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工作很忙,日程很紧,CEO喜欢看什么书?


工作很忙,日程很紧,CEO们是否还有时间看书?在跟一些CEO接触中,我经常把这个话题作为最后一个问题抛给他们,得到的回答几乎是一致的,看。

联想集团新兴市场总裁陈绍鹏负责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全球化业务,每年到海外出差会有30多次,每次都需要一周时间。 考察市场、制定战略等工作让他很少有轻闲时间,即便如此,陈绍鹏也没有放弃阅读的习惯。 他认为,人的一生必须不断学习、善于学习,在学习中获取智慧和知识,而读书是学习的重要途径。 陈绍鹏近段时间看的书有徐中约的《中国现代史》和李泽厚的《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国近代思想史论》和《中国现代思想史论》。 选择这些书籍跟他从事的工作相关,可以帮助他从战略高度看待整个市场,更好地把握市场方向。

东软集团公司董事长兼CEO刘积仁原来是东北大学计算机系的讲师,没有什么经营和管理企业的知识和经验,读书成了刘积仁获取管理知识的一条捷径。 随著东软公司从小到大,刘积仁在不同阶段阅读不同的书籍。 在创业初期,刘积仁主要看一些创业和企业文化方面的书,比如关于松下幸之助和韦尔奇的书,了解一些管理的基础知识。 后来,看得比较多的是管理方法的书,诸如《一切从细节做起》、《执行》;到后来开始看有关产业、经济发展历史和趋势的书,像《华尔街的历史》。 现在,刘积仁看的是《世界是平坦的: 21 世纪简史》和《财富的革命》这类体现管理理念和昭示世界发展趋势的书。

在创办和经营公司的过程中,刘积仁觉得启发最大的书是《中国公司》和《世界是平坦的》这两本,它们对形成公司规划很有帮助。 “《世界是平坦的》一书描述了中国现代服务业可能的机会,这无疑会对中国企业了解自己应该做好什么准备提供帮助。 另外,书中大量的数据会让阅读者得到更多启发。 ”有些人从书中看到一种自觉不错的方法,马上就会套入企业管理中去。 刘积仁不认同这种做法。 他认为,一定要结合自己企业的具体情况进行适当借鉴。 有时,书中的观点更多的是带给阅读者的一种印证和共鸣。 比如,他在看英文版的《结果》时,觉得有一段话说得很好: “事实上大家都认为有一个问题存在,也有了解决问题的想法,但最终得不到解决,最主要的原因出在中层管理者身上,是他们的执行能力出现了问题。 在一定程度上,中层管理者比高层管理者还要重要。 ”

除了企业管理之类的书籍,刘积仁也喜欢看建筑装饰、旅游、家具、健身等方面的书。 他在读这些书籍时,也会得到企业管理方面的启发。 他提到,自己在看建筑方面的书时,发现一些特别漂亮和经典的建筑,用材并不高档,关键是有效的组织。 就好比一个成功的企业,不应全是一等的人才,而在于营造组织架构。 拜耳医药保健中国区总裁李希烈小时候是令老师头痛的学生,长大后却在职场上叱咤风云。 他曾是施贵宝公司全球 65 个区域中最年轻的总裁,他还保持著进入医药行业 4 个月创个人营业额 350 万美元的纪录。 这一切既跟李希烈的性格、能力有关,也跟他喜欢看书相关。

在李希烈看来,读书的目的是学习自己以往不知道的知识,会让人终生受益。 “书籍可以告诉我们一些基础的、概念性的知识和方法。 具体到个人,还需要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学以致用。 ”李希烈喜欢看一些专业领域以外的书籍,感觉它们能对自己增长知识、拓宽视野有帮助。 同时,这些书让李希烈了解并欣赏这个世界的诸多精彩,使他能够参与到不同的有趣话题或领域中。

“能找到一本有趣的书,特别是如果这本书能教会你一些以往你自己不懂的知识,那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幸福的事情。 一本书,如果你看了之后什么也没记住,甚至根本没兴趣看完,变成书架上的装饰品,读这样的书就是浪费时间。 在商业社会中,读你老板最近正在看的书,是一个讨巧的办法。 ”

李希烈不仅喜欢看书,而且还出书。 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出版了两本书。 一本是 2003 年出版的《感性管理》(韩文);另一本是英文的《市场业务》(2006 年出版,在亚马逊网上书店有售)。 “这两本书的写作灵感都源于自己工作、生活中的实际体会和经验。 目前,我正在努力用中文写一本关于如何在中国进行市场管理的新著。 ”

思科系统(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前总裁林正刚,可谓是个读书迷。 每次出差到一个地方,他总爱逛逛书店。 “我到机场通常提前很早,办完登机手续就会扎到书店里,遇到好书就会买下来。 ”在林正刚看来,著作者用两三年甚至更多时间,通过许多调研和思考写成一本书,而读书人只花几十元钱就拥有了,这无疑是天下最便宜的事。

与一些人看书喜欢比较系统、一本本地看不同,林正刚的读书习惯几乎是随时随地,随手而来。 在家里的茶几、床头、洗手间等处都有书,林正刚会遇到哪本看哪本,有的会翻来覆去地看,一般不一下子把一本看完。 “我看书很有意思,不会从头看到尾,而是翻来翻去,有的时候觉得好再回头看,不好的就扔在一旁。 ”虽然林正刚看书不按顺序,但有两本书却是例外。 一本是 W•钱•金(W. Chan Kim)和勒内•莫博涅(Renee Mauborgne)合著的《蓝海战略》,另一本是托马斯•弗里德曼所著《世界是平坦的: 21 世纪简史》。 这两本书吸引林正刚从头到尾、认认真真看完,并且还向其他人大力推荐。 林正刚觉得,《蓝海战略》让企业认识到,只有不断开拓蓝海(未知的市场),才能保持市场领先,这跟思科公司的情况非常相似。

林正刚读书还有个习惯,就是不只是看看而已,而是不断思考能否把自己的经验结合到书里的观点中来、能否把新的理念应用到管理工作中去。 这其实是一种吸收、升华的过程,从而也使读书活动变得卓有成效。 在林正刚看来,读书不仅是为了减压和消遣,而是需要有吸收、消化、实践和反馈四个步骤。 不完成这四个步骤,读书人是在浪费时间,没有什么收获,读完就完了。 习惯长期读书的林正刚觉得,读书对自己的帮助很大。 在外面讲课时,他每次都没有详细的讲稿,而只有一个大概的框架,至于中间要讲什么,往往是讲到时就会脱口而出,这就是平常喜欢读书、会读书的结果,实际上是一种厚积薄发的过程。

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分众传媒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江南春一直保持著阅读小说的习惯,他觉得透过小说可以思考一些管理问题。 江南春在读《围城》时,读到方鸿渐在雨中未能再坚持一分钟,而是像“狗抖毛似的抖擞身子”离开了唐晓芙的窗前,给他的印象最为深刻: 看来,做什么事情一定要能坚持,可能成功就差那一分钟,如果不坚持很可能遗恨终生。 米兰 昆德拉的作品也给江南春留下过强烈的印象。 江南春说,“我是特别喜爱,甚至擅自`钻研'过米兰 昆德拉。 从昆德拉的小说《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生活在别处》、《玩笑》、《为了告别的聚会》到他的文艺理论著作《小说的艺术》、《被背叛的遗嘱》,都曾是我书架上的最爱。 ”江南春觉得,米兰•昆德拉给予人们最多的也许是思考的张力和空间,这在经营企业中无疑对开拓“蓝海”大有帮助。

对于一些管理类书籍,江南春习惯于在机场买。 但他觉得,这类书过于系统和专业,很难让人一下子读完,他会了解主要精髓和大致轮廓。 《蓝海战略》刚出来时,江南春赶时髦买了一本。 看完后给他印象较深的是,《蓝海战略》鼓励人们建立全新的市场空间,以自建游戏规则。 江南春觉得这个道理跟他喜欢讲的公共汽车的比喻相同。 那是前几年他跟陈天桥聊天时得到的启发。 当时,网游业的巨额利润让做了十年广告代理的江南春目瞪口呆。 “我顿时就觉得,我们做广告代理行业,就像同很多人一起挤公共汽车。 一阵厮杀后,好不容易保有了一小块土地,还挺得意,而陈天桥做网游,则好像自己另开了一辆法拉利,油门一踩,绝尘而去。 ”正是这种想法,促使江南春绞尽脑汁去想“如何另找一辆车自己开”,最终瞄准楼宇广告,开拓出新的“蓝海”。
挺好的。 我很喜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