉讼战已拉开帷幕。

诚信的考验

纳斯达克曾流传着一句话:“Any company can be listed, but time will tell the tale。 ”(任何公司都能上市,但时间会证明一切。 )而决定这一切的首要原则是:诚信。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香港和美国分别实行不同的上市审核制度。 中国大陆是“审批”,香港是“合规”,美国是“披露”。 换言之,赴美上市的公司只要符合相关上市标准,都可以实现上市的目标,几乎没有行政门槛。

而所谓的“上市标准”亦不是高不可攀。 在纳斯达克,投资者只要满足其三条标准其中一条即可。 以其中一条的财务标准为例,企业只要在最近一个财政年度或者最近三年的两年中拥有100万美元的税前收入即可。

但是,美国秉承着“诚信制度”,实施极为严格的监管政策。 同时,由于美国有着诉讼文化,遭受诚信质疑的公司最有可能在股价下跌时被告。

曾服务于国际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Ben告诉记者:“美国法律制度中规定,此类集体诉讼案门槛比较低,且和政府没有太多关联。 ”只要有一个原告发起诉讼,就可以联合更多利益共同方展开集体诉讼。 而这种诉讼方式,国内尚不存在。

如果案件原告胜诉,原告和律师事务所将可共享利益,后者可能分到10%-30%不等的赔偿金;如果案件最终原告败诉,原告甚至都不必支付昂贵的律师费。 “律师事务所接受此类案件,本身也是一个承担风险过程。 ”Ben说。

据Ben介绍,此类集体诉讼案件能否最终获胜,关键在于取证。 一般而言,原告会联合利益共同方,最大可能性地获取相关有利证据。 被告也应根据要求及时提供充分、有效的材料。 如果后者不能提供充分材料,在案件审议过程中将处在不利位置。

最终,原告和被告之间将通过可能以和解、法庭判决等不同形式结束。 诉讼时间可能达一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资本的金手指?

资本的“金手指”,曾使麦考林一时风光无两;但资本也使其遭受史上最频繁的诉讼。

洪波认为,麦考林是一家老牌电子商务公司,曾一度濒临倒闭危机。 在红杉资本入股后,按照资本意志做了大幅调整。 “但过度依靠资本,快速催熟的公司,往往会在长期可持续性发展过程中出现问题。 ”

据麦考林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麦考林董事会成员中,主要持股人有以沈南鹏为代表的红杉资本、John J. Ying和顾备春三人。 其中,沈南鹏是董事长,代表红杉资本持股约2.53亿普通股,占总股本的75.9%,顾备春持有13.8%股份,约合4972万股。 IPO完成后,沈南鹏团队股份份额将降低到62.8%,顾备春降至11.6%。

上市,对于风险投资者来说,可能是有效的套现机会;但上市,对于企业而言,仅仅只是开始,还有漫长道路需要走。

值得一提的是,本周恰是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高峰期,将有6家来自中国大陆,1家来自中国台湾的公司在美国IPO。 其中,有刚刚盈利的公司,也有尚未盈利的公司。

谈及麦考林的集体诉讼是否将对上述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产生影响时,洪波认为,“每家公司管理层控制权和经营状况都不同,不能统一概述。 ”

同处在电子商务行业的当当网,不仅没受到麦考林集体诉讼事件的影响,而且由于认购踊跃,发行价区间由此前的11-13美元上调至13-15美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