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医诊治与审计有“异曲同工”之妙


世界时联系的。 中医诊治方法与审计取证分析方法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 两者虽走的“道”不同,但其“理”相通、相近。 “望、闻、问、切”的身影、理念在审计取证方法中不时会闪现、会运用,只不过是表述的叫法不同罢了。
“望”,即审计中的观察法,察看现场运作。
“闻”,即审计中的调查法,倾听员工呼声。
“问”,即审计中的询问法,探询相关问题。
“切”,即审计中的详查法、审阅法、比对法、盘点法等,把脉运行实质。
“望闻问”是获得感性认识,取得间接证据的手段;“切”是获得理性认识,取得直接证据的方法。 通过望闻问切这样的审计程序,目的在于为确定病情、分析病因、开出处方提供证据支持,以求对症下药、直至药到病除。
中医的“望闻问切”诊治法之所以比西医的仪器检验法更科学、作用更持久,是因为中医更注重能动地分析、辩证地论治、更注重形式与实质、主观与客观、量变与质变的统一,中医的治疗是建立在内脏系统调理基础之上的,是对“五脏六腑”内在阴阳平衡运行机制的调整。 而西医诊治注重的是医用仪器设备对“标本”的识别结果,他注重固定的质变结果,忽视客观的量变过程,他只问病象层面的因果关系,不问机理层面的深度根源,他只能看清病变事实,却看不到“亚健康”状态,大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之嫌疑,因此,西医治疗方法很直观,就是“有菌杀菌,病件切除或置换”,动不动就是手术,他虽见效快,但也后遗症显著。 我们的中医治疗不时排除手术,更不是不用手术,中医手术是建立在“病入膏肓”、无计可施基础之上的,是避免“改朝换代”的最后一道防线,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并非是将“原装”的人换成“组装”的人再存活于世界,如古代经典的刮骨疗伤、截肢保命等中医手术。 就是说,中医的这种创伤性、破坏性、革命性的手术外科治疗,均是建立在“死马当活马医”、争取把病人从“奈何桥”上拖回的行动,如果把中医手术放在社会经济运行中来比喻,那就是在原有制度约束不能奏效、对原有机制调理不见效果的情况下,而做出的不愿意做但又不能不采取的“大换血行动”,目的在于维护社会经济的正常、持续、健康运转。 这也就是中医学走遍世界经久不衰、持续振兴的根本所在。
西医的“打点滴、手术切除、器件置换”等治疗方法,很像我们审计中常用的考核办法,查出多少违纪金额、罚没多少违纪款项、向纪检监察以及司法部门移交多少责任人,这看起来工作力度很大、成效很显著,但这种办法始终不可能绕出“问题屡查屡犯、犯罪前腐后继、好人变成贪官、后来者紧跟前任者勇敢地同跳一个赃坑”的怪圈,再廉洁、再公正的人一旦撞进“百慕大群岛的怀抱”就没有能出来的先例。
可见,中医的望闻问切辩证论治理论与审计理论有许多相通之处,更有许多可借鉴之处。 他启示我们,同是感冒病,不一定用药一样,同理,同是贪污案,不一定手段一样,做审计工作也应该像中医诊断病情一样,要辩证地从“五脏六腑”运行机制层面分析病因,从调理“五脏六腑”协调运行角度对症下药,从最见实效、最见长效的视角精选药物,尽量少用、不用无关紧要可有可无的药物,尽量减少用药产生的副作用,尽量避免作秀似的短期显效行为。 如果说能做到药到病除的医生称得上是好医生的话,哪么,能消除病因于萌芽状态,使人有危转安的医生就称得上是上好医生,能调理病因无生存土壤、使病不上人身的医生就堪称是上上好医生!当属“五星级”。 做审计工作岂不就是这个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