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所知道的旅游规划行业


  旅游规划是个很小的行业,人数并不多,如果有作这个行业的同仁来看,从很少的信息就能大致判断出我来自哪个城市,在哪家公司工作。 做旅游规划做了三年了,想写写对这个行业的感想,如果有人打算从事这个行业,我的文章或许对你会有些帮助。
  
   我跟大家也是同行,旅行社、酒店、景区、旅游运输以及旅游规划都包含在旅游业里,所以刚刚看到旁边还有一个板块是酒店业我还觉得有点奇怪。 天涯这个板块基本上成了旅行社业的板块了,的确,你们是旅游业的主体。 整体来讲,旅游业是一个入行门槛非常低的行业,行业内很多工作中专学历就担的起来,做的好坏关键是学历之外的东西,处事能力、执行能力、表达能力之类的,这些能力读到博士后也读不来。 但这的确是行业的尴尬,很多导游素质低下,整个行业薪资水平偏低,其根源都在于此。 扯远了,我还是讲自己熟悉的这一块吧。
  
  下面我先讲讲旅游规划行业的情况。
   相对来讲,旅游规划行业的进入门槛比较高,我所在的公司之前基本上不招应届本科,但06、07年几家规划公司都在搞扩张,门槛放宽了很多。 作规划的专业背景比较宽,基本旅游管理、园林、景观、地理、规划什么的都有,也有不少是作旅行社转过来的。 薪资结构一般是低薪+项目提成,高级的薪资基本没什么可比性,不同企业之间提成不一样,不同资质拿的项目也不一样。 新进员工在上海可以拿到3.5K,学历高一些能达到5K,但提成较少,项目经理提成高一些,年薪在6万到15万。 北京那边新人也能拿到3K以上,北京旅游规划企业多一些,如果做的好比较容易出来。 成都的旅游规划企业也很多,竞争激烈,入门的薪资水平2k是有的,地方上也有很多小公司我就不清楚了。
   规划行业很讲资历,如果是老教授基本上去走一圈、画画圈就可以了,剩下的工作交给自己的研究生或者公司。 想在这一行做成大牛需要很长的时间,也有那种通过奇谈怪论出名的,但不太靠谱,各地作规划宁肯不出彩也不想出错。
   做这一行需要的能力主要是研究能力和表达能力,研究能力是让你能把规划的东西说圆,有来源有依据让人乍一听觉得靠得住。 乍一听靠得住就行了,去深究的其实并不多,而且后面还有具体的设计方案会帮你落地。 表达能力就是要把方案说得很牛,让人听了脑袋大热心血沸腾,觉得咱们这个地方要是这么搞了将来就牛B大了。 其它的一些硬性的能力还是要有的,就算你不去测量、不去调查,作出的东西仍然要像是曾经测量过、曾经调查过的,你总得会规划语言、总得懂规划通则。
   工作内容,主要分策划、规划和外围的一些支持,比如景观设计、GIS分析、估算、营销、管理等等。
  很多规划公司分得还不这么细,很多都是一个项目经理领几个人甭管会不会都一锅端了,说实话,旅游规划行业还很不成熟。

相信很多人选择旅游业都是因为喜欢旅游,觉得旅游业有意思。 可惜,但凡有趣的东西,一旦变成工作就不好玩了。 我是学管理学出身的,大学学软科学的都会经历一段迷茫期,觉得自己学的是屠龙术。 我当年也是这样,学的是管理但其实毕业了也就只能做文员、行政之类的无聊事情,那时候很喜欢旅游,于是跨专业考了旅游。 我的这一段经历无非是想说,我是在对旅游业毫不了解的情况下决定做旅游业的。
   刚进入旅游学院还十分兴奋,一方面什么都不懂,那时候我对旅游业的了解仅限于考研之前两个月学了几本专业书;另一方面很憧憬出去旅游,觉得学这一行了出去玩的机会很多。 我有个很坏的毛病,在我不了解一件事物的时候,我会很好奇、很有兴趣,而一旦掌握了就会觉得不过如此。 旅游作为一门学科,其理论实际上是大杂烩,是由地理学、管理学、营销等等学科拼凑而成。 国内的旅游学者大多数出身于地理学,看看吴壁虎、保纪纲的履历和大多数高校旅游学院的前身就一目了然了--我估计是因为地理学太冷门,很多地理学家只好在相近学科上找饭碗;还有一些旅游学者出身商学院,可能是本职竞争太激烈而另辟蹊径;我还见过学政治出身的、哲学出身的,甚至数学、高分子...而旅游业本身也是很散的,旅行社、酒店、旅游规划、会展共通之处很少。 很快我就对学旅游学科很失望,大家在做的事情无非两件事,剽窃和忽悠。 出去旅行的机会的确多一点,那时候我有机会带领本科学生去实操,我所作的完全是一个导游的内容。 带着几十名学生走线路,沿途打点一切。 那时候我才明白原来导游是这么辛苦的一行,如果说放羊的还能拿鞭子抽羊群,做导游就是在放大爷。 再后来开始接触旅游规划,最初是跟导师做项目,当时最直观的感受是原来钱这么容易挣啊。
   有名气有资历的学者几乎都作规划,拿来项目,定个大调子就交给研究生去做。 帮当地吹吹牛,抄袭一些国外的做法,一份规划就差不多了。 我知道我的同行很多人不认同我的看法,这很容易理解。 不服的我问你,你做的东西你敢叫规划么?你去测量过么?你去做过市调么?你敢把每个数据注明出处么?所以,把东西交给大学教授来做是最傻B的做法,大多数大学教授一辈子都没在学校之外的地方混过,所有的东西都是空对空。
   后来我到一家外企资讯公司的旅游规划部门,这里比较搞笑。 一群衣着笔挺的新加坡人、台湾人、香港人主管领着我们做,分工明确,他们玩概念,具体东西我们做,为什么?学乖了。 一般是这样一个流程,新来的外籍主管主导项目,拿来一套“国外先进理念”,作出了东西我们报给甲方,甲方被忽悠的一头雾水,最后一拍大腿,原来里面什么也没有啊,本来打算投资几个亿,可手里的方案只能花出去个零头。 没办法,国内很多地方的旅游就得用很土的办法去搞。 至于,外籍专家、先进理念,那些都是帽子。 所以回来还是拿我们土鳖的方案,到时候从外籍主管的口中讲出,就成了具有国际视野而可行的方案了。 在这里做得很胸闷的就是,你可以很累,也可以很闲。 你想作出点实在的东西,辛苦是你的,叫好声是冲着别人的。 所以这里适合女孩子来做,有的女孩子进了部门就没做过像样的东西,整天衣着光鲜,作着外企白领。 还是这样一个过程,没去的时候,不了解,觉得如何如何牛B,国际上那么多牛X的地方都是他们做的;进去了发现也无非如此,他们的理念不谓不新、不先进,可惜在国内根本不按照这个程序走。 一个项目理念可以超前一点,但一定要在地方政府领导的理解范围之内,可惜国内的地方领导偏偏多数又老又土。 规划人受到掣肘的地方太多了。
   再后来我到了国内规划企业,具体哪家就不说了。 仍然是做着没有测量、没有调查的规划,这里的工作有所不同。 工作80%的精力都用在揣摩老大的想法。 一方是我的老大,另一方的甲方的老大,在两者之间取到皆大欢喜的平衡点一个项目就算作成了。 慢慢的我发现我上路了,当我明白任何一行都不过尔尔的时候我也就不再去追求新鲜感、价值、意义之类的想法。 中间有段时间我改作地产策划,做的也还不错,但没有旅游规划轻松,而且天天坐办公室。 现在每个月不出个差就觉得不爽了。
   以上是我作旅游规划的感想,牢骚居多,否定居多。 如果是出于兴趣和意义我不会做下去,但我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供着房子容不得你轻狂、容不得随便尝试。


你的这种感觉很正常,我之前写的这些都是否定的东西,是带着情绪写的。 前两天手头的项目遭遇了一些反复,气有些不顺,呵呵,我还是年轻。
   客观而言,虽然旅游规划现在还不大规范,意义还会是勿庸置疑的。 出去旅游的时候留意一下,还有那么多的景区在肆意的糟蹋着上帝的杰作和祖先留给我们的遗产。 现阶段的规划虽然不够严谨,毕竟也是理性的思考结果,有了规划,好歹有一个本子可以作为统筹的基础,不再全国这一阵热这个就上这个,下一阵热那个就上那个,恶性竞争、同质竞争。 毕竟很多东西是破坏了就没有了的,石林申遗首先做的就是拆掉大批大批的不协调建筑。
   蹩脚的规划也比没有规划强的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