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某211大学毕业生为何沦为奸夫淫妇的?


今晚三昧的丈夫出狱了,三昧回到了她跟她老公经营起来的安乐窝。 我一个人守在这偌大的房间里,突然之间有种莫名的孤独,这里的每个地方貌似都留下她的痕迹,貌似每个角落都有我们战斗过的痕迹。 想着此刻的她正跟老公奋战得酣畅淋漓,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是吃醋么?还是别的什么?一句话很难形容,只是莫名的孤独。 我很想过去找三昧,跟她老公说,但是我不敢,人老公是个地产商的老总,黑白势力强大得不得了,挥一挥手指都可以把我弄死,至于为什么要入狱我也没问,他也没细说,只是说是因为经济问题。 我只能打开bbs.icxo.com,注册了账号,潜水多年,我终于露出水面,来分享分享我这毕业三年的淫乱和辛酸。

  2009年7月毕业于某所谓的211大学,只身来到了广州。 为什么来广州呢,因为小时候姐姐哥哥们都在广州打工,回来个个都是衣着光鲜,我就一直认为广州是个遍地黄金的地方,就犹如马可波罗记录的天朝上国。 本人学的是景观设计专业,这个行业历史不久,在学校这专业可是王牌,就业率是想当的高。 但是09年经济危机,房地产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于是就业对我们来说就非常难了,尤其是我这种基本功不扎实的人来说,找工作笔试很难通过。 不过幸好本人性格外向,平时结交的师兄师姐不少,得到一个师兄的帮助,在一个小工作室落脚了,工作室就是注册公司的前身,一帮有共同理想跟愿望的人在一起没日没夜的战斗着。 老板是个梅州人,29岁,很精明能干。 当时我没谈工资,我说你看我能干什么再说给我多少钱吧。 老板本来打算是给我1100的,但是干了一个月,老板觉得我虽然专业能力不强,但是对外做他的帮手还是很不错的,就给我开到了1500,其实也不要觉得这个很少,对于当时老板的情况来说,是个正常值。 1500房租去掉500,那种房子我现在想起来都怕,城中村里面,没有安保人员,半夜两三点经常可以听到外面闹哄哄的,有时候也有打架的。 最可恶的是,我隔壁两口子白天睡觉,晚上三四点做爱,他妈的,那男人性功能估计也很好,每晚都搞四五十分钟,我他妈都要崩溃了。 因为我每晚基本都加班加到12点以后,回家洗洗澡,再练练毛笔字。 我这人爱附弄风雅,喜欢写点诗词歌赋什么的,嘿嘿,以后会给大家分享的。
  先说说我的大学女朋友吧,上海姑娘,娇滴滴的,典型的上海姑娘。 当时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吸引了这么个姑娘,我基本不上课,平时都倒腾一些小生意,挣点小钱,平时说话老是爱挑逗女孩子,每次见到她,我都会问,依依,想我了没。 后来她跟我说,开始特别厌恶我,觉得怎么这人这么轻浮。 不知不觉,后来大四回来做毕业设计的时候我们分到了一个组,我这人什么都不会,她就经常指导我,而且那时候我喜欢玩网络游戏,她就经常阻止我玩网游,叫我下午跟他一起踩单车,锻炼身体。 日久生情吧,一两个月的时间,有一天晚上她叫我去操场跑步,跑了三四圈,我们就坐下来休息,她说,借肩膀我靠一靠吧。 其实这个时候我也开始对她有点好感了。 她靠了大概十秒钟:抱一抱我好吗?这么明显的暗示,我很激动,对着这么个娇滴滴又比较漂亮的姑娘,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 平时油腔滑调的我脸红了。 我们恋爱吧,她说了一句。 我当时蒙了,不知道怎么回应,但是本能的把她抱得更紧了。 回过神来以后,在月光下我看到她清晰的轮廓,两手十指紧扣,我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 两个人又抱了不知道多长时间。 风吹着周边的玉兰莎莎作响,那一刻,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我在想毕业以后一定要努力挣钱,让我的美娇娘享受一切的尊贵。 我们接吻了,那是我们两人的初吻,不要说我out,我真的是第一次吻女孩子,因为平时都跟一帮大老爷们混,根本没接触过女孩子,她也是,我完全相信,她都没谈过恋爱。 不知道我们吻了多久,反正当时我们吻一段时间就会坐下来看看天上的星星,也不知道时间有多晚了。 最后到了2点多的时候,宿舍都锁门了,我们都回不了寝室。 怎么办呢,我们出去开房了。 处于对女朋友的尊重,接下来的我就沈略了,总之费了很大的周折才把该办的事情办了。 我暗暗的发誓:今生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也是你最后一个,我会给你幸福。
  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三年前……我跟你走出校门。 在城市里一个偏僻的角落,继续着我们的梦。 我们习惯把那个只有十几平米,简陋而又光线不怎么好的地方叫做“家”。 从来不会做饭的你,把准备一日三餐当成了每天必须的工作。 还稚嫩的我们,为了我们的梦,开始了每日的奔波……
  一天,我们提着满手的东西,回到我们那十几平方的“家”门口。 我不慌不忙掏着钥匙,你焦急且满是怒火地对我说:“你每次都是到门口才掏钥匙。 难道你就不知道在楼下的时候就掏钥匙……”以后同样的情况,你发现钥匙早就已经在我手里准备好了。 你甜甜地对我说:“我知道你最好了。 你总会把我的话放心里的……”那天晚饭的时候,我端着沏满凉白开的茶杯,信誓旦旦地对你说:“等我以后有了钱,一定让你在高级餐厅,喝名贵的红酒,吃高档的牛排……”你虽然说我幼稚,但我还是在你的眼神里看到了甜蜜……尽管那时候的生活还有诸多不如意,但我还是单纯的以为,我们会一直那样幸福的生活下去……过年的时候,你带我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也是你家的所在,看望你的

  父母。 他们很喜欢我,我很高兴。 当然,他们更喜欢你……两年前……我们分手了!原因是我变了,动不动就对你发脾气。 还经常以加班为理由,夜不归宿。 你打电话去公司,却发现我并没有在公司,而是在网吧玩了一夜网游。 你对我失望了,你痛心地对我说:“真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不成熟!”你离开了那个被我们称之为“家”的环境,却留在了很近的地方……偶然的一次碰面,我们只是相互低下头,说了句“你好!”,就连背影也没有多看一眼的擦肩而过……只是从那以后我经常走那条路……两年半前……好长时间没有在那条路上遇见你。 我一遍遍地告慰自己,你可能是太忙了,我跟你的相遇时间错过了;或者是这条路上班太远了,你改变了路线……虽然我知道我在骗自己,但自欺之余还是有一种久违的欣慰……两年前……中秋节前夕的夜晚,……我们在QQ上相遇,只是已经远隔千里……“好久不见!听说你回家了?”我问到。
  “是啊!两个月前就回来了。 ”你没有过多的言语。 “最近好吗?”你的回答。 “还好!你呢?”你出于礼貌的回问。 “也还好啦!”我在对话框里打上普通朋友般的语句,心里却难免有一些失意,“今晚星星很好,很象我们在球场边第一次接吻的那个夜晚……”“我先下了,你慢慢玩吧!”面对那些曾经经历过的场景,你直截了当的选择了逃避……其实我并不是想回到过去,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比普通朋友更亲密些而已。 两年前……我没想到还能在QQ上再次碰到你——本以为你不会再用那个号了“你还好吧?”想得太多,也许就不知道从何说起。 “好啊!”你还是那么简单的回答。 “你现在在哪儿啊?”“在家啊,你呢?还在那里?”“我还在以前的那家公司工作啊。 知道吗?我还住着我们当初刚出来时住的房子!”我还是不甘心,我们就这样陌路下去。

  “我得出去了,有空聊吧!”说完这句后,你的QQ头像变成了灰色。 或许我不该提这些,那样我们至少可以多聊几句……一年前……再次在QQ上相遇,你告诉我,你要结婚了。 我除了祝福之类的话,还加了一句,“我现在有一个习惯,一进楼下大门,就习惯性掏钥匙了……”说完这句,我目不转睛盯着电脑屏幕。 想着前两次,我每当提到此类事件的结果,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一分……两分……五分……十分钟过去了,你没有下线,也没有一丝回应。 已经忍不住有些躁动的我,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 “我知道你其实一直很痛恨当年的我……可是……”“其实……我也一样!”在我最后一句还没有发出之前,你终于有了回应。 这一次你没有逃避……望着显示器上的字,我默默地低下了头,键盘上渐渐有了水迹……今天,你出差来到这里。 我很高兴,还能见到你。 晚上,我们去了一家在六年前,我们在门外看看都觉得自己寒酸的西餐厅。 优雅的音乐,朦胧的灯光。 三年不见,你比以前更多了一丝成熟的魅力。 “这是不是完成了你三年前的梦想呢?”你举着盛了红酒的高脚杯玩笑式地对我说。 “呵!”我微微地笑了笑,也举起了酒杯,“你结婚,还没正式恭喜你呢!”这也许正是我一直想要跟你相处的关系——坦然面对曾经的一切,把那些属于我们的曾经,当作宝贵的回忆,可以毫不避讳的提起。 “你要是把这一餐当作对我表示的祝贺的话,那你这一餐就太值了!”你浅浅地尝了一口红酒,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哦?”我有些不解。 “我快当妈妈了。 你这一餐是不是也顺带一起祝贺了呢?”“啊?”惊讶之余我上下打量着你,眼神里有些质疑。 “才一个多月,看不出来的。 ”你止住了我打量的目光,脸上洋溢着张扬的笑意。 “呵呵,那看来这耗费我半个月薪水的一餐真是太值了。 ”我举起酒杯,再次祝贺你。 “你呢?还一个人过?”这也许是你一直都想问的问题吧。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满以为能逗笑你,却发现,你看我的眼神略带感伤和忧虑。 “呵呵!其实我现在只想好好工作,没心思考虑那么多!”我又补充了一句。 “你成熟多了!”你黯然低下头,用着微微有些叹息的语气。 “哦,是吗?”我没有等你的回答,把目光转过一个幽暗的角落。 “成熟”是什么?在你说我“不成熟”,离我而去后,我也曾经无数次问自己。 “成熟”就是在三年前,故意沉迷网游,不求上进,让你痛心的离开我?“成熟”就是三年来一直走那一条曾经与你相遇过的路,期待那几率几乎为零的擦身而过?抑或是在两年前和一年前,一直努力与你保持一个特殊的距离?还是在一年前中秋节,听着你跟别人的幸福生活,喜笑颜开的祝福你?我想我早就达到了你对“成熟”的定义。 在两年前的那个冬天,你父亲私底下对我说:“小伙子,不是我们不喜欢你。 你也知道她跟你在外面过的日子是什么样的。 你也应该明白,她回家我们能给她更好的发展空间。 我们并不是瞧不起你,只是希望你们暂时分开一下。 如果你以后要是能给她幸福生活了,你可以再来找她。 你应该明白这样对你对她,都好……”他是一个好父亲,我接受了他的建议。 当然,我也想到了今天这样的结局……这些也许就是所谓的“成熟”吧。 而我就是在这“成熟”里,渐渐让自己,把每天在掏出钥匙开门时就想起你,当作一种习惯,深深地埋在心底。 再任由命运蹉跎的年轮,无情的打磨着自己,让自己在心疼欲裂的时候,依然微笑着把祝福送给你……“我们都成熟了!”我转过头,微笑着回答自己的问题,心里再次“成熟”的决定让那些有关你和我的往事,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的倒数下去……
返回列表