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三反代言人韩寒:我初二时已经不是处男身


  从出道之初,韩寒一直会被各种错综复杂的派别拉拢或者打击,被赞许和质疑之声叠加着,推到神坛上下不来。 从2000年《三重门》出版之后,韩寒被标榜为反体制少年、天才作家,他本人也被用来当做“不是好学生也能成功”的经典案例和现实教材。 后来,韩寒因为在众多公共事件中,频繁发表无法被主流界祝福的言论,被民众高呼上了神坛,成为了反体制反传统反权威的“三反代言人”;《南都周刊》(还是那本不是很娱乐的周刊)对韩寒的专访中,用“韩寒似乎准备好了,他要与众人为敌”来表现他的转变——韩寒《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的“韩三篇”,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又让不少人开始排队的排队,拉锦旗的拉锦旗,唱衰的唱衰。 韩寒写完了该干吗干吗,剩下各党派人士一阵忙活。 现在,一切聒噪都要给“方韩之争”让路了。 方舟子打起了韩寒的假,“大家来找茬”的对象也成了韩寒的作品。 韩寒最终不再一一回应,直接把方舟子告上了法庭。



  韩寒,像被画上了“高亮”符号,被极大程度地臆想。 他不是什么明星偶像,因为“考试拜韩寒,还是一样要挂科”,他自己还挂科呢;他填表的时候,职业一栏也不会填上公知母知的;他是公众人物,也是个明白快乐的普通人——说他明白,是因为他是没被“阉割”、拥有常识的公民;说他快乐,是他对“妻女相伴”生活状态的幸福流露;说他普通,是因为和千千万万男同胞一样,他对苍井空老师的爱意,同样诚挚又热烈。

  谈女儿

  “我就往那一站说,滚过来。 她就自己走过来了。 而且我不在她就没法吃饭,因为她必须要喂我。 别人喂她,她必须喂我,如果她喂不到我,她就吃得少了。 (你们之间是通过喂饭互动的?)而且我不喂她,她喂我。 ”

  谈性启蒙

  “我是自我启蒙。 有段时间中国的互联网管制特别宽,你输入一些Japanese开头的网站全是毛片,但那时我已经度过启蒙期了。 我是直接跟我女朋友启蒙的,(多大?)初二。 ”
好东东,谢谢楼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