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Facebook应该取消IPO? 硅谷令人期盼的事件


终于,Facebook递交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申请,这是自谷歌(Google)2004年上市以来,硅谷最令人期盼的事件。 可看过了招股书、了解了这家社交网络公司的盈利能力和现金充裕程度之后,我能否冒昧地建议,它取消IPO呢?

现在取消IPO还来得及。 从申请文件中,可以找到Facebook应取消IPO的诸多原因。 还可以从中看到,为什么说若果真的取消IPO,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也许会更高兴。 他能继续掌管Facebook这家私人公司,而无需向外界证明自己。  

如果一家试图从投资者手中筹资的公司,却想不出该拿这笔钱做什么,人们难免会提出疑问。 而这正是Facebook面临的困境——正如它在周三的IPO申请中所承认的那样,公司的现金流和银行存款“足以满足我们在可预见未来的营运需求。 ”

Facebook与普通的硅谷初创企业大不一样,后者虽增长迅速,但收入却很少。 而事实上,Facebook正成为一部名副其实的“现金机器”。 2010年至2011年期间,该公司自由现金流从1.9亿美元增至4.7亿美元,其股东的股权价值从22亿美元增至49亿美元。 那么,对于它可能通过IPO筹集的另外50亿美元资金,Facebook又有何打算呢?它打算把这笔钱用于购买美国国债、存入银行,也许还会用其中的一部分来支付将“流通受限股”(3200名员工持有此类股票)转换为普通股所产生的税额。  

没错。 Facebook通过IPO募集资金的唯一实际作用,就是履行上市所带来的纳税义务。 欢迎在这场风险资本大撤退中,来到第22条军规的世界。

另一方面,扎克伯格不希望看到普通股东获得投票权后,自己过去7年来对公司的掌控受到哪怕是一丁点的威胁。 即便是实行谷歌及其他硅谷公司在IPO中所采取的模糊的双重股权结构(内部股东的投票权是其他股东的10倍),也无法让扎克伯格满意。 除了持有Facebook 28%的B级优先股,扎克伯格还控制着另外30%有表决权股票的代理投票权。 这使得他握有的投票权几乎相当于拉里。 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 布林(Sergey Brin)在谷歌IPO之后所拥有的投票权之和。  

扎克伯格还有权任命董事,及“控制公司的管理及其他事宜。 ”他甚至还向自己授权,在他死后将控制权传给选定的继承人,真是王朝式的承继。  既然既不需要资金,也不愿意让股东妨碍独裁的创始人行事,为什么还要上市呢?除了满足美国法规对私有公司投资者数量超过500人时便需上市的规定之外,Facebook 上市的动机十分明显:让风险投资者和员工得到回馈。  

这可不是在说风凉话,而是扎克伯格至新股东的公开信中提到的一句话。 他写道:“我们上市是为了员工和投资者。 我们向他们授予股权时就向他们承诺,我们会不懈努力让他们手中的股权极大升值,并使其能够变现。 此次IPO就是在兑现我们的承诺。 ”

按照硅谷的逻辑,这样做颇为合理。 从Facebook这种凤毛麟角的成功企业身上获得的投资回报,能够弥补风险投资人在数千家其它创业公司押宝失手的损失——只要能把成功企业出手,要么卖给别的公司,要么公开上市。 同时,初创企业通过向员工发放优先股权或限制股,来吸引最好的软件工程师,他们期望有朝一日能发大财。 正如《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报道称,就连为 Facebook 办公室的墙壁绘制涂鸦的艺术家也选择要股票、而不是现金,现在他得到的股票可能价值2亿美元。  

不过对公司本身而言,其中的逻辑却远没有这么明显。 作为一家企业,Facebook不需要寻求新股东显然也能蓬勃发展,其主要目的是允许内部人发财,并最终退出。 Facebook之所以上市,主要是为了鼓励硅谷的其他人。  其实还有另一种选择。 鉴于扎克伯格认为股东必然会造成不便,他应该研究一下私人拥有的大宗商品企业嘉吉公司(Cargill),后者也在70个国家开展业务,并“通过协作和创新帮助客户获得成功。 ”嘉吉公司创始于1865年,至今仍未申请IPO。
楼主的帖子,就好比黑暗中刺裂夜空的闪电,又好比撕开乌云的阳光,一瞬间就让我如饮甘露,让我明白了永恒的真理在这个世界上是真实存在着的。 只有楼主这样具备广阔胸怀和完整知识体系的人,才能作为这真理的唯一引言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