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别小看俄罗斯,将稳步超越法国、英国和德国


作为“金砖四国”(Brics)中的一员,俄罗斯经常被单列出来,人们认为它并不适合被归入“金砖四国”。 批评者称,俄罗斯存在人口老龄化、依赖石油和天然气、腐败猖獗等问题,实在与另外三个充满活力的成员国——巴西、印度和中国——不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金砖四国”一词的发明者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不同意这种观点。 在为纪念该词问世10周年而出版的《增长地图》(The Growth Map)一书中,奥尼尔驳斥了有关应该把俄罗斯剔除出这个集团的说法。 奥尼尔以他特有的直率语气说道,以人均GDP计,俄罗斯不仅有望领先其他金砖国家,而且可能超越“所有其他欧洲国家”,并加入欧盟(EU)。

“假如俄罗斯能够充分挖掘它的潜力,那么,除了显而易见的经济问题以外,它将给欧盟和全世界带来各种各样有趣而复杂的政治和社会问题。 对欧盟来说,在其边境上出现一个变得更加富裕的邻国,其中的意义将是相当不同寻常的。 假如俄罗斯不挑起冲突,它成为欧盟成员国的可能性将会上升,”奥尼尔写道。

曾任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经济学家、现为高盛旗下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的奥尼尔正确地指出了俄罗斯面临的各种挑战。 首先是在人口方面的挑战,即减少酗酒致死人数和提高出生率。 奥尼尔预测,假如俄罗斯能够遏制住人口减少趋势,到2050年其国民生产总值(GNP)将可轻易达到10万亿美元,与巴西相当。 即使达不到这个程度,也有望突破7万亿美元,大约是当前规模的4倍。

“考虑到对俄罗斯潜力的‘悲观’情绪,有必要记住这一点。 俄罗斯无需引人注目的增长率。 它只需避免发生危机。 假如它能够做到这一点,其GDP最早有望在2017年超越意大利,并在2020到2030年的十年内,稳步超越法国、英国,最终超越德国。 ”

对于西方批评家指摘俄罗斯威权主义的言论,奥尼尔并未多谈。 他说,多数俄罗斯人似乎并不关心缺乏民主发展的问题。 他认为,政治“敌意”使西方批评家看不见俄罗斯在科技和教育等方面的长处。 他承认俄罗斯在反腐败和法治建设方面做得很糟糕,但他接着举出了意大利的例子,说这个国家虽然长期以来在法治方面一向很薄弱,经济却“多年来始终在进步”。

奥尼尔赞同许多经济学家以及俄罗斯本国经济改革者的观点,认为俄罗斯获得成功的关键在于实现多样化,即减轻对自然资源生产的依赖,大力发展高端制造业。 他甚至预测,对于希望把产品打进前苏联地区其他国家、伊朗、伊拉克和其他中东国家的全球跨国公司来说,俄罗斯有可能成为一个重要出口基地。

在对俄罗斯持批评意见的人士看来,这番预言带有点痴人说梦的意味。 俄罗斯应该采取哪些重大经济多样化措施?对此奥尼尔并没有详细阐述。 而鉴于过去20年来俄罗斯改革者在这方面几乎毫无建树,这个问题值得细细探讨。

假如自然资源价格暴跌,收入严重缩水的俄罗斯政府可能就不得不推行改革,鼓励与能源和矿产无关的经济活动。 然而,一场由冲击引起的转型很可能伴随着衰退,甚至引起社会动荡。 这样一来,奥尼尔的乐观预测大概就站不住脚了。

《增长地图:金砖四国及其他一些国家的经济机遇》(The Growth Map: Economic Opportunity in the BRICs and Beyond)一书回顾了金砖四国自奥尼尔2001年发明此词以来各个方面的发展,并收入了他对未来10至40年的预测。

除了金砖四国以外,他还谈到了韩国、墨西哥、土耳其、印尼及其它新兴市场的前景。 但他并不喜欢“新兴市场”这个说法,认为这个词过时了,他更喜欢说“增长型市场”(growth markets)。 “增长型市场”听起来不像“金砖四国”那样吸引人。 但跳出原来的视角无疑是正确的。 “泛金砖集团”(Beyondbrics)这个词怎样?
头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